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 独奏 1-7 -待续-

作者:东京dancer 2010-08-20, 周五 12:17

页面导航
[流花] 独奏 1-7 -待续-
章 5 - 章 7
全部页面

也不晓得说什么,一觉醒来听了一会钢琴曲,就这样子,然后追黑执事的第二季,突然脑子不好使了。书桌的上的精装版的福尔摩斯翻了两页就没有兴趣了,然后看 了大侦探福尔摩斯的电影,果然不愧为称为史上最帅的福尔摩斯,果然有断背的嫌疑。于是,昏沉沉的脑子就突然兴奋了,于是,我决定开一个坑。至于什么时候完 结?不出意外应该是这个暑假的事情吧。
就这样子。文风诡异,内容不知,篇幅应该是中篇吧。文笔烂的一比,不用太期待。
以上,发文。
===============================================================================  
Vol1•meet
风从空中顺势而来,在地面卷了几个圈,又向伦敦的街头冲去,空气中依稀还有些水汽。 1888年,英国伦敦,春。
我站在窗户前,冷漠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黑色的眼睛一点光芒都没有,嘴角勾出一个奇异的角度,冷笑。
透过这层玻璃,调整一下角度就能看到人类自以为是的笑容,权利,金钱,像黑暗中影曳的舞者。左、右、旋转、摇摆起来。让我不得怀疑起来优雅的外表会不会在下一秒掉落,丑恶的令人作呕。
同一时刻,同一地点,我看到了同样的脸——不,准确来说,同样的发色。
灿烂的红色和子夜的黑色。
他们互相认识么?一瞬间,相互擦肩而过,看来是不认识。那么我们互相认识么?
谁知道呢。
灰色城市的灰色的天空,突然闯进来两个奇异的颜色,如此刺眼却如此协调,仿佛春天青涩的脸庞,咧开嘴角欢乐的笑着。

e大调夜曲,Rukawa Kaede
1888
年的伦敦,多事之秋,警局生意出奇的好。
流川枫趴在桌子上又睡着了,口水沿着嘴角向桌子大举进攻,新来的小警察吞了吞口水,流川警官。
呼呼••••••呼呼••••••”
小警察不安地扭着手指,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往前一步,大声地叫道,流川警官!我有事报告!
呼呼••••••呼呼••••••”
嘲笑一般的呼声,小警官涨红了一张脸,局促不安。
流川警官!
恩?一把被推醒的流川枫十分的不爽,睁开惺忪的双眼,看了看低着头的小警官,拳头直接招呼上去,就算维多利亚女王都不能阻挡我睡觉!
小警察委屈摸着被打疼的后脑勺,什么警官嘛,公事时间还睡觉,还打人。
流川枫喝了口已经凉掉的咖啡,随后立刻吐了出来,去帮我倒杯咖啡来。
小警官看了看杯子,实在没有勇气去流川枫面前拿,蹬蹬跑出了办公室,进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壶咖啡。
有什么事?
啊?
找我有什么事?流川枫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谁能告诉他皇家警察怎么会收了这样一个小菜鸟?
••••••”小警察吞了吞口水,流川警官的压迫力实在是,汉克大街32号,下午一点的时候有人发现其主人死在家中。
流川枫皱起眉头,这是这个星期来第三起命案了,不出所料的话,那个人应该是个男的。
哎?是的呢。
那走吧。
去哪?
流川枫白了一眼小警官,抓起衣服,冲出了警局。小警官欲哭无泪。

汉克街32号,死者家中。
那么,麻烦你了。樱木拍了拍蒙特的肩膀,笑得灿烂,蒙特长官,那么下次请你喝咖啡啊!
蒙特笑了笑,樱木,你怎么不来我们警局呢?
~我只是对案子有兴趣,警察就算了吧。
我们警局除了流川枫就没有智商高一点的家伙了,流川枫还是个懒鬼!蒙特想到流川枫那个睡相,那副要理不理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完全不知道把自己也骂了进去。樱木笑了笑,警察果然都是白痴呢。

长官。流川枫看到蒙特黑了一张脸,依然面不改色的向他打着招呼。
流川枫你终于知道来了啊!蒙特跳起来大声骂道,混蛋,再下去你警察都没有的做。
流川枫无奈地耸了耸肩,长叹一口气。
蒙特摇了摇头,有这样的下属,不知道倒了几辈子的霉,这是樱木花道。
樱木伸出手,微微笑着。
流川枫。
流川枫并没有伸出手,就这样看着樱木的手伸在空中,眼神不屑一顾。樱木不可否置把手收回去,耸耸肩朝蒙特说,哎,蒙特长官驯养这样的坏脾气的动物不能太温柔啊!
蒙特愣了愣,仿佛突然领悟到樱木的意思,看着流川枫。流川枫额头井字凸现,面无表情,白痴!
什么!你居然说我是白痴!本天才是伦敦智商最高的人!你个死狐狸!
还有人称自己是天才的?流川枫更加确定他就是白痴了,白痴!
樱木生气地挥出拳头,没有礼貌就算了,还骂人。流川也十分不爽,从小到大第一次被别人打,还被白痴说成是狐狸,挨打了怎么可以不打回去呢?
蒙特捂着头,两个幼稚的人。

我走在街道上,宽大的绅士礼帽,心情莫名的快乐。
依旧是来来往往的人群,夹杂着令人作呕的气味,腐烂,绝望。这个就是人类啊。我轻轻摇摇头。
远远地就看到了一头红发。有这恶魔一般的颜色,却灿烂的笑着。在他的不远处,子如黑夜的头发像上等的缎绸一般,清秀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然后一个人往另一个人的方向走去。红头发的人看到他嘴巴里念念有词,头发就炸了起来。子夜一般的男人撇着脸,依旧面无表情,依稀能看嘴唇翻动。
我想我能想到红头发的人又有什么表情。我轻轻笑出声来。
没错,我就是喜欢研究人,各种各样的,各种角度,或许那就是偷窥,没有什么能比那给我带来快感了。我看着他们从陌生再到认识,这是一场很有趣的游戏,也是一场很不浪漫的邂逅。 
                                                       
Vol2 •life
G
大调弦乐小夜曲,Hanamichi Sakuragi
总曲感受:充满了乐观主义的情绪,充满激情与活力,表现了对美好社会、对光明和正义的追求。如甘泉飞涌,飞涌的方式又那么自然,安详,轻快,妩媚。

樱木站在书架前,皱着眉头,这件案子貌似很棘手么?
可是,我可是天才啊!
恩,天才!
白痴。门被推开来,樱木一看到来的人,马上戒备了起来。
死狐狸!进来也不要敲门的啊!”“不对!不对!谁让你进来的啊!
白痴!流川枫倒也不客气,关上门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双腿架在桌子上,斜着双眼,有什么发现没有?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流川枫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只可惜樱木只能恨得牙痒痒,瓮声瓮气,没有!
果然是白痴!肯定的眼神,肯定的口气。樱木也不生气,狐狸长官,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他们都是男人,都有家室,而且外面都有女人,最主要他们是商人。流川枫站起身来,倒了一杯水,坐在樱木专属的软沙发上,恩,蛮舒服的么。
混蛋,谁叫你坐的啊!樱木一把拉起流川枫,一边生气地说,这就是警察的效率?
你说什么?流川枫坐在沙发上,怎么样都不起来,眉头形成一个深深的川字型,原本冷漠的脸更加冷。
哼!我说错了么?警官先生?请你把你高贵的屁股从我的破沙发挪开来。
樱木居高临下的瞪着流川枫,流川枫十分不舒服,这种压迫力不是一般的侦探该拥有的,他到底是谁?
再说一遍,从我的沙发出来!
不要!
樱木真的很生气,一把扯住流川枫的衣服,把他从沙发上硬拉出来,一只脚向流川的膝盖上踢去,流川枫一个趔趄,跪倒在地。流川枫不可置信睁大双眼,他刚刚是有准备和樱木打架的,没有想到居然被他••••••一个普通的侦探有这样的能力是不是太可怕了?
不要小瞧人,狐狸警官。樱木拍拍手,朝书架走过去,实在太麻烦了。即便是天才,也是有底线的。
你到底是谁?流川枫从地上站起来,走到樱木身后,狭长的眼睛眯了眯。
一个普通的侦探。
樱木头都没有抬,仔细的翻着他的书。像是想到了什么,他们外边的女人名字什么知道了么?
还没有查。
••••••果然指望不到警察,走吧,狐狸。樱木轻轻放下书,穿上绅士一般的外套,外加一顶礼帽。
他是著名的侦探,也是贵族中有名的绅士。樱木花道。
像杂耍的猴子。
总比光着屁股的狐狸来得好。

旁白。
我看着打闹的两个人渐渐远去,嘴角就咧得更开了,或许这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最近越来越不像自己了啊。
我站在樱木侦探室的门前,透过窗户望去,红头发专属的沙发就静静放在那里。安静得像个美丽的lady。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要喜欢上她了。难道只因为它是他的东西。
我不知道。
周围的人用陌生的眼光打量着我,我把礼帽的边缘拉低了一点点,人就是害怕未知的东西,不如黑夜,比如死亡,比如我。嘘,低调点,阁楼上传来了钢琴的声音。
G
大调弦乐小夜曲。
愉悦、美妙的旋律,熟悉和亲切的感觉,使人的心情很快溶入其中,从而得到洗涤、净化。这首乐曲篇幅虽然不大,但展现了莫扎特音乐的精华。那铿锵有力、赋有 激情跳跃的音符,使人无比激动;那亲切抒情、赋有柔美流畅的曲调,又深深打动了人的心。 那欢快流畅、淳朴优美的风格,如同陈年香醇的酒、浓郁芳香的茶,令人神志清爽、心情愉悦,感受完美。
我想那一定是一位美貌的淑女,她穿着美丽的礼服,闭着双眼,笑得比春花还要动人,修长的手指在黑白色的键盘上跳动。
那么,樱木,祝你好运。  

Vol3•Challenge
正文。
樱木坐在软沙发上,眉头皱的深深的,虽然已经拜访过三位女士了,看来她们并不知道她们情人死去的消息,那是什么原因呢?不可能呐。难道她们在说谎?他翻阅了一下蒙特长官给他的三人的资料。
恩?三个人虽然坐着不同的生意,不过好像在印度有着分店,果然还是这样啊。
樱木走到电话前,拨动一串数字,蒙特长官,请你们快速地抓住那三位女士。
什么?这么突然?
因为三人都有可能是嫌疑犯。
樱木坐在沙发上,自信的笑了笑,challenge么?好吧,我最喜欢挑战了。

樱木赶到警局的时候,看到蒙特黑了一张脸,早知道会这样了。
蒙特长官?
她们逃跑了!
我知道。樱木不在意笑着。流川枫从他的角度看到樱木眼里的不屑,这让他十分不舒服。
不是因为樱木看不起警察,而是他自身就是个警察,他不允许白痴看不起他。
那个白痴!流川枫手握了握,然后又放开来。
等等吧,一会肯定会来书信。樱木掐灭了蒙特的香烟,坐在椅子上,修长的手指一搭一搭,桌子上发出共鸣。
长官,刚刚有个小男孩给我们一封信,说是一个美丽的小姐要交给我们的。
小男孩呢?”“走了。
打开来看吧。

致亲爱的警察先生:
原谅我我落荒而逃,因为我真的还不想被推上绞刑台。同时我为你们的智商感到悲哀,如果没有樱木先生和流川先生的话,我想你们大概一辈子不会认为那是谋杀 吧,所以我认为一般警察都不是很聪明。至于我为什么要杀了他们,其实汉娜她们也是不愿意来到英国的,可惜她们在家乡欠了许多钱,然后又被那男人骗到英国。 虽然我是淑女,但是我实在不能忍受他们如此虐待我的同胞,所以我决定杀了他们,给你们带来许多麻烦,请理解。
                                                                                                                                                                                                                                  
丽的淑女。
蒙特读完后,生气地把纸揉成一团,什么情况,被戏耍了吗?
樱木听完后,捂着肚子笑了起来,果然是可爱的女士啊,这么可爱的调笑警察的愚蠢,真的是太可爱了。
流川枫依旧冷着一张脸,不做声。警察真的是很笨,但是不包括他。
现在全力封锁过往的船只,我就不信抓不住她。蒙特十分生气,当然了,权利被挑战了,还被别人说成是白痴,任谁都不会有好脸色吧。
可是,警官,我们不知道她是谁啊?
樱木站起身来,带好帽子,我要回去了。
喂,樱木,你不打算告诉我她是谁么?
可是我不知道啊!可能是三者当中的一个吧。
流川枫看着樱木宽大的背影,穿好衣服,跟了出去。樱木停在那里,等着流川枫跟上来。
不问我为什么?
随便,我不是普通的警察,你也不是一般的侦探。
真难得你讲那么多话。

旁白,hanamichi.
我是樱木花道,伦敦街头最有名的侦探,爱好破案,兴趣追求女士,讨厌警察。
在这个年代,维多利亚女王说什么就是什么,包括你的生与死,仿佛她就是死神。又不同于死神的是,她让你死去会有许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作为正义的警察就显得十分可怜。这个年代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正义,真的是很悲哀。
所以,我越发的讨厌代表正义的警察,他们根本就是无能的累赘,一群吃白饭的弱智,就像是女王走狗,对弱小的人类毫无形象大叫。当然,不包括死狐狸,他貌似不是一般的警察呐。
我放走了这次的犯人,三个男人外面豢养的三个人女士。我敢保证她们还没有出伦敦。我很喜欢challenge,但是我喜欢和高智商的人玩,而不是可怜的女士。假如我说了真相,那三个可怜女士就会被推上绞刑台,那我算不算意义上的凶手?这种事谁说得清呢。
本天才做得决定永不后悔。 

Vol4•Test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走到了樱木的工作室门口,他站在书架前正在找寻什么,我看不清他的表情,斜阳的照射,奇异的橘黄色,温馨而又美好。
他不属于英国,当然也不属于这个世界,我一直都知道。
他仿佛发现有人在看他,他抬起头朝我这个位置看了看,随后又低下头仔细翻寻他要找的东西。不愧为侦探,敏锐力不是一般的强。
我看看了怀表,指针指向1,这个时候,流川枫应该会来了吧。
我等了一会,流川枫并没有来,只不过有个小邮递员敲开了樱木工作室,樱木接过信封,的一声把门关上。
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不悦吧。不,可能是愤怒。
我很好奇呐。
半个小时后,樱木穿了一套白色的礼服,乘上马车飞驰而去。
我无奈的撇了撇嘴巴,樱木,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呢。

英国,伦敦,皇室。
我一直跟在樱木的后面,直到进入了皇宫。不得不感慨一下,维多利亚女王不是一般的奢侈啊,连小小的舞会都弄得如此的浓重。
不,这是皇家的权威的象征呢。好比没有牙齿的狮子,张牙舞爪的狂吼,卑微的权利。
樱木床的白色礼服十分适合他呢。白色的领口,露出一点点的花边,白色的双排扣风衣,白色的礼裤,中长的红头发贴在耳边,英俊的男人。
音乐声嘎然停止。女王陛下穿着白色的礼服缓缓出场,旁边的人很眼熟啊。居然是流川枫呢。我微笑着,终于忍不住发出笑声,旁边肥胖的伯爵看着我,眼神不屑。我依旧不能停止笑。

樱木显然没有会想到碰到流川枫,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流川枫目不斜视,扶着女王的手走向女王的座位,在经过樱木的时候,嘴角勾了勾,蔑视?惊讶?笑容?
只有流川枫自己知道吧。
那么,舞会真正开始!

觥筹交错,欢快的舞会。英俊的伯爵牵着漂亮小姐的手,慢慢流淌的时间,侍卫们站在两边,庄严的守候真属于他们的信仰,女王嘴角含笑,多么令人感动的场面啊。
光明的让人哭泣。
流川枫并没有站在女王的旁边,事实上,女王坐下后,他就不在女王身旁了。围绕在他左右的是漂亮的lady们。
他却走向了樱木。不得不承认,流川枫张得是很英俊,不比樱木阳刚型的,流川枫英俊的很秀气,即使这样也掩盖不了他强大的气场。
我脸上不再有笑容,努力压了压心中突然涌上了酸楚,静静看着他们。

流川枫站在樱木的旁边,高傲的抬起头,睥睨着樱木,这是对强者的肯定。樱木笑了笑,举了举手中的高脚杯,一饮而尽。
白痴。流川枫也举起酒杯,沾了沾酒,并没有喝下去。
狐狸怎么一转眼就成了女王的侍卫了?樱木并没有很在意流川枫的话,笑意吟吟,琥珀色的瞳孔流光溢彩。
这个舞会也不是一般的白痴侦探可以参加的。流川枫一只手缠住樱木的发梢,一只手托着他的下巴,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那只是白痴侦探,我是伦敦街头最出名的侦探。樱木眼角弯弯,一把手勾住了流川枫的腰,比孩子还要天真的笑脸。
舞会上的人都看着他们俩。两个人光明正大的跳起了华尔兹。

我真得很生气,明明互相试探的两个人,却跳起了最浪漫的华尔兹。难道他们不知道么?华尔兹的意义。
只有把手交给最爱的人,才会舞出最美的回转。

呐,亲爱的樱木,如果你觉得爱上了流川枫便来找我吧。
还是说,你对这一场游戏势在必得?不管怎样,最终的赢家还是我。

我留恋的看了看舞池,转身走出皇宫。
三月天,依旧有些微凉。



  D - 东京danc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