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洋花]吻

(11 次投票)

作者:麦子 2012-04-01, 周日 22:33

此文献给勤劳的莫莫,小ice,小空。谢谢洋花资源的分享!!


“整理得这么整齐,连拖鞋也找不到了呀!”
洋平打开门的时候,黑黢黢的只看到一团晃动的人影,传进耳朵的是不懂得压低声音的抱怨。
洋平在门口迟疑了有大概十又三分之一秒,然后伸手打开了电灯开关。
“哟,花道!”
最自然而然的招呼,最妥帖稳当的表情,洋平从来不会担心搞错。
从小到记不清年纪的时候开始,就已经习惯如此。
开灯的瞬间,不知道被什么刺痛了眼睛,洋平用拿着钥匙的右手遮了一下额头,然后俯下身子脱掉脚上的鞋,踏进了这个小小的屋子。
“啊,洋平啊。”
赤着脚的少年抬起了原本一直俯冲到地上的脑袋,甩了甩头想避开那突如其来的眩晕。


马上就是圣诞节和新年,洋平早就计算好了少年大致回来的日期,提前帮他打扫了卫生,刚刚还混在一大帮大婶中间去抢购了食材和饮料。无意识地就挑选了少年最喜欢的东西,在收银台付款的时候,被温柔的收银小姐称赞了。
“帮妈妈买东西,真是个懂事的人呢。”
能算是被搭讪吧。洋平胡乱地唔唔了几声就抱着超大的纸袋离开了。
结果,还是忘记买拖鞋了。这是在开门听到少年的抱怨时想到的。
并不是特别英俊,也不是特别高大——和自己从小到大的伙伴比起来,是很微不足道的存在。如果对方是耀眼的恒星的话,那么他不过是一颗不会发光的行星罢了。
一圈一圈地,徒劳地,围着对方转动。
最近,越来越觉得,这样的状态应该停止了。
因为,洋平又和女朋友分手了。
“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突然沉默突然微笑的,实在没有办法再交往下去了。”
总是这样,在自己以为已经成功了的时候,被对方甩掉。即使自己是被告白的那个也是如此。
所以,洋平在将手里的东西分门别类地放进冰箱的时候,在犹豫着,怎么样说出内心的想法。
对着少年的脸,说出“对不起,以后不能再照顾你了”这样的话,怎么想都觉得十分困难。
如果少年问着“为什么”的时候,应该回答“因为我也有自己的人生啊”,是不是显得特别残忍?
但是,想要离开他,和他保持距离,这样的想法,已经很久很久了。
最近更是严重到干扰了正常生活了。
所以,一定要认真说明。


天气十分寒冷,没有生起暖炉的房子里,空气似乎都要结冰了。
“洋平,我找不到拖鞋啊。”少年走到厨房门口,带着一些怒意瞪着他。
洋平扭过头盯着少年,抿紧了嘴唇。
“既然都上大学了,就该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了吧!”
“什么都依靠我可是不行的哟,花道!”
“我又不是你的谁!”
洋平抿紧了嘴,不让这些话冲口而出。
他只是盯着少年,盯着那比上次看到的时候长长了很多的毛茸茸的头发。
少年一开始还显得迷茫,接着马上像被点燃的火把一样,恶狠狠地回瞪了过来。
两个人都将眼睛睁得很大,不服输地瞪着对方——谁先眨眼,谁就输了。


少年在高校毕业之后,顺利地保送到了远在东京的最好的体育大学。放榜的那天,洋平正在柏青哥打小钢珠。
又重又快的拳头落到肩膀上的时候,洋平忍不住一哆嗦,于是听到“哗~~”一片响,不计其数的从来也没有过的好运气一下子降临到了他的头上。洋平还来不及享受那份愉悦,眼眶里已经有眼泪在打转。
实在是太痛了,那一拳。
“洋平,快点快点,我请你去吃拉面。”
“你哪里来的钱?”洋平一边揉着肩膀一边准备转身。
“狐狸和我打赌输了,答应要请我们吃拉面,快点快点~”
拍着洋平的肩膀的大手,完全不知道轻重。
“可是我还没玩过瘾呢。”洋平继续将注意力放到了面前的游戏上。
那天,少年骂骂咧咧地悻悻然地走出了柏青哥,门外有个狐狸脸的少年在等候。
洋平在那高大的身影钻出布帘的时候,终于抬手擦了一下眼角。
“那个混蛋!”洋平带着泄愤的心情敲打着面前的机器,那天他运气前所未有的好。
果然是考场失意,赌场得意啊。头昏脑胀钻出柏青哥的时候,洋平不小心将满满一袋小钢珠遗忘在了凳子底下。
他站在月亮底下伸了个懒腰。
月亮本身并不会发光,可是只要在太阳身边,总是会有着独特的魅力。
洋平将手深深插入裤袋,晃悠悠地往家走。
他落榜了,没有考上东京的任何大学。
他决定做个该死的重考生。
他想考去东京。
那是个大都市,五光十色,充满魅力。


东京,洋平去过很多次。每次去都有不同感受。
第一次去的时候,看到少年和队友嬉笑打闹,他站在高高的看台上,半举着手,准备随时迎接少年惊喜的目光。可是直到比赛结束,红发少年被黑发的狐狸脸少年推推搡搡带往更衣室,少年也没有抬头往他站的地方看上一眼。
晚上,坐在新干线上,他长久而沉默地盯着自己一直半举着的手,咧开嘴想笑,却觉得想哭。
自从少年开始打篮球之后,他就从少年身边50公分的位置不断后退,不断后退。直到中间隔开了汹涌的人潮。
后来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每隔几个星期,就会克制不住地跳上列车。想去看看东京,他自嘲地想着。为自己寻找一些升学的动力。这绝对没有撒谎。
红发的少年,永远不会寂寞。大家都急切地簇拥在他的身边。
总有人在他身边,每次都是。
头发高高竖起的那个人,洋平认识,洋平看到他细心地为少年拧开矿泉水的盖子。
头上绑一根发带的少年,洋平认识,洋平看到他们互相揪着衣领跳得比篮球架还高。
洋平没有错过每一场重要的比赛。
只是,有时候,也会忍不住觉得忿恨。他不知道,自己凭什么要像个保姆一样,关心他的生活甚于自己的女朋友。


厨房很小,洋平的眼神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些阴森。
其实还是嫉妒他了。洋平这么想着。从小一起长大的只会打架的小孩,居然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耀眼的存在。
确实感到嫉妒了。
“咕噜~~”少年迅速地伸手捂住了肚皮。
“你输了。”洋平直截了当地指出。
“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少年并未否认,这是很奇怪的事情。“大清早就坐上车了,结果家里什么也没有,睡了一觉连拖鞋都找不到!”说到后面,已经习惯性地带上了耍赖的腔调。
“明天再去买拖鞋吧,你回被窝里呆着,我给你下点面条。”
“要加鸡蛋呀鸡蛋,带汤的鸡蛋。”少年快活地窜回了被窝,然后开始絮絮叨叨地和洋平说起了大学里的见闻。
少年喜欢吃煎得很嫩的荷包蛋,嫩到咬破蛋皮的时候汤汁会不由分说地沁满口腔。
就像这个少年一样,不由分说地,就沁满了洋平生活的每个角落。
洋平的厨艺很不错,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身边有一个胃口超大的人存在,每个食物种类至少会比别人多出5倍的训练机会。
洋平坐到了少年对面,看着因为一碗面条就眉飞色舞的少年。
“一个人回来的?”
“啊,本来说好和狐狸一起回来的,可是本天才和他打了一架,他大概还在医院躺着吧。”少年继续呼呼地吃着面条。
“打架?不是说好上大学了不打架了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洋平只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本来是计划告诉他不再继续管他了吧。
“是狐狸太过分,他居然跑去威胁向本天才告白的女生,把人家弄哭了。”
这样的事情,很像是那个家伙会做的。
“其实,洋平,我有件事情想要告诉你……”
“嗯。我也有事情要和你说。”
“那,我先说我先说!”少年高高举起了拿着筷子的右手,像是生怕被别人抢先了。
“本天才我啊,上了大学之后,收到了很多告白信啊。”
洋平有些不自在地扭过了脸,看着桌子在地板上的投影。
“奇怪的是,居然有很多男生向我告白——真的很奇怪吧,第一次听到的时候,直接把对方给敲晕了。”
确实很奇怪,喜欢上你这个家伙的话。
“后来,被告白的次数多了以后,就没有办法了。忍不住就会比较哪个人比较好……和女孩子比起来,和男生在一起轻松自在很多,如果恋爱只是在一起的话,似乎也很不赖啊。”
洋平微低着头,向上看着红着脸的少年。说了一大堆,其实是想说什么呢?
“后来,本天才就恋爱了。”
“啊。”
“居然是这个反应啊,至少你应该问问我是谁那么荣幸吧。”
是谁,其实都不关我的事啊。既然已经恋爱了的话。
“本来是个很温柔的人,打架也很厉害。可是,后来才知道——洋平你知道吗,原来恋爱了不只是牵牵手那么简单
——他竟然想要对本天才做那种事……”
“花道,我该回去了。”
“听我说完嘛。”少年俯过身来抓住了洋平的衣服下摆。“我不知道除了洋平还能和谁说。”刚吃完拉面的脸上浮着一层粉红的蒸气,让眼睛更明亮,让嘴唇更诱人。
随便去和谁说,就是不要和我说。洋平低低地咕哝了一声。
“原来被人仰慕也是这么苦恼的事情。你知道上个月我们球队拿了冠军,球场四周到处贴满了本天才的海报。哈,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少年又像笑又像是苦恼的表情,让洋平更加焦躁起来。
再也忍受不下去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和他说明白。
过了今天,也许还得再过几天,就再谈一场恋爱,找个可爱的活泼的女孩子,聪明的善解人意的,不像面前这个人这么迟钝不堪的。
“居然有人偷了本天才的海报带回宿舍贴在床头呐。虽然说仰慕本天才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把床头的那张海报撕了。洋平下着决心。
“最后,他……我们……洋平,你知道两个男人要怎么做吗?”
“诶?”
“他之前就有过很多男朋友,听说现在也还有没分手的——所以,假期回去之后,肯定就要进行到那一步了吧。仙道曾经带我去过那种地下酒吧,我才知道,原来喜欢男人的人有那么多。对了,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那个男朋友是混黑道的,他其实男生女生都喜欢,而且好像已经有老婆了,孩子都好几岁了……”
“喀嗒!”洋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将筷子握在手里,望着手上断成两截的筷子,他脑袋里完全成了一团糨糊。
少年从来不会撒谎,是的,他没有撒谎的能力。
即使是微小的能为自己免去一顿暴打的谎言,他也不愿意说。从小的时候,就是这样,强着脖子忍受他父亲劈头盖脸抽打的少年,仍旧和小时候一样单纯天真。
所以,黑道什么的,地下酒吧,几岁的孩子,还有家里的老婆,男女通吃,这样的混蛋,会喜欢上花道,是完全能够理解的。可是,见鬼了,这个笨蛋为什么会喜欢上那样的家伙?!
不是狐狸,不是那个刺猬,不是那只猴子——都已经决定了,要将他交给他们了。既然他们都是在球场上闪耀的星星,那么,在一起,也必然会有美好的生活。
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快乐无忧地生活下去。
“马上和他分手!”
“啊?”
“马上和他分手!”
“为什么?”
“那是混蛋!那是人渣!”
“可是,对我很好啊。会为我做饭,有时候还帮我洗衣服。再晚了,也会陪我去吃拉面。他的厨艺也很好啊,重点是,他打架真厉害!”
“这些事情,我也都会做!”
“啊,洋平的话,当然不可能有人做的比你更好了。”少年快活地耸了耸肩膀。“可是,他喜欢我呀。”
“我也喜欢你。”
“当然了,我知道洋平也喜欢我。可是他想要和我接吻做爱,那是不一样的喜欢吧!”
“……”洋平盯着面前的少年,有种陷入窘境的恐慌。
好像有些什么正在不受控制,好像有些什么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如果说了那句话,就不可能再交女朋友了,温暖柔软的小手,像小鹿一样的眼神,小小的依靠在怀里的女生。只要说出口,就再也回不去从前了。
那就意味着,一辈子也别想在这个人面前抬起头来。
那也意味着,也许再也不能像好朋友一样站在他身边。
既然本来就想从他身边逃离的话,那么也许这也是个好机会。
洋平和少年默默地对视着。少年的面孔有些红晕,在灯光下显得很温暖。
“好吧,我输了。”少年垮下了肩膀。“洋平你果然其实……”
“我喜欢你。”洋平飞快地截住了少年的话。“想和你接吻,想和你做爱,那样的喜欢。”
“流氓!”
“……”
“无赖!”
“……”
“混蛋!”
“……”
“人渣!”
洋平不愿意再忍受下去了,既然都已经被骂成那样了——黑锅绝对不能白背的。
在少年能够反抗之前,洋平已经直接将他扑倒了。
“确实是人渣。”洋平将手伸进了少年的衣服,抚摸着滚烫的结实的身体。“我当人渣已经有很多年了。”
“我不能呼吸了。混蛋!”少年气喘吁吁地扭过脸避开了洋平的唇舌。“你技术很好啊,是不是瞒着我交了很多女朋友啊?!”
“能够让你问出这种问题,就说明我技术还不够好吧。”洋平再次堵住了少年那不愿意闭上的嘴。


圣诞节马上就要到来了,洋平看着身边已经沉睡的少年,坐了起来。
结果,居然搞成这样了。
这是完全出乎意料的,从来也没有过的,完全被牵着鼻子走的,有生以来和少年在一起,完败的第一次。
少年的脸,即使在睡梦中也带着微微的笑意。
洋平披了一件衣服起身拉上窗帘。也许过两天会下雪吧。
东京比这里冷多了,不知道他在学校里有没有足够的御寒的衣服——没有办法了,要戒掉这个保姆一般的习惯,恐怕只能寄望于下辈子了。
在关灯之前,洋平看到了少年胡乱堆在玄关的背包和一只装衣服的袋子。没有好好整理的衣服被胡乱塞在袋子里,看起来走得分外匆忙。
如果这都是因为我的关系的话。这样想着的洋平,心里一漾一漾地泛起了甜蜜的涟漪。但是,等他醒来了,还是要好好教育他,要把衣服整理好——这样的想法,其实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其实,明明知道的,只要看到他,就只有缴械的份了。
洋平将衣服挂进了衣柜,然后提起了那只背包。


很多女孩子都会有将护符什么的挂在书包上的习惯,洋平知道这一点,所以看到挂在背包上的那张照片的时候,他也很想提醒自己不要太在意。
既然是花道的话,做些什么样的事情,都不必太在意。
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绿了脸。
那是一张照片,洋平并不知道会有那样一张照片。
实在是太丢脸了,再也不可能会有更加丢脸的事。
洋平上个月去东京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一场比赛,最终花道球队夺得了冠军的一场比赛。
确实如少年所说,球场四周贴满了海报,其中很多张上面,都是得意地冲镜头伸出大拇指的少年,英姿勃发。
周围没有人,大家都应该在球场里。所以洋平慢慢走近那张海报。
是的,那张海报,现在就挂在他家的床头;所以,偷海报并不丢脸。
其实,认真说起来,没什么可以介意的了,既然都有人脸皮那么厚地将照片挂在了背包上。
那个时候,阳光耀眼,比阳光更耀眼的是海报上少年的得意的笑脸。
于是,洋平走过去,亲吻了墙上的少年。
就是这样的一张照片,该死的,镜头抓的好极了!

  M - 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