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只有A面

(4 次投票)

作者:fuwafuwa 2012-04-06, 周五 12:45

1.
流川到底没有去美国,也许因为安西教练的故事太冷酷,也许因为山王战上对着泽北燃烧的那一瞬间 ,整个球场是那样的嘈杂,紧迫,充满着不真实的膨胀感,以至于自己说出的话也虚幻到像一场演出需要的台词,没有实现的必要。

然而他的耳膜上灼热的刻下了一个小小的回声。

我也要去,那属于他的红发队友,那个不管想什么都一览无疑的笨蛋。他不想去在意,就如同他们击掌的刹那也不过是过于光荣的胜利导致的一时冲动,他绝不认为那有什么特殊,以至于可以成为命运齿轮开始转动的开端。

所 以他同样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特地绕经那个红发少年蹲坐的沙滩而且像露阴癖一样哗哗夸张的扯开外套露出japan字样然后又掩饰地看向天空,他只记得自己眼 里有海鸥画过的清香,耳畔是海风温柔的咸味,而更多的那个人吵吵闹闹的譬如死狐狸如果不是本天才不在。。。。这样的嘈杂,在继续往前奔跑的时候已经不属于 思绪之内,不过是你灌篮的时候总会听到整个篮球架也承受不住的声响。

他到底也只去了那个海滩一次。

2.
有人问流川枫开始打篮球的原因,他会简单的回答,有趣,就像选择湘北因为家近,挑衅樱木因为本能,面瘫因为习惯。流川不喜欢深层分析任何原因,想到了就去做,这样执拗的单纯使他锐利又压倒一切的前进,沿途从无任何风景入眼。简而言之,流川枫的人生除了篮球是一片空白。

回到球队训练的时候天气转凉,体育馆的木板地吱呀的声音有一种刺耳的熟悉,于是流川运球过人上篮越发的熟稔起来,当篮球入网刹那,那样轻快的空心声,如同利刃破空。

彩子告诉他,樱木还没回来。
这样的事情不需要任何人告诉他也很明白的知道。当然爽朗的学姐也绝不是因为他和那个少年交好所以特地通知,只不过是在其他人和他都绝无任何话题的情况下,美丽的学姐偶尔要确认一下,其实流川枫还是有沟通功能这个事实。

赤木不在这件事情意外的并没有给他太深刻印象。至于球队的经理是否多了一个人这种事情,流川喝着别人给他体贴递上的宝矿力,耳畔已经进入了真空阶段。

冬季选拔赛么。

如果那个人不在。
也许会赢得艰难一些吧。

3
那年的冬季选拔他们到底是败给了有仙道的陵南。

他冷眼看着仙道赛后眼角浅浅一弯的笑意,好像进入全国大赛也就是他竖起食指在场上说着一球,一球,稳住就好的程度,不过稍微兴奋多一点。

他向来极其不喜欢输球,所以任何强一点的对手难免给他刹那深刻些的印象,这短短的一瞥中,那个头发永远脱离地心引力的男人已经笑笑走过来伸出一只手,而他也照例短短撇过。

并没有听到背后的声音,樱木呢?他还好吗?

声音一点点疑惑的上扬着。

三井也走过来按按他肩膀,流川,湘北以后就要靠你了。

他知道这是三井最后的比赛,至于为什么只能靠自己而宫城被忽略这个问题,他也简单的理解成一种告别而不需要多想。

他们在篮球的世界中偶然的擦肩而过,并没有别人想象中那样永远不可分离的羁绊。泽北也好,仙道也好,三井也好。赤木学长。

流川难得的调动回忆简单回顾了一下自己高中以来的篮球生涯,在扫过场边湘北替补席上哀哀的哭泣声后觉得自己隐隐忽略了什么,但并不清晰。

当他意识到自己忽略的是那个红发的少年的时候,已经是那个叫做赤木晴子(大概)的少女睁着茫然而哀愁的双眼在自己面前轻轻问着之后了,流川君,樱木君最近都不再给我回信了。他还会回来打篮球吗?

他并不认为这个名字对自己有什么特别的意义,这个女生会问自己也不过近似于自言自语,并不指望他有任何回应的可能。

但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尖锐的响起,我怎么知道那个白痴的事情。并惊讶地皱起眉来,就像少女脸上惶惑的退缩。

因他已经很久没有发出过,白痴,这个音节,而觉得有些陌生了。

4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怒气从何而来。

元旦的时候得到的生日礼物除了乔丹系列的篮球鞋之外,还有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大家一起去了安西教练家拜年以后回家,他半睡半醒的踩着单车往家走,轮胎擦过松润的雪块而细细的漏出声来,天是阴的,冻住路边橱窗偶尔的一些亮光,掠过流川的视野。

流川枫。

水户洋平出现在面前的时候,这个世界终于有了一些现实的感觉。他停住单车,抬眼望着眼前双手插在裤袋中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的矮个少年。
果然是你啊。

听着眼前人近似于废话的独白,流川一蹬单车就要走,叫做水户洋平的少年再次开口,我正要去看樱木。
单车到底是掠过去了。

被留在路边的少年低低的笑着耸肩,就像早已料到流川的反应又像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出声叫住一个并不多熟悉的人。

如果是晴子小姐的话,还比较有叫住的理由吧。

5
流川晚上做梦,但是通通在醒后忘得干净。

他并不在乎。他没有太多心事,不会发生梦未来和爱这样漫画般的事情,叫出某个人的名字而不自知的在意更是天方夜谭。

他是这么想的。

流川枫不喜欢任何俗套的情节发生在自己身上。因为麻烦。

他把很久不听的英语磁带找出来,塞进随声听。

去学校的路上樱花开了,单车碾过微小的花瓣,粉色的清香浅淡,已经是春天。

这是一个告别的季节。

再见。
4.1

不管何时经过湘北高x年10班的某张课桌,都没人注意到过这样一句话。

就像从来不曾存在。又像未有意义。

一时不受控制的刻下沙扬娜娜这样无聊字眼的时候,流川觉得一直以来内心不愉快的郁结终于消失。他握着小刀柄,食指微微用力,毕竟不会流出血来。

毕竟因为是春天和樱花的原因吧。
惯例的入睡之前流川朦胧的下了判断。

标签:
  F - fuwafu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