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恋爱综合症

作者:狐狸爱猴子 2020-07-26, 周日 05:49

所谓人贵有自知之明,有些人呢,不自量力,而我呢,就很清楚自己的实力。我英俊漂亮的脸蛋,高大健壮的身材和那一手华丽炫目的球技就是我最好的武器。我是湘北高中人尽皆知的明星校草,是篮球场上高贵的王子,是少女眼中的完美情人,是师奶心中的帅气鲜肉。尽管我在外人眼中总是不问红尘世事般脱俗,如千年冰山般冷峻,其实我锐利的目光早已洞察一切,对我投怀送抱的女人太多,我所经之处往往能感受她们眼中射出的如同伽马射线般具有强大杀伤力的爱慕目光,但这些平庸之辈,也只能痴人做梦。
但就算是如此优秀,不将世人放在眼里的我,也会有普通人的烦恼,也会有青春的躁动,也会有情感的需求。
没错,你一定猜到了,我有了喜欢的人。
他和我是完全不同的人,一个来自水星,一个来自火星。
如果说我在别人里是冷到极致的冰,那他就是能灼伤一切的火。就连他的头发,都仿佛为了配合他天性火爆的脾气和开朗如太阳的性格一般生得火红,他的存在融化了我,融化了我这块霜封千年的寒冰。
从小,与我为伴的就只有我的英俊,我的冷酷,还有我钟爱的篮球。
从没有人能打开我的心扉,就连我的父母也不行,因为这个我还被他们带去看过医生,当然,检查结果令他们放心。
其实我不是不爱说话,我只是不喜欢说废话。
而那家伙是个废话多到过分的家伙,我想,可能他一天说的话抵得上我一年说的话吧。
聒噪,不自量力。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这当然不是什么好印象,但不能否认的是他的的确确在一群凡庸之辈中引起了我的注意,让我的目光久久无法移开。我一直认为我对他绝对不是一见钟情,而是日久生情,但说不定其实命运在冥冥之中早有安排,我的心,注定要被那家伙俘虏。
从我很小的时候起,就没有朋友,陪我长大的只有那个已经褪了色的篮球,街边那个破旧的小篮球场以及反反复复看过上百次的篮球录像带,曾经,我以为我这辈子都只会和与篮球有关的一切过完这一生。
也许很多人或觉得寂寞,但我流川枫,从来不怕寂寞,一个内心强大的王者,是不会害怕寂寞的。
但是从我认识樱木花道开始,在和他相处的点点滴滴中,我居然偶尔会想希望以后的人生路,能有那一抹红与我相伴。
明明一开始我们确实是水火不相容。
他对我的敌意似乎是因为队长的妹妹,老实说如果不是他我根本不会注意到有这么一个女孩子,她跟那些自发组成我的拉拉队的女孩们没什么区别,我的目光从不会在那些人身上逗留,说实在的,她们对我的追捧,让我很是头疼。
我对男欢女爱不甚了解,不过还是能理解那么一丢丢大白痴的心情,毕竟从小到大,为了这种可笑理由而把我视为仇敌的笨蛋数不胜数,那些一厢情愿以为自己坠入情网的傻瓜,以为自己的种种行为多么英雄多么骑士,其实被他们捧为珍宝的公主大人在我眼中不过是一粒尘埃。
他对于我来说本来应该也只不过是那一群笨蛋中的一个,尽管这个笨蛋要帅了那么点,高了那么点,特别了那么点,但对我来说仍旧只是一个笨蛋。我又怎么会喜欢上一个笨蛋的呢?!
“嘭!”我感觉到后脑勺一阵剧痛,回过头去,那家伙正得意洋洋地看着我。
“死狐狸发狐狸呆,活该!”
我一定是发了疯才会觉得这样的他真的太可爱了。
可能爱情真的是世界上最莫名其妙的东西吧。
一开始我觉得处处看他不顺眼,他拿把篮球当做追求女生的筹码和手段,他不自量力总想一步登天,他在篮球馆吵吵闹闹,嘴上不是挂着“天才”就是“晴子小姐”。其实如果我仔细想想,本来这世上应该没有人能让我如此“不顺眼”,流川枫永远不会在意外面的世界怎么样。
原来,这所有的不顺眼也不过是在为了我爱上他而作铺垫。
原来,我早就被他深深吸引,移不开目光。
他是个很特别的人,我想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觉得。也许他自己不知道,虽然总有人嘲笑他是个门外汉,但他的天赋所有人有目共睹。一直被人夸奖为篮球奇才的我,更明白他所具有的那种天赋是多么难得,多么可贵,这样一个人注定要活在万众瞩目之中。
这样一个人,注定要被我流川枫所拥有。
问世间情为何物,我一向自视甚高,过去的15年间除了篮球,没有其他能入的了我的眼,现在半路杀出个樱木花道,竟扰得我心神不宁,连一向自豪的好睡眠都常常因为梦见他而辗转难眠。
因为喜欢他,我变得不再像我,我的目光情不自禁地被他吸引,除了篮球,他成了我每天想得最多的。我总忍不住将一切都和他联系在一起,看到篮球,想起他,看到10,想起他,看到红色,想起他,看到樱花,想起他。
原来喜欢一个人就是无时无刻想着他,念着他,偶尔我从发呆中猛然回神,才意识到我竟然和那群无聊的女人一样,陷入单恋,无止尽地想念一个人,无止尽地做一些梦。
但我和她们最大的区别,就是她们在做的是一些毫无价值,不切实际的愚蠢之梦。而我流川枫,即使是做梦,也会让它成真,什么遥不可及,什么痴人说梦,这种词语从来不属于我流川枫的字典。
我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对樱木花道的感情,我已经无法再抑制,强烈的情感,已经快要冲破我的胸膛,告白,是唯一的出路。
我很少会感觉紧张,更是不知不安为何物,但面对樱木花道,我居然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何为紧张,何为不安。
流川枫,我暗自咬牙咒骂自己,你怎么如此没出息。
“死狐狸,干嘛”
他看上去是那么不耐烦,难道他真的那么讨厌我?
“你不是说有事找我吗,快说话。”
你会拒绝我吗,花道?
“喂,本天才的时间很宝贵的。”
我知道其实你和我一样,一定也喜欢我的吧,可能没我喜欢你那么多,但你一定也多多少少对我有点儿动心吧。
“你是不是欠揍啊!”
就在他的拳头挥上来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将他推在到更衣室上的衣柜上,寂静的空间里发出轰隆一声巨响,我另一只手按着他的脑袋,将自己的嘴凑了上去。
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他的嘴唇那么柔软,他的牙齿那么整齐,他的舌头那么灵活。
“混蛋流川枫!你发什么神经!”
他一把推开我,我的背撞到身后的框子,撞得生疼,但我根本顾不上自己。
“大白痴,我喜欢你。”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我说我喜欢你!我要和你交往!”
我抓着他的胳膊,他瞪大了那双好看有神的眼睛,他的眸子里倒映出情绪激动的我,面容扭曲,这真的是我吗?
“你再发狐狸疯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他的拳头已经朝我砸来,我没有去挡,更没有回手,他对我的回应,让我心如死灰,试问,一个心已经死了的人,又怎么还会感觉得到身上的疼痛呢。
“你……”
或许是我的样子和平时太不一样了,他没有再揍我。
“混蛋狐狸。”
他的语气似乎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激烈充满暴怒了。
“这种玩笑不好笑,敢有下次,我就真的揍飞你。”
他说完就拿着外套飞奔出去,我呆呆望向他背影消失的方向,我是失恋了吗?
流川枫会失恋,这大概是最无聊最没品的笑话了,但事实就是如此,我真的失恋了,或者说还没开始恋,就已经失了。
大白痴,难道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我靠着墙慢慢滑坐到地上。
大白痴,难道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我把头埋进臂弯里。
大白痴,难道我还比不上那个赤木晴子?!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他如果真的没有一点喜欢我,刚才为什么不继续揍我呢,可他如果喜欢我,为什么要拒绝我。
我就这么在更衣室坐了一整晚。
第一个到的还是他,我知道的,他其实比谁都要努力,他起步比我们晚,所以才更抓紧时间,他知道想要超越我就不能比我付出的少。
对了,他想要超越我!
他心里一定有我,起码我是他的目标。
“我靠,死狐狸你就在这儿一晚上?”
“打一场吧,大白痴。”
“你还真是个欠揍的狐狸,皮痒了是不是。”
“我是说,篮球。”
他闹闹头,似乎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
“切,死狐狸说话都不清不楚的,果然是蠢狐狸。”
他是有过人的天赋,但想要赶超我,还太早了。他肯定不可能赢我,一旦输了又要又吵又闹非得缠着我再来一次,我当然很乐意陪他。球队里的其他人都以为我脑袋秀逗了,他们不是我,又怎么知道我的快活,能与大白痴以篮球作为联结,这绝对是我人生中最幸运的一件事。
既然是难得的机会,尽管对感情并不拿手,我也试着想趁我们这样独处的时间里拉近彼此的距离,更加了解他。话又说话来,这大概也能算是约会吧。
这一招果然有效,不知不觉中大白痴已经没那么抵触我,我们偶尔也会在结束后闲聊些什么。一开始我们总是沉默以对对方,他那么一个聒噪的人,仿佛永远有说不完的话的人,偏偏面对我的时候总显得那么小气,那么吝啬,不肯多说一个字。就算说,也总是在骂我。
先爱上的那方注定要付出更多。
我不喜欢说话,也不知道要怎么和别人聊天,但为了他,我还是努力跟他说些有的没的。原来他就好像看到西边出太阳一样惊奇,后来也习惯和我对话,现在,他已经会主动和我说很多事情了。
这是不是说明他的心正在向我靠拢?这是不是说明我又有机会了?
终于,在一天我们练完球的路上,我再一次表白。
他又一次瞪大眼睛看着我,仿佛在说,“你是不是想挨打!”
“我是真的喜欢你,大白痴。”
“死,死狐狸,开什么玩笑呢。”
嗯?他的脸怎么红红的?是刚运动完太热了,还是说,他在害羞?!
“你脸红了。”
“本天才才不会害羞呢!”
“我又没说你害羞。”
“我,我……我……”
他一时语塞,那模样是在太可爱了,我也顾不上许多,就那么搂住他亲了上去,这一次,他没有推开。
“大白痴,以后要结婚。”
“死狐狸别得寸进尺了。”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18年匿名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