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藤花] 杯具 (原别离歌) -待续-

作者:东京dancer 2010-08-20, 周五 19:17

好吧,我承认我是江郎才尽了,鱼阿鱼,我只有送给你这个了。
刚才逛了逛藤花吧,有你出现的身影,于是这篇文章就这样子产生了,希望你喜欢哈。
一下子不能写太多,七夕的那天应该会完结,所以你放心好了。
怎么突然我觉得我好高产啊,虽然没有什么文笔,谁叫我最闲呢,一下子把五年灌水的历史全都抹去。
就这样子,没有什么文采,不喜误入。
以上,贴文。
=================================================================
我总是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少年。
                                                                 ——藤真 健司
翔阳输给了湘北,我真的觉得很不甘心,我一直认为今年的翔阳能打败牧绅一带领的海南,然后以神奈川第一名高傲的姿态走向广岛,参加全国大赛。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输给湘北。现在只有深深的不甘心罢了。是的,只有不甘心,并没有夹杂着其他的感情。
别人都很羡慕的我的家世。爷爷是政府高官,奶奶是大学教授,父亲在东京有家上市公司,母亲是个作家。从小藤真健司的成绩就不用老师担心,乖巧,懂事,有风度。
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赞美的词语都用在我身上。
我无力地笑了笑,这样子的家庭剥夺了我所有的自由,连喜爱的篮球只能用自己的未来去换取。我真的是累了。
“候补的!你不要跑!”
“混蛋!把我的球还回来!”
耳边浮起的是湘北樱木大声的吼叫声,失败的场景自己忘记的差不多了,只有记得那个聒噪的声音。
怎么会有人活得像他一样,肆无忌惮,燃烧着别人苍凉的心呢?
我总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少年。

夜幕,星星点点,路灯也叫嚣着寂寞,虫子偶尔会合奏一下。经过篮球场的时候,聒噪的声音与想象中的重合。
湘北的十号,叫樱木花道的家伙。
好奇心驱使我走过去,樱木花道赤着上身,嘴角擦伤的痕迹,地上全是呻吟的男人,他在打架。他好像看到我了,抬起头看着我,金色的瞳孔,满眼的不屑。
“喂,你是谁?一起的吗?”
惊人的压迫感,我不舒服地耸耸肩膀,拉开嘴角,应该算笑得不难看吧。
“樱木,篮球手不可以打架啊!”
“啊!你认识我啊?我记起来了,你是,候补的!”仿佛这样子还不算打击我,弯了弯头,继续说道:“你的笑很假耶。”
我放声大笑起来,从来没有人这样子说过我,这种毫无修饰性的贬义词。我眨了眨眼睛,指着倒在地上的男人们,“呐,这样子我告诉湘北的老师会怎样子呢?”
我完全没有想过,我藤真健司,别人眼中的天之骄子会使这么恶劣的手段欺负一个跟我完全不熟稔的家伙。不过,现在我很快乐,因为我看到樱木的脸慢慢变红,眼神也不知所措起来,最后大声的说,“不是我要打架,使他们先欺负刚刚的小孩子的,后来可能因为太累了吧就倒在地上睡觉了!”
想找到什么最光明正大的理由,眼神变得清明起来,最后夸张的双手叉腰,仰天大笑,“哈哈哈!只有我会想到这样子的理由,我果然是天才!”
天知道,他脸上还有为褪去的红晕。
“这样子啊,可是我有看到你刚刚把他打下的样子了啊。”我故意放开了一点声音,“这样子,湘北也不能参加全国大赛了吧。”摸摸下巴,我看着天空,一副思考的模样。
“臭补的,你到底想怎么样!男子汉就不能为一点点小事计较!这次你们不能赢!下次等我打败了海南和陵南,你就可以赢了。”
我无力摸了摸头,这个樱木果然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少年,因为他脱了根线。
“好吧,作为封口费,你请我吃东西吧。”我活动了一下僵直的手,跟在他的后面。他大声地说,没问题。
幸好我去补习班了。我在心里小小庆幸一下。今天我真的很开心呐。

我开始想念樱木,想念他灿烂的笑容。
我趴在桌子上,无聊地看着黑板,老师讲的内容很早就会了,但是作为乖乖牌的藤真健司我只能坐在教室,不能逃课打篮球。

“我说,候补的,我打赌你肯定没有吃过拉面!”
樱木笃定的神情。他对我说话的时候会对我微微弯下腰,可能是因为我矮的原因吧,反正他对我是很有礼貌,完全是一副诺诺的样子。
见我还是笑眯眯的样子,樱木回过头去,一步一步,踏实地踩在地上,欢快的就像他人一样。我开始描绘他宽广的后背,修长的双腿,目光停在他的头发上,浓烈的红色。
不屈的灵魂。球场的救世主。还喜欢锄强扶弱。

不是没有听说过湘北红头发的樱木打遍天下无敌手,凶狠,好斗。第一次看到他确实很不屑,没有家教的小孩子,完全还是外行人,但是我又嫉妒他像孩子一样的快乐和毫无来由的自信,莫名的情绪烙的我生疼。直到他像飞起来一样抢到了最关键的一只球,然后笑得像小孩一样,我听到了我的心跳声。
打击他,让他再也笑不出来。
他为什么可以笑得这么天真。
下半场我还是出场了,湘北队溃败,我听到了胜利的降临的声音。我无所谓的笑了笑,胜利一直都在我的手里。
没有想到樱木他几乎包办了所有的篮板球,到现在我还记得他跳起来的样子,优美的像飞。
我始终只敢向往的自由。
我们输了,无缘决赛,我却记住了樱木花道这个少年。

“到了,感激本天才吧!这里拉面可是很不错哦!”
“恩,那麻烦你了。”鞠了鞠躬,樱木脸上,还真是把什么都写在脸上啊。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和我讲话会微微弯下腰了。我看到他对那个女服务员讲话的时候微微低下腰,脸红红的,即使那个女生算不上漂亮。
我看见玻璃上清秀的脸庞,原来把我当女生看了。意识到这一点,我十分生气。我朝女生笑了笑,女生的心思马上就不在樱木的身上,樱木讲什么她就看着我点点头。
“那么,谢谢。”
那是那个自大的樱木,一手摸着头,红着脸,鞠了鞠躬。
“候补的,坐吧,你就期待拉面吧!”
我坐在椅子上,就不知道眼前冒着热气的面有什么好吃,一旁的樱木吃得欢快,我把我的面递给他,“樱木,诺,不够还有。”
“啊,真的,谢谢啦!”
樱木真的很像小孩子,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难道他真的不知道生活的样子么?后来我还真的知道了他为什么这么快乐。
“老板,欠账!”欢快的声音,叫得比谁都响亮,就怕别人不知道
樱木不愧为樱木,那么就让见鬼的生活变成花道吧。
最后还是我拿出钱来准备付钱,因为我看不得樱木窘迫的样子,只有我才能让他有这样子的表情。没有想到老板还不收我的钱,他勾起樱木的肩膀,“死小子,终于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啦!留了长头发更好看啊!这顿就看在小姐的面子上不用钱了!”
我在心里把他骂了千百遍,什么女朋友啊!明明是男朋友。樱木那个样子明明是女王受。
我们微笑着告别。看到樱木走远,我朝空气说了声:下次我们会再见的。

鸟失去了翅膀不能飞,那我的樱木呢?
我看着空荡荡的篮球场,前不久这里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比赛,无名球队湘北队战胜了山王王朝。铺天盖地的报道。樱木受伤的报道只占据了报纸的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但是我还是看到了。
曾今这里也是我的梦想,我那晚告诉他,樱木,你要好好加油啊!我的梦想就是打到山王啊。
“哈哈!候补的,你放心好了,我可是要称霸全国的男人啊•••哈哈•••”
山王工业啊。樱木他真的是说到做到的男人。英勇的让人心疼。
我决定跑去医院看他。

樱木坐在医院长廊的椅子上,略显苍白的脸,头发也长了一点点,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刺的我眼睛生疼。
千万不要掉眼泪啊。
“候补的,你怎么来了?”
樱木看到我的到来,很是惊讶,无畏的眼神。我想我是掉眼泪了。
“哎,你怎么哭了?”慌乱的声音,手足无措的帮我擦着眼泪,最后只有低声喃喃:“不要哭,候补的。”
“呐,樱木还欠我一顿拉面。”我低声笑出来,樱木还是这么可爱啊。
“好吧,只要你不哭。”
我拉着樱木的手,偷偷跑出医院,拥挤的车道,明媚的阳光,吃得欢快的樱木,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美好了。
简单的午后原来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美好。没有繁琐的作业,也不用上企业课,就这样子看喜欢的人粗鲁的吃相。
藤真健司也是个恶劣的人啊。

偶尔,天空飘过几朵云,就像我的心事。
喜欢男人这是我一辈子没有想过的事情,喜欢樱木这更加出乎我的意料,可是我更在意的是樱木他喜不喜欢我?
偷偷看一眼樱木,略显青涩的侧脸,高挺的鼻子,丰厚的嘴唇,目光直视远方。说不上哪里迷人,就是非他不可。
“哪,樱木,喜欢怎么样的女生啊?”
手一搭一搭,成功的握住,他侧过头,低下,“啊!我喜欢眼睛大大的,样子长得可爱。”说完还摸摸后脑勺,笑得一脸傻气。
眼睛大大的,样子长得可爱?我回忆了一下他们咱们赞美我的话语。
“哎,小司真是可爱,眼睛大大的,水灵灵的,长大肯定很有出息。”
“哎,小司性格还真是温柔。”
难不成说的就是我?我心里暗喜了一下,忽略了樱木就是樱木这个可能性。
“就是晴子啦!候补的,你放心,你长得也不赖哇!会有女孩子会喜欢你的!”
“那樱木觉得我怎么样?”
“候补!漂亮!有礼貌!拉面!”樱木摸摸下巴,一副思考状态,最后吐出来的话让我生气不已。
这是什么和什么?候补?我明明是队长。漂亮?我那叫清秀。拉面?
!!!
“如果说我喜欢樱木你呢?”
“哈哈!我果然是天才!连候补?什么?!你喜欢我?”
“对啊,难道花道想拒绝我?”
握紧手,改变名称,最后干脆耍起无赖,樱木看到我红红的眼眶,又不知道所措起来。
我就知道会这样子,再装一下,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在篮球队教练让我做候补的,最后连全国大赛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这不是因为花道么?花道毕竟是天才!受伤了一会会就好了!而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现在喜欢樱木都得不到回应,我失败的人生啊~”
“那个,候补的,好吧,好吧。”
“说说谁都会,你拿什么证明呢?”
“证明?!”
‘就这样子证明吧。”
我虽然比他矮十公分,但是他完全是个情窦未开的小弟弟嘛,拉下身子,嘴唇附上去,专属我藤真健司的记号。

我不相信一见钟情,可是我对樱木却再见倾心。


                                    ——藤真篇完结——
 

标签:
  D - 东京danc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