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宫花]我入戏了 1-15

(1 次投票)

作者:three 2018-06-08, 周五 18:16

页面导航
[宫花]我入戏了 1-15
章 6 - 章 10
章 11 - 章 15
章 11 -章 15
全部页面

1
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宫城良田蹲在青瓦石阶上好久了,买了包黄山抽的只剩最后一支,烟圈腾腾上升在烈日下显得很是妖娆缠绵,他茫然的望着那清烟不知思索什么,直到旁边的人突然熙攘起来。

来了!来了!
人都齐了?夹着公文包的男人一手遮天刺眼的眼光,一手清点周围的人数,眼睛扫到蹲在后面的宫城喊了一句,哎,你是吗?
宫城抬眼也没说话,聚在前面的人替他点了点头,他才起身,烟抽了一半就得扔有点不尽兴。脚上是双穿破了的球鞋,面上脱落了浅绿的花色,他碾碾还亮着火光的烟蒂,拍拍大腿走了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上下打量着宫城,男人矮个配着刺头,耳上嵌着钻钉,从内而外散着股暴戾阴沉,只不过眉眼却略微有些萎靡不振。
宫城良田。他的普通话不标准,但名字还是说的通畅的,就是口音改不过来。
那人显然也是有的奇怪,你哪儿的?
这话他听人问得多了,知道怎么答,我来自日本,现在只想专心在中国演戏。
果然对方眼睛一亮,端详了半天,喉头冒出一句,那你明天来片场。

宫城似笑非笑,眼神里毫无半点感激,心里只觉得日头大燥劲强,唉,无聊透了。



2.
他有点记不清这是呆在中国的第几个年头。
也不太记得,他在横店呆了多久。

周围有很多像他这样的,每天开工就绕在剧组附近,缺人的时候就被叫去当个龙套,一两百一天,刨去买烟吃饭房租费,只够他一个月做次大保健。
那副导找他拍的是个抗日剧,他擅长,穿件皇军的土色衣服随便板着脸说几句日语就能拿钱,出场镜头还挺多,是个部队大人物,前几集拿着把枪把主角直接打趴下,一顿折磨,越是狠毒越是出彩,死的有点虎头蛇尾,援军一把大炮人就都炸残了。
他从不觉得演抗战里的日军是件丢脸的事情,他本来就是日本人,倒是旁边那些中国小子们个个脸色难看,推三阻四,戏也排的马马虎虎。


拿着钱就稍微有点职业精神,宫城想,这就是他们的头了。

横店外头有两条街,一条叫女人街,从剪头理发到淘宝爆款一应俱全。还有条叫石子街,夜里出摊各种大排档,喧嚣到凌晨,他都挺爱逛。女人街上的都市美人服务不错,消费也不高,没借着影视城坐地起价,老板实在良心。他混个龙套不容易,不想把钱都费在嫖娼身上。就是房间小隔音不好,进门就是床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隔壁交缠的肉体啪啪作响,女人高亢激情的叫声此起彼伏,他难得耐心听了一下,揣摩隔壁的时长,可惜没到三分钟就停了。他笑出了声,旁边的卷着大波浪的对着镜子抹红唇,满脸不耐烦地说,“大哥儿,笑啥呢?还操不操啦。

操!当然得操,他用尽了全力发泄着今日的欲望,反复揉捏女人胸前的白肉,听着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心里无比满足。许是他干的太猛太痴狂,最后算时间超了一个钟头,女人也没加他费,躺在床上汗流浃背,眼神迷离,临走前好像听她说了一句,这小日本挺会干的。

他嘲弄的把手插到裤袋,头也不回的走了。



3.
十字街上的江城小龙虾一直人气最高,有时候宫城还能看到一两个电视上的熟面孔也跑到这边吃宵夜,四五个人围着一桌,吹牛打屁和旁人也没什么区别。
他就坐在小陈烧烤的摊子上,正对着龙虾店,喝着瓶青岛啤酒,桌上是烤好的脑花和羊肉,孜然和辣椒放的十足,嘴皮微微发麻。
他时常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一坐就是好几个钟头。

昨天那副导从龙虾店过来买烤猪腰,见到旁边独身一人的宫城,等的无聊就攀谈几句。
你戏演得不错啊,呆这儿几年了?
四五年了吧。
你多大了?
二十七。
“哦,那是不小了。

副导接过小陈包好的猪腰子,客套的问他要不要一起过去吃龙虾。宫城笑了笑摆摆手,不熟就不去叨扰了。那副导也没再邀,只是嘴上说了一句,下个月还有一戏,到时候来找你。
宫城客套的道谢两句,这话他听得多,耳朵都生出茧了。

只是没想到,过了两月,副导真给他打了个电话。

是小宫吧,我们这剧啊,缺个男四。你过来试试吧。



4.
是个仙侠剧,他演个瞎眼的东瀛武士,手持一把妖刀渱月,原是跟在魔头作恶,中途遇到主角被他嘴炮成功策反,转而洗白开始间谍之路,结尾还大义凛然的舍生赴死,算是个悲情的正派人物。

台词挺多,只是对白中的文言文有点费劲,为此他去丽人那儿没上来就干,破天荒的问了几句,那女人和他老相识了,捧着剧本也算耐心甩着方言和他讲剧里的古诗。

看不出,你还挺有学问的。
那女的白了他一眼,你没听过九年义务教育啊,这诗才小学水平,傻了吧唧的。
宫城笑的格外开心,那夜他啥都没做,却付了双倍的钱。

隔天他进组,副导跟他打了声招呼说要给他介绍主演和工作人员,他见着片场的灯光打向远处,断瓦残垣前站着一个气宇轩昂的青年,穿着红色的盔甲,长枪倚在身旁,从眼角划过血泪,颇有几分悲壮色彩。

副导喃喃说道,演的是真好。
宫城也觉得。扮相是一方面,这人显然入戏颇深,神情肃穆凛然,嘴唇微颤动容,只是一开口说台词,便是格外别扭难听的汉语。
片场有人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这倒真是怪出戏的,可那人好似觉察不动,依旧表情庄严,一本正经的念完台词。也是难为和他对戏的人憋笑憋得辛苦。

副导拍拍宫城的背,他也是日本的,这两年挺红,现在来中国捞钱。戏演的可以,人也随和开朗,就是普通话不好,你跟着他,多跟他交流交流。
这下明白了。宫城自嘲还真以为翻身了,不过是给人当配角打下手的。他仍是痛快的答应了,物尽其用,既然是块台阶就要有给人踩的自觉。

导演喊了过,身边的助理便立刻上前,给青年擦着额头上的汗,替他脱下戏服。现在是盛夏,一身厚重的盔甲格外闷热,剧里其他几个小年轻都生了痱子,妆也不好上,像他这样的主角更是得好好盯着。于是从收工之后,宫城见他周边就围了了好些人,想了会儿,他也端着杯水走了过去。
青年个子挺高,一双大长腿笔直修长,腹肌饱满恰到好处,虎目剑眉自带侠气,古装的扮相很是衬他,尤其是一头红发俊美非凡。

“喝口水吧。他说的是日语。
那人一脸震惊,转而有些兴奋,咧着嘴说,你是?
宫城良田,剧里演武士的,还没到对手戏,过来先打个招呼。
青年听了眼神明亮,多了几分雀跃,大大方方的介绍,我叫樱木花道,留个电话吧。



5.
樱木的性格不是一般的开朗,准确来说是精力充沛,兴奋过头。

他是第一次来横店,看什么都新鲜,收工后拽着宫城跑东跑西。晚上有几个宫殿是别的剧组拍夜戏,他就带着副墨镜悄悄混进去,别人以为他俩是找来的群演,就让他们去当走场的路人。樱木觉得低着头当背景板格外有趣,穿着老百姓的粗布衣服笑的快憋不住,嘴里悄声飞速说着日文,噼里啪啦地,听的宫城都费劲。

小宫,你说我们会不会被发现啊,好有意思啊。你瞧那个家伙的衣服后面开了好大一个口子,怎么前面那妹子还带着手表啊,也不怕穿帮,笑死我了都。

他一般嗯嗯接两句,什么都不说。他不喜欢聒噪吵闹的人,尤其是在他昏昏欲睡的时候。

陪着樱木让他觉得比拍戏还累,为了演好东瀛武士,他每天早起估摸着几个动作反复的练。因为是小配角,进场也没有固定时间,一开工就得候场,有时候还得拉去化妆凑人头演些龙套,好不容易下场收工,还要跟着樱木跑别的组,他寻思这也不是办法,于是拍完夜戏就拉着樱木就去了龙虾店。

吃吧,味道不错。香辣小龙虾加冰镇啤酒几乎是炎炎夏日的标配,宫城头一年来像着了魔似的,每天来上一大锅,后来吃的腻味了,瘾才过去。
我经纪人不让我吃这些。樱木见着眼馋,却没动筷子。
为什么?
他说中国的东西不干净,吃了要生病。
宫城嗤笑了一声,自顾自的拿起筷子,矫情。他撕开虾头嘬了口里面的汤汁,吞下虾黄,然后用筷子跳开虾尾里的嫩肉,一吸溜肉就进肚子里了。

樱木已然是扛不住这般诱惑,公司百般交代的话立刻抛诸脑后,直接拿起筷子就照葫芦画瓢的吃了起来。
沿江的人都爱吃虾蟹,附近几个湖区盛产肉汁肥硕的龙虾,加上老道的煎炸技艺,樱木吃的津津有味,一个晚上他们就吃了两锅,嘴巴辣肿了还停不下来,要不是实在撑得走不动路,估计还得再战。

吃饱餍足,樱木撑着肚皮在喧闹的夜市上大摇大晃的走着,全然没有半点明星架子。他才来中国一个月,日本人气还算挺高,中国嘛,只在年轻姑娘中间有点知名度,日常生活完全不受影响。

也许是轻松自在的氛围,这让宫城渐渐了解到樱木独特的个性。
樱木平时不说话挺眉清目秀,一表人才的。一张嘴就有点傻里傻气,闹腾起来像个神经病。他平时挺爱自拍的,可相册里大都是些恶搞的鬼脸,宫城问他为什么,樱木就说拍惯了正经的时尚杂志没意思。

可惜架不住人家个高身材好,颜值高就是经得起折腾,即便发张鬼脸,评论里也不缺要给他生猴子的软妹。

宫城也不羡慕,他俩不是一路人。
他走的是实力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16年匿名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