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Cat Fancy

(4 次投票)

作者:烟朝 2010-08-17, 周二 01:32

五月夜晚的凉风轻轻地拂面而来,让人通体舒畅。
小小的公园里没有路灯,只有淡淡的星光洒下来。
穿着短袖T恤和运动长裤的红发青年一手托着篮球,一手挎着背包,在昏暗的石子路上慢慢地走着。他时不时地停下脚步,抬头看向树梢上的那片星空。一路走来,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平时看不清的星星,似乎都变得格外明亮耀眼。仔细看的话,还能找到一些熟悉的星座。
“居然能看到银河呐……我果然很了不起吧?选了这么棒的地方——便宜,风景又好,食物也很美味。”他指着头顶上一条带状的星光一脸陶醉地问着身后的同伴——一只步伐轻盈的黑猫。
黑猫完全不理会青年,匀速地经过青年身边朝前方走去。它的四肢不断接触石子铺成的路面,发出有节奏的“沙沙”声。
当红发的青年把目光从满天的星光移回身体前方时,黑猫的身影已经进入了公园外路灯的橙色灯光里。

“喂——等我一下,你这个没礼貌的家伙!”青年停止转动手里的篮球,大步地追向黑猫不断匀速前进的身影。
“彩子——彩子——”一名西装笔挺的小个子青年焦急地朝周围呼喊着,快速地经过黑猫向青年走了过来。
“咦?良田?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头发有点自来卷的小个子青年叫做宫城良田,在红发的青年樱木花道来到这里之后的第一个周末,两人在靠近海边的篮球场相识了。
“你刚从外面回来啊?看上去好奇怪,哈哈。”
和平时宽松休闲的打扮完全不同,现在的宫城良田看上去就像是刚参加完重大的仪式。
“花道!你有没有看到彩子?她以前在晚上从不出门的。”
“你不用这么紧张。可能她突然想在外面走一走,很快就会回去了。”
“我当然紧张啊。现在周围有那么多的坏小子到处游荡,她那么漂亮的女孩子这么晚了还在外面很危险啊。”
“不会吧?”
“怎么办?我快担心死了。她一定是生气了,所以才离家出走的。”
“啊?”
“我最近一直在忙着相亲。好几个晚上都没能陪她了。”
“……”
“完蛋了,她一定很生气……说不定一气之下会便宜了某个家伙……啊,怎么能这样。”
“也许她现在已经回去,在等你了。”
“你真的这么想?不行,我要再找找。彩子——彩子——”
宫城良田再次迈开脚步,急匆匆地朝青年和黑猫走来的方向赶过去,留下青年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裹在西服里的背影迅速远去。
“彩子她……”青年的话刚刚说了一半,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已经到了嘴边的后半句话对着那个遥远的背影说出了来,“……不会有危险的。”
想了想,他又加了一句:“话只说一半的感觉,就像吃年糕被噎住一样啊。”
说完,他又开始转动篮球,慢慢地朝着刚搬进去不久的单人公寓走。

在他快要到达自己的住处时,看到了那只扔下他独自走掉的黑猫。那只猫卧在路的中央,似乎在埋头休息,听到他的脚步声,就抬起头一直看着他。
“喂……就算是深夜,也不能大模大样地占据整条路吧?”
黑猫一动不动,继续仰着头看着青年。
“那些女孩子出现在附近,不是因为我丢给她们食物的关系!不是我把她们引来的!”
黑猫好像变成了一尊雕塑,只有金绿色的眼珠随着青年的动作会微微转动。
“……好吧,我承认,我这次选的地方称不上完美,还是有那么一点瑕疵的。”
黑猫盯着青年的眼睛,连眼珠的转动都停止了。
“我一开始真的不知道这里有这么多猫啊!”
黑猫打了个哈欠,伸出右前爪舔了舔,抹了抹脸,神态倨傲地慢慢站起来,眯着眼昂着头转身朝青年的单人公寓而去。红发青年沮丧地跟在它身后,掏出了钥匙。


微风袭人的周六。
因为凌晨时分的一场雷雨,蔚蓝无垠的天空看上去格外干净,空气也显得十分清新,再加上树木耀眼的绿色,淋漓畅快的愉悦感便油然而生。
球场上,几处小小的水洼正在清晨的阳光下闪闪发亮。
球场旁边,两名运动装扮的青年正坐在一处干燥的水泥地面上讲话,鲜艳的桔色篮球躺在他们的身边静静地沐浴着阳光。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和你一起打篮球的那个家伙呢?”
“哪个家伙?”
“黑头发的,跟你一样高,技术很好灌篮尤其漂亮的那个。”
“切,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我就见过他那一次。你认识他吗?有联络方式的话,有机会叫他一起打球吧。”
“啊……我搬来以后,也就见过他那一次。”
“这样啊,挺可惜的,我想和他比比看。对了,花道,把你家的那个小子介绍给我的彩子作男朋友吧?”
“啊?”
“虽然那小子性格不太好,但是起码还算得上正派,而且长得很不错。”
“你怎么突然想到这个?啊……彩子小姐进入那个……咳……那个阶段了吗?哈……最近一段日子里的夜晚,经常有激动的声音出现啊。”
“不是。她完全没有同类们这个时期该有的表现。”
“啊?你前两天夜里不是还在担心她一气之下随便找个家伙……”
“我当然担心啊。彩子是公主,不,是女王,当然要找个至少是王子的家伙来和她相配啊。现在是五月啊,五月!她是个健康的女孩,和她同龄的很多女孩们现在都很活跃。可是我仔细想了想,发现彩子自从跟我在一起之后,从来没有过思春期!”
“咦?”
“所以我更加担心了。”
“一次都没有过吗?”
“没有!”
“难道是心情的关系?比如说,有种所谓的五月病,就是到了五月就会忧郁烦躁,所以当然没有心情谈恋爱。”
“和五月没有关系。这些年来,从一月到十二月,一次都没有过!”
“咦?”
“她是个健康健全的女孩。”
“那怎么……”
“所以,你能够理解我现在的心情了吧?拜托了,花道!把那个骄傲的小子介绍给彩子认识吧。说不定他能入得了彩子的眼”
“啊?可是……”
“太感谢了!这就是男人之间的友情!我明天就去登门拜访!”
宫城抓住樱木的手,大力地上下摇晃着。可怜的红发青年这次连半句话都没说出来,感觉好像有一整条年糕堵在了喉咙里。


第二天的午后,宫城带着他的彩子女王还有新鲜出炉的红豆饼依约拜访樱木和他那只叫做“狐狸”的黑猫。

独立的单人小公寓十分整洁,两人两猫所在的空间里洒满了温暖的阳光并且漂浮着红豆饼的甜香,气氛……有些尴尬。

樱木是第一次见到宫城的女王,彩子。
当彩子出现在他面前时,即使对猫没有任何审美概念的他也不由得赞叹了一声“超级美女”,让一身休闲打扮的宫城得意地昂起了下巴。
宫城耳环上反射的阳光进入了樱木的眼睛,紧跟而来的是彩子金绿色眼睛里的闪光,后者让红发青年开怀的表情迅速凝固在了脸上。
“怎么了?”
“没……没什么。”
“哈哈哈,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吧?在你肩上的那小子一动不动地看着彩子,已经看傻了呢。”
“哈……那个……”
“我们去阳台,让他们单独相处一会吧。”
宫城一边说一边把彩子从他的膝上抱起来。结果,彩子用爪子勾住了他的腰带,无论他怎么哄劝,就是不肯松开爪子。宫城最后站起身,小心地做出松手的 动作,结果彩子好像挂在树干上一样挂在了他的腰间。像是警告一样,彩子迅速地挥动了左前爪,撕破了宫城右侧腰间的口袋,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绝对地干脆利 落。
“啊……我上周刚买的……”话还没说完,宫城左侧腰间的口袋也被撕破了。他只好又坐回了方桌旁。

“良田,她好像生气了,呃……”静静趴卧在樱木肩头的黑猫原本一动不动地一直注视着宫城和彩子,突然站直了身体,把头凑到了樱木的耳边。湿润的鼻息轻轻的喷在红发青年的耳后,让他把已经到达嘴边的话语又咽了回去。
黑猫在樱木的耳边嗅了一阵,伸出右前爪把他的盖住耳朵的头发拨开,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红发青年顿时觉得脸上起了火。
幸好,宫城忙着安抚怀里的彩子,没有注意到刚才的一幕。但是,眯着眼睛安稳地卧在宫城膝上的彩子完完整整地看到了这一过程。

于是,在这个有着能让人心情也能爽朗起来的好天气的下午,这场美女——纯深棕色的猫“彩子”和俊男——纯黑色的猫“狐狸”的相亲,似乎以失败而告终了。直到宫城起身告辞,两只猫都没有离开各自主人的身体。


宫城并没有放弃。为了彩子可以早日和“狐狸”坠入爱河,他在接下来的两周内频繁地拜访着樱木。
他第十一次带着彩子拜访了红发青年。
他们两人站在樱木公寓的阳台上,沉默地看着天空。在过去的十天里,他们已经聊完了几乎所有可以让男人拿来打发时间的话题。甚至连宫城前一阵子相亲时认识后来还保持联系的那位同样叫作“彩子”的年轻女性,他们都不再有兴趣提起。
当他们走回房间时,他们再次看到两只猫分别卧在方桌两旁,眯着眼睛看着他们。
在经历了第十一次失败后,宫城终于放弃了。


又是一个天气好到能让人心情雀跃的周日。
宫城再次拜访了樱木,独自一人,带着膏药和水果。
“花道,你还好吧?”
“嗯……不好意思。今天早上真抱歉,睡过头了,没来得及通知你,结果让你白等了。”
“没关系的,哈哈。”
两人原本约定在早晨在周末常去的篮球场打球,宫城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樱木的影子,就打了电话。结果得知,可怜的青年前一天晚上在浴室里扭到了腰。
“不用那么不好意思啊。我有一次淋浴完,踩到了滑到地面上的香皂,在浴室里摔得惨不忍睹。屁股上的瘀青过了一周才消退。”
宫城的话似乎没有起到安慰的效果,红着脸的樱木背靠着大大的软垫,羞愧得连朋友的脸都不敢看了。
“你是不是有些发烧?”
“没有啊。”
“我看你有些出汗,这样的天气又穿着高领的长袖T恤,所以想你是不是在出冷汗。要不要去附近的诊所看一下?扭到腰又感冒的话,会很不舒服。”
“啊……不用了,我没事的,真的。”
“你确定?”
“真的没事。那个……我今天没有运动,又想出出汗……所以就……”
“好奇怪的想法啊。”
“哈……会吗?也没有很奇怪吧?”
继续红着脸的青年挠了挠头发,目光在宫城面部以外四处飘移,最后落在了正仰躺在阳台上晒着太阳酣睡的黑猫“狐狸”身上。

“那小子睡觉一直是那个姿势吗?”
“咦?”
“我说花道……”宫城突然弯下腰,身体探过桌面靠近樱木,神情严肃地发问,“他最近晚上是不是经常跑出去?”
“呃……应该没有吧……”
“你确定?在你睡着以后?”
“那个……”
宫城盯着睡得毫无形象的黑猫看了一会,突然皱起眉,说了一句让樱木觉得有一盘年糕塞进嘴里的话:“真没想到,那小子看着挺帅挺酷挺骄傲挺正派,居然滥交!”

回过头,看着朋友因为吃惊而大张的嘴,宫城开始一本正经地详细解释。
“你知道,现在是猫的发情期。那小子也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帅哥。”
“昨晚是满月吧?据说,很多动物在满月的时候都很兴奋和激动。”
“你注意看他睡觉的姿势。有没有觉得奇怪?”
“我觉得,他是做得太多了,所以正在太阳下晒弟弟。”
随着宫城铿锵有力地说出结论的最后一个字,樱木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喂,你笑够了没有?”
“哈哈……哦……嗯……抱歉。”
有着一头美丽深棕色长卷发的年轻女人用力地深呼吸了几下,抬眼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神色不悦的年轻黑发男人。但是宫城良田对她说的某些话再次地闪过她的脑海,想到宫城在几个小时前带着愧疚神情严肃地对她诉说的情景,她又一次发出了开怀的大笑。

‘彩子,真对不起。’
‘你从一开始就讨厌那个家伙吧?结果我硬是带着你去见了他一次又一次。’
‘在太阳下晒弟弟的粗俗家伙,怎么可能配得上你。’
‘彩子,别再因为这个生我的气了。’

“哈哈哈哈哈哈……”
“彩子!”
“抱歉,流川。”女人再次努力地平息了汹涌的笑意,端起手边色泽诱人的液体,“我请你喝一杯。”
“不用了。”
“你今天晚上已经第三次拒绝我了。”突然间,女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你一点东西都不喝吗?坐了蛮久的,不会觉得有点渴吗?”
“不。”
“真的不渴?我已经叫了三杯酒了。”
“不渴,谢谢。”
“哦……”女人的目光从男人英俊白皙的脸上一路移下去,迅速扫过男人分开的双腿间,再次发出爽朗的笑声。
“呵呵……流川,要知道节制呀……哈哈哈哈哈”
“宫城良田快到了,我先走一步,晚安。”
“啊,晚安……流川,记得*节制*啊!哈哈哈哈……”


叫作流川的年轻男人回到了住处。
窗户没有关。柔软的窗帘在微凉的夜风中轻轻摆动着,房间里洒满了月光。
红发的青年人成“大”字型俯趴在床铺上,脸部朝向窗外熟睡着,薄被滑到了他的腰间,曲线漂亮的背部裸露在月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泽。以流川的视力,可以清楚地看到上面覆盖的青紫还有齿痕。
他轻轻走过去,俯下身,仔细看了看红发青年的颈部、背部、腰部,扯起薄被盖住了他的视线扫过的地方。然后,他拨开熟睡青年右侧耳旁的头发,在青年的耳后亲了亲。

“滚开,流川枫!再碰我一下,我就宰了你!不知节制的混蛋!”樱木花道愤怒的声音突然低低地响起。

流川枫停止了对身下人的亲吻。
漂浮着美丽月光的房间里陷入了沉默。
“咕噜——咕噜——”因为饥饿,红发青年的胃再次抗议。整整一天,他唯一用来充饥的,是牛奶。
“对不起。”

流川站起身,脱下衣服叠好放进衣柜,走到窗边,以黑猫的姿态打开四肢仰躺在窗台上准备入睡。
看着干净的夜空中的月亮,黑猫眯起了眼睛,思绪越飘越远——
渴。
那里好痛。又肿又痛。
脖子和手臂上的吻痕应该三四天就消失了。
一周应该足够他屁股上的指印消退吧。
好渴。
不行,不能喝水。
在渴死之前,那里应该能恢复吧……

初夏的深夜,微风袭人,漂浮着月光和草木清香的空气中不断传来猫咪们甜腻的叫声。在这样的季节里,就算没有谈恋爱,心情也会雀跃起来吧。

  Y - 烟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