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 谁杀了你?1-30

(11 次投票)

作者:澜依草 2010-08-19, 周四 04:31

页面导航
[流花] 谁杀了你?1-30
章4 - 章6
章7 - 章9
章10 - 章12
章13 - 章15
章16 - 章18
章19 - 章21
章22 - 章24
章25 - 章27
章28 - 章30
全部页面

第一章


接到富豪中川被人杀死的消息,重案组的高级督察三井寿马上带着队伍赶到了湘北山顶的晚会现场。谨慎的封锁好现场,三井就对着最早来到现场的同事招了招手。

“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刚从冲绳办案回来,三井现在累得两眼都在打架。

“中川是上市集团…”警卫慌张着翻开了记录。

“说重点!”三井揉起了太阳穴,他最讨厌这种文字报告了。

“死者被人用枪打穿了心脏,死在了会厅中央,犯人杀死中川后,乘乱把枪放在了酒桌上,凶器上找不到任何指纹,而且现场的任何人都没有销烟反应。”

笔录还没有翻开,一声清脆清爽的声响就打断了他们的思路。随着声音出现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个身穿深蓝牛仔裤,樱色衬衫,有着一头耀眼红碎发的人出现在了那里,他两只袖子稍稍卷起来的手还插在口袋里,悠雅着朝三井走来。

“樱木?”看到他的出现,三井有点惊讶、也有点高兴。

樱木花道,三井高中时期的学弟,曾经也是重案组高级督察。他是个出了名的人物,众人对他的评价非常的高,只是他觉得自己不适合生活在警察的世界里,那样的生活有点过于拘束,于是二年前他就辞了职,做起了私家侦探。

“好久不见了小三。”樱木走到三井的身边,微笑着张开双手,给了他一个拥抱。

“还好说,我刚调到东京来你就辞职了,连一面都见不到”三井拍了拍他的肩,这个曾经大大咧咧的学弟越来越帅气,也越来越有风度了。“对了,你怎么在这里?”

“不知道。”樱木刚下飞机,中川派去的人就把他接到了这里。本来中川的意思是晚会过后,有事找他谈商,现在看来不用谈了。

“那不用说,现场你都看遍了。”三井边说边往尸体走了过去。

“天才好奇心有点重。”樱木微笑着也走了过去,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看到有案子他就会好奇。

“还是天才,你就不能改改口。”三井蹲在尸体身边,翻起了白眼。

如果说在十年前,别人说樱木花道是个神探,就算杀了他,他也不信。他真的是想不到这个自称天才的人,高中时代和女孩子说话也脸红的人,还被人称为不良少年的人,会成为一个神探。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怎么,你有意见啊。”樱木指了指额头,“想尝尝?”

“行,我不说。”三井举起了双手,如果在这里被他头锤一下,他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下属,“别卖关子了,说说你的看法。”

“从死者的伤口来看,他是被人近距离枪杀,当时死者正和他的夫人在跳舞,我观察过方位能枪杀他的只有在场的六个人。”樱木指向了站成一排正在被警察录口供的六个人,“他的夫人津美子。他左身的古岛夫妇,他右身的中田夫妇,还有他身后的正在和中川秘书跳舞的山本一郎。”

“为什么排除掉了秘书?”三井摸着下巴走到了窗边,如果他的秘书正和山本一郎跳动舞,没理由要排除掉吧?

樱木拿起了餐桌上的酒杯,跟着三井走到了窗边。“一方面他的秘书当时背对着他,另一方面是感觉。”

“你小子看上人家了?”三井微笑着放轻了音量。

“你胡说什么!”樱木的脸很奇妙的就红了起来。

天才!三井无力的低下了头,为什么他真的可以十年不改,一说起他女人,他就这副表情。

三井放弃了继续说下去的念头,他真怕逼急了樱木,他会倒在这里。“结果呢?”

“六个都可能,也可能是六个都不可能。”樱木把左手插进了口袋里,靠上了墙边。

“六个疑凶?”三井震惊的话词引过来了许多目光。

“谁知道呢。”樱木晃着杯中的葡萄酒,脸上带着的是很开心的笑意。

看着他那如豹捕食猎般的眼神,三井拉着他往疑犯群中走了过去。有这小子的帮忙,应该可以快很多吧,他现在真的是够累了,真的好想睡觉了。

三井把记录下来的口供递给过去时,被樱木推了回去。

“案发后我问过了,你慢慢研究吧,我出去走走。”樱木微笑着离开了大厅。

从中川倒下的那秒钟开始,他就叫下人关住了大门,是不可能有人走得出去的。凶手非常明显的就是那六个人中的一个,但从那六个人的说法来看,似乎都没有问题,会是哪里出错了吗?樱木边走往花园边想了起来。

死者的太太说,当时正和死者跳着舞,死者还在说着话,突然的就倒下了。这是最简单的话,也是最不可反驳的话。

古岛先生说的是正和太太跳着舞,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穿过,侧身的时候中川就倒下了。他当时是在中川的左侧,如果他说的成立,那凶手应该就是从他后面开枪的,但是如果是从古岛的后面开枪,那古岛的太太不可能看不到。古岛夫人说当时并没有看到有人有异常,是她说谎吗?还古岛说了谎?

而在中川右侧的中田先生说的却是,只听到一声轻响的嗡音,中川先生就倒下了。如果中川先生说的是真的,那证明开枪的位置不是身后,就是身旁。可是最大的问题是,中田太太什么都听不到,这对中谁又说谎了?

最后的嫌疑人是山本一郎,所有人的口供看起来,都说明了他是凶手。可偏偏他却是最不可能的一个,当时他是抱着中川的秘书在中川夫妇的身后没错,但是如果是他开的枪,从中川的中枪位置来看,他应该把枪露了出来,要不然是射不中这么高的位置的。可是这个可能性又偏偏不可能,如果可能的话面向他的中川太太不可能看不到。还是说他和中川太太是一伙的?

第二章

三井看完了所有的笔录,眉头都扭到了一块去,怪不得樱木说六个都可能是凶手。还是去找找那臭小子吧,三井边想边往樱木的所在地走了过去,他总觉得樱木一定知道些什么,要不他不可能会出现那种笑容的。

“樱木”走到花园,三井叫住了倚靠在亭柱边的人。

“有事吗?小三”听到叫声的樱木站直了身子,看向了朝自己走过来的人。

“你知道谁是凶手吗?”三井走过去在亭子里坐了下来。

六个人的口供都正常,但都很奇怪。这么近的距离,子弹就这样擦过他们的身边,他们还是没有一个人发现异常,这真的是正常现象吗?或者说他们全部都是同伙?

“还不确定”樱木双手揽头又靠回了柱边。

六个的话他都仔细分析过,中川太太正和中川说着话的时候,中川倒下了。这点没有说谎,旁边人的陈述中都有说过,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的确是一边跳着舞一边在交谈。古岛先生说感觉有东西从身边穿过,这个疑点就很大,如果是从他的身后飞过,那他的太太不可能看不到。反过来说如果是从他的正面飞过来,那他就更不可能只是感觉而以。

而中田夫妇说的话却是让他最不解的,那嗡的一声会是什么呢?据中田先生的回忆,那嗡的声响还不算很小声,那为什么中田先生听到了,而中田的太太却没有听到?

山本一郎现在到有点排除在外了,照目前的形式来分析,他是离人群最近的一个,如果他有拿枪出来,就算中川太太看不到,他身后的人群不至于个个都看不到吧?当时他应该真的就是在跳舞,没有做别的事。

“小三”樱木突然的把背面转向了三井,“先不说凶手是谁,你上膛对我开一枪看看”

三井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只好照着他说的来做,把子弹拿出来后三井对着樱木的背开了一枪。

声响消失时,樱木右手摸上了下巴,从他们的距离推算,确实是子弹先过才可以听到挫枪声,中田和古岛中一定有人说谎了,但是谁说谎了呢?

“你一个人在那里嘀咕什么?”三井猜不清他的做法,有点不耐烦。

“小三你认为古岛和中田谁说了谎?”樱木转过了身子,左手撑住了摸着下巴的右手,“古岛说听到嗡声过了五六秒这样,中川才倒下。中田却说听到尖叫声的前二秒这样感觉有东西飞过,你认为他们谁说谎了?”

原来是在考虑这个,三井微笑着把法医报告放到了樱木的面前,“中田说谎,法医官送来的报告说,死者中的枪是直径9mm的92式枪。92式枪射程大约是300码,如果在10码距离内,子弹的短程是2秒,那就是说他应该和古岛听到声音的时间一样,在那个时间就应该看到有东西飞过。”

“不是”樱木盯着报告看了几眼就否决了三井的说法,“装了消音的枪子弹射程会由原本的2秒加到3秒,穿过人体也会要去三秒的时间,所以中田感觉到的并没有错,前面是要六秒到七秒的时间,但是他感觉到的会是什么呢?”

“子弹穿过身体,会成垂线落到地面,他看到的会不会是枪壳?”听樱木这样分析,三井的思路也清淅了起来。

“是有这个可能,可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弹壳落地的碰撞会没有人听到?子弹到落地人用六秒时间,六秒前古岛听到了后挫机声,可是六秒过后只有中田感觉到了有物品飞过,那六个人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听到枪壳与地面的碰撞。是被当时被尖叫声盖过了…不可能啊,尖叫声响起的时间应该比枪壳落地声要慢才对,难道一开始我的推断就错了?难不成会是…”樱木想到这里又停了下来。

“你知道谁是凶手了?”三井有点惊讶,他现在根本理不出思路来。

“不是,你跟我来”樱木锁住紧了眉头,还漏了点东西,现在整件事还连系不起来。

三井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只好跟着他往现场走去,可是才走了两步樱木忽然的就停了下来,还猛的回过了头。

“谁?”樱木的声音参了些怒气。

“鬼叫什么,吓死我了”三井被他突然这样一吼,吓得不轻。

樱木不理会三井,双眼打量起了四周,看遍了全是花草的空旷花园。他不解的低下了头,这个花园一眼就看得到头,并没有藏人之处,难道真是多心了?

“怎么了?”看他神情不对,三井关心的走到了他的身边。

“没事,我们走吧”他总觉得这地方不对,可是怎么个不对法,他又说不上来。

从他进到这个房子开始,身后老有人盯着他看,可是每次转身时都找不到人。背后传来的目光冰冷得有点寒气逼人,这样的看法不可能是恶作剧,可是他感觉也不是仇意。会是谁呢?

樱木想想后露出了笑意,难道是崇拜者?嗯,应该只有那种疯狂的崇拜者,才会这样紧盯着他来看,哈哈,天才果然魅力非凡。

三井看他一会皱眉,一会微笑的以为他在想案情,也不出声只是跟着他走。回到现场六个人的身边时,樱木把其中的三人分给了三井。

“小三,这三个交给你,你分开来盘问,其他的我带走”樱木说完了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不是警察,只好不好意思的又加问了句“没意见吧?”

“没有”三井摇头,有人帮他的忙,那是最好不过了。

樱木听完三井的话,就把中川太太、古岛夫妇带离了大厅。他现在只想着快点解决这个案子,这个地方太让人不自在了,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随便找了个房间,樱木让古岛夫妇留下,带着中川太太走了进去。这三人虽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也只能照着他说的来做。

房门关起后,中川太太有点怯意的呆坐到了一边。虽说是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但是眼前的人带来的压迫,让她很压抑很不自在。

“中川太太,我想请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樱木微笑着坐到了她的对面。

“我刚刚都说过了”中川太太的声音有点抖颤。

“忘了告诉你了,其实我是一个侦探,今天才刚从巴黎回来,刚下飞机的时候,你先生就派人到机场把我接到了这里,还委托我调查了些事情”樱木说到这里的时候,起身从口袋里掏出了名片,递给了中川津美子。

“他…我先生要你查你什么?”津美子接过名片,有点心虚的不敢抬头看樱木的眼睛。

樱木看着她微笑了两秒钟,才把食指放到了嘴唇边,轻眨了下左眼,“很抱歉,这是职业秘密”

津美子看着他帅气的脸孔,还有迷人的笑容,愣了好久也没有办法回过神来。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麻烦你把古岛先生给我叫进来好吗?”樱木看她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反而不自在了起来。

感觉到自己失态的津美子慌张着站了起来,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后,她忙走了出去。这个人好帅啊,拉开门的同时,津美子深深感叹了起来,如阳光般的耀眼,还有着宝石般的璀灿,与他相比天使也会失色吧?

“古岛先生,侦探先生请你进去”关上房门,中川津美子恢复了神态。

别人都说,女人天生就是戏子,看来这句话真的不假。津美子在房里接受盘问的时候,还是柔情慧目的双神,在走出房间后就变得灰暗凌利了起来。

古岛看了眼闪着寒光的津美子,皱着眉头走了进去。看到他出现,樱木并没有起身,只是微笑着请他坐了下来。

“古岛先生,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樱木习惯的开门见山。

古岛点头应允,他也知道他并没有选择的权力。看到古岛点头后,樱木拿起了早准备好在桌面上的杯子,还有用纸巾包住了头的钢笔。

“你仔细听这个声音”樱木把两样物品放近了他的身边。

古岛边点头边坐正了身子,樱木看他已准备好,就把手中的两样物品轻撞到了一起,一声轻鸣响起后,他看到眼前的人皱起了眉头。

“你说中川先生倒下前你听到了嗡的一声,那这声音和刚才的声音比起来,哪个比较响?”樱木边问话边放下了手中的物品。

“这个声音比较响”古岛抬头直视起了樱木,“在外面虽然有音乐,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肯定是这个比较响”

“我懂了,麻烦古岛先生了,你可以出去了,再麻烦你把你太太叫进来”樱木随意的把手搭上了沙发的边沿,扭头看向了起身离开的古岛,意外的加了句“谢谢”

古岛摸着头不解的走了出去,这个侦探怎么这么奇怪?而呆在门外的古岛太太看到他出来后,不等他出声就起身走了进去。

看到眼前的古岛太太并不慌乱的坦然而坐时,樱木轻笑着说出了开场白。

“我要说的全说完了,你还有什么好问的?”古岛太太似乎被问烦了,语气相当的不好。

“确实是这样没有错,但是你如果不想被冠上杀人罪名的话,就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吧”樱木收起了笑容,认真的看向了眼前的人,“请问古岛太太,你是怎么认识中川先生的?”

“他是我老公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一来二往的大家自然就熟悉了”古岛太太听到樱木的话,语气有点不寻常的和气了起来。

“你们两家经常往来,你应该和中川津美子很好吧?”樱木拿起了桌面上的钢笔,把玩了起来。

“也不算很好,平时没事做的时候就一起打打麻将,逛逛街什么的”古岛太太难得的露出了笑意,“我们上流人士的生活就是这样的,今天东家说说西家,明天西家谈谈南家,很是无聊”

“这样的生活还说不好?那可是人人都想过的日子”樱木听她这样说,有点想笑。不过他也只知道这确实就是上流社会的生活,简单还无聊的透顶。

“有得选,我根本就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古岛太太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无奈的苦意。

把古岛太太的神情尽收眼底的樱木微笑站了起来,“我的话问完了,谢谢你的合作”

很快的,半个小时过去了,三井问完了最后一个疑犯,拿着记录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刚想往另一个房间走时,他就看到了靠在大厅窗边优雅着喝酒的樱木。

看着那洁尘的眼光,帅气又有风度的举止,三井愣了一会后感叹着走了过去。岁月真的是部戏弄人的机器啊,当初的臭屁小子,如今已经变得这么的迷人了。就连身为男人的自己看得都有点犯迷晕,估计那些曾经拒绝过他的女人,现在应该痛恨得都想撞墙了吧?

第三章



三井走到樱木的身边,把重新问话的记录递到了他的面前。

“我这边没有发现异样”三井学着他的样子,靠到了窗边。

“我这边也差不多,不过我知道是谁做的了”樱木伸手指向了本子,“就是她了”

“怎么会呢?”三井有点惊讶,“她最没有动机不是吗?”

“你把这六个人叫到一起吧”樱木把目光移向了窗上,他并不喜欢案子,甚至可以说很讨厌。

因为他知道,他讨厌的并不全是杀人犯,虽然说杀了人就是犯法,但是他还是对他们产生不了恨意。除了那些疯狂的变态凶手,没有人会嫌命长,当她们提起勇气要去杀一个人的时候,那就证明那件事通过别的徒劲是解决不了的,绝望或者说是无望的他们只有用自己的办法去解决。

樱木沉思之际,三井已经把六个疑凶带到了他的面前。

“那我就长话短说了”樱木指向了津美子,“凶手就是你”

他从来不想去追究犯人杀人的问题,那样会让他很难受。他接触过很多的案子,但从来都是分析案情,寻找证据而以,别的他都不会做。

“怎么会是她?”三井有点惊讶。

众人的嫌疑人中,津美子是站在最醒目的位置,如果她拿枪,或者开枪,她周围的人怎么可能会看不到。

“你胡说,我没有杀我老公”津美子紧张得脸色也润红了起来。

“是你做的”樱木轻笑了起来,“当时只有你们八个人的空间里,只有你可以做得到这点,你利用了视觉错线,策化出了这个杀人场面”

“视觉错线?”众人不解的低语了起来。

“是的,其实中田先生看到的和古岛先生听到的,都是故意弄出来的步骤,为的可以让自己开脱”樱木的话刚落间,一个小警察就跑到了他的面前。

“确实在喷泉池中找到了麻醉针”警察把密封袋举到了樱木的面前。

“果然没猜错”樱木笑了起来,“真正杀人的枪并不是酒桌的那把,那只有帮凶配合她做的一场戏而以”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杀的人?”津美子的语气有点声冷。

“我…..”她的一句话,让樱木的脸红到了颈间。

三井看他吞吞吐吐的,有点紧张的看向了他,不会是还没有找到证剧吧?应该不会吧,樱木的做法虽然很章乱,但他从来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凶器就藏在你…你的胸部里”樱木低头着大声说了出来,“你是个男人”

樱木的话一出口,所有人的都惊讶的看向了津美子,三井吓得差点掉到了地上,这不会是真的吧?这么漂亮的人,看起来这么娴慧有气质的人,是个男人吗?

“尖叫声响起的同时,中川倒了下去,这时你就对着他的心脏开了一枪,枪声响起的同时,你就大叫了起来。你正在哭的时候我就跑了过去,我记得我过来后你就退到了一边,那时应该是把枪收回身体吧”樱木刚开始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只是他一直没往他的身份上想。

“樱木,如果尖叫声与枪声同时想起,那可是视目的焦点,怎么可能还有机会开枪”三井这回听不懂了。

“如果首先尖叫的不是他呢?”樱木走到了晚会的中场,“当时这里一共有四对人在跳舞,她和中川先生看似是在中间,其实是在死角,因为他们的前面是酒桌,当他们转步的时候,他就开枪射杀了中川,他的枪本来就装有消音器,音乐加上尖叫,完全可以盖过去。”

“当枪壳落地的时候,他就发出尖叫,还特意的抱住了中川,为的就是捡地上的枪壳”三井总算是理清了点思路了,“当你走过去后,人群就散到了一边,他就在大家把目光都集中在中川身上的时候,藏起了凶器”

“不错,这就是经过。”樱木说完看向了津美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证据呢?”津美子坦然的笑了起来,“我喜欢放枪在身上,凭这点你也只能定我个私藏枪械的罪而以,说不上是杀人吧?”

“还在古岛和中田的口供对不上啊?”三井想想又觉得不对了起来,“还有,谁是他的共犯?”

“古岛太太,那个声音是你发出来的吧?”樱木微笑着转身看向了古岛太太,“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关系,但我知道肯定是你叫的,发出叫声的时候,你就在津美子的身边,这样造成的误差就不会很大,这一切全是你们的计划之中,我没有说错吧?”

“我没有”古岛太太慌张的否认,“我为什么要帮他杀人?”

“他是你的爱人吧?”樱木的声音明显的低沉了起来,“其实你们计划得很周祥,只不过你们算错了一样。你用锐声让你的先生耳聪了几秒后,还故意射出麻醉针让中田产生错觉,你以为你调准了角度,把针射到喷泉里就没有人知道了吗?那是不可能的,犯案的技术不管有多完美,都肯定会留下线索,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不过如果你们不是做了这么多前提的话,这个案子可能真的很变成完美的沉案。”

樱木说完后走回了三井的身边,“他的衣服两边都是一样的,找人来检查,一定可以测出销烟反应”

看着津美子和古岛太太失色的脸孔,三井高兴的笑了起来,“真有你的,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你怎么知道他是男的?”

“你管我”樱木听到这句话,不爽的吼了起来,“我先走了,下次有空一起吃饭”

“好”三井微笑着目送他远走,看他消失在门外,他才伸手拿出樱木塞到他口袋里的卡片。

樱木花道(天才)。看到名片上的名字,三井哑口无言,这个小子,果真是臭屁的无人可比。真不知道这是他的劣根,还是他的执着,不过他可不想再探讨这个问题了,再不工作他今晚又不用睡了。

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樱木很不爽的想着,经常会遇到这种奇怪的男人目光,他都快要麻木了。不过,好可恶啊,“既然要天才我走下山”

走出别墅他才想起,他是被人接过来的,这么长的路,走得真是冤枉死了。

不过今晚的收获还是不错呢,既然可以见到小三。想想小三也变了好多呢,樱木微笑着对开过来的车伸出了手,其实也不奇怪吧,这么多年了,谁不会变呢,就像自己一样,还不是被社会被环境磨得有凌有角。

开过来的车停下,樱木就钻了进去,报完地址后他微笑着看向了车窗上的后视镜,有本事你就继续跟着来吧。

很快的,飞驰着的车在无人烟的海边小楼停了下来。看了眼离去的车灯,樱木转身往小楼走了进去,只是才提脚,他就脸色大变的转回了身子。怎么会,没有车跟过来啊?是谁?

“是谁戏弄天才我,给我出来”樱木站在围墙边大叫了起来。

空旷的夜幕下,只有樱木的声音在回绕,四外看了看没有发觉有人的时候,樱木皱起了眉头。

“没有人,真是怪事了,咦….”樱木纳闷的自语时,一滴雨点掉到他的手背上。

今天的事怎么都这么怪呢?就连天气也变得不正常了起来。看着很快就湿遍了的马路,樱木转身走回了小楼,睡觉吧,一定是太累了,睡一觉就好了。

只是在他转身之际,很意外的看到了一个身影,冰冷的面无表情的修长身影,站在那昏暗的路灯下。那身影的双眼好像似有似无的存在点迷茫,但很快的就消失了,变成了冷漠的寒光。

“你是谁?”樱木生气的吼了起来,接触到他的目光,他就知道一定是这家伙不停的盯着自己看。

“不是人”促立灯光下的流川枫,有着张很帅气的脸,虽然那张脸很面瘫,很冷寒,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

“我管你是不是人,你到底跟着我做什么?”听着他如此冷淡的语气说不是人,樱木心情差点了极点。

“委托你帮我查案”他看到了这个人是个侦探,对于案件的分析能力很强。

“你这个人真是有毛病,要委托我查案不会正径来跟我谈吗?”樱木有点不想接他的生意,真是让人火大,玩什么变态跟踪,“算了,进去再说吧,我可不想跟你在这里淋雨”

流川没有说话,想了半会后跟着他走了进去。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为这样跟着他走,只是觉得他的红发很漂亮,笑容也很灿烂,有点像阳光暖暖的,他看着觉得很舒服。

“坐吧”樱木说完就走回了房间,简单的换了件衣服,他就走了出来。

“说吧,要我帮你查什么?”樱木边问边走向了冰箱,随意的拿了两瓶脉动后,他走到了流川的对面坐了下来。

“谁杀了我。”流川抬头看了眼樱木,冷淡着说出了他的委托。

“你这个人也真够迷糊的”樱木轻笑着把手中的水丢给他,“谁杀了你,你都…”

丢过去的水,穿过流川的身体掉到了地上,看着眼前这怪异的一切,樱木惊噩的张大了双眼,脑海中不停的回想着刚才的话,查谁杀了我……



  L - 澜依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