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恶作剧

(2 次投票)

作者:狐狸爱猴子 2018-06-08, 周五 18:11

爱情,妙不可言。

很少有人能让仙道彰感觉到挫败,樱木花道是那为数不多中最出挑的一个。这个因为篮球而结识的学弟,从甫一见面就给仙道留了下深刻印象。从普遍意义上来说樱木花道应该算是个单纯王,是那种单纯到你说个最错漏百出的谎时他都会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眸子认真问“真的吗?”的超级单纯王。而仙道恰恰是个喜欢说谎且擅长说谎的人,不过那都只是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所谓的分寸,就是在你找乐子的同时对方也会莞尔一笑。这好像是他与生俱来的技能,于他于人都将这些小小的玩笑当做日常生活里的情调,偏偏樱木是个例外。明明任何人被同一个对象捉弄过两三次都会自动警觉起来,樱木却能三番五次地上了仙道的当。

实在太奇怪了,怎么会有人那么笨。

仙道捂着被砸肿的额头躺在街边球场上,再一次被骗的少年已经气呼呼地一个人跑走了,临走前还顺带黑了仙道带的点心和饮料。明明不捶我我也会把那些给你的,再这样下去脑子都要给磕傻了。仙道晕乎乎地想着,其实他和樱木,指不定谁更傻吧。黄昏时分的天空被夕阳染得瑰红,大朵大朵的云彩随着柔风不停变幻,仙道仰躺着望向空中,疑惑起神奈川这个乡下地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美了。

已然消失身影的少年从远处传来中气十足的喊声,“臭刺猬头你别想偷偷赖着,你还得请本天才吃饭呢,赶紧的。”

少年充满元气的声音与温柔搭不上一丁点儿边,却好似一股春风吹走了仙道头上的晕眩,他一骨碌从地上站起,一路小跑去追赶樱木。仙道彰觉得这样的自己可真好笑,被人用头狠狠槌过后还屁颠屁颠凑上去请人吃饭,果然怎么想自己都才是那个天下绝无仅有的大笨蛋吧。

最开始只是和仙道平常最拿手的小把戏一样,或许是樱木实在太好骗了,他渐渐有点把握不住分寸。他能保证自己绝不是个“坏人”,他的那些小小的“坏心眼”事实上对于从前中过招的人来说完全不算什么,甚至还有人乐在其中。可面对樱木的时候,仙道一向惯于掌握的“分寸”好像慢慢失了准头,那些“坏心眼”逐渐升级成真正的捉弄,尽管他对天发誓并不想真的伤害樱木,可恶作剧却怎么也停不下来。这个单纯王学弟会因为仙道的玩笑大为光火,也偶尔会因为被骗太多次而流露出那一点点受伤,却总是学不了乖,仙道觉得他哪怕是骗樱木一辈子,那小子也还是会上当。但这并不能给他带来任何满足,反而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愧疚和不安一丝一丝往他心口钻,若有若无,不至于令他停止,却也让他难耐。

其实是两败俱伤。

不过樱木那小子也是在进步着的吧,明明一开始只知道失去理智般拿自己头去攻击仙道,说起来这一招也真够奇怪的,要不是那小子凶神恶煞的表情,仙道还以为对方要吻上来了呢,事实证明这只是他想得太多。后来樱木开始学会拿仙道曾经“对不起他”为由半强迫式地要求仙道陪他练球,再后来……他不仅会以此要挟仙道当免费陪练,陪练完后还要充当冤大头请客吃饭。

到底是谁捉弄谁啊……单纯王也变得不那么单纯了呢,应该不是我的错吧,仙道抓了抓自己的下巴。

这样幼稚的把戏直到仙道升入大学离开神奈川才告一段落,却在一年后以樱木考入同一个大学为契机再次开始。在人生的新阶段里仙道不仅没有任何长进,反而因为所处同一学校的便捷而变本加厉。

在樱木面前他头一次知道原来幼稚这个词和自己也能搭边。

和樱木的互动小儿科到不行,仙道却永远乐此不疲,他从前倒是从来没怀疑过自己的动机,无数次分析来分析去也只觉得是因为自己从小和人接触起来总有那么点隔阂,太会把握分寸的结果大概就是和谁也不亲近吧,唯独樱木是个例外。尽管在别人看来仙道总是有超出同龄人的成熟,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不尽然,大家都是躁动的年纪,他又何尝没有少年人的心性。只是“分寸”这件事压了他太久,只有面对樱木才会全然不顾。不过关于樱木那个爆炸性的八卦传遍全校后他才意识到其实还是不一样的,是谁说的来着,心智不成熟的男生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只会用欺负对方来引起注意,联想到自己,仙道觉得这还真是一条铁一般的定律。想起唯一和自己算得上好友的越野同学曾经板上钉钉般给自己贴上“幼稚”和“无聊”两个标签,仙道觉得那家伙看人眼光还真够毒辣。

但有些事现在才意识到也太晚了吧,仙道无奈地听着学妹叽叽喳喳讲着关于樱木和一年级校花校草间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恨情仇,腹诽流川那家伙球场上输给自己那么多次,情场上倒是先他一步夺筹。

真不想看那小子得意洋洋的脸,仙道脑中想象了下流川搂着樱木向自己示威的模样,身体不住狠抖了个激灵。

“啊!”学妹的一声惊叫及时把仙道从这恶心的画面中救回。

“怎么了。”

“没,没什么,仙道学长我先走了。”学妹抱起桌上的资料低着头慌慌张张跑走。

仙道顺着女孩离去的背影发现了站在活动室门口的樱木,原来是事主到了,多爱八卦的女生都绝不好意思在当事人面前滔滔不绝,怪不得小学妹一反常态说到兴头上居然戛然而止匆匆落跑。

“想不到仙道学长还挺受欢迎的嘛。”樱木故意在学长二字上加重咬音,一时间弄的仙道也搞不清这算是揶揄还是有那么点吃醋。

“我们的樱木学弟也不赖啊,要是咱们学校有份八卦报纸,估计今日头条的主角就是你了。”

“你也相信那些啊。”樱木瞪了眼仙道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想不到堂堂仙道彰还爱听这种小道新闻。”

“现在这事有谁不知道才恐怕是个山顶洞人。”仙道笑眯眯地看向樱木,“你和流川的事传得那叫一个生动形象煞有介事,不是连照片都给人拍到了吗。”

“你觉得开心吗。”

“啊?”

“我是说,你听到那些事觉得开心吗。”

“为什么要不开心呢。”

“那你一个人开心去吧。”樱木嚯地站起身来,“我和死狐狸没什么,他想和我有什么但我一点都不像和他有什么,没有好戏看你大概要失望了。”

“等等。”仙道赶紧拉住一边说一边就要往外走的樱木,“你这算向我解释吗。”

“我还有课。”

“花道是在在意我的看法吗,是怕我误会了什么吗。”

“你要是害我迟到我饶不了你。”

“花道是不是喜欢我啊。”说出这样的话来,即使是一向泰然自若的仙道也不免紧张起来,肯定的语气里倒是找不到任何端倪。

樱木总算是肯回头看着仙道了,他直直地望着仙道的双眼,就像曾经无数次做过的那样,好像看着仙道的眼睛就能看出来这人是不是又一次要捉弄自己。

“我只是不喜欢被人背后嚼舌根。”

“但花道也只来找我解释了。”仙道笑起来,“真是太好了。”

“好什么。”

“我啊,其实在听到你和流川的事情后气得都快吐血了,怎么都想不通花道放着我不选选那小子的理由,装出一副无所谓又看好戏的样子其实心里已经快疯掉了,但是太好了,原来花道也喜欢我。”

樱木此时站在仙道面前涨红着张脸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只知道看着仙道的眼睛,就那么呆呆看着那双瞧不出波澜的双眼。

“是真的。”

仙道拉起樱木的手放在自己胸膛上,结实的肌肉下那颗心跳得比任何时候都要有力,扑通,扑通。

“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的。”樱木这样说着手倒是没有放下,“怎么可能摸得到你的心跳啊。”

“但是你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了,所谓心意相通是不是这意思。”

“你好恶心啊刺猬头。”

在仙道看的为数不多的爱情小说和电影里让他印象深刻的无一例外都是以悲剧收场,也许悲剧本就更令人震撼,又或者他原来就有那么点悲观主义,大团圆的美好结局看起来总有些不切实际又过于平淡。

不过轮到自己,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比起Bad Ending果然还是Happy Ending更好。

再后来,仙道知道了一些关于樱木的小秘密。

比如到底为什么那么容易上当。

“天底下最最最最笨的大笨蛋都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栽在同一个人手上吧,不佯装被耍的话,我又怎么能白捡一个陪练还自带零食饮料和拉面。”

啊?请君入瓮。

仙道彰猛然间有种两眼一黑的感觉,原来爱情让人变笨的同时也会让一些人变聪明,樱木他,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都不应该是这种人设吧!

不过怎么样都无所谓了,他还有大把时间在其他地方把吃的亏讨回来。

  H - 狐狸爱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