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樱木花道的催眠曲 1-6 -待续-

(6 次投票)

作者:kyouhuo 2010-08-24, 周二 22:32

页面导航
[仙花]樱木花道的催眠曲 1-6 -待续-
章 4 - 章 6
全部页面
【1】

十四岁的仙道彰,是一个每天都拥有充足睡眠的沉默寡言的忠厚老实的好少年。

我知道说这句话会被人鄙视到死,然而其实好少年仙道彰真的至少看起来就是那个样子的。除了自己一个人去打打篮球(篮球打的据说还不错),自己一个人去钓钓鱼(他用的是最不可能钓的上鱼的渔具,但是钓上来的鱼却曾经有超过2尺长的。)外,他的生活根本就是乏乘可述。
这样子的仙道的父亲是一名刻板到死的、以潜在心理学作为毕生研究课题的、外科医生,他的母亲是一名热爱尝试一切新品种咖喱味调味剂的小说家。所以 仙道君可以顺利的成长成为每天都拥有充足睡眠的沉默寡言的忠厚老实的好少年,已经不妨说是一个奇迹。至于几年以后仙道君是否会是一个终日微笑的妖物、万众 瞩目的帅气痞子男,却不是十四岁的仙道君以及伴随十四岁的仙道君成长的各位可以预知得到的了。


总之不管怎样,十四岁的仙道彰的这个暑假,看起来似乎已经充满了不幸的兆头。7月的第一天,仙道同学被通知要参加一周以后的国文这一科的补考。随 后,因为这个“必要的补考”,仙道发现自己将会缺席父亲大人早在4月份就制定好了的“7月全家旅行大会携新式咖喱包饭品尝大会携青少年潜在心理如何外表研 讨会”。缺席当然不是重点,重点是因为缺席必须忍受的被父亲大人盘问研究一个下午青少年思想变化讨论,以及母亲大人提前托出的必须接受的新式咖喱包饭品尝 式。

躺睡在校园最西边的大树下想着这一切的淳朴少年仙道彰揉揉太阳穴,终于起身拿起校服打算回家。说终于是因为现在已经是下午4点。从早上开始,仙道连午餐时间都没有离开过。
仙道彰回转了身子,朝着背后的那棵大树点了点头。好歹也不声不响被自己倚靠了这么久。
虽然是七月,那棵樱花树(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这颗大树居然是樱花树)一片粉白粉红的,竟是满树花开,壮观不可名状。微风拂过,万千片花瓣飘落,好一场樱花雨。
仙道彰不知不觉便在原地不能动弹。

不知过了多久——“好像都永生永世了。”后来仙道回忆的时候,这样的讲说。——痴痴迷迷的仙道彰还没有来得及怀疑自己是不是着了魔,一只黑猫突地不知从哪里扑了出来,一下落到仙道的前胸。
仙道跌坐在地上,回过了神。抬起头来,眼前是郁郁葱葱一片,哪里有什么樱花。至于黑猫,更是遍寻不见。

一只乌鸦“啊哄,啊哄”的叫着飞过。
(※注:啊哄,日语笨蛋的大致谐音。)


【2】

当晚仙道开始伏案于日本文学。

其实也读过不少书的仙道同学国文会不及格是陵南国中学生中的一个迷。十四岁的仙道虽然像个老头子一样只喜欢一个人去钓鱼,但承蒙老天垂青生了个很 好使的脑子,成绩一直都还过得去。这一点淳朴少年仙道彰跟几年以后被称为湘北不及格军团的某些人有着根本上的不同。因此大家都认为仙道的国文不及格是因为 物理老师很喜欢他的缘故。这句话在逻辑上之所以成立是因为有着国文老师暗恋物理老师很久了的这个前提的存在。

不管怎么样现在仙道君就在伏案于日本文学了。一来自己也不算讨厌这一个科目,二来给他考个超高的分数想必教师大人也不至于就欺人太甚了,对父亲大人母亲大人也算有个交代。


仙道捧着那叠书,有一页没一页的看着,心里头翻来转去上上下下的都是下午看见的那片樱雨。所谓的“花见”,最高级别的景致跟享受也不过如此了吧。

时间慢慢的一步一步踱过,台灯下的仙道还在定定的看着书。他的头发柔软的垂下来,刘海儿松松的倚着眉线蔓延。眼睛眯眯着,嘴角向上牵起来了。然后头轻轻慢慢的放下去,枕在自己的臂弯,眼神迷蒙起来。


“呀哈~~张开双臂,欢迎本天才的到来吧!”

仙道隐隐约约的,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稚嫩之至的喊叫声。然而眼前的那片樱花仍在飞舞,并且似乎是更漂亮了,因此实在是不愿意把眼睛睁开。况且——总之这个声音,也应该是梦里的声音才成立对吧。

“诶哟……着陆又失败……死木头呆子仙道彰,天才魔法使花道上门了,诚心诚意的过来拜见吧!”

仙道的头仍旧舒服的枕在臂弯,眼前是飘落处处的樱花,白色、粉色、红色、血色的花瓣越积越多,像是要把他整个儿的掩埋起来似的。

我们的天才魔法使花道站在一旁神气活现的昂着头,双手叉住腰,等待仙道同学的拜见。
然后他站在一旁昂着头,双手叉住腰,等待仙道同学的拜见。
然后他站在一旁,双手叉住腰,等待仙道同学的拜见。
然后他站在一旁等待仙道同学的拜见。
然后他垂下了头,额头上大大的一个#。

花道一下子冲到仙道的面前,用食指用力的弹了一下仙道的额头。
“你是死人啊!?本天才很忙的诶!”

漫天的花海一下子消失不见,仙道惊坐了起来。面前的课桌上站着一个三头身圆滚滚的小孩,正恶形恶状地盯着他看。那个孩子背后有一对透明的翅膀、翅 膀上凸现着美妙不可方物的花纹,头发是艳红的——比刚才的樱花似乎还要艳丽,穿着一个样式古怪的褂子,上面涂满了各式各样诡异的色块、符号。然后他竟然动 起来了!他走到桌子的稍后面一点的地方,抱起一块橡皮,用力的向仙道掷了过来。

原来花道见仙道半天还是没有什么反应,终于忍耐不住。可是想要再弹他一下的话,又实在是离的太远。花道才不会愿意为了要弹一下这种事去浪费自己的查克拉飞过去呢。当然更不愿意用爬的上仙道的肩膀啦,多不好看啊。
(※注:查克拉,能量。顺手拿来的设定。。。)

仙道觉得自己不想躲开这块橡皮。确切地说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那个小家伙瞪大眼睛去看橡皮飞行而产生的弧线,看到仙道的额间作为终点,然后笑到前仰后合的样子。

花道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家伙看起来运动神经还不错的样子,却呆到连块橡皮都躲不过。特别是橡皮飞到他的脸上,然后又弹下来,他的脸上却还依旧僵持着刚刚那充满得意、又似乎饶有兴味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木头刺猬脸!好呆哦!让洋平看见肯定是笑死!”
说着说着,可能是笑的实在是太夸张,突然向后仰了过去。
花道反射性的扇起那两片小小的翅膀,稳稳地飘了起来。

等,等一下!怎么背后是温温软软的呢?自己的翅膀只是展开着,平铺在那温软上面,却还貌似没有扇动起来。

仙道见这小家伙越说越得意,不由得自己也想跟着一起微微的笑起来。然而还没等习惯嘴角撇起的感觉,那个小家伙就真的向后翻过去了,连忙急着用手一捞,将那个小东西捧在了自己的一双手心之中。
是有体温的!仙道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一下子窜过的是这么一个念头。然后他用指肚轻轻的摩娑起那两片小小的翅膀,轻轻划过那凸起的花纹。

花道突然觉得一阵酥痒感,不禁又笑了起来。从来也没有人这么摸过他的翅膀呀!这个讨厌的木头脸刺猬。

“哈哈——你……哈——你放哦——哈哈下来……我——哈哈哈——我——”

“砰——”
砰的一声、就像是刚爆好了一颗爆米花。突然之间,这个小东西一下子变大了,居然有自己这么高!仙道的手掌现在仍托住他的后背,两人紧紧地靠在一起,互相瞪视着。嗯,是花道瞪视着仙道。

紧贴着的时候,看对方的五官本来便会凸现的很夸张,花道这么一瞪眼,仙道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死木头脸刺猬!”花道用力向后退去,一边抱怨着:“我这个天才魔法使好心好意的下来帮助你,让你可以安心的入睡,你却不知好歹!”


花道回想起最开始看见这个呆子一个人呆呆坐着拿着根竹竿(注,仙道的钓具……)的样子;一个人呆呆的拿一颗球向扔来扔去的样子;搔搔后脑勺、躲起 来一个人坐在树底下呆呆的微笑或者叹气的样子。今天看见他一个人在一颗树下呆呆躺了一天,估计他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呆事,晚上笃定是睡不着了。而不知怎么 一直这么想着的自己,在刚刚老师分派任务给大家抽签的时候,随便抽了一张打开,发现“仙道彰”三个字的时候却眼前一黑、情绪莫明高昂到极致,以至于脸红脖 子粗的。虽然立刻就打哈哈说:“啊~国中生小CASE,我来搞定啦~”到底还是给老头子罗嗦了好几句。烦死啦——我可是个天才啊!
唉,还是洋平说的对,会失眠的凡人果然都比较烦人,古怪的要死。其实是第一次出任务的自己,碰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傻头傻脑,又会突然之间疯疯癫癫的家伙,还真是要命呢。
算了,仙道彰,你就由我来打败吧!


花道挣脱了仙道,向旁边走了几步,突然又回复了三头身大小。这个时候才惊觉到自己刚才突然变身了的家伙,在褂子里东摸西掏的,翻出来一本洋平特别 帮他总结的“外出常见问题辑录”,然后前翻翻后翻翻,停在了某一页,用最开始出现时候的那稚嫩之至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对着仙道(或许?)念道:
“变身,变身所需的查克拉很大量,所以※※(注:此处是‘低级’二字,被花道模糊略过。)魔法使及※※(注:实习。同前。)魔法生徒执行任务时, 尽量注意不应变身。特别条款:如果任务对象满意任务执行者的进度,并对其产生尊敬、赞美或诸如此类的正面情绪,魔法使将获取奖赏质情绪查克拉,可暂时维持 变身。”
摇头晃脑了半天,终于读完了的花道喘了口气,偏头想了想:
“啊,我知道了,我果然是天才呢!因为——”
抬起头,看着仙道的眼睛(在地板上、身高差很多,很辛苦),一手叉腰一手指住仙道,很认真(花道的头还是略有些偏向于左肩膀)地说:
“你满意我的……嗯,进度,并对我产生了尊敬、赞美或诸什么类的正面情绪了吧!呐,呐,是吧!”

仙道彰作为沉默寡言的忠厚老实的好少年(正如前文一直强调的),在这个晚上遭遇了这么多诡异的小说情节之后,居然很快就让自己代入了情况。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仙道君之所以能够作为这一篇诡异的小说主角的真义(注:此歧义句俩分歧义均可)。

对于花道的这一个虽然可以无限暧昧但是不管怎么样又都很直白的问题,仙道君带着还没有退落的笑意,蹲下来看着花道:
“嗯,我赞美你呀,花道君。”
好小好软的一只,好想捏捏看。

呀呵!我果然是天才!花道心想着,叉着腰对仙道:
“仙道彰,就由我来搞定!”


【3】

那天晚上,仙道完全没有成功的复习完古日本文学,确切地说自己不过瞪着一本课本的某几页瞪了半个晚上而已。至于那后边的半个晚上?

小小的魔法使上下扑腾了半天,直到满头大汗还是没有解释清楚自己的来意以及所谓的任务,最后仙道自己把那本“外出常见问题辑录”快速翻看了一遍,心里才算是有了个数。


花道是属于夜之魔法使的实习魔法生徒,而夜之魔法使的任务就是要“不着痕迹”地催眠“需要帮助的苦恼的失眠一族”们,让他们可以有一个安详平和的夜。

有了这个结论的仙道不禁有一些哭笑不得,自己什么时候变成需要帮助的苦恼的失眠一族了呢。今天虽然看样子是睡不成了,却也是这个必须要“不着痕迹地进行催眠”的小家伙,把自己从酣睡中硬给吵醒、并且一直 “拖累”到现在的呀。


仙道看那个册子的时候,花道则在一边把仙道妈妈送上来的消夜(依然是固执的咖喱口味)差不多吃了个精光。民间的东西口味真是怪怪的,不过本天才喜欢!这个呆呆刺猬脸,总算还有点优点(请不要计较得到好处跟所谓优点的关系)。


“那么,你要怎么要不着痕迹地催眠我这个需要帮助的苦恼的失眠一族,让我可以有一个安详平和的夜呢?”
每天都拥有充足睡眠的沉默寡言的忠厚老实的好少年的进化史,也许就是从这一句问话开始记载的。总之仙道得出那个明确的结论以后,就一边帮花道擦去满脸的咖喱汁,一边轻轻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嗯……嗯,唱郭,偶棉都四唱郭。(唱歌,我们都是唱歌)”花道一边努力咽下嘴里咀嚼着的东西,一边对自己即将进行的工作兴奋无比。等了那么久, 老头子才放我出来,人家洋平都已经成功完成任务好几次了。不过洋平都说自己唱的很好,所以嘛,本天才一定就是天才,才不是什么……哼。

仙道看着花道吞咽的样子,突然闪现出妈妈如遇知音似的感激的脸,打了个哆嗦。怕他噎着,于是起身给花道倒了一小盘子水(虽然花道真的不是掌上宠物,但他不容易喝着杯子里的水也是真的。)。回来的时候,却看见花道耷拉着脑袋不太高兴的样子。

“花道?花道?”仙道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了点花道的额头,瞥了一眼桌角的闹钟。一不小心就一点半了呢。

花道站起来,握住仙道的食指,认真的说:“要赞美我哦!”
退后一步,全身隐隐透出些橘色的光亮来。翅膀展了开去,无色透明,映着那光亮,凸现出淡绿色的花纹,慢慢的振动、振动,直至整个人都浮了起来。

花道在空中慢慢的舞动着,划出一笔一笔优美的弧线、跟翅膀上的花纹呼应着,红色的发丝随着身体的动作拂扫着前额。然后他慢慢升高,又慢慢落下停留 在仙道的面前。花道的眼睛合着,双手环抱在胸前。嘻笑着的脸现在安详起来,跟虎气生生的他判若两人。那干净的气息透过空气以及一切介质扑面而来。


『The night is dark.
The stars are lost in clouds.
The wind is sighing though the leaves.

I will let loose my hair.
My blue cloak will cling around me like night.
I will clasp your head to my bosom;
And there in the sweet loneliness murmur on your heart.
I will shut my eyes and listen.
I will not look in your face.

When your words are ended,
We will sit still and silent.
Only the trees will whisper in the dark.

The night will pale.
The day will dawn.
We shall look at each other’s eyes and go on our different paths.

Speak to me,
……』


嘎然而止,随后砰咚一声,花道撞跌到了地上。

本来已经痴痴惘惘,似乎快要睡着了的仙道一下惊醒过来,立刻蹲伏下去,担心地看着花道。花道似乎是毫无知觉了,仙道有些不知所措,只是用手将花道捧了起来,左右颠簸着,想要把他弄醒。


“他只是睡着了。”书桌那边突然传来一个语声。

仙道回头一看,一个小小的三头身少年悠闲的坐在台灯上,看着仙道手里的樱木花道。
这个小人儿穿着跟樱木乍一看几乎是一样的,只是符咒似的符号色块似乎有一些不一样。樱木的上衣显然是重在暖色,如朱红、橘红等,这个家伙则是多暗 绿、蓝紫。他的眼眸闪现着黑曜石的光华,冷冰冰地没有什么温度,然而嘴角却上扬着,透出温暖的意思来。他的头发也是黑色的,也许是与樱木最大的不同了。

“果然很呆呀仙道。”那个小家伙扁扁嘴,忽然展开了一对小小的薄绢似的翅膀,飞了过来,停浮在仙道的眼前。“你好,我是水户洋平。”



  K - Kyou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