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 恋爱新手

(4 次投票)

作者:小鱼姬 2010-09-12, 周日 10:39

其实小鱼不太敢写仙花的(决定写这篇是因为一首歌),怎么说呢,可能是因为仙道给小鱼给了一种太难以捉摸的感觉(个人感觉··)怕自己心里和写出来的仙道大家不喜欢,所以还是决定把写好的先发出来,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尽管提··小鱼下面好做修改




    十 七岁的仙道正面临他十七年的人生中最大的问题,十七岁的仙道在过去的十七年里可以说是没有遇到过什么困扰,家境富裕,长相俊雅,人缘很好,异性缘更胜,在 篮球上更是被称为“天才”。可是如今一直一帆风顺的人遇到了大麻烦。仙道一直认为,他喜欢的是那种漂亮,温柔的女孩子,以后他会找个这样的女朋友,可以陪 他去钓鱼,可以为他煮好饭菜。然后结婚生子。可是现在···
   慢步走在湘北的校园内,毫不在意的接受众人的注视及其中女生包含爱意的目光。仙道抬手看了下时间,社团练习快结束了!抬脚加快速度想向着体育馆奔去,在走 了几步后却又突然停住了脚步,他还不知道体育馆在哪里···抬头目光在附近的众人身上扫视了一圈后,仙道决定去问那个正在看着他的女生,毕竟对方长的算是 漂亮。
   恩,就问她吧!仙道决定好了问了目标,嘴角扯起一抹优雅的微笑的时候,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不,准确的说是几个声音。
   “洋平,你要去体育馆吗?”在听到体育馆这三个字后仙道立刻转身向着声音的地方看去,说话的是高矮胖瘦不同的四个人;一个胖胖的矮个子在问另一个人,洋平?有点熟悉,好像有在哪里听过··
    “是啊···”这个一脸温和,眉眼含笑的清秀少年叫洋平?
    “洋平,今天就不要去体育馆了,我们去打小钢珠吧!”仙道惊奇的看着说话的人,他怎么能一边在嘴里塞满吃的,一边把话说的这么清楚。
    “不行啊,我今晚还要打工的,你们去吧··”说着转身就往另一边走去,留下另外三个人。
    “洋平那个家伙肯定又要带樱木去吃拉面!!”依然是满嘴的东西,依然把话说的很清楚。
    “算啦 算啦,我们去吧”仙道看着那个吃东西的人无限惊奇,突然一个词从脑海中闪过,樱木!樱木花道!!是他们!无论樱木的什么比赛都在场的几个人,对了,体育馆!仙道慌忙向着那个清秀的少年跑去。
     “不好意思,请等下!”看着停下脚步,看着自己的温和少年,仙道感觉自己有点紧张,这个叫洋平的人应该是樱木很好的朋友吧!
      “什么事?”仙道感觉到一股凌厉的气势,没错,从这个温和少年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的气势。
      “那个,你是不是要去体育馆啊,我也正要去体育馆,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去,所以,方便的话。我想跟着去··”仙道露出个微笑“我是陵南的··”
       “我知道”仙道,陵南的王牌,樱木要打倒的人之一。
       “哦 我叫仙道彰”他知道?愣了片刻,仙道再次微笑。
       “水户洋平,走吧··再不走社团活动就要结束了”水户洋平带着陵南的王牌朝着湘北体育馆走去。
        刚到体育馆的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吵闹声,这是怎么了,转头去看水户,却看他仿佛没听到一样的往里面走去,抬脚跟上去,就看到樱木和流川两人人纠缠在一起,这是在打架吗?恩 是打架,仙道终于确定了那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动作的性质。
        “呵呵··”他还是那么有活力啊,仙道不禁笑出了声。
       笑声一出,不仅打架的两个人停下了动作看向他,连带旁边拉架的人和观看的人也一起看向了他,仙道却丝毫没有成为焦点的自觉,看着那片红色越来越近,他的笑容越来越大,刚想开口,却看到对方的双手抓住了自己的肩膀,仙道便突然心跳加速,脑中一片空白。
      突然额头上传来了剧烈,清楚的疼痛,仙道下意识的捂着额头然后在一群人的注视下蹲在了湘北的体育馆内,随着疼痛思维逐渐的清晰了起来,头顶上方传来了饱含怒气的声音“该死的刺猬头,你笑P啊··”
      仙道抬起头看着对方的脸,红色的头发下,有丝乌青的脸,脸颊微红,金色的双眸因为怒气更加的流光四射,仙道因为看到这洋的情景,心里划过一丝的满足,要是天天能够这样看他···
      仙 道站起身来,看着面前的人“该死的刺猬头,你还笑~~”暴怒的声音传来,仙道愕然,他笑了?还在仙道思量自己是否笑了的时候,面前的人已经按捺不住想要再 给他个头槌了,看着越来越近的脸,仙道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这次真的要被槌晕了···却连闪躲都忘记。
      在两个人的脑袋还有一个拳头的时候前面的人突然被人拉开了,仙道转头看向被人拉向一边的樱木,只见另一个人拉着樱木笑着开口“好了,花道,怎么又打架了!来这边我给你处理下!”满满的亲密,满满的宠溺,是水户洋平。
      樱 木顺从的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水户给他处理伤口时不时的抱怨“洋平,轻点拉··”“洋平,痛··”他叫他洋平,他叫他花道,仙道看着处理伤口的两个人,心 里生出一种叫做嫉妒的不满情绪,是的嫉妒,不满!他仙道彰十七年来人生最大的困扰就是他,叫做樱木花道的人。
      全国大赛已经过去很久 了,他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有种情绪在内心起伏,他想见他。他该死的想见他,却偏偏又找不到要见他的原因,他从来没有如此的想见到一个人!但是他想见的人 怎么说也应该是个温柔漂亮的女孩子吧!可是偏偏却是个身材高大的男孩子!挣扎了许久终于还是顺从了只见的心,来到湘北,却发现只见的内心更加的汹涌起伏。
      压下心中的情绪,嘴角勾起微笑,转过头来对着湘北的众人打了个招呼“大家好啊”可惜回应者
寥寥,一道冰冷的气息袭来,朝着源头看去,不出所料的看到了流川站在那里,不在意对方的态度,微笑着向樱木的方向走去。
      “樱木···”唤着那个人的名字,朝着那个人走去,看着那个人慢慢的靠近,而那个人终于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后向着他看过来,脸上带着刚贴上去的OK绷,有点茫然,这样的表情在仙道的眼里却觉得可爱无比。
       “干什么啊··想打架?”带着满脸防备的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人,虽然对方是满脸的笑容,但是毕竟是刚被自己用头槌攻击过的人,樱木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对方来寻仇来了。
        “当然不是,樱木,我可是专门来看你的哦···”仙道慌忙的解释,开玩笑,他可不是来打架的,不过樱木干什么以为他是来和他打架的啊···声音不自觉的带着点小委屈。
        “不是吗,哦,呵呵···”樱木看着前面那张有点委屈的笑脸,和那委屈的声音,不由的尴尬了起来,他说是来看自己的,可是对方刚被自己头槌招呼过··“对了,刺,仙道你来这边干什么?”
        “看你的啊··”无限自然的声音和无限自然的笑脸。
        “我是问你来看我干什么··”
        “想你了就过来看看啊··”还是无限自然,丝毫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让人觉得震惊的话。
         “你这个家伙!你在说什么··你··”樱木的脸迅速的变红,唰的站了起来,就要向眼前的人进行头槌的招呼,这次水户没有动,眼看头槌马上就要落下,仙道慌忙开口:“哎··樱木,我想来看看要打倒我的天才的进步这也不行吗?”
         果然,“天才”刚出口刚刚恼怒的人便在原地笑了起来“是吗?这样啊,那是当然可以的啊!刺猬头你果然很有眼光哎!哈哈···”明明是极其嚣张的笑声,可是在自己听来却觉得很是舒服,仙道再次感叹自己这是怎么了。
         “花道,走吧,我们去吃拉面!”一旁的水户收拾好了东西,站起身来对着正在大笑中的人说道。
          “拉面,洋平我们去吃拉面吗?”仿佛遇到惊喜般的欢喜,眼里闪着的亮光一瞬间仿佛可以照亮整个世界。
          “是啊,怎么,不想吃吗?那我们不去吃好了,吃别的吧!”水户洋平看着樱木故作惊讶的说道,但是却那语气中满满的宠溺任谁也无法忽视。
          “啊 ,洋平我们去吃拉面,去吃吧!”仙道看着那个笑容无比灿烂的人勾住水户的肩膀,形成了一个别人无法介入的空间。真的无法介入吗?为什么笑容这么难维持了,为什么心里这么苦涩,不行了,要撑不下去了···
           “啊,刺猬头你也一起去吧!”刺猬头是叫我的吗?“看在你这么又眼光的份上,还有··还有··”还有什么呢?等下“你刚才说什么?”豁然抬起了头,仙道眼里闪耀着的亮光映入了樱木的脑中,晃了樱木的眼。
           “我说你有眼光啊··”还有自己用头槌招待了你
           “不是这句,是上面一句”仙道定定的看着樱木。
           “我说刺猬头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吃拉面吧”他不喜欢吃拉面吗?樱木转头向着洋平看去,却发现洋平正看着仙道,只得回头看向仙道,开口“那个你要是不喜欢吃拉面的话,就不用去了··”
           “好啊,一起去吧!”樱木让他一起去,是不是说他和水户之间并非真的是他无法介入的空间,是否是说他是有点特别的,是不是说他···无数的思想从仙道的脑 子里呼啸而过,留下满满的喜悦。脸上扬起勾人的笑,嘴里却吐出了另一番话“樱木叫我一起去吃拉面,我真的好感动哦”顺便做了个感动的表情。
           樱木看着那个一脸笑意和感动的人,他,他真的有那么喜欢吃拉面吗?果然很有眼光,和天才的爱好一样呢!”哈哈,刺猬头,本天才果然没有看错你!哈哈··那我们走吧!”转身勾过洋平向着体育馆门口走去“洋平我们今天吃什么拉面啊?味噌拉面怎么样?”
           仙道跟众人点头微笑,便抬脚跟上正在讨论吃什么拉面的两个人,不用着急现在才是开始不是吗?湘北体育馆内只剩下尚自搞不清楚状况的湘北众人以及一只散发这寒气的狐狸。



橙 色的灯光照在小小的公园篮球场上,四周除了“碰 碰”的运球声以及时不时夹杂着的少年的叫声外就只剩下一片静谧。随着篮球的入网比赛结束,樱木大大咧咧的躺在了地上,仙道放下手里的篮球,也跟着躺在旁 边,“臭刺猬头,本天才迟早要打败你··”耳边传来樱木不满的声音,仙道侧过头盯着樱木的耳朵“花道,我等着你来打败我!”
        “刺猬头,你居然敢小瞧本天才!”樱木蓦地转过头,对上仙道的笑脸,这个家伙,每次都这么笑着叫自己的名字,记得当时他就这么笑着对自己说“樱木,你叫我刺猬头,那我叫你花道怎么样?这样才公平啊”说的好像不给他叫就像欺负他一样!
        “没有啊,花道,我怎么会小瞧你呢,我是很期待啊!”
        “是 是吗?”樱木看着说的无比真诚的仙道,后者很适时的点了点头“哈哈,刺猬头你放心好了,到时候我会放水的,不会让你输的很惨的!哈哈··”
         “那以后花道在打败我之前不可以有别的要打败的目标哦···”依旧笑的如春风拂面
          “哎?这是为什么?”他可是还要打败狐狸的!
          “因为这样花道你才能专心的打败我啊,而且以你的进步,一定很快就可以打败我的··”以后得多做练习。
          “那是当然,本天才一定会很快打败你的!”果然··
           “那花道你是答应了是吧!不可以反悔哦!”
           “本天才怎么可能反悔!”
           “呵呵,那是当然”目的达到的仙道笑的灿烂无比。
           “花道,这两天怎么没看到水户的?”那个人看的那么严,怎么着两天不见踪影了?
           “洋平啊,他这两天打工的店里忙,没有时间···”本天才都好久没此道拉面了。
           “这样啊,花道,明天我请你吃拉面吧!”
            一听到拉面,沉浸在因为几天没有吃到拉面的苦恼中的樱木立刻转过头看着仙道“真的吗?刺猬头你实在是太好了··”因为惊喜而睁大的双眼,上扬的嘴角,脸颊上的微红,仙道感觉到心脏不受控制的加快,怎么会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哎?刺猬头,你们陵南都不用训练的吗?”他隔三差五的就过来,不,不是隔三差五是平均两三天的就出现。
           “我有训练啊,再说了我不是有跟花道你一对一吗?”
           “这样吗?刺猬头到时候天才要是打败你了,可不许找借口自己没有练习啊··”金色的眸子对上深蓝,对方的眼眸仿佛有如大海般,宁静,辽阔,却又蕴含无穷的 力量,一片深蓝中洒落点点星光,樱木感觉自己快要迷失在这一片深蓝中,急忙的移开眼睛“刺猬头你这家伙没事干什么不停的笑··”
            “因为和花道在一起很开心啊”难道花道不喜欢自己笑?还是自己笑的不够好看?
            “嘁··不过刺猬头你现在笑的比以前好看多了”难道自己以前笑的很难看?
            “难道我以前笑的很难看吗?”不,不会的吧
             樱木歪着头看着笑容快要扭曲的仙道,思考片刻“不是,感觉上不一样,现在笑起来的时候你的眼睛很好看。哎,天才也不懂啦!我要回家了!”腾的起身站了起 来,抓过地上的外套,便火燎一般的开始往公园门口跑去,自己在说什么啊!居然说一个男的眼睛很好看!笑起来眼睛很好看的不应该像晴子那样的温柔的女孩子 吗?
             “哎,花道···”被叫的那个人早已向着公园门口奔去,只留下另一个人独自坐在篮球场上。

          
            “仙道,你到底要看到什么时候?”越野叹了口气,从早上到现在仙道一直抱着个镜子在那不停的看,到底在看什么!明明和往常一样,恩··要说不一样也就笑容更多了,招的桃花更多了!
            “越野,你觉得我现在笑的比以前好看吗?”仙道歪着头对着越野展示自己的笑容。
             “····”越野感觉自己的头明显的大了一圈。
             “越野,你看我的眼睛好看吗?”
             越野感觉自己脑中有根筋“啪”的一声断裂了“好看??仙道你不要告诉我你从早上到现在,抱着镜子看了``看了··”越野抬手看了下表,秒就不算了!“看了四个小时又21分!只是为了问我你的眼睛好不好看!!”
             “矣,难道不好看?”仙道对着镜子照了又照。
             “仙道,你到底怎么了··”虽然仙道以前也是很随便,嗯·很随意,可是也没发生过现在这种情况啊,不仅比以前更加随意的三天两头的翘掉练习或者早退,现在居然抱着个镜子看上这么久,还,还问自己他的眼睛好不好看··
             “越野我恋爱了··”仙道抬起头,却没有露出笑容。
             “你恋爱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这个家伙是在刺激人吗?在炫耀自己招桃花的水平吗?
             “不一样!以前我只是在接受恋爱,却不是在恋爱,这次是我喜欢,真真正正的喜欢,以前什么都不想去做,也什么都不用去做,但现在是什么都想去做,却又什么都不敢去做!”因为怕吓到他,怕伤到他。
              “仙道··”越野看着无比认真的仙道,他是认真的,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了吗?“仙道你这段时间翘掉练习也是因为那个人?”
               微笑点头
              “抱着镜子照那么久也是因为那个人?”难道那个对方嫌仙道不够好看?
               继续微笑点头
              “你很确定你是真的喜欢她?”居然能抓住仙道的心,要知道仙道可是最滥情,恩··多情的!
               摇头!就说嘛··
              “我是非常喜欢他,或者是爱他!还有是他不是她!”
               是他不是她?是他!他··越野花了将近一分钟才消化了仙道话里的内容,只觉得有个重磅炸弹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炸开,自己被气流冲击的头脑嗡嗡只响,逼迫自己 要冷静,深吸口气“仙道,你喜欢的人是谁啊?我们学校的?”没看出来仙道喜欢哪个啊··
               “不是我们学校的,不过你也认识的”就说嘛,不是我们学校的那是哪个学校的啊,我也认识?别的学校认识的也就只有篮球队的啊!
               “他也是篮球队的?”
               “恩,是啊”
               别的学校篮球队的?是谁?牧?不会吧!阿神?有点可能!花形?不太可能!藤真!很有可能,毕竟仙道喜欢漂亮的!就算对方是男的也应该会是喜欢长的好看的吧!
               “是湘北的10号”仙道微笑着开口“樱木·花道··”无限温柔,光是说出他的名字就让自己感到无比的甜蜜。
               不同于仙道的甜蜜感,如果说刚才那是炸弹在身边炸开,那现在越野感觉到自己直接就是被炸弹击中了,樱木花道··居然是他!!!
               想快点见到他!脑中的想法刚出现,身体变展开了行动,人已经离开课桌向着门口走去,边走边回头对着还在震惊中久久没有平复的越野喊道”越野,我先走了,下面的课和下午练习都不去了,你帮我请下假啊!”
               “啊 ··仙道··”在听到这句话后的越野总算回过神来了,可是说话的人早已不见人影了···完蛋了,教练让自己今天守着仙道千万不能让他给溜了,现在怎么办? 教练这几天可是天天脸色铁青啊··难道要自己跟教练说自己美有守好仙道让他跑了?不行!这样会被教练杀了的!要不说仙道去湘北追心上人去了?不可以!这样 会死的更快的!
               “仙道··你给我回来····”
 

                真是太倒霉了,还没放课就开始溜的仙道在快走出陵南学校的大门时,碰到了自己的教练,田岗,仙道同学转头就想往回跑,可惜还是不敌田岗教练因为自己最得意 的天才球员,陵南对的队长三天两头的翘掉练习的怒火,田岗教练一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仙道,在仙道还没来得及落跑的时候便一举截下了仙道!
                田岗看着前面依然笑的自然无比的仙道,强压下想打破他脑袋的想法,“仙道·你要干什么去?”就知道靠越野一个人不行!幸亏自己今天早早的守在门口···
                “上课太闷了,出来走走?”走走?走走会向学校大门口走?不要发火··
                “最近为什么总是翘掉练习?”
                 “啊?我有去练习啊··”
                “有去练习?三天两头的不屈,去了也会早退!这叫有练习??你给我去体育馆!!”火山喷发!仙道同学一边捂着耳朵一边被田岗拖进了体育馆··
                 然后便是严格的训练,整整一个下午,田岗目不转睛的盯着仙道,生怕眨个眼,仙道就又溜走了···
               好不容易才趁着教练被别的队员叫过去的短短的一瞬间仙道溜出了体育馆,隔了很远海可以听到教练在体育馆里的叫声!仙道只能在心里表示对教练的歉意,今天可是约好了要和花道去吃拉面的···
               到湘北的时候,社团练习早已经结束了,仙道急急的奔向体育馆,花道应该还在吧··约好了在体育馆会和的··篮球场上没有人!难道走了?更衣室里有灯光,仙 道向更衣室走去,突然碰的一声,更衣室里发出了声响,怎么了?仙道跑到门口,哗的推开了更衣室的门
               碰的一声应该是身体撞到衣柜发出的声音,红发的少年正被另一个黑发的少年压在衣柜上,不顾红发少年的挣扎,黑发少年的唇正压在红发少年的唇上!花道··仙 道看着眼前的画面只觉得胸腔里有种情绪迅速扩散,黑发少年转过头看向仙道,眼里是冰冷凌厉的光,流川!仙道感觉到自己因为愤怒而在发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的情绪,迅速上前,对着流川挥出一拳··
                    




              天色已经晚,黑色笼罩,湘北的校园内一片黑暗,只剩下篮球队的更衣室内还亮着灯光
              又是碰的一声,仙道的拳头准确的落到了流川的脸上,黑发少年的身体撞上了衣柜,流川靠着衣柜站好,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迹,黑色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仙道,冷然开口“关你什么事”
              “关你什么事?”流川再度开口,声音里却带着一丝嘲讽,收拾好东西,往门口走去
              仙道站着,看着流川,不开口,其实只是找不到开口的理由,因为这个认知,仙道的胸口激烈的起伏。
              “他是本天才的朋友”樱木看着流川,他不喜欢看到那样的仙道,茫然无措,直觉的为他他口,带着维护
              流川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更衣室里剩下两个人,静悄悄的一片
              终于樱木受不了这种寂静,上前打破沉默“仙道,我们走吧”
              仙道默不做声的点点头,帮樱木收拾东西
              路上的两个人一反常态的安静,樱木偷偷的看了看仙道,仙道只是看着前面的路,虽然以前的时候刺猬头也不太说话,但是今天很奇怪,对了,他没有笑,时刻挂着笑容的脸上现在没有丝毫的笑容
              樱木吞了吞口水“刺猬头,你怎么了?”他怎么了,难道自己惹他不开心了?不会的。不会的,天才可没做错什么事,肯定是别人,思及至此,樱木裂开嘴,伸手勾住仙道的肩膀“刺猬头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啊,本天才帮你报仇”
              仙道突然停下脚步,樱木一个踉跄,忙站好,不解的看向仙道,后者已经转过身,叮叮的看着自己,在樱木被看得发毛,正准备发作的时候,仙道突然勾起唇角,笑了
              “花道,你是说真的吗?”
               “当然了,本天才说话算话”果然被欺负了··
              “那好,花道,你不要再把我当朋友看好吗?”
              “没问题··哎?什么?”刺猬头在说什么
              “花道,不要把我当朋友看了,其实我真的不想做你的朋友”不能再等下去了,特别是发生了今天这种事后
              “该死的刺猬头,你是在嫌弃本天才?”居然敢嫌弃奔天才,当天才的朋友难道很丢人吗?樱木本来一腔热情瞬间转化为怒火
              “不是的,怎么会是嫌弃你!做花道的朋友是很好,可是我不想”那不还是一个意思
               “因为··”
               “因为什么?说啊·”不知好歹的刺猬头,樱木逼近仙道,准备在他说出原因后就赏他一个头槌
               “因为我想做花道的爱人,不是朋友”
               “你,你在胡说些什么?”怒火早已消失无踪,樱木有些慌乱别过头不去看仙道的脸
               “花道,我喜欢你”
               “我,我要回家了”仙道眼里的认真灼伤了樱木的眼,樱木开始慌忙后退
               “等一下,拉面还没吃呢”仙道忙拉着樱木,有点慌乱,吓到他了吗?以后会不会都不再理自己了··
               “留着,以后吃··”樱木甩开仙道的手,几乎是夺路而逃。
               以后吃,这么说自己没有被讨厌,仙道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咧着嘴傻笑

 
              “仙道,你在写什么啊”越写看着仙道身边的一堆被揉烂了的纸团,很不解
              “我在写信啊”好难写,写来写去都觉得不够好
              “写信给家里?打电话不就好了吗?”再说到底要写什么啊,地上都一堆的纸团了
              “不是哎,我是写给花道的”到底应该怎么写啊
              “你说,你,你是写给樱木的?”
              “是啊”无视某人的震惊,继续写
              “怎,怎么回事?难道你是在写告白信?”
              “不是啊,我告白过了,现在写的是追求信?”
              “你是说,你告白了但没有成功?”
              “对啊”
              “哈哈··万人迷的仙道也有吃瘪的时候啊,主动告白被人拒绝了”他要去队里先传去
              “不是拒绝,只是没接受”仙道托着下巴看向笑得前俯后仰的越野,有那么好笑吗
              “哎,那不一样吗”
              “不一样,越野你说该怎么追求啊”他没有经验··
              “这不简单吗?你就照着追求你的那些女孩子的方法去做就好了”多简单
              “哎对啊,越野不要打扰我给花道写信了”
               ·····
 
              这两天的樱木明显的睡眠不足,眼底下黑黑的一圈,洋平看向正在打瞌睡的樱木“花道,你怎么了啊”
              樱木的脸颊浮起一丝淡红,都怪那个该死的刺猬头,害的他这两天都说不着,满脑子都是他说的话
             “花道?”
             “啊,洋平,没事,我困了,我去天台睡觉去”太丢人了,千万不能让洋平他们知道
             说着便起身要往外走,呼的,门口传来了,大南的声音“花道啊,有人给你写信哎”
             信?难道是女孩子的告白信?樱木火速的抓过信,天才终于也有人告白了
             淡蓝色的信封上静静的躺着几个字“湘北高校  一年七班 樱木花道”落款“仙道彰”
             仙道彰?樱木睁大眼睛愣在原地,仙道?
             高宫伸手抢过信封“我来帮你拆”
             “啊,你这家伙还给我·”樱木跳起来想要夺回信,却被另外的两个人按住
             “唉?仙道彰?仙道彰是谁啊?”高宫拿着信问到
             仙道彰?这封信是仙道写的?洋平直起身看向信封
             “别管了,快点拆啊”野间叫道,没看他们已经要顶不住了吗
             “亲爱的花道··哇”话音刚落樱木已被一个头槌放倒,躺在地上的大南断断续续的抱怨“死胖子都说让你快点了··”是给花道的告白信啊···多难的啊
              樱木伸手将信揣进口袋,洋平终于忍不住问道“花道,那个信··”
             “碰”躺在地上的洋平望着天花板,那信··真的是告白信啊··
            

             体育馆篮球练习场的角落里,樱木正被彩子教训“樱木花道,你又打架,今天的分组练习,你不准上场了!”
             “彩子··”为什么只罚他下场,那个臭狐狸却还在场上”你偏心·“
             “你给我好好的站着”彩子转身往练习场的中间走去
             “啊  彩子,不要啊”那个刺猬头就要来了,太丢人了
             “哈哈,花道你又被罚站了啊”
             “洋平!!”
             “好了好了”伸手递给樱木块糕点,洋平笑道
             “你今天不是要打工吗?怎么还来体育馆”
             “是啊,看完演出我就去了啊”
              “什么,什么演出”
              “就是那个···”看到樱木喷火的眼睛,洋平很识相的闭嘴
              那个该死的刺猬头,自从收到信的那天开始,他每天准时的到体育馆报道,又是递毛巾,又是擦汗,每次都弄得自己恨不得槌晕他,却还理直气壮的说“花道,我是 在追求你啊,不都是这样的吗?”“花道,你不接受我,难道连追求你的机会都不给我吗?”还加上点点眼泪,声音大的却连整个体育馆都能听到···真是太丢人 了
              “哎花道,怎么今天到现在还没出现啊”
              “我怎么知道”刺猬头一向挺准时的,难道出什么事了?
              “花道··”
              “花道··,你在想什么呢啊”
              “没有”都过去快半个小时了,怎么还没来?
               洋平看着看向门口的樱木,是在担心吧?笑了笑“花道,你喜欢他吗?”
              “洋平!”樱木呆愣片刻,脸颊通红“你,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会喜欢那个家伙,再说大家都是男的··”
              “花道爱情和男女无关,喜欢就是喜欢!”洋平微笑
              “喜欢男的也可以?”不是很奇怪吗
              “当然可以,喜欢就行!”伸手揉了揉红色的脑袋“好了,我要去打工了”
              “今天看不到演出了··”
              “洋平!”
               洋平笑着挥了挥手向体育馆外走去,花道,只要你幸福便好!
             

               只要喜欢便好?真的是这样吗?樱木的脑子就渐渐混乱,天才还是不太适合思考,算了,洋平的话总是对的,那到底喜不喜欢刺猬头?算了反正不讨厌他在自己身边,恩还有点开心
               樱木的开心没持续多久便被一个声音打破“花道,我来了··”不用说,是某个刺猬来了,这个家伙能不能不要···不要这么让天才丢人
              “花道,你这么站在角落里?今天被教练抓去练习了,所以来晚了”仙道凑到樱木身边扬了扬手里的袋子“花道,我给你买了甜点”
              “你跟我来”樱木终于忍不住抓着仙道的手,拖着他想体育馆外跑去,这个刺猬头没看大家都在笑吗?那个狐狸还瞪他,又不是他让大家都停下来的!
              “哎,花道,拉我出来干什么啊?”
              “刺猬头,又没有人说过你追求人的技术很差?”
              “怎么会?那些女孩子不都是这样的吗”他可是照着那些女孩子的招数来的,有那么差吗?回去再想想
              “刺猬头,你不用追求天才了”
              仙道看着樱木,被拒绝了吗?心脏疼痛
              “刺猬头,你喜欢本天才是吗?那天才给你个机会重新告白一次”仙道抬起头看着金色的眸子,终于扬起笑容
              “樱木花道,我喜欢你,仙道彰喜欢樱木花道”深蓝色的眸子荡漾着满满的爱意
              “好,天才接受你了”红发的少年背对着夕阳,勾勒出剪影
              “刺猬头,你要去深体大学是吧?那么在那边等着本天才吧!”
         

(因为小鱼最近看流花的文里面有仙洋,然后那个HLL的雷到了,结果写文的时候不停的想起,出于无奈小鱼把洋平的出场减少了,请大家谅解)

标签:
  X - 小鱼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