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青柠

(4 次投票)

作者:麦子 2018-06-08, 周五 20:21

上 

每到学期末的考试周,最是繁忙又最是空闲。
繁忙的是再无心学业的人也不愿高唱满江红,所以总想着最后再拼搏一把临时抱抱佛脚;空闲的是所有班级早已停课,连社团活动也早就停了,所以每个人都一副失魂落魄无所归依的模样——教学楼里十室九空,乌压压的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都愿各自找个安静的角落默默温书。不过归根到底,平时认真的人已经无需认真,而最需要认真的人此时也已经无力回天。
湘北高中的太阳,似乎比任何其他地方都猛烈一些,呱噪的鸣蝉从早到晚无时无休,叫得人无端烦躁。
绿色的塑胶运动场边,高高的看台下是便利店和体育器材室,流川很早就来占了器材室,准备安安静静地好好睡上一场。这里有厚厚的橡胶软垫,比起天台那水泥地,睡起来明显要舒服很多。
一觉醒来,流川出了一身热汗,翻个身却睡不着。器材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摇晃着,夹杂着嬉笑和低低的咒骂。“是哪个混蛋在里面?!”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流川彻底醒了。他慢慢从舒适(但很热)的垫子上坐起身,倾耳细听。
“嘛,就坐在这里吧,也很凉快嘛,有风,空气更好啊。”这是那个讨厌的水户,流川认得他的声音。
“快把吃的东西倒出来吧。”瓮声瓮气的,肯定是那个胖子。
哗的一声,一大堆东西倒在地上,接着是令人烦躁的塑料袋窸窸窣窣的噪音。
“兑奖卡都给我,给我!”大嗓门中气十足,流川都能想象他脸上那副神气的表情,眉毛竖着带着点杀气,可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觉他不过是个外强中干的傻瓜。
“小花你的书呢?”
“什么书?”不认识的声音。“是不是那种书?”声音带着令人不爽的猥琐,他都有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朋友啊,流川黑了脸。
“英文书。”水户对那个家伙未免也太关心了,简直像是老妈子一样。“别忘了我们是来温书的。”
“能过及格线就好了嘛,洋平你也太严肃了。”
“你们不知道小花上次考了几分……”声音突然停止,像是喉咙被人用力给扼住了,若是汽车的急刹车,怕都会在地上刮出火花了。“咳咳咳,小花你轻点儿,会痛诶。”
“不准乱说话!”又是虚张声势的威胁,只会来这一套。
“反正篮球队里都是补考大王,花道你完全不用害羞嘛。”
“那可不一样,今年花道是队长了啊。”
流川偏了偏脑袋,想起今年的IH大赛之后,那个家伙似乎就当上了队长,而自己原本就要成为副队长了呢。
“补考的队长,听起来很威风啊。”
砰砰砰三下伴随着三声哀嚎,外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洋平我们来背书吧,你把要考试的内容都给我挑出来。可别挑太多了。”
“小花,这个有点困难啊。”
“嗯?”
“好好好,你等等啊。”实在是太惯着那家伙了,才让他的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流川默默地吐槽着新上任的队长,现在的社团活动,简直像是地狱训练了。
真想早点逃到美国去。
“花道你也太暴躁了。”他的不知道哪个损友大概从头槌攻击下挣扎着醒过来了,指控的声音却明显缺少气势。
“失恋的男人真可怕!”
“谁失恋了?!”突然拔高的声音,高调显示着说话人的心虚。
“是不是IH比赛的时候,向晴子表白了?”
“他才没那个胆子呢。”
“我觉得是晴子向流川枫表白了,你们没发现最近小花都不提到流川了吗?”
流川心里一动,这么说来,之前会经常提到我吗?
“流川那个家伙,到底有什么好啊,那么瘦一点也没有安全感——把那包薯条给我,烧烤味的!”
“是啊,阿望你这个肚子最有安全感了,里面可以塞进三个流川吧。”
“眼睛瞎了的人才会喜欢那个流川吧,明明我们花道帅多了,还是队长!虽然是要补考……”
“谁要再提到那个混蛋,我就宰了谁!”咬牙切齿还不足以形容这声音的凶恶程度,流川对于自己还能安静坐着这件事也表示挺难理解的。他站起身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估摸着快到中饭时间了,食堂里不知道还有没有好吃的红烧肉,最好是红烧猴子肉。
大门无声地打开,风裹着新鲜的空气窜进来,流川鄙夷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几个人,横七竖八坐没坐相,特别是那个红头发的,整个人靠在水户身上,说不出的碍眼。
“混蛋说谁?”流川的声音不响,却把几个人都吓了一跳,转过来的几张脸表情各异,精彩纷呈。“再说,反正瞎了眼的人不是我。”他把手插进口袋,闲闲地跨过地上的各色塑料袋。垃圾食品!
“混蛋!”身后传来的声音带着难以名状的愤怒和不平,流川觉得自己中午可以多吃两碗饭。



中午吃到好饱。流川还破天荒地买了一个草莓蛋糕,那么甜的味道果然不是我的菜,一边这样想一边却吃了个精光。最后还打了个饱嗝,流川发誓他都看到旁边那个女生惊恐的表情了。
他故意吃得很慢,可是最终也没有看到那伙人出现在餐厅。下午去哪里睡觉呢,吃饱了的流川有点迟钝,糖分摄入太多让他的心境有点和平时不一样。再回去器材室已经不可能,可惜了那么好几个软垫。
走出餐厅,流川慢悠悠地往教学楼走,和平时的喧闹相比,这样安静的走廊和楼梯显得非常不真实。他双手插袋慢慢地上了楼,继续沿着楼梯往上,直到走上天台,门没锁,一推就开,上面肯定没人。
运气真好,流川回身将门反锁上,准备找个阴凉的地方继续睡觉。绕过粗粗的楼顶水箱,却看到了两条长腿,懒散地摆在地上,脚上的鞋子后跟部分被踩得扁扁的。唯一的好位置被人抢了,流川有些抑郁。
他没有停下脚步,走过去想要让那家伙匀一块地方出来,怎么说也……
“怎么才回来啊,肚子饿扁了……”有气无力的声音从盖在脸上的英文书底下传来。“有没有草莓味的蛋糕?”
流川走到他身边,从上往下俯视着这个和自己一般高的队长。鲜红的发丝有点长了,越过书本冒出来,看着看着就有点手痒,好想摸一摸。流川弯下腰,在他面前蹲下,他却丝毫没有觉得异常。
平时和那个水户有好到这样的程度吗?流川抬手揭开他盖着脸的书,方方的倔强的下巴,总是说出各种奇怪的话的嘴巴,端正的高挺的鼻梁,还有舒适地闭着的眼睛。“没有蛋糕的话,会生气哦。”大概是躺久了,声音懒洋洋带上了睡意,仿佛分分钟会进入梦乡。
这张脸,细看的话,居然有着不可思议的吸引力。特别是他的嘴唇,水润润的,嘴角翘起,像个孩子一样带着点稚气,随时一副讨糖吃的样子。
稍微亲一下,他不会介意吧。流川将脑袋凑了过去,嘴唇相碰,激得他一哆嗦。真奇怪,不讨厌。流川看到闭着的眼睛动了一下,眼睫毛急剧地颤动起来,然后露出了比常人浅得多的浅褐色瞳仁。
没有流川想象中的震惊神色,发现是流川之后,那双眼睛很快平静了下来,他仍那样半躺着回望着流川,嘴唇毫无防备地微微张开。流川觉得很难克制自己再一次亲吻下去,其实他也完全不打算克制。
这一次他可没那么轻易放过自己的队长,他慢慢地咬啮吮吸着队长那和本尊毫不一致的柔软的嘴唇,虽然经验欠奉,不过眼前这个家伙明显比自己还逊啊,眼底很快就发红并且眼泪盈盈,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只会让人更想狠狠地欺负吗?流川伸手按住了他的后脑勺,着意加深了这个吻,舌头并未遭遇任何抵抗就进入了敌人的阵地,好甜啊,流川在心底感慨,这个家伙是吃太多草莓蛋糕了所以才变甜了吧。舌头扫过他的齿列和牙龈,满意地听到了他喉底的呜咽,他伸手来抓住了流川的衣服,另一只手似乎拿不定主意该放在哪里,流川好心地将他圈在了自己脖颈。这样看起来,两个人就像是情侣了。
数不清几个吻结束之后,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两颗脑袋相抵做中场休息。流川用手轻轻圈住樱木,觉得让他靠在自己怀里感觉很不赖。
“为什么?”樱木的声音沙沙的,居然听起来满性感。
“啊?”流川有种酒足饭饱的满足感,心情也跟着晕乎乎的,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你不是要去美国?”
“是啊。”流川抬手去摸他毛茸茸的红发,却被他抬起的手臂挡住了,“别闹,大白痴。”
“你要去美国?”队长的表情又变得凶狠了,流川并不怕他这种凶狠的表情,因为实在是太傻气了。“你是在耍我玩吗?”他挣扎着站起来,流川看了看自己摸个空的手,遗憾地啧了一声。
“还没有确定去的时间。”
“什么意思?”
“也许等毕业之后再去吧,我也说不准。”流川就势在他刚才坐的位置坐了下来,lucky,最好的一个位置,有风没太阳。
“我是说,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你讨厌?”这下换成了流川从下往上看,看到对方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原本英气勃勃的脸变得像个疑惑的小孩一样。
“这不是讨厌还是喜欢的问题!”
“明明上个月你还说喜……”
“流川枫!”队长的脸涨得比头发还红,他身上的红色素至少得有普通人的十倍那么多。
“而且,你刚才明明一副很欠的表情。”流川继续着自己的控诉,若不是刚才的他那么诱人,谁会吃空了去亲一个和自己一样高的男生啊。
“很欠?”啊,表情要不要那么傻啊,流川几乎又想吻他了。
“请吻我,你的脸上就写着这几个字,所以……”流川觉得还是说得委婉一点比较好。
“你果然还是个大混蛋!”队长大吼一声,看样子就要哭出来了。“大混蛋!”
“谁说不是呢。”流川惬意地欣赏着他丰富多变的表情,怎么看都不会厌的感觉。“不过有人喜欢啊。”
队长语塞,眼底慢慢地浮现出一种羞耻的表情,再逗他的话,真的要哭了吧。
可是,要说点什么让他高兴的话,流川又做不到。他并不擅长让人高兴,甚至连自己为什么会被别人喜欢都不知道。因为,本质上,流川就是个既任性又恶劣的家伙,怕麻烦怕得要死,只想一个人呆着。而眼前这个家伙,大概比十个人加起来还要呱噪还要麻烦,每天每天的,在哪里都能看到他醒目的身影。
你喜欢我什么?当初被他告白的时候就想这样问他,可是流川并没问,而是说自己要去美国。
那时候,两个人穿着清凉的短袖短裤,坐在东京陌生的公园里吃棒冰。肩挨着肩,腿挨着腿。并不是说两个人私底下交情很好,并不是这样。
升上高二之后,同一个年级的人,似乎只有这个家伙比较不让人心烦——就是普通意义上的心烦,直到被他告白之后,流川才恍然惊觉,自己之前慢慢累积起来的那些对这个人的好感,也许正是他有意为之。所以,这个家伙到底是喜欢自己多久了啊,而且,为什么呢?
“我要去美国。”当时流川是那样说的,说完就再没有说话。红发的队长坐在他身边,默默地吃着手里的棒冰,吃完之后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然后两个人一起回到了住宿的旅社,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身边高大的身影极慢极慢地转身,摇摇晃晃地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然而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那个黑影又摇摇晃晃地走了回来。“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
听起来像是某种恳求呢。流川觉得自己心尖掠过一阵微风。
“还会继续做,除了接吻之外,也许还会做更深入的事情,你讨厌吗?”
流川看到那张脸混合了震惊和羞耻的神色,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种诡异的性感,啊,又想吻他了,真是的!
“你会拒绝我吗?”流川追问了一遍,却没有得到回答。
大门被打开,铁门的轴承生锈了,开关带着嘶哑的吱呀声。脚步声渐渐远去,直到一点也听不见。


微风吹来一股异常的清香,流川朦胧睡着之前,使劲嗅了嗅。那是楼下种着的一大排柠檬树,春天开花,秋季结果,沁人的芳香怎样都不会认错。青色的柠檬挂在树梢,不用尝也知道那是有多酸。可是,那些果子无一例外地很快就会被人偷走,一个不落。
即便不是甜蜜蜜的味道,也引诱着人们去采摘去品尝,甚至只是尝过之后就扔到一旁。
那个家伙,不会偷偷躲起来哭了吧, 流川翻了个身。
明天,如果明天还想吻他的话,就去哄哄他吧。

尾声

“你什么时候去美国?”
“这种时候不要说这么扫兴的事。”流川将脑袋在身边人的怀里蹭了蹭,愉快地舔起了他胸口挺立的乳珠。
“哎……哈啊,别舔,别咬啊混蛋……”
“是不是又想要了?”流川伸手去他下面摸了摸,已经各自射过一次的长枪相抵,两个人又勃起了。“你一点也不坦率,当初明明那么勇敢……”
“不准再提,再提杀了你……”
早已不是队长的家伙头发仍旧红红的,红色素过多的身体也是红红的,特别是在床上的时候,简直是像一朵盛开的樱花一样。
从高中偷吻他开始,流川发现自己就在这个叫做樱木花道的泥潭里越困越深,什么美国啊,什么称霸世界啊,都成了遥远的梦想,偶尔拿来怀念一下好了。现实中的流川,跟着他考进同一个大学,跟着进了国家队,跟着他打各种比赛——流川原来并不知道自己是个会沉溺于肉体之欢的人啊,可是现在,要是离开这个家伙一天就会死好吗。
“你是不是给我下降头了?”
“什么?”
“奇怪啊,怎么会这么喜欢你啊,没道理啊。”
“混蛋,从我身上滚下去!”
“那也要做完这一场吧,你后面都浪成这样了,太不坦率了大白痴。”流川慢慢地将自己推进那具令自己沉迷的身体,克制不住地律动起来。
流川觉得,自己这辈子怕是改不掉爱欺负他的毛病了,看着他眼底红红的样子,全身有种过电般的满足感。
“流川……流川……”恋人的手臂紧紧地圈上来,双唇任何时候都像初次品尝那么甜美。
什么时候去美国?这种扫兴的问题,只有在吵架的时候拎出来说说就足够了啊,大白痴。


end

  M - 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