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 老师,我爱你 1-8

(37 次投票)

作者:璃罗 2012-06-25, 周一 12:48

页面导航
[仙花] 老师,我爱你 1-8
章 5 - 章 8
全部页面

一、

    
客厅里西边的窗外,下午的阳光已经浅浅的照进屋内,此时正是春末,未跟得上时节的晚樱三三两两的从窗外滑落,偶尔有几片被风 吹进屋内,落在白色的理石窗台上,粉嫩嫩的甚是娇憨可爱,但此美景,却无人欣赏。仙道彰穿着昨天晚上的衬衣与围裙,坐在餐桌旁眨也不眨的看着卧室的门,旁 边的餐桌上是早就已经凉透了的食物。

    
轻轻叹一口气,这应该算是两个人一起生活后第一次由仙道挑起的争端,而且还有些莫名奇妙。仙 道本是非常温和的一个人,他在大阪升学率最高的高中做导师,那里的老师都是甚为严厉的,只有他不同。说话无论是对着谁,那怕是犯了错误的学生,眼中也会带 着笑意,可是现在,他那份日积月累淡定从容的温和却有了裂痕。坐在餐桌旁,他甚至现在都没有发现自己还穿着昨晚做饭的围裙,他就这样守着晚饭在餐桌旁等了 一个晚上。
    
    
樱木早晨才回来,或许是年轻或许是因为强健的体质,疯玩了一个晚上依然神采奕奕,仙道疲惫的看着他突然觉得从未有过的气氛里面还夹杂着一些别的情绪一涌而出。
    
    “
花道,玩的好么。仙道的话声音并不同以往那样和煦温暖,短短几个字里面透着冷意。
    
    
但是樱木还沉浸在昨晚的欢乐中,人生中第一次彻夜狂欢让他急于与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分享,他快乐的抓着仙道的衣服对仙道说,当然,跟你说,仙道……”

    
但是话没说完,仙道打断了他,彻夜不归很兴奋么?
    
    
樱木终于发现仙道的异常,相较于平时冷硬的语气和严肃的表情,让樱木有些不知所措,你怎么了?
    
    “
很好。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仙道的脸色让他看起来非常不好。这让樱木有些恼火,再如何大条他也感觉得到,仙道在闹脾气,这种语气,这种态度让樱木十分的不 舒服,更因为从未面对过有些慌乱。皱起了眉头,胸中也慢慢积累起些闷气,他觉得自己完全没错,但显然面前这个人却在无声的责备着他,他微仰着头,这是生气 的预兆我难道就不可以出去玩么?
    
    “
你可以!仙道的眉头皱的死死的,我没说你不可以。
    
    “
可是!樱木想说可是你的脸上明明是这样写的,但又觉得那样反而像是自己在无理取闹,最后他只能再次强调,我的同学们几年前都已经开始在外面玩了,只不过是玩而已,今天放假本天才为什么不能跟朋友玩到尽兴!
    
    
木的辩驳能力并不好,经常想与仙道小小讲理的时候都会被仙道逗的面红耳赤,但是这一次他确实有理,甚至连仙道都无话可说。仙道没有再说话,但是樱木已经生 气了,他眼睛睁的很圆,褐色的眼眸中因为气愤有些雾气,他大声的对仙道说,本天才明明打电话给你了!然后摔门进了卧室,是啊,明明听着声音是微笑着答 应了,然后再一脸难看的发难,像这种事仙道彰这辈子都没做过。
    
    
他有些无力的坐回椅子,盯着紧闭的卧室门,脑子中回荡着樱 木刚刚的辩驳,每一句都是在急切的告诉自己,他长大了。就这样一坐就是一天,他明白如果自己走过去,像平时一样轻轻敲门然后软声哄劝的话,樱木肯定会出 来。但是他没有。他心知,樱木是一个极为倔强极为不好哄的孩子只是对他例外,但是这一次他没有行使自己的特权。他只是坐在餐桌旁,扶着额头在胡斯乱想。他 肯定没吃早饭吧,就算是吃了,现在也已经是下午了。

    
仙道心里很清楚,樱木已经21岁了,出去玩个通宵根本不算什么,所以他能明白 为什么樱木回来面对他的责问会那样诧异,褐色的眼睛瞪得老大里面甚至能看得到委屈,是的没错,神经质的应该是自己,樱木只是被牵连了,21岁的孩子可以做 很多事,最起码他们成年了。但是仙道就是觉得胸口像是堵着些什么,总是不安。他知道樱木是很乖的了,在仙道彰自己21岁的时候已经开始学着如何爬上女人的 床,有时候哪一天晚上睡在哪里,时间久了自己都记不清楚,那个时候他刚刚摆脱母亲的纠缠,一段时间中内心迅速膨胀起来的连自己都分不清到底是什么,现在想 来,那或许就是成长中的无措与迷茫,不可否认的是,里面也有大量的对成人世界的探索与兴奋。
    
    
他也明白现在的樱木也正在迅速地成长起来,愈发耀眼,仙道本该欣慰却无论如何也忽略不了心中越发明显的刺痛。
    
    
卧室的门有些轻微的响动,然后樱木瘪着嘴从里面走出来,该是真的饿极了,身上还是早晨回来的那套衣服,头发乱蓬蓬四面八方得立着,看见仙道还是早晨那般架势甚至有些狼狈的坐在餐桌旁有些吃惊,竟忘了还在赌气,慢慢地走到仙道面前。
    
    
是第一次见仙道这样,从认识仙道以来,这个男人对自己总是要求完美,仙道的右眼曾经受过伤,那里能看到细微的伤口而且眼珠也有些浑浊,所以仙道一直带着一 个浅蓝色镜片的细框眼镜,从来没有摘下来过。樱木唯一一次看真切过仙道的右眼,是在某一次激情的时候忍不住推开仙道的眼镜去亲吻他的鼻骨,仙道当时便愣 住,随后猛地将樱木按在自己的颈窝里不让他看自己的脸,那一次结束的很潦草,最后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樱木非常成功的止住了自己的好奇心与求知欲,当然这 是有原因的。
    
    
但大多时候,其实樱木并不理解仙道的完美主义,像是一块小小的伤疤这种事,樱木想象不到为什么仙道会如此的 在乎。这个男人对自己要求苛刻的让他觉得心疼。有些服软的抬手伸进仙道服帖的头发里,仙道抬起头来,伸出双手抱着他的腰,看着他就算是不修边幅也难掩住那 蓬勃的朝气,淡淡地问:花道,我是不是老了。
    
二、
    
    
其实仙道也只不过36岁而已,从各方面看 都是年轻有为,优秀的让人觉得闪亮,但是相对于本就是一团火焰般的樱木来讲,或许真的有些沧桑了。他抬头看着樱木,脸上露出少有的迷茫,嘴边仍勉强噙着 笑,只不过有些苦涩。樱木见他这般,心中有些胀的泛酸,好看的眉毛也轻轻的皱了起来,一张严肃的脸越发显得英气,微皱上挑的眉毛趁了些狂妄但那清亮的双眼 却一片单纯,仙道看着面前的樱木眉毛越皱越紧,最终,毫不留情的伸出手来捏着仙道的脸,嘴一瘪,中气十足的喊着,本天才管你那么多,都快饿死了,刺猬头 你有完没完!
    
    
说到底,两个人在一起十年,因为仙道单方面的宠溺与退让,这还是他们之间第一场冷战,当然,如果是樱木单方面的不理人那不算。
    
    
道是在樱木11岁那一年开始做他的家庭教师的,那个时候他已经在教师这一行业做的小有名气,作为一所名校毕业班的导师,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精力再去做别人的 家教,但是当介绍人把樱木领到他面前的时候,本该出口的推脱却被他咽了回去。那是他见过最调皮的男孩,也是他见过最不可一世的男孩。樱木一脸没有将他放在 眼里的表情,脸颊上不知道在哪里蹭的灰灰的,旁边领着樱木来见他的是村子里的藤原叔叔,十分热心,一直安抚并低声嘱咐着什么,估计是让他表现得乖乖的。但 是他还是仰着头,鼻孔朝着天对仙道讲,本天才可是不会认任何人当老大的,你要考虑清楚。仙道记得自己当时便笑出声来。
    
    
仙道与樱木的老家是属于大阪周边的一个小镇,满打满算也就一百多户,之间都还算是熟悉,樱木家在镇上也算是大户,但是前几年出海的时候遇到事故,樱木的父亲与叔父都没能回来,母亲一直体弱多病,担心樱木这个孩子没人管也只能托人找个放心家教跟在身边,别学坏了。
    
    
在之前藤原找到仙道的时候,仙道确实是觉得麻烦,但是也是有足够的借口,他对着藤原叔叔笑的亲切,然后苦恼的说,我住在大阪呢,很少回来的。
    
    
藤原个头有些矮,但是腰板挺的很直,热心且对待晚辈很慈祥,他惦着手里的帽子,心中并不明白仙道的推脱,微笑着说,樱木夫人觉得大阪花道总归是要去的,现在也就是早了几年。
    
    
仙道眉头不着痕迹的抖动了一下,心里想着自己和樱木家的关系没有这么好吧。
    
    
藤原继续说,目前仙道你还是单身,又听说你为人师表,行为端正,樱木夫人说,价钱会很合理,也会专门请个保姆打理你们的生活,你看这样行么?
    
    
人师表,行为端正,仙道在心中眉头抽得更加频繁了,虽然自己说话也总是带着赞美,但是面对对方明显的恭维,显然觉得有些好笑,主要原因是仙道他并不吃这一 套,但是碍于情面,也只能点头说,那让我先见见这个孩子吧。然后才能找到拒绝的借口,天知道他的生活里才不要多一个小鬼。不过人算不如天算。
    
    
樱木握着小拳头仰着头那不可一世的表情,让仙道看一眼就仿佛刻在脑中,再也忘不了,第二天他亲自去拜访了樱木的母亲,也反复推脱了请保姆的钱,因为都是一个镇上的,还闲聊了很多事情。都谈妥后,过了几天,两个人就开始准备动身去大阪了。
    
    
倒是樱木走得时候倒在母亲怀里哭个不停,仙道伸手要领他时还被狠狠的瞪了一眼。后来仙道才知道,樱木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想故意气走自己的,他并不想离开自己的母亲。
    
    “
但是,谁知道你却那么缺钱。当时樱木撇着嘴是这么说的,仙道听了后只是笑笑。对于这件事,仙道明白樱木的遗憾,因为如果当时自己拒绝,樱木或许会与母亲在一起的时间更久一点。
    
    
樱木搬过来的第二年冬天,那简直就是一年中最冷得时候了,樱木抱着自己的枕头挤在仙道的被窝里,他讨厌那种脚底冰凉怎么也暖不过来的感觉,睡在仙道这里就 会很暖和。仙道很欢迎,第二天还加了个暖水袋放在樱木脚底下,睡觉的时候也任樱木乱挤,本来很讨厌小鬼头的仙道却觉得樱木无论如何都很可爱。就在这样的一 个夜晚,樱木蜷在仙道身边正睡的舒服,就被仙道猛烈的摇醒。他睡眼惺忪有些不耐烦,还想要转回去再睡的时候,就听仙道声音沉重的说,花道,你妈妈在医院 里。
    
    
樱木一个激灵就清醒了,看着仙道严肃的脸,眼圈立刻就红了。仙道看樱木如此,知道他有多担心,樱木夫人的身体状况 一直糟糕,在丈夫遇难后更是雪上加霜。这种情形,镇子上应该有很多人能够理解。因为讽刺的是,在这样一个朴素的镇上,虽然不比北海道主要以渔业为生,但是 位于日本的腹部地带的港湾却带走了他们镇子上的很多人的生命。俩人飞快的启程赶回家,但也只来得及在她身边守了几天。
    
    
最后那一天,樱木夫人非常慈祥的拉着仙道的手对他说,小彰你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了,你是否还愿意继续做花道的老师呢?花道他可以,因为虚弱,一句 话说不长,樱木夫人不得不停顿了一会稍微平稳了呼吸继续说,他可以搬出来,他的姑母会照顾他的起居,稍微咳了咳,樱木夫人对着仙道虚弱的微微笑了笑,我希望你能继续督导他的学业,可以么?
    
    
仙道还未开口,一旁的樱木已经断断续续的哭起来了,知道樱木夫人此番用心良苦,只是害怕樱木荒废学业,但是看着樱木夫人一脸的放心与安详,仙道感觉承诺的话如鲠在喉就是吐不出来。
    
    
他看着这个病入膏肓虽苍白却美丽的夫人,在心中默默地念道,我也许会把你的儿子拖入深渊,你如何笃定我会好好教他。也许我会给他最好的教育,但是更有可能的是,我会折断他的羽翼,将他束缚在身边,而这一切,你永远也想象不到。我对你的儿子……
    
    “
小彰?
    
    
片刻的失神,清醒过来仍是樱木夫人虚弱的微笑,仙道回握了她的手,从心底认真的对她承诺,请您放心吧,我很爱花道这个孩子,请您把他交给我,我会照顾他一直到他成年,不需要其他任何人。
    
    
在樱木夫人眼中看到了欣喜的安慰,随后这个美丽的女人犹如窗外的晚樱,迅速地凋零了。樱木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那一年,他才十二岁,母亲的离开对于他 来讲仿佛天崩地裂。他趴在母亲的床边,好似努力的哭,母亲就会如同往常一样,伸出手来,抚摸着他的头,微笑着对他说,又调皮了呢,花道。
    
    
但是没有了,有的只是越来越凉,母亲的体温。
    
    
知长大嘴巴到底哭了多久,自己突然被仙道抱在怀里,抬头看到他一脸的严肃,随后听到他低声问,花道,我当你爸爸好不好。樱木满脸还挂着泪,哭到鼻骨都 已经酸麻,一双眼睛通红通红,抬头看了仙道许久,竟然乖乖的点了头。然后用哭的沙哑的声音问,那我可以不去姑母那里么。十二岁的孩子对寄人篱下已经有 了感触,心疼樱木眼睛中的那份恳求,仙道用力将樱木抱在怀里,那一瞬间他想说,永远在一起吧,但是他也明白,永远这个承诺对于小小的樱木来讲,太过遥远也 太过沉重了。
    
    
从那一天开始,樱木知道,仙道会变成他非常非常甚至最重要的人。
    
    
虽然这件 事后来经常被樱木拿来取笑,即使仙道未曾让他叫过自己爸爸,但两个人在一起后,樱木还是觉得仙道当时那句,我当你爸爸吧十分好笑。曾经有一次在床上,仙道 正抓着樱木的脚踝冲撞的时候,樱木突然掰过他的脸,一脸红晕却努力正经的问,刺猬头,你当时打算认我当儿子是不是觉得以后跟自己儿子上床更有快感? 道听的一愣,随后忍不住闭上眼,抓着他的头发胡乱啃着他的喉结,樱木还来不及讨饶便被身下控制不住异常凶狠的贯穿折磨的只剩下呻吟。那一天晚上仙道做了五 次,第二天神清气爽的亲自去找樱木他们班主任给他请了假,然后爸爸这个话题从仙道的禁忌变成了樱木的禁忌,用樱木的话来讲,谁知道那个变态真的会更有快感 啊!(凸凸)
    

三、

    
偶尔的一次争执,对于樱木来讲不痛不痒,第二天就忘到脑后。他不知道的是,对于仙道而言这或许只是开端。
    
    
木是16岁那一年被仙道拐上床的,对于仙道来说,之前要说没想过或许虚伪,但自己也不知道会这么快。他自己本想要等到樱木成年的,等到他可以脱离自己的时 候正式跟他坦白,你的老师也好,你的监护人也好,甚至是你的养父也好,他对你的爱与你所想象的不同,接受,或者是离开。
    
    
但是十六岁运动少年的吸引力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樱木洗完澡从来不擦水的这个习惯更是要了仙道的命,情欲就像野兽,吞噬着理智,一层层薄弱着自己内心脆弱的防线。自从爱上花道就不再交女朋友的仙道,在那一晚的花道眼里绝对是一个十足的野兽。
    
    
过现在,已经36岁的仙道却像是中二生一般,有些恶意的安排着约会,曾经雷打不动的花道专享仙道特制早、中、晚餐也许久没做,不过仙道也明白,饭什么 的樱木不会太介意,学校的伙食很好,家门口的拉面铺味道也很棒。他只是开始不去打理衣服上沾染的香水味,有的时候与女伴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家鞋也不脱就这 样倒在沙发上,然后想着,明天睁开眼就会被甩掉吧,但其实第二天自己总是被换了睡衣在床上醒来,身边的樱木睡的安静。每到此时,仙道都会轻柔的将自己的唇 印在樱木的额头上,很久很久,他知道樱木是一个看起来很硬但是从内到外都很软的人,尤其是心,软的能掐出水来。
    
    
樱木是个 外表倔强且看起来有些凶的孩子,从小到大刚刚接触他的玩伴总是有些怕他,但是时间久了,那些娇嫩嫩的小女生有什么难事也总是找他。而樱木也总是乐此不疲的 说,包在本天才身上吧~”然后双手叉腰,做出那个动作简直像是一个没有披风的superman。虽然那些事情只不过是,樱木樱木你有空的话帮我搬这些书 吧之类的,但是樱木从不推辞。
    
    
在同伴心目中这个孩子是义气且强大的,也许明白樱木花道竟还有脆弱一面的人也就只有仙道 了,曾经就因为这个,作为高智商高情商的优秀导师仙道,竟然还暗暗自喜过。在樱木的母亲刚刚离开的那些时候,这个孩子每天晚上都要在仙道旁边才能睡得着。 有的时候经常因为某个噩梦惊醒,往往那时,他的眼角还有点湿润。因为过早就承受失去母亲与父亲的伤痛,这也是难免的。仙道有的时候会怜爱的试图将他圈在怀 里,但是总是被挣脱,樱木讨厌别人抱着他睡,一直如此。
    
    
大约是在樱木夫人去世的同一年,冬天虽然过去大半,但是仍然非常 冷,正赶上仙道的学生们马上就要冬考,两个人将卧室的暖气开到最大,仙道仍要披着一件大衣在一旁的书桌上备课。樱木本来睡得安稳,到凌晨却突然惊醒,然后 坐在床上却是一副不想再睡了的模样。仙道从未见过他这样,放下笔过来想要哄他再睡,怎知,樱木突然抓着他说。
    
    “
我梦到了一件往事,这件事我简直都快忘记了。
    
    
仙道有些好笑的看着他兴奋的样子,好言哄到,明天再讲,先睡觉。
    
    “
不要,那是本天才真正意义上的一次探险。
    
    “
哦?确实被挑起兴趣的仙道发出疑问,那你怎么会忘记。
    
    
樱木一时语塞,脸色通红,其实是因为当时觉得太害怕所以才不敢去想,这个理由自然不能与仙道讲,只能睁圆眼睛狡辩,因为本天才当时领着一群小弟,日理万机,记不得那么多事啦!
    
    
仙道眉毛一抽,嘴角晕上笑意,但看樱木马上就要发作的神情,又将笑给憋了回去。
    
    “
好好好,仙道宠溺的摩挲着樱木的头发,那细短的头发刺着掌心十分舒服,仙道眯着眼睛,语气温柔,那说来听听大天才经历了什么英勇的探险。
    
    “
不就是鬼宅喽?樱木得意的说。
    
    “
鬼宅,老家那里有鬼宅么?
    
    “
然!就是,镇西神庙旁边那几个长了好多野草的破房子嘛!樱木继续得意的说着,那一片原先是孩子们觉得村子里最神秘的地方,比较偏僻,周围好多的草,晚上 偶尔亮着灯也觉得昏暗,更何况有的时候还能听到里面有女人歇斯底里的哭骂声。那个时候樱木才9岁,有勇气独自一个人去摸索已经相当厉害了,或许那种毛骨悚 然到如今还记得清楚,以至于至今那份得意丝毫没有减少。所以他并没有发现,仙道突然暗下去的脸色。
    
    “
……花道在里面看到了什么呢?
    
    “
……看到一个魔女!樱木指手画脚的说,脸色好白好白,但是好漂亮,本天才本来都打算要离开了,樱木说到这里时,有些紧张的咬了一下嘴唇,她突然发现我了,然后就过来要吃我。
    
    “
然后呢?
    
    “
然后还说我的眼珠子很好看,要留给他儿子!樱木直起身体抓着仙道的胳膊说,知道么,魔女还有一个儿子。再然后,我就拿预先准备好的香灰撒她,然后跑出来了,不知道她被我杀死没有。
    
    
仙道摸着樱木的头发,12岁的孩子还很小很幼稚,樱木又比起旁人更单纯,所以仙道不怪他,想起上午得空的时候曾经拿出相册来给樱木闲翻,就有些明白樱木这个梦是为何而做的了。

    
他平静的看着樱木说,那个魔女,是我的母亲。
    
    
那一瞬间仙道在樱木的眼中看到了惊恐,随后,樱木又不相信的咯咯笑了。
    
    
道安抚着兴奋的樱木睡了,然后自己一夜未眠,多少年前的往事突然涌现,搅的他头痛欲裂,他明白樱木早晚有一天会相信,这一天也并没有过太久。也就在那一次 上床时樱木推开仙道的眼镜亲吻他的鼻骨随后被用力的按住后脑的那一天,樱木真切的看到仙道右眼上相交的两条疤痕,于是回忆起几年前那晚,仙道平静的告诉自 己,那是我的母亲。
    
四、
    
自那一次彻夜不归后,没过几天,天气迅速转暖,很快便到了初夏。樱木将这几天穿的薄外套 脱下来扔进柜子里,天气已经足够暖和不需要这些衣服了。他深深地抻了个懒腰,将自己摔在床上,虽然说初夏很美好,但是心里却总是不应景那样沉沉的。那之 后,樱木再没有接受过朋友出去潇洒的邀请,并不完全是因为仙道,只是那种新鲜与刺激过去之后,樱木发现,其实那并没有什么。可以肯定的说,绝对没有好 好睡一觉然后第二天出去痛快的打篮球那么符合心意。
    
    
但其实,要说和仙道完全无关,却又不是那样。自从樱木十一岁开始跟随仙道一起生活后,那是唯一一次看到的脆弱的仙道。
    
    
时的仙道总是自己一转头就能看得到的依赖,从小到大,无论自己遇到什么困难,早就已经习惯了身边有仙道微笑的身影。笑眯眯的摸着自己的头,不停的安慰说,花道是真正的天才哟。就像这样,仙道在樱木的心中是强大的,曾经在自己年幼时为自己挡风遮雨且什么也难不倒的仙道老师。
    
    
但是这样坚强的仙道也会露出脆弱的表情,抱着自己的腰,抬着头,用那样的表情问那样的一句话,无法不在樱木的心中留下深深地痕迹。樱木不是没有想过总有那么一天,仙道会不再那么强,但是他总是觉得那时候很遥远,即使现在也是如此。
    
    
木烦躁的在床上翻了两圈,将脸埋进枕头中,上面还有仙道的味道,淡淡的。比他所沾染上的那些女人的味道好闻的多。想起仙道身上的那些味道,樱木觉得心中有 些堵,他不是不在乎,其实自己明明可以将每次喝得烂醉如泥的这个家伙抓起来扔到门外的,但是不知为何,樱木就是觉得,仙道他或许是有些看不见的伤痕在痛。
    
    
有一次仙道睡的很熟,想必是真的醉了,这种时候很少,大部分都是樱木在熟睡清醒的是仙道,樱木仔细的看着仙道的睡脸,将他前额已经遮挡眼睛的头发撩起,轻轻的抚摸着他右眼的伤疤,樱木便觉得仙道心中那看不清楚的浓郁悲伤便透过这个动作传到自己心里。
    
    
就是无法相信仙道会伤害他,就像是12岁那一年他就那么不管不顾的跟着仙道走时一样,家里的亲戚无论怎么劝说,他只是那么一句话,我要跟仙道走。那个 时候,也是这种信任,相信如果是仙道,就不会伤害他,那个笑眯眯温柔照顾他的老师,是除了妈妈以外最信任的人。就算是这个人被全世界的女人围绕着,他也依 然相信他。
    
    
虽然心中,难免会有连自己也无法忽略的失落。
    
    
不过消沉从来打败不了樱木,在床上翻滚几圈过后,樱木仰面向上,刻意做出一个凶凶的表情,对着空气挥了挥拳头,混蛋刺猬头。
    
    
但转而又在心里默默地想,知道你不会永远那么强大,但是天才会陪你啊,会陪你很久很久的。
    
    
外夏日的阳光有些耀眼,樱木静静的躺在床上享受假日,如果下次仙道再回来的超级晚,就闹个脾气好了,樱木想,但是如果让他明白了天才不开心还是会继续下去 怎么办,那个从来都不缺女人缘的男人真的觉得自己是个烦人的小鬼怎么办,那到时候自己一定会离开他,永远不要再见他了。樱木用手捂着眼睛,将自己陷入一片 黑暗,他很了解自己,是属于那种不会强求更不会恳请爱情的人,但樱木也许并不知道,其实有一个人比他更了解自己,那个人便是仙道彰。
    
    
在胡思乱想之际,樱木的手机响了,来电的是樱木班里的后勤委员,属于樱木樱木,如果有空请你帮我如何如何团里面最喜欢麻烦樱木的女生之一。这个电话是 找樱木想要一起出去买班级上的卫生用品,樱木因为心里有些烦,所以对于出去逛街半分提不起兴趣,哪怕后勤委员是班里数一数二漂亮的女生。但是因为从来无法 推卸其他人的恳求,拒绝的话在嘴里翻滚了几圈还是咽了下去,干脆答应了,两个人约了晚上六点顺便出去逛夜市,放下电话,樱木有些困意,往被子里蹭了蹭,刻 意躺在仙道这半边,就这么睡着了。
    
    
而同样也在心中百转千回的仙道,此时正坐在办公桌前把玩着自己的通讯录,那里有自己所有的人脉,但是他翻来覆去也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找什么。归根结底从遇到樱木的那一天起,自己就不像是为自己而活着的了。不过,如果仙道知道樱木此时心中是如何想,或许会更苦闷。
    
    
然他今年才36岁,从各方面看都是青年才俊,却有些像是一个害怕失去青春的少女一般,在青春鼎盛之时便开始自怨自艾,对未来二十年后,自己真正老去,而樱 木才真正开始灿烂的人生的那种必然的未来,竟然也有了提前的恐慌。可笑的是他竟然从心里希望,樱木永远都意识不到,自己和他其实有着15岁那么久的差距。
    
    
存在着这种丢脸的逃避并不能完全怪仙道。
    
    
仙道看来,人一旦衰老丑陋便会被抛弃。不过在他小的时候他也坚定的相信着忠贞的爱情,曾经母亲是那样疯狂地爱着父亲,在大家都以为父亲遇难的那些年,她整 日的哭泣甚至精神恍惚,那个时候,仙道也才十几岁,他知道很多同样优秀的男人试图接近自己母亲,但都被拒绝。于是他心底最大的目标就是保护好妈妈,照顾好 妈妈,虽然那个时候母亲已经有些癫狂。
    
    
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仙道因为邀请第一个看着顺眼的女同学回家,竟然激的母亲当时 就气得发狂,用能拿得到的所有东西去打他,嘴里还念念有词,全部都是在骂父亲的话,他和他的同学都害怕极了,最后他还是先一步反应过来,护住了身边那个无 辜的女生,他眼睛上的伤口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
    
    
事后,他拿着镜子端详着自己这张脸,发觉自己真的是越长越像父亲了,突然 间觉得没完没了有些烦躁,也愈发可怜起来自己的妈妈。如果事情一直是这样发展下去的话,对于爱情童话,仙道或许比起常人更加相信与向往,虽然被偶尔歇斯底 里的母亲困扰的几乎喘不过气来,但仍觉得敬佩。但是五年以后,爸爸回来了,因为死里逃生,他吃了许多苦,变得憔悴而苍老,在仙道本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 母亲却将父亲拒之门外。那一年的仙道与现在的樱木同岁,正是散发着青春芬芳且朝气四溢的时代,母亲毫不留情的赶走了父亲却总是对仙道多方的温柔与管束,甚 至于仙道晚归都被她哭诉的仿佛出轨一般。有一天,母亲抚摸着仙道的脸询问他,你还记得你爱我么。于是仙道才明白,母亲是真的疯了,她抛弃了苍老的父亲 却追寻年轻的自己,那一瞬间,曾经包含着忍耐的敬仰变成了深深地恶心。
    
    “
你真的爱他么?妈妈。这样问过后,仙道便再没有回去过。
    
    
后在他认识了樱木之后,便带上了那副眼镜遮住了他自以为丑陋的伤疤。其实真正不停在抽痛的并不是右眼上的伤口,而是心中某一处不知名的感情,无时无刻在叫 嚣着,在警告着他,爱上一个比自己小上15岁的男人到底是有多么的不理智。但是却无法结束,爱情,是比情欲更加难以控制的,贪婪的野兽。



  L - 璃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