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love

(5 次投票)

作者:mitti 2010-08-22, 周日 10:15

Love
喜欢上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
不经意的就会明白“喜欢”。
比如喜欢咖喱饭啊,喜欢篮球……就是这种感情。
然而,是不会明白“喜欢一个人”的。
完全不明白“恋爱的感觉”。
恋爱的话,得有一个对象。
因为没有这个对象,所以没有喜欢过谁,也没有谈过恋爱。
更何况“爱”之类的,完全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
可是。
就算没有这种感情,也是可以有性的。
人们到底是怎样看自己的呢?
实际上,怎么看我都没关系。
原本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说起樱木花道,人们都会觉得“纯情”、“天真”、“因为喜欢而恋爱”。
然而其实不是这样的。
的确,他对于“女孩子”抱有一点点的幻想。
再加上由于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所以他一直认为女性的神圣的。
可是,对女性的感情也就停留于此。
让他早就放弃对“女孩子”淡淡的爱恋的,是因为发现不能被女孩子满足……
所以他就一直保持着“神圣”的感情,或者说,花道开始打算向完全相反的方向发展了。
初中的时候他最好的朋友死了,上高中之前父亲又死了。
回家之后连说话的人都没有。
说好一起上高中的朋友好朋友也因为摩托车事故死了。
花道变成了一个人。
好寂寞
好寂寞
他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
遵从父亲的遗愿,他上了高中。
幸好有一些钱,还是能设法上高中的。
高中生活一点意思也没有。
也不期待没有好友的高中生活。
花道也没指望交什么新朋友。
可是,有人却邀请这样的花道参加篮球部。
花道本来是不打算参加什么社团活动的,但邀请他的那个人是个很不顾一切的女孩子,所以花道进入了篮球部。
无意识的就进入了篮球部。
当然更没有想过竟然在这里,改变花道命运的人,和花道一起入部了。
『大白痴』
呆板的声音。
『啰嗦!只不过是稍稍扭了一下腿而已吧?』
『不是的。这个稍稍也有可能要命的。你不想变成三井学长那样吧?』
『嗯……』
呆板的声音中,夹杂着担心,花道心里乐开了花。
『大白痴,我送你』
『……为什么?难道明天要下雪吗?』
流川说了那样的台词。
花道一边吃惊,一边不忘用上恶劣的态度。
『别勉强用你的腿。会变得不能打篮球的』
流川,是这么好心肠的男人吗?
说起来应该是不会关心人的啊。
『送我啊,是不是施舍我啊』
『要是那样的话,有什么不满吗?』
『没有。谢啦!那么,拜托了』
很少见用这么值得赞扬的态度的花道,这回轮到流川惊讶了。
『你真的是大白痴吗?』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么正经的大白痴……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大白痴』
听了流川这样说,花道开始笑了。
『认识我……喂。你基本不会关心别人的事吧?那么我的事的话……』
在这几个月里,很吃惊的发现了流川对谁都很漠然。
那他肯定认为花道是个“烦人的家伙”。
然而,流川却说了意想不到的话。
『大白痴不一样』
『哼!你这个平民,终于慢慢知道我的重要性啦?』
『大白痴……』
这样的对话很开心。
花道想:流川关心的,是『打篮球的花道』吧。
最近越来越关心。对,是因为花道是天才。
虽然还比不上流川,但是花道篮球的进步很是醒目。
而且,谁也没有意识到那个男人也会参与。
可是流川感觉到了什么。
不是在形态上有哪里比较像呢?
做的假动作很像。
和那个敌方队伍里的那个人……
『总之,送你回家,樱木』
最后的那个名字的叫法,让花道吃了一惊。
因为流川基本上没有叫过花道的名字。
『果然明天是要下雪啊』
但是很高兴。
花道认为,被流川叫名字,是被他认可了。


樱木花道真是不可思议的家伙啊。
虽然想装得像一个小孩子那样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但是却做出完全不同的表情。
完全辜负了最初的认为他是纯情没有被污染的想法。
刚开始,在练习赛时,仙道就很奇妙的吸引了。
篮球的技术完全是外行人。
虽然也是新队员,但是完全不能和流川相比。
然而,那又怎样。
看着在比赛中逐渐成长的花道,惊讶和一种感动油然而生。
注意到以后已经被吸引了。
接下来,很幸运的是,花道的公寓离仙道高级公寓很近。
知道这件事,是从意外在附近的便利店相遇之后。
『仙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可思议的歪着头,怎么看都像是小孩子。
隐藏了自己的预谋,仙道邀请花道到自己的高级公寓。
那天,和花道做了爱。
按照花道的力气,是可以反抗的。
可是为什么没有反抗?
仙道不停的考虑这个问题。
仙道明白,花道既不是被仙道所说的『喜欢』这个词所羁绊,也不是花道喜欢仙道。
花道不喜欢仙道。
然而却能不介意的做爱。
现在,这不是什么少见的事情。
但是,花道这样做,不像他的做法啊。
他的做法?
凭什么认为像他呢?
明明见他的第一面,就觉得他不过是尽可能的擅自『幻想』的产物。
仙道在社团活动结束之后,来到花道的公寓。
因为佩了副钥匙,所以在屋里等着花道。
仙道初次抱花道,是在六月初的时候。
虽说以前抱过女人,可是抱男人,这还是头一回。
要说被花道哪里吸引,仙道也不知道。
只是,被吸引。
抱了他,把他变成自己的东西……
可是,因为抱了,因为做爱了,也不能完全理解花道,也不能完全让他成为自己的。
到手的,只是身体。
『好冷啊』
花道说。
虽说冷,可是季节是初夏。
不是什么喊冷的季节。
仙道到现在都认为,花道说的冷,是『恋慕某人』或者『寂寞』的意思吧。
还没有得到花道的心。
正在考虑这些事的时候,花道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谢啦,流川。让你送这么远真是不好意思啊』
『没什么。明天不许练习了』
『咦~!不要』
『想要让伤恶化吗?今天也不许洗澡。我要回去了』
『别摔到了』
那个声音听起来很愉快啊,这是错觉吗?
仙道的心很乱。
目送了骑自行车回家的流川的背影,花道仰视着两层的旧公寓。
实际上,以前住着很大的家。
可是,一个人住就太大了。
不想一个人住在很大的家里。
很冷,也很寂寞,就好象要死了。
所以花道住在现在这个公寓。
二楼最左边的房间是花道的房间。
灯亮着,大概是仙道来了。
花道叹了口气。
刚才那种纯净的感觉已经没了。
可是,这样就行。
这是自己所期望的。
为了填补寂寞。
花道回头看。
这里没有流川的身影。
『仙道,来了啊』
刚进玄关就突然抱住花道的仙道说:
『樱木。今天和流川一起回来的?』
这个声音不知怎么,很生硬。
可是,花道完全没有发觉。
『是啊。练习的时候崴了脚,那个狐狸很罕见的发慈悲把我送回来,真是太惊人了。哎呀,受他恩会也不错』
仙道啃咬着,亲着一边这样说,一边笑的花道。
再也不想看见说着流川的事情的花道了。
花道一边用在口腔里来回动的舌头缠搅着仙道的舌头,一边想着流川。
刚才看见流川的表情,至少不讨厌花道。
花道放下心来。
流川关心花道。
就算那不是“恋”啊“爱”之类的感情,至少关心。
就这样,花道就很开心。
嘴唇离开的同时,仙道把花道压下身。
把身体压上来的仙道向下看时,发现花道闭着眼睛。
他知道之后要做什么。
对于花道来说是必需品。
想要人的温暖。
爱和恋都没有必要,但是,讨厌寂寞。
所以和仙道做爱。
为了填补寂寞。
不管别人怎么想,花道都无所谓。
但是,流川的话……
不想让流川知道。
花道第一个喜欢上的人。
唯独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被男人按在身下,因为快感而变得不清醒的样子之类的……
喜欢一个人原来是这样啊
看见流川,花道这样想。

初次遇见的时候,认为是『白痴的家伙』
不,现在虽然还认为是大白痴,只是目光已经不能离开花道。
流川发现了这一点。
花道的举止,和陵南的仙道的举止很像,流川发现了这件事。
两个人一定会在一起练习篮球吧。
从什么时候开始一起练习篮球的?
很介意啊。没办法。
喜欢啊。
喜欢樱木。
大概是『喜欢』,是在见到花道后,第一次真么想。
到现在,流川不停的被女生告白『喜欢』,可是,流川不明白那是什么样的感情。
所以,到现在为止,也没接过吻,也没做过爱。
以前,也没有想做的对象。
可是,樱木不一样。
流川是不行的……流川自嘲着。
拥有那样健全精神的樱木,如果被身为男人的流川告白说『喜欢』的话会怎么想。
更别说『想抱你』这类的话,肯定会被嫌弃的。
所以,不能说。
可是流川是知道的。
他知道花道一直在看着自己。
那个视线,到底是什么意思?

流川看到了不敢相信的事情。
还是早晨的公园。
对,今天是星期日。
这个时间,流川应该还在床上睡觉。
而且,不会特意来这个公园。
这个公园有篮球场地。
虽然离流川家很远,可是离花道家很近。
意识到这一点,流川来到这个公园。
他期待着没准儿能和樱木遇上。
停下自行车,拿着球望向有球篮的地方。
花道正在练习。
可是,不是一个人。
啊,果然一起练习啊。这样想着,流川竟然不能向那个地方移动身体了。
必须时刻盯住花道和仙道。
『…………!!』
休息的时候,花道坐到了地上。
仙道亲了花道的嘴。
这个景象……
流川感觉到自己心里崩塌了。
到现在一直保持的平衡感,一瞬间崩塌殆尽。
不管被割占的是什么东西,流川决定不再装着什么都没看见。

原本这就是流川所希望的。
『我们先回去了啊!流川、花道,记得锁门啊』
『再见。樱木、流川』
目送着这样说着离开体育馆的三井和良田,花道打算继续练习。
接着,以为在默默的联系投篮的流川,在一直盯着花道。
『干什么?』
因为无论怎么都很介意这个视线,花道就试着问道。
『大白痴』
『嗯?』
『喜欢你』
『流川……?』
流川刚才,说什么了?
花道呆住了一样,看着流川。
看着这样的花道,流川叹了口气
『看见你和仙道接吻,特别生气』
『啊??』
什么时候,在哪儿看见的?
不对,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又一遍在头脑中考虑流川的说的话
『喜欢我?』
虽然不敢相信,可是还是很开心。
但是。
『你知道我和仙道的事,所以这样说?』
不能这样接受流川的想法。
花道喜欢流川。
可是,这个……“这是因为花道单恋流川,才成立的想法”。
单恋就好
从一开始,花道就没想过让流川知道自己的想法。
所以,说了实话。
『不知道。我没有这种兴趣。我就是喜欢你,不行吗?』
『我和那家伙做爱,而且,完全不喜欢他,我也能不介意的和他做那件事』
这样的话,流川肯定会呆住吧。
让流川对花道的好感消失就行了。
可是,花道小看了流川。
『别和不喜欢的人做。要做的话,和我』
说到这种程度,流川一点也不退缩。
『要做的话和我?你还真是有自信。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你?』
花道看着流川的脸,缩了缩肩膀。
『你应该喜欢我』
『为什么这么想?』
『你总是一直看着我,不是吗?』
『…………』
被流川发现了……
难道不知不觉的,总是用热切的目光追寻的流川的身影?
应该是谁也不知道,藏在心底的花道的感情。
『我,我和谁都能不介意的去做』
『就算这样,也喜欢你』
『爸爸死了,洋平死了,好冷,好寂寞,就像要被冻死了。所以,我……只要是能温暖我身体的人,不管是谁都……』
『我不行吗?』
『流川』
『我来温暖你』
喜欢流川。
可是,要是没有见面就好了。
这样的话,本来流川也不会发现花道的感情。
流川应该是只喜欢篮球。
但是,没有办法和这么强烈的感情抗衡。
『我也喜欢流川』
从花道的眼睛里,泪水流到了脸颊上。
无意中脑海中飘过仙道的脸
(对不起,仙道)
我是傲慢的最差劲的家伙。
利用给我温暖的仙道。
明明知道仙道喜欢花道。
花道一边流着泪,依靠住了抱紧自己的温暖。

  日系同人翻译区 - 日系同人翻译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