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All花] 第52次告白 -待续-

(4 次投票)

作者:three 2010-08-21, 周六 00:02

【第52次告白】

————1————

“叮儿那个当……”开心的哼着歌。
把窃喜的心情装进兜里,躲在树后面的那个人悄悄地不动声色的咧着嘴角,一簇簇的樱花随风掉落在颈子里,不过男人无心打理,因为此刻有着比此更重要的事情。

脸红的少年人颤抖着将手中的巧克力递到温婉的少女面前,因为身高的问题就是害羞的低下头垂着眼睛也能扫视到女生不知所措的神态和抱歉的眼神。
“啊樱木君,你知道的,我对流川枫……”

小风吹着少女的裙摆随风荡儿荡的,吹走了少年人玻璃制的脆弱纯情少男心,吹走了一直含在眼角的泪滴,吹走了酸涩的暗恋心情。
随着一个毫不留情的转身,终于还是把快要忍不住哭的男生丢在身后。比起明明不喜欢还要暧昧的接受,这样看似冷酷点的拒绝,对他更好些。

“哈,花道啊,你终于又失恋了啊。”调侃味十足的语气,原先躲在树后的男人终于站出来,一如既往的拍拍好友的肩膀,然后笑着祝他告白失败。
虽然没有了往常的敲锣打鼓庆祝声,因为这第51次的告白失败迟到了整整3年,身边的人因为毕业分班换了一拨又一拨,只有两人的组合模式从未变过。

“我们回家吧。”洋平推着小绵羊4号缓缓地走在好友身边。
小绵羊随着时间更新换代了一辆又一辆,依旧不改可爱的粉红色,如此少女系的色彩虽然被某个自称天才的家伙嘲笑过,但谁能说粉色不是恋爱的代表色。

不过此刻粉色看在少年人的眼里实在是刺眼,不管年龄多么稳定的增长,一颗永远泛着桃色的水晶纯情少男心是不会变得,看到温柔的好友推着粉粉的爱车出来,一直习惯性的依赖感让向来坚强的少年流泻了被拒绝后心灵的破渣。
“洋平,晴子小姐她拒绝了我……”沙哑的哭着说。
无言的拥住了他,此刻身高上的差距已经不能阻挡少年急切寻找一块面积足够大的餐巾纸,红头发少年把厚重的脑袋搭在黑发好友的肩上,狠狠地蹂躏起来,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鼻水渗过薄薄的衣料尽数被皮肤吸收。
有着轻微洁癖的洋平不禁打了个颤,想到Gucci新装被报废实在是心痛,可是眼前的要旨是安慰少年破碎在地上的少男心吧,于是手掌附上了少年的后背,轻轻地安抚起来,“花道,她不喜欢你,还是有很多人喜欢的。”
“有谁?”听了这么一句,微微有些开心的少年红着眼眶抬起头问着,一双褐色的单纯眼睛透着些许期待的眼神,实在是让洋平招架不住。

“有我嘛。”在心里小声嘀咕了一句。

微风吹来,樱花打着转儿落下,少年人的春天终究要来了。


—————2•3—————

“男孩儿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总要坏菜。”仙道塞上耳机无聊哼唱着自己篡改的歌词,脑子里塞满了某个人的面貌。
时隔一年再见,可爱的后辈一如既往的没来由的超自大,却又意外的沉着起来。春季入学的那天,实在是一个好天气,所以一见钟情迟到了许多年也没让人觉得晚。

他又换回了发型,据说是毕业典礼那天向暗恋对象告白被拒,对恋爱无望的少年自暴自弃的蓄起了长发。
柔软的长发让人觉得温柔,可是红色的点缀却添了张狂,加之那张始终桀骜的脸庞,实在把他装点得恰到好处。一如多年前在球场上见面的嚣张面貌,他一点都不算恭敬地走到面前,指了指自己,大声的喊道,“臭仙道!我是要打败你的。”

见一次宣布一次,这家伙就跟追求小姐一样锲而不舍,乐得这句消失了一年的话又重回了耳边,于是照着剧本,仙道彰伸出一只手朝着少年笑道,“好啊,我等着你。”
这家伙的手还是那么强健有力。
不过比上次多了很多的茧,这说明他有在好好努力吧。

不是好好努力,而是非常特别极其的努力。究竟是什么让男生这么刻苦的训练,仙道彰向来引以为傲的脑袋瓜也没有摸索出答案,难不成自己的存在让他那么有危机感?打败自己也不急于一时嘛,至少能抽点空陪陪学长我吃个饭聊个天交流一下感情嘛。

“本天才才不会让在美国的狐狸得意了去!”樱木花道不爽着撇着嘴说道,手里捏着从美国飞来的信封,信封上戳着自由女神的邮票实在让仙道彰看着不爽。
“能让我看看信的内容吗?”换上温柔的模样,仙道彰问道。
少年人递过手中的信封,望着寥寥的几句话,心里嘀咕着还真是流川枫的个性。

【Dear 大白痴
我在美国过得很好,不用担心。
至于篮球,我想你是打不赢我了。

流川枫】

“呸,谁会担心那只臭狐狸过得好不好,混蛋!那家伙竟然这样鄙视本天才!仙道彰你说臭狐狸是不是很讨人厌,本天才就要让他看看,我能不能把他打败!”鼓着一张脸,咬着牙挑着眉毛说道。
“喂,臭仙道你说话啊。”

“花道他是不是不懂dear的含义?”仙道彰郁闷的想到。某种没来由可以简称为吃醋的酸涩情怀如血液般流淌至全身。
亲爱的花道,好想这样喊哦。

亲爱的花道,亲爱的花花。
亲爱的,亲爱的。

高大英俊的仙道彰微微的红了脸。



————1•4————

不良少年浪子回头,篮球少年蜕变文艺青年。
报纸上巨大的标题旁边配着黑白色的照片。

三井寿终究戴上了文学气息浓重的黑框眼镜,人模人样的规矩发型,拘谨稳重的衬衫,纽扣整整齐齐的扣好在最上面一个,写着没一点华丽措辞但是纯写真记实的朴实文字。大二的他便出了一本书叫做,《混黑社会的那些事儿》,
又因俊气的外表被出版社看重,成为了大力推荐的新人,于是通篇不是你妈就是他娘的书,终究变成了FU CK和shit的极富文学色彩的书。
懂吗?做黑社会的也要学好英文的。

“我觉得你写的书可以用一个成语来形容。”樱木花道晕晕乎乎的坐在KTV里举着酒杯朝着三井寿说道。
庆功会上听了各式各样不同阶层人的评价,这些都比不来亲亲学弟的一句重要,三井期待的望着红着脸的嘴巴一张一动的花道。

“狗屁不通!”

情之深爱之切浓缩就在这短短的四个字如椒盐一般撒在三井寿的伤口上。
其实单纯的少年总有毒舌的一面,身经百战的三井寿总算明白这个道理。

“我的爱会回来……我的晴子小姐也会回来……”樱木花道流着泪看着MV纵情的唱着,凭良心讲樱木花道的声音很好听,只是五音不全也是特色。声嘶力竭配着鬼哭狼嚎实属一活脱脱的恐怖偶像剧。
“小三,你说晴子小姐会不会回来!你说,你说!”醉得有些稀里糊涂的花道靠在只有两个人的包厢里凄惨的问道。
“会的会的。”虽然少年为爱瘦了几斤可是被迫承受80公斤的重量三井还是觉得有些吃力,换了一个姿势,由单纯的少年挂在三井身上,变成了两人依偎在一起拥抱的姿势。

“这家伙的腰可真软啊。”三井搂着花道,轻轻地捏着他的腰肢,听到闷闷地呻吟,某个部分迅速的肿大起来。
只可惜……

“三井,我来接花道回家了。”包厢门被毫不留情的踹开,就像熟知剧目要的是清水阻止预防一切可能或是试图逾越界限的行为,水户洋平笑着丝毫不费力的扛起花道,一阵风吹来不留一片情面,雷厉风行的带走了花道。

只可惜有个水户洋平。



————1•2————

倒时差的过程是痛苦的,即使是一样睡意充足的流川枫也面临着难以入睡的困境,所以流川枫选择了最好的方法那就是上网。
利用网络打发时间的方法有很多,比如说闲着慌得流川选择了看直播贴。

直播贴这个东西是个水分极大的写真文学,虽然到底是不是真的也没人能说得清,反正你就把当真的看,利用别人的悲欢离别喜怒哀乐从中找出自己的萌点,如果内容充斥着情|色,暴力,权利,斗争,那一定会受到各方网络人士的疼爱。
疼爱率最高的,作者叫邪恶的绵羊,写出的名为“我爱上了我最好的兄弟”的现实同志文学的直播贴,手一抖,流川枫就单击了进入。

【我和我的兄弟认识了13年,我们原本都算是不良少年吧。
但我觉得他不是,他有双单纯的眼睛,纯洁像一张白纸,遇到这种人你就会迫不及待的想要涂抹些什么,就和下雪天看了纯白的道路会忍不住想要在上面踩上几脚。

我根本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越发的和他走近,就越想占有他,我也知道他是个直的,而且gay在这个世界上活的很辛苦,毕竟这里不像欧美那么开放,gay总是遭到了社会各方面的白眼,如果好好地喜欢一个温柔的女孩子,他一定能过的很幸福。
可我很自私,我不希望他和任何人在一起,无论男女。
我相信,只有我能给他幸福,即使掰弯他,用尽手段,不惜任何代价也没有关系。

我一直希望他能发现我对他赤裸裸的喜欢。
可是他真是迟钝的要命,我又不想因为我自己的欲望伤害到他,所以我现在能做的是一直守护在他身边保护他,只是有太多和我一样的人了,我讨厌他们看他的眼神,和自己一样的贪婪渴求。
于是我建议他去染成红头发,配着他高大的身躯,一定能震慑住不少妄图靠近的家伙,知道吗?红色就是停的意思。

用他的话说,“你们这群小老百姓,不要招惹本天才。】

……
看完之后,流川枫觉得自己更睡不着了,这种惊人的相似感,大概可能或许,不对,一定是说那个大白痴吧。从第一人称的角度,“我”应该是整天像苍蝇一样围在大白痴旁边的水户洋平。

危机感侵蚀了流川枫的神经,早知道走之前那天就应该把那个白痴强上了,直接向所有人宣布他是我的再走,免得周边还有那么多家伙打着坏主意。
而现在的处境赶走那些苍蝇是不可能的,所以就从白痴身上下手吧。

于是流川枫刚到美国的第一封信就寄了出去,那也是字数最多的一篇。

【Dear 大白痴
我在美国打篮球,水平特别特别好,所以你想打败我是绝对不可能的。
如果想要打败我,一定要拼了命的去努力,少去和你的兄弟朋友学长学弟们聊天喝酒干些无聊的事,很多时候,所谓的兄弟什么的都没有安好心。
给我专心致志的打球。
不过,你这样也是打不过我的,所以等我回国来虐你吧。

                                                  流川枫】

这样的激将法行吗?流川枫想了想,又在自己的名字前加了大天才三个字。这样,那个白痴一定能心无旁骛的专心的想着打败自己,再也挤不下任何人的影子了吧。

莫名的很想学那个白痴双手叉腰朝天大喊一句,“流川枫啊你果真是个大天才!”

效果比流川枫想象得要好很多,樱木花道收到那封信后越发努力起来,废寝忘食熬夜通宵,樱木花道抱着失恋的痛苦和流川的打击不要命的训练起来,不仅减少了和水户他们出去玩的次数,而且连队里的仙道彰也鲜少交谈。

也引发了水户和仙道彰的愤怒和不爽,终究那封漂洋渡海的信最终落到了水户洋平手中,一种诡异的笑容浮现在水户的脸上,他冷笑着对着电脑码字。

后来某天流川刚打开论坛,“我强上了我最好的兄弟。”一个新鲜出炉不久的直播贴三日之内就坐上了排行榜的首位。

【无耻小人,现在的我很适合这个名词。
无所谓,如果能和他在一起,挂上多难听的词也无所谓。
我热爱他的一切,即使是恨我这一点,我也不介意。

他愤怒的眼神就跟他的红发一样火热,被长久的亲吻而吸吮发红的唇瓣微微颤动,勾得我喉咙阵阵发痒,我知道我的样子一定很肮脏,就像长久吸食海|洛|因的小鬼,眼馋的看着白白的粉末,渴求的眨动着双眼。

反正都抱过了,所以再抱一次也无所谓。
可是他怎么那么害怕呢,我明明是他最好的兄弟,即使做了这样十恶不赦的错事,他也应该知道我对他是没有恶意的。
我会温柔的抚摸你,我会疯狂的取悦你,我会竭力的填满你。
我会为你做任何的事情。

即便我不再是你的兄弟,我也要永远抱着你。】



流川枫对着屏幕看到那个署名,背部因害怕发抖起来。


————3————
仙道彰很不开心,今天他和一小美女搭讪,可被说成了长了一副渣攻的脸,而且还是花心种的形象。

想着不至于这么明显吧,于是他跑去问了问花道,“哎,花道,你觉得我是那种花心种的渣攻嘛?”
“谁说的?”花道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惊讶地望着他,“应该不是吧。”
哦也,听到这么一句,仙道彰简直就要欢呼雀跃起来,看来自己在花道心中的形象明明就很美嘛。
“你应该是滥情,搞大女生肚子不负责任的负心汉形象吧。”花道若无其事地说道。

当场就石化了的仙道彰事后因为这一句默默地缩在墙角闷闷不乐了一个下午。
连带樱木花道也感到抱歉起来,其实这并不算他的真正感受,只不过洋平说,仙道彰是那样,而且他身边的女生确实换了一个又一个,普通人是不会那么频繁的。
不过被无良同人作者塑造成圣母形象的樱木花道,在此刻不得不安慰受伤的仙道彰那颗脆弱的渣攻心。
“其实,你也不用那么难过。”花道重重的朝仙道肩膀拍了一拳,“你可以找|男生,这样就不会耽误人家女生了,不管对你对那些女生都是好事啦。”

天才有很多种,深思缜密便是仙道彰的特色,简单点说就是想太多。
“亲爱的花道要我去找|男生呢~~”
误以为是樱木花道的投怀送抱,仙道彰立刻多云转晴抱住了樱木,明明比樱木还要高的身躯却故意缩在樱木的臂膀中,双手借机搂住了他的腰肢,上下其手左捏又揉,
“渣攻也是需要人爱的啊~”撒娇的伏在花道耳边说。

对于仙道彰来说,其实被人误会花心算是轻的了,更多的是滥交这种过分的评价。假如说仙道彰还是个处|男,那全校园的人一定会大跌眼镜。
但事实情况确实如此。
女 生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她们或许温柔,或许美丽,或许妖娆,或许可爱。可作为男人来说,只要欣赏便好了。别去揭开她们面纱和底裤,那会破坏先前很多美好 的感觉,所谓美女,应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远观静赏便好,亵玩的话最初的心动就会变得廉价不 堪。
身为美术系的骄子,仙道彰也有他独特的美学。

“说到底,还是没胆子出手吧,要不就是勃起不能。”被越野这样臭道,仙道彰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要知道,他的小弟弟可是每次看到花道都要兴奋地打招呼呢。
当然这句话要是说出去,除了滥交之外自己又会多挂一个变态的名号了。

“仙道学长你的手怎么肿了啊。”向来崇拜仙道彰的相田彦一不解的问。
“呐……”不过是摸了摸花道的PP嘛,没想到就被揍了,“一言难尽啊……”,仙道彰无奈的低下头看了看裤子。

暂且,还是和左右手作伴吧。

-待续-

标签:
  T - th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