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ビコウズアイ×××ユー

(5 次投票)

作者:sukuaro 2010-08-22, 周日 10:28

[樱木!]

猛然推开室内装潢部玻璃大门闯进来的正是总务部的疯癫社员仙道彰。

正盯着办公桌上的电脑荧屏的花道,看都没看的叹了一口气。

[别到这里来。给我直接向右转回你的地方去,仙道]

[突然这么说也太过分了吧?难得人家带来好消息给你]

[看样也不是什么太好的事儿]

虽然被坐在办公室一隅的花道的恋人兼部下的流川用锐利的眼神猛瞪着,但仙道却毫不在意。反倒像是在挑衅一般,流露出轻浮举动的俏皮男子一点点逼近花道。

[樱木,你先把手上的工作放一放听我说。这也关乎以后的日程安排]

[啊?我可没工夫周旋那些琐碎的事]

[本来不应该在这儿,我是想在超有气氛的酒吧一边喝着香槟一边告诉你的]

正当仙道的手狎昵地搭上花道肩膀的一瞬间,办公室里突然“咣当”一声巨响。两个人循声望去,只见被不知礼数的社员愤怒踢飞的垃圾桶在灰色的地板上骨碌碌打转。

[……趁着备品还没被哪个大笨蛋摔坏,你赶快把话说完离开这里]

[还真是个笨蛋呐,某处的某人]

[你也一样]

用力掰开仙道那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花道把注意力重新拉回到显示器上。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公务缠身,根本没工夫和这种悠闲的大闲人纠缠。可是,看着突然挡在眼前的手掌,花道有些严肃地瞪向手的主人。

[给我适可而止,仙道 。今天…今天我非把你那嬉皮笑脸的脸整变形不可]

[如果能听我把话说完倒也无所谓了,反正我会让你负责的。所以,你先听我说啦]

[现在还没说完,这到底要怪谁啊]


完全无视花道那无奈的表情,仙道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恭喜你了,樱木!]

[啊?]

仙道张开双臂给了花道一个大大的拥抱。呀——这一举动引来女性社员的阵阵娇呼。正在此时,仙道一句让人意想不到的话传入了脸色大变愤然起身的流川的耳朵里。

[樱木获得了第一届海南堂设计最高奖哦]

映上危险气息的琥珀色双眸慢慢张开,本想赶过去拉开仙道的流川也不由得停止的动作。
但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技压诸位同僚的花道竟然却恨恨地地嘟囔到
[什么啊那是 没劲]


[不觉得开心吗]

下班后,为了摆脱以庆祝为名纠缠不休的仙道,流川护送着花道来到他再熟悉不过的公寓。在没有开灯的居室里,唯一的光源便是清冷的射灯和饲养热带鱼的水缸所散发出的微光。

花道一屁股陷进沙发里粗暴地扯了扯领带,而流川则站在他身后的厨房里如此问道。

[并没什么好高兴的啊]

[……诶]

板人的夹克早已脱到一边,花道挽起衬衣袖口端了加了冰的玻璃杯和榨好的柠檬汁。

[要喝什么]

因为花道的回答是[大吟醸!],所以流川便拿出黑龙八十八号直接将酒倒入杯子递给了花道。而不擅长日本酒的流川则给自己来了杯加了冰和柠檬汁的清淡版。

[你这家伙,黑龙不是那么喝的。真是暴殄天物]

花道皱着眉一副不耐的表情。虽然知道是好酒(仅限于幻啊冠啊这种一知半解),但和嗜酒度超于常人的花道不同,流川还只是品酒的初学者。虽然方法有些不正宗,但流川认为适合自己的饮法才是最重要的。尤其今天还是难得的两个人独处的夜晚,如果喝得不省人事岂不是悔之晚矣。

[美酒虽好,也不可贪杯]

[真是个小孩子]

[少啰嗦。别把我当小鬼]

看着有点不高兴的流川,花道干练的面颊浮上一抹微笑。不管怎么说,虽然在生气却也是个大人的样子。

虽然从流川的立场上想拉近这只有5年的年龄差,但在花道已是高中生的时候自己还背着小书包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改变的事实。如果只差个一两岁,虽然也是比自己年长倒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但五岁的障壁却比想像的还要高。就算自己不在意,但偶尔体会到的经验方面的差距也很让人心烦。

[你不喜欢第一什么的吗]

一边酌着奢侈的黑龙清淡版流川又开口问道。仙道所带来的喜讯对流川来说又是个让人恨得咬牙切齿的差距。


二.

而获得大奖的当事人却一副懒散的样子呷着大吟醸。

[就算不经世事的小毛孩也知道我们公司和海南堂的关系吧]

[……亲密关系?]

海南堂是业内出了名的广告代理店,与SH住宅从很早起便是协作关系。
朝日语不是很流利却给出正确答案的流川轻轻地笑了笑,花道将自己的一双长腿重重地搭在了猫脚式沙发的扶手上。懒懒地开了口。

[没错——,就是因为关系好海南堂将今年新设的设计大奖给了我,说是本大爷的实力凌驾所有作品之上。而事实上先撇开这个不谈,你不觉得做得有些过分么?]

[过分?]

花道看着不解蹙眉的流川,粗暴地拢了一下红色的前发,冷峻地扬起了嘴角。

[早就内定好了的。是出于给自己培养起来的设计师树立威信这种姑息的想法。像这样什么都给你准备好,就算你不具备获奖的条件他也会帮你从各处搞来。我这个天才被小瞧了呢]

[可恶,真没劲] 花道轻声嘀咕着,很难得的没有大发脾气。而流川则在沉默了片刻后轻呷了口酒。

[嗯?]



看着突然覆盖过来的身影,花道眯起了眼睛。蹲在沙发旁边的流川将含在嘴里黑龙清淡版送入花道口中,凉爽的液体一下子滋润了花道了喉咙。

两人的唇渐渐分开,花道从下方直视着流川那深色的眸子,轻轻说道

[一点酒味都没了,真是浪费]

流川的指尖轻插进鲜艳的红发,白皙的面颊慢慢贴近花道轻声耳语

[就让我来安慰你]

花道虽然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答道[真是多余的关心],大手却言不由衷地抓住流川的领带拉向自己。

[真是别扭]

[少啰嗦。臭小鬼]

流川嗤笑着将薄唇轻柔地吻上花道的樱唇。

吻渐渐加深,流川的手穿过敞露的衬衣抚上花道那蜜色的肌肤。

[周五的安排要全部取消哦]

看着笑容满面如此告之自己的仙道,花道明显的面露不悦

[不要]

[什么不要啊。主角不来参加颁奖仪式和庆祝会岂不是太不像话了]

[我无论在哪都是主角。谁要参加那种无聊的仪式]

[别这么说嘛,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那就更不要了]

在已过午时的室内装潢部,俨然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一员的仙道正坐在花道身边优雅地喝着咖啡。椅子和咖啡是女性社员飞速奉上的。当然,在花道面前也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一般情况下负责给花道和流川奉茶的当勤者是采取轮流制(绝不允许挣抢),而对于时而过来露个脸的仙道则用猜拳这种公平的方式决定。

看著給自己送咖啡的女性社員,仙道用比空气还轻的口吻柔声调侃到

[我无法想像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因为给我沏咖啡的人是你哦]

话音刚落,就被花道在小腿上狠狠地踹了一脚。

[痛!干嘛啊,樱木]

[少在这磨磨蹭蹭的偷懒,恶心死了。看见你的脸就火大,快点把它喝完给我消失]

[火大?你确定不是想说欲火?]

[你不想看到明天的太阳了是吧]

[开玩笑的啦。总之算我求你了,偶尔您也屈尊露个脸吧。樱木也是公司的一员哦,知道吗?]

虽然花道极其不愿意,但也十分清楚在这个问题上自己不得不让步。只是,想借眼前这个男子稍微发发脾气而已。谁叫他在自己面前嘻皮笑脸的,想不找他发泄都难。

深深地叹了口气,花道打开显示屏上的日程表。一边一项项确认,一边将可以改日再办的日程挪到明天。实在不行的就只有交给部下去办了。

[真是麻烦死了……这个人情如果不是PETRUS1986这种等级的红酒我可跟你没完哦]

[让社长送你一瓶超过10万円的红酒作为贺礼嘛]

[少废话]

盯着显示屏继续工作的花道突然蹙了下眉,把头扭向办公室的一隅,唤了下坐在距自己最东边位置的部下。

[流川,过来一下]

看着被叫到的流川面露丝丝喜色的站起身,花道右手朝仙道一挥下了逐客令。因为被叫到的人是自己的对手,所以仙道本想呆在那里从旁捣乱,但是因此再惹得花道不开心绝非明智之举,所以如此判断的仙道乖乖地离开了营业部。

而取而代之站在花道面前的是流川。

[什么事]

看着笨拙地使用着敬语的男子,花道开口说道

[周五不是要和你外出办事吗]

[啊啊 那个松骨沙龙]

[这可是彩子小姐的店啊。抱歉了,我去不了了]

[——为什么?]

流川不假思索地问道。花道竟然会放下自己接手的工作…要放在平时,这比太阳从西边升起来还不可想象。

[和颁奖仪式冲突了。这就是所谓大人的事]

看来这是对突发事件所采取的不得以的措施,从花道的表情来看这绝非他本意。可惜的是,这也不是可以跟只不过是个一般社员的流川能详谈的事情。所以,流川没有多想地点了点头。

[知道了。那我先去跟对方道个歉]

[就这么办吧,因为彩子小姐希望我们两个一起去。就说改日再去店里拜访,这次就请多多包涵吧]

[放心吧,她只要骂我一顿就没事了]

听到流川这么说,花道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下来,小声笑道:

[看来你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了啊]

看着花道笑得轻颤的肩膀,流川的眼内也噙满了温柔的笑意。就算不是什么了大不起的小举动,流川也为自己能多少缓解花道那焦躁的情绪而感到无比开心。如果自己的言语能让那个人露出笑颜的话。

[嘛—先不说你挨骂的事,你还不知道工作内容吧?]

[你说到店里再说,所以还没告诉我呢]

[交给你办没问题吧?]

听了花道的话,这次换做流川的肩膀为之一震。迎上对方直视过来的强烈视线,流川轻声说道:

[还不相信我吗?]

黑色的亮眸欲言又止,[请相信我]的告白是不久前才发生的事。

[不,我并不是不放心哦?]

[樱木、先生]

[就交给你了。拜托了流川]

[……知道了]

突然间,有种想把眼前的上司揽入怀中的冲动,但在这里是不可能的。流川盈握住花道的指尖,轻轻地摩挲着,以任何人都无法察觉的方式。
花道微笑着轻轻拍了拍覆在自己手上的白皙的手背。

[少得意了,臭小鬼]

说惯了的话语以比平时更加温柔的声音从他的口中娓娓道出。



三.

[真没劲]

见面后听到当事人如此抱怨,流川急忙道歉。

[真是非常抱歉]

[什么啊,不是说要你们两个一起来的吗,亏我还盼着你俩呢。只是板着个脸道歉我可不会原谅哦]

无论何时都美艳动人的女主人生气地撅起了她那性感的嘴唇。要换做一般男人早就招架不住了,可是流川只是不为所动地皱了下眉。

[因为突然有事脱不开身,这也是没办法的]

[我说你啊,是说我的委托无所谓喽?先预约的可是我吧]

[那家伙说改日再来拜访]

[不仅态度恶劣还管自己的上司叫那家伙?真是个让人难以至信的业务员啊你]

[反正事已至此了]

彩子紧紧凝视着流川,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因为一心以为花道能和流川一起来,所以关了店门在开心的等着。既然反应有趣的那位没来,就算逗弄他也没意思。

[算了,下次一定要两个人一起来哦]

[是]

[该不会是吵架了吧]

[不是]

流川那原本就严肃的脸变得更加冷峻了。虽然平时就像个假人似的面无表情,可是一牵扯到花道就变得像人类了。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彩子,不禁想到就算是他一个人也许也会很有趣呢。

而流川也有自己的想法,赶快从这个牙尖嘴利的客户身边解脱出来才是他的心声。但是他答应花道会办妥此事,所以,要尽早结束无聊的闲谈进入正题。

[话说回来,今天的委托是什么]

[啊啊,那个啊]

说着,彩子抬起托腮的右手,用染了漂亮的指甲油的手指往天花板上一指,朝顺着她手指方向扬起脸的流川微微一笑,若无其事地说了句:

[能帮我换个灯炮吗]

[……啊?]

[射灯坏了一个呢。不用担心,替换的我都给你准备好了。我还不至于说让你去买哦]

看着彩子笑嘻嘻却不容反驳的笑脸,流川从心底感到无力。还以为是怎样的委托呢,没想到是这样。

[你自己换不就好了……]

[我说啊,这个天棚很高耶?竟然让柔弱的本小姐爬梯子,一旦出什么意外怎么办。万一脸受伤了你来负责吗?]

[那怎么可能]

[你也多少为我考虑一下嘛]

彩子伸出美腿朝流川的腿肚踹了一脚,又托起下巴看着因吃痛而皱眉的流川。

[其实啊,我想你们偶尔也要接受这种无聊的工作,然后悠闲地喝着茶休息休息也不错哦。你们太过劳累了。]彩子继续说道。

流川抬起头凝视着这位比自己年长的女店主开口问道。

[休息?]

[没错。先不说你,就拿樱木花道来说吧,如此不辞辛劳地工作身体可是会搞垮的哟。所以有个能够得到休息的地方很重要。否则,过于劳累身体怎么能吃得消。]

正如彩子所言,花道前几天终于因太专注于工作而病倒。每当流川回想起那健壮的身体在自己面前倒下的时候,心里就闷得透不过气来。如果自己能帮花道至少分担那么一点点的话…
不想再后悔了,再也不想有这种回忆了。

[我不会让他垮掉的]

[……流川]

[我已下定决心协助他了 不会让他乱来的]

即便现在还无法独当一面,但通过经验的积累,终有一日会掌握并不逊色于花道的丰富的阅历。不只是私人方面,就算是商务方面也能与之并驾齐驱。并不是互相依靠,而是在困苦的时候彼此能够若无其事地伸出手相互扶持。

[你已经深陷其中了呢]

彩子温柔的声音拉回了正在神游太虚的流川的思绪。

[当然]

流川的回答坚定得没有一丝迷茫。



四、

[真是无聊]

花道紧索英眉小声嘟囔着。

拘谨的黑色西服与人造的玫瑰胸花。

虽然直到宴会开始前花道还在奋力抵抗,但是,因为工作人员的一句 [你不穿我会挨骂的]。所以,也就不好再推辞了。

[是么?难得穿得这么整齐,要是能去和那边的美女们搭讪就好了]

花道狠狠瞪了一眼站在身边的仙道,呷了口手里的香槟。本应香醇的美酒,此时却也饮之无味。

[自从被迫穿上这正式的要命的衣服,我就对你不抱希望了]

[讨厌啦,说得我好像只知道追求女孩子似的]

[这是事实吧]

[是误会啦。我苦苦追求的只有樱木而已哦]

[你去死]

[竟然害羞了,好可爱]

[真受不了]

看着用日语已经解释不通的仙道,花道佯装不意地使劲踩了他一脚。

[好痛!]

虽然因吃痛而眼生雾气,但仙道的脸上却浮现一抹愉悦。

只要是和仙道扯上关系的人都会感到压力呈三倍激增。尽管如此,在这种场合下也算是再好不过的交谈对象了。接下来便是尽可能地避免在那个满是珠光宝气的所谓[业内人]的会场里无聊透顶的闲谈。所以,虽然不情愿,也不得不和仙道一起静静地靠在墙边。

颁奖仪式也早已结束,不过是个花哨得毫无内涵的奖项而已。虽然得到了个被扭曲得颇为奇妙的丙烯棒,但花道并不领情,甚至还认为如果将丙烯部分取下来稍加调整都能当家具材料来用了。


[好啦好啦,稍微换个角度看问题嘛 樱木]

[……嗯?]

仙道从侍者手中的托盘上拿了杯香槟递给花道,继续说着:

[因为我们平时总是忙于工作,就当现在是偶尔的休息时间不好吗?嘛,虽然疲于应酬让人很心烦,但却可以畅饮美酒尽享美食。你要以更加私人的角度来享受它。]

[休息吗]

[没错,战士的休息。樱木可是我们公司重要的战士哦]

[也就是个小卒吧,不论从哪方面讲]

况且,这个奖项无疑也是为公司做出更多贡献的无形的压力。虽然对花道来说,也有暂时维持和公司间的这种互利关系的打算,但却被捧得如此露骨,反倒激发了他本身的抵触情绪。

[等我夺得最佳设计大奖之后就自立门户]

[哦呀,野心家]

[少啰嗦]

花道背靠在墙上胡乱地搔着被梳理整齐的前发,如此正式的打扮并不符合他的性格。虽然仙道说就当是休息好了,但长时间呆在这种地方会让人头晕,而且是相当的晕。

想着流川干得怎么样了,彩子的委托是不是很棘手……
既然说包在他身上,自己再去问三问四就太不得体了。况且,就算在意也不至于到让人担心的地步倒也是事实。
虽然平时总是“小鬼”、“小子”的尽是贬斥之意,但花道对流川还是颇为器重的。至少认为,如果他能改善接人待物的方式,也不失为一个难得的人才。所以,工作方面的事并不担心。只是…
只是,没有流川陪在身边总有些落寞。即便他是个无可救药的色小鬼啊。

花道边想着边将酒杯贴到唇边,而此时仙道也不知抱着一堆什么东西回来了。看来好像是酒肴之类的东西。

[樱木,快看快看。有巧克力糖]

[啊?下酒菜的话我还是喜欢咸味的]

花道一边嘀咕着该不会是哄小孩子的点心吧,一边往仙道的手心窥去。只见里面躺满了五颜六色被锡纸包裹的巧克力糖。有圆的、方的,各式各样。低头看着仿佛透过糖纸便要香甜四溢的巧克力糖,花道的嘴角自然地柔和了起来。

[怎么了,想起什么了?]

花道从满脸疑惑的仙道手中抓起几只糖粒顺手塞入衣袋,将空酒杯往他手上一推。

[喂,老子开溜了]

[诶?]

[剩下的就交给你了,仙道君]

[等、樱木?]

在为了不被本公司员工发现而贴着墙边行走的花道身后,仙道又锲而不舍地追了上来。

[这样我会很为难耶!和其他高层的会面还没全部结束吧?]

[那你就好好翰旋翰旋。巧舌如簧不正是你优势嘛]

[别把人说得跟诈骗犯似的]

[但这也是事实吧]

顺着墙来到大门口,花道回头朝仙道狡黠地一笑。

[企业一手培养起来的重要的战士偶尔也要休息一下,你该不会是想阻拦吧?]

[……那还有必要离开这休息?]

[反正也不是我自愿来的。讨好一下那个小鬼现在对来我说才是最好的休息]

看着毫不避讳地对自己说出这番话的花道,仙道的表情闪过一丝惊愕。但又马上放弃般地叹了口气。只要这个男人想要私人空间,不管周围的人如何阻止也是白费力气。此时的仙道不得不意识到,如何将自己下面的工作难度降到最低才是正途。

[我可说好,这个人情很大哦]

[这种事就用PETRUS扯平好了]

[不行,至少得陪我喝一杯哦]

[如果你请客的话]

在逐渐合掩的门扉对面,传来了花道轻柔的声音。


五、

流川心不在焉地坐在自己位于SH员工宿舍的房间里,不算宽敞的一居室跟自己以前所在公司的宿舍并没有太大区别。

本以为彩子的委托会比较复杂,所以提前把时间留了出来,可没想到竟然是换灯泡。迅速结束工作后又被留下喝茶,结果直到下班时间才回家。

因为时间还早,所以流川一边慢慢喝着啤酒一边在想花道现在怎么样了。

是在品尝那贵得离谱的料理吗?希望不要被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骚扰才好。仙道那笨蛋不会对他纠缠不休吧。不管怎么说,只要不是过分担心剩下工作就好了。
就算花道并不是自愿出席,但宴会毕竟是宴会。虽然自己无法忍受那些讨厌的家伙缠着他,但流川的内心也确实希望花道能稍微放松一下。正如彩子所言,平时过于忙碌的那位上司如果能有个多少得以休憩的地方就再好不过了。即便自己无法陪在他身边,也绝不后悔。

正在流川自顾自地喝着那早已暖掉的啤酒的时候,身边的玻璃窗 “砰砰”地响两下。已经有些微醉的他想着该不会是小鸟撞上来了吧,便慢慢地转过头。
一时间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

在仅有一窗之隔的屋外,伫立着花道那穿着西装的身影。明显区别于他人的艳丽的红发,将领带从黑色西装扯下的慵懒模样,不是花道又是何人。
看着以为是自己太过想念而出现幻觉当场呆掉的流川,花道又“砰砰”敲了两下窗户示意开窗。

流川一下子回过神来,急忙打开窗户。只见年长的恋人孩子般地撅着嘴埋怨道:

[快点打开啦。干嘛不理人,以为我是坏人么]

[樱木、为什么你]

[好啦,总之你先退后,我要进去了]

话音刚落,花道便踩着窗棂跳了进来。身上承受的重量告诉自己,这并不是幻觉。


[我有打电话给彩子小姐,她说你已经回去了。我想你应该不是回公司而是回到这里,就过来看一下,没想到猜对了]

[那宴会呢]

[开溜了,反正无聊的要死]

花道在房间坐定,稀奇地环视着四周。只有八块塌塌米大小的房间被收拾得非常整洁,就如同流川本人一样质朴。花道把长腿一伸,戏谑道:

[好小的房间]

一转脸瞥见了流川身边的啤酒罐。

[喝酒了?]

[如果不喝点的话就会总想着你的事]

[哦?]

[你不是也去喝酒了么]

看着流川毫不掩饰地说想着自己,花道眯起了眼睛。

[我也要啤酒]

[难道你没喝吗]

[喝了,是非常有名的香槟。可能是krugRose吧]

[那肯定很贵吧,好喝么]

[嗯、应该算是吧—。但总觉得很乏味]

流川一边扭头看着正在啪啦啪啦翻着建筑杂志的花道,一边打开冰箱拿出一罐啤酒。这是在日本再平常不过的大众啤酒了。

花道一接过啤酒便“咔嚓”一声拽开拉环,猛地灌了一大口:

[真爽,比krugRose还好喝]

[这不过是普通的啤酒]

[因为这里有你哦]

如此的直截了当。

从花道口中说出的这句话让流川不期然地再次当机。绝对是甜言蜜语中的甜言蜜语…
什么啊这是,这是对自己何等的奖赏啊。

无视呆掉的流川,花道轻松地转移了话题。

[彩子小姐的委托都办妥了吗]

花道一边翻着杂志一边随意地问道。

应该算是办妥了吧,尽管委托的内容有点…

[应该是办妥了]

[怎么了,难道干了什么蠢事了]

[不是,工作本身倒是很完美]

流川正犹豫着要不要将工作内容告诉花道,可花道只是简单地[哼—嗯]了一声,便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总感到有些沮丧,自己到底是被轻视了还是被耻笑了。为自己这样的想法而坐立不安的流川满眼尽是局促惊慌之色。此时,花道突然抬起头来。

[喂,腿借用一下]

[啊?]

[把腿伸过来啦]

花道强行拽过流川腿,顺势往上一倒

[……唔]

[嗯,好硬]

花道枕着流川的腿躺了下来,也就是所谓膝枕的姿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搞清楚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就又是要喝啤酒又是用甜言蜜语把自己弄得昏头转向的。更甚的是现在又演变成这种局面。低头看着花道那近在咫尺的俊脸,流川拼命抑制住自己那轻颤着意欲抚上去的手。

[醉了吗?]

没想到,这便是他绞尽脑汁冥思苦想的答案。可是,流川的猜测因为一句[没有]而轻易地被否定了。

那是为什么。正当陷入混乱的流川又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花道缓缓地开了口:

[仙道那家伙啊,说企业战士也需要休息。让我偶尔也要悠闲地喝喝酒什么的]

花道不禁感叹,从仙道口中竟也能说出这么正经的话。但他又樱唇微启继续说道:

[但是,那种场合根本不是什么休息的地方。那些呱噪的阿谀奉承听着就让人心烦]

[……嗯]

[所以就来了可以让我休息的地方。就是这样]

流川没料到花道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竟错愕不已。
数秒后。
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的流川渐渐瞪大一双亮眸,突然不知该说什么好。

清楚表明流川就是自己休息的港湾,这样的花道着实可爱到让人欲罢不能。

只是希望他能偶尔休息一下,哪怕不是在自己身边也好。除此之外并无过多的奢望。
可是,花道却主动地选择了这里。

[——我可以么]

看着声音有些微颤的流川,花道轻声答了句:

[啊啊]

[非我不可么]

[虽然有些不爽,但也确实如此]

只是200日元的啤酒就让他满足得不得了,无论什么事总是那么坦诚。这样的花道真是让

人爱到无以复加,真想一口把他吞下去。

[啊,忘了]

突然,花道像想起什么似的躺在流川腿上朝自己的衣袋摸索了一会儿,从里面取出一个东西。花道剥开银色的包装,将内容物放入流川口中。

[礼物。是给小孩子的糖果]

甜香一下子在口中融化开来,里面还有利久酒的醇香。柔软的触感不知是无花果还是什么,充满着醇厚的香甜气息。

流川品味着巧克力糖的香甜,满足的扬起脸。

[顺便把这个也给你]

花道笑着将别在自己胸前的玫瑰插入流川的黑发,红黑竟如此相得益彰。

[很衬你嘛]

[你没吃吗?巧克力糖]

[嗯]

花道轻弹着流川的面颊,温柔地笑道。

[巧克力都是给小鬼们吃的,本大爷可是大人哦。不过,现在倒是想要个甜甜的吻]

还说自己是大人呢,却连撒娇也这么可爱。

[那种东西多少都行]

流川慢慢地抬起腿,将花道靠向自己,俯身献上这无以伦比的甜蜜的吻。

你的所在便是安宁的港湾。
如若我们能真心彼此需要
将没有比这更甜蜜的幸福。
 

  日系同人翻译区 - 日系同人翻译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