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打赌

作者:家有萌二猫 2020-07-26, 周日 09:19

1.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

古训是这么说的。

然而,怎么算小赌,怎么算大赌呢?

 

2.

陵南的球员越野最近惊恐地发现,自家的王牌,那个自控力超群的仙道,像是变了个人。

他每天的爱好,居然变成了打赌。

当然啦,打赌这种事情,也经常会发生在男生之间,赌的也并不大,不过是一瓶水,一顿饭而已。

但要知道,仙道以前从来都对此类行为不以为然,敬而远之。

 

好比世界杯期间,篮球队内,打赌竞猜蔚然成风。

“这有什么好打赌的,谁赢谁输,等结果出来自然就知道了。”仙道说得理直气壮,当越野用“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趣”的眼神扫射仙道的时候,他又满脸纯良地加上一句,“你们这是玩物丧志,浪费生命啊。”

越野差点喷出一口血,放弃了对仙道的再教育。

 

就是这么一个无趣的人,现在每天都在挖空心思想怎么打赌???

越野几乎可以肯定,罪魁祸首就是湘北那个红头小子。

仙道从那场练习赛后就一直没有正常过。

钓鱼什么的虽然是家常便饭,可是,有必要千里迢迢地坐电车去湘北那里钓吗?这难道不算浪费生命了?

三天两头地翘练习,问他就说,“没办法呀,打赌输了,君子言出必行啊。”这难道不算是玩物丧志了?

最最可怕的是,每次经过他身边,就看到他那张一边思考一边傻笑的脸,“你说,这次跟花道打什么赌好呢?”

 

这人一定是疯了。

 

3.

人人都有赌性,或多或少而已。

然而仙道平时自认为自己是个善于自控的人,再开心也只是轻轻一笑,再失望也不过皱皱眉。

身为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控制不了,那不是太可怕了吗?仙道从来都不能理解那些沉迷于烟酒赌博的人。

所有会让自己失控的东西,都要远离,这么想着,仙道满意地点了点头。

 

但是,所有的故事,都会有一个但是。

总有那么一个人,他朝你看一眼,你的原则底线就统统不见。

 

其实,最开始,自己只是想去见他呀。

然而输了比赛正在苦练的对方却像头小狮子,面对找上门来的仙道敌意满格,“咦,刺猬头,你来干什么啊?刺探军情啊?哼,告诉你,上次是我大意了才输给你的,下一次,一定打得你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说完转头就走。

 

鼻尖上的汗珠折射出耀眼的光。

那一刻,只想留住他,不管用什么办法。

“打赌吗?我赌你还是赢不了我。”

 

效果自然是有的,他又一次见识到了红发男生惊人的弹跳力,惊人的速度,以及惊人的大力。

“砰!”倒在地上的仙道眼冒金星,只听得到对方怒气冲冲的声音,“少看不起人,赌就赌!说!赌什么?!你死定了,臭刺猬!”

 

“赌一顿饭吧,谁输谁请客。”即使头晕目眩,仙道的赌注也不是不暗藏心机的。

 

“才一顿饭?你开什么玩笑,要赌就赌大的,十顿!”

仙道躺在地上,差点没笑晕过去,真是个单纯的男孩子,太可爱了。

“笑什么笑,刺猬头,你输定了!!!本天才一定会赢的,到时候,把你吃成穷光蛋!哼!”

“好好好。”仙道强忍住笑,挣扎着爬起来,伸出手,“说话要算话哦。”

“你不要反悔才是!”

 

仙道再度尝到了红烧猪蹄的滋味。

 

4.

如果说仙道对于这场赌局暗藏心机,那么樱木根本就不把它看作是一个赌。

在天才的心里,完全没有想过这次自己会输的可能性。

哪怕是百分之一。

 

“那个刺猬头,这么嚣张!”

“上次也只不过赢了一个球而已。”

“天才下次,绝对不会让你有最后一个球的机会。”

樱木把它视作来自陵南的挑衅,训练的时候都念念不忘。

 

周末照例去跑步,穿过街道,沿着湘南海岸。

那是樱木最喜欢的地方。

只是今天——

 

“咦,刺猬头!”讶异地在栈桥上发现头发高高竖起的熟悉身影,“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钓鱼啊~”仙道伸个懒腰,架好钓竿,身边的小水桶里,几尾鱼游来游去。

“你不去训练吗?”樱木蹲下身,拨弄几下水桶里的水,“不去训练的话,可是一定会输给我的。”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不过,就算是训练了,也还是会输给天才啦!”

 

仙道拍拍他身边的位子,“既然花道这么自信,那就陪我钓一会儿鱼吧。”

“不要!”樱木一秒都没有犹豫,“虽然我是天才没错。但是——”

他跑起来,沿着海岸,渐渐远去。

 

仙道坐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起身。

樱木刚才的回答散落在空气里,却一直弥漫在仙道耳边。

“但是,我要变得更强。”

像是对他的指责。

 

可是,我想见你啊,花道。

 

5.

终场哨响。

 

有那么几秒钟,世界变得安静,听不到湘北的庆祝,听不到队友的叹息。

 

“刺猬头!”樱木三步两步跑到仙道身后,手搭上他的肩。

热度蔓延上来,仙道迅速回过身,失落的表情置换成笑容。“怎么了,花道?”

“我赢了!”他笑得神采飞扬,眼睛亮晶晶,脸上有运动过后的绯红。

“所以,”额角一点汗珠,正往下滑落。“不许——”

“诶?”

仙道伸出手,抹掉了那滴汗,不小心,手指轻轻擦过樱木的耳垂,打断了他的话。

“不许赖帐啊刺猬头!”奇异的感觉只在一瞬间,樱木瞪大眼,看牢仙道,“十顿饭,说好的!”

 

仙道伸出手,圈住樱木的手腕,拉着他就往体育馆外走,“走~你想吃什么?”

 

“嗯……味噌拉面,鳗鱼饭,烤秋刀鱼,炸猪排,咖喱乌冬面,天妇罗,茶碗蒸。谢谢啦~”研究了半天菜单后,樱木对着服务生报出一长串吃食名单。

“食量还真是惊人。”虽是这么说,仙道的表情却是毫不讶异。

 

“谁叫你要跟我赌的……”嘴里塞满了食物,樱木的声音含混不清。“现在知道天才是不会输的吧……”

 

仙道肘支着桌子,手撑起头,笑着看樱木。

 

夕阳从窗外斜斜地照进来,勾出仙道的轮廓,就连竖起的头发上,都有淡淡的金黄。

虽然脸上带着笑意,然而逆着光,落在樱木的视线里,却成了落寂。

 

“那个……刺猬头……”他急急咽下嘴里的东西,想要说话,却不小心被呛到,咳个不停。

仙道马上递过一杯水,轻轻拍他的背顺气。

“刺猬头,输了球,其实会很难过吧……”樱木的声音比平时轻很多,不知是不是因为被呛到的原因。“我上次输给海南……”

 

仙道愣了一秒,旋即低下头,“是挺难过的没错啊……”

“刺猬头……”樱木定定地看他,“你……”

“因为输了十顿饭了啊……”仙道作势用手抹眼泪,“还是个大胃王。呜呜呜,我的钱包……”

“刺!猬!头!”咬牙切齿的声音。

 

才不会有什么负罪感呢!哼!

 

6.

正如仙道所预料的那样,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面对再次出现在湘北篮球馆的陵南准队长(划掉)饭票,樱木的态度不再那么的敌意。

“刺猬头,你怎么来了呀。”球场上挥汗如雨的红发男生第一个发现了仙道,随便地抹一抹汗,朝他招了招手。

仙道感受到湘北众人朝他集中扫射的目光,他笑着看向樱木,“还差你九顿饭啊。”

 

他看到对方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

看到宫城三井调笑着打趣他“仙道怎么会欠你饭啊”。

看到流川冷冷的表情。

 

“我还要训练呢。”樱木的眼睛眨巴眨巴,看上去带了孩子气。

意料之中的回答,仙道靠着墙坐下,伸展两条长长的腿,“我等你。”

 

仙道自认为自己向来算无遗策。

然而等待的时间比预料的要更久。

仙道又一次惊讶地发现,樱木的体力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在合练结束后,樱木又留下练了200个投篮。

 

“198”

“199”

“200”

“呼……”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樱木转过身。

 

“好饿啊!”他看向仙道,眼睛冒出奇怪的绿光,“想吃!烧肉!无限量那种!”

仙道两眼一黑,他迅速地开始回想自己带了多少钱。

 

还好。

 

他不动声色地拍了拍胸口,拎起樱木放在地上的包,转身,“走,我知道一家超级好吃的店,那个牛肉的油花啊……”

“哇,真的吗?!”樱木已经扑了上来,勾肩搭背,“刺猬头你很够意思嘛~”

 

好近。

运动过后的身体湿漉漉的,还冒着热气。

一开口,气息就碰到耳朵。

 

仙道立马将钱包的尖叫抛诸脑后,强自镇定心神,冠冕堂皇地开口,“那是,愿赌服输方是君子所为。”

想一想,又留下个小尾巴,“等下次花道你赌输了,可也得这样啊。”

 

樱木瞪他一眼,“天才不可能输。”

仙道从未见过如此自信之人,然而此刻的他只在心中窃喜,有来有往,看来下次还有的赌。

 

7.

就某种意义来说,输掉的赌局反而成为了仙道的尚方宝剑 。

 

抱持着光明正大(?)的理由,仙道来湘北的次数越来越勤快,简直就要成为球队的编外人员。

从一开始让钱包修身养息的一周一次,到之后的三天一次,最近更是嬉皮笑脸地每日出席。

 

流川枫的脸色也一日青似一日。

宫城三井的调笑也越来越肆无忌惮。

赤木也表达了他另类的担忧。“仙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可是不久就要去打全国大赛了。你这样天天来请樱木吃饭,是要把他喂成胖子吗?”

 

“大猩猩你是在搞笑吗?”没等仙道陪着笑脸开始解释,樱木就跳了起来,“天才的训练量,吃多少都不会胖的啦!”说着伸出胳膊,“你自己看看,哪里胖了?!再说,我最近的命中率也一直在上升,肯定是吃得好的功劳!”

 

虽然心知肚明,这不过是樱木对于优质饭票的回护,仙道的心里还是不受控制地冒起了快乐的泡泡。

 

咕嘟。咕嘟。

眼前的寿喜锅也开始冒出泡泡。

 

“我开动啦!”樱木兴奋地夹起一大坨牛肉往碗里塞。

“一片都没有给我留吗?”仙道的声音可怜兮兮。

“盘子里还有啦刺猬头,你自己再放嘛。”樱木吃得头也不抬。

“可是我想吃花道给我的。”仙道可怜巴巴地眨着眼。

“什么嘛刺猬头,你又不是小孩子了。”虽然这样说,樱木还是夹了一筷子,凑近,“啊,张嘴。”

仙道顿时觉得,钱包瘦瘦身也挺好的。

 

“死狐狸最近老是找我麻烦。”舔着饭后甜点,草莓圣代,樱木突然开口。

“训练的时候老是挑我毛病, 这也不对那也不对的。可恶的狐狸!”说着狠狠咬下一大口冰淇淋,嘴唇上挂上了奶油胡子,“最气人的是,他今天跟我卯上了,每次偏要在我面前耍些有的没的。偶尔过个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啊!”

 

“果然流川这个家伙,还是……”正想着,目光却不由被樱木的奶油胡子所吸引。

吃着冰淇淋的嘴唇显得比平时更红润,偶尔还伸出舌头舔一舔。

虽然开着空调吃着冷饮,仙道却突然觉得,好热。

行动快过头脑,他伸出手指,刮掉了樱木嘴上的奶油胡子,又舔了舔。

 

回过神来,发现樱木一脸惊愕地看着自己,嘿嘿干笑了两声,“好像是花道的冰淇淋比较好吃呢。”

“……”

 

见樱木还想说什么,他立马扯开话题。

“花道。”仙道笑得贼兮兮,“你想不想好好杀杀流川枫的气焰?”

樱木立马将刚才的小插曲放在脑后,一拍桌子,“当然想啊!”

想一想,又看一眼仙道,“不过刺猬头你这是什么笑容啊?好可怕。”

 

“流川前两天来找过我。”

“啊?他来找你干嘛?”

“他来找我一对一。”当然啦,还有一个理由是绝对不能说的。仙道伸出一根指头晃了晃,“而且,他,一次都没有赢。”

“所以……”他看到对方的眼睛渐渐亮起来,“如果——”

 

“如果我一对一能赢你。”樱木仿佛已经看到了流川跪伏在地上的场景,“那我就比那只狐狸强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三下五除二地解决掉了剩下的圣代,抓起仙道,“走!”

“不过,这一对一可不能白来。”仙道笑着揉揉他的头,“要配赌注才行。”

 

“刺猬头你还没输怕啊?”樱木摇头叹口气,“这样吧,天才可怜可怜你,一局十球,先到先赢,每局……嗯就只一顿饭吧。”

眨眨眼,“不然刺猬头就要被我吃穷了怎么办啊~”

 

一局过后……

樱木:“什么嘛?再来!”

 

“我不相信!再来!”

“啊啊天才一时大意了!再来!”

……

“再,再来……”

 

“花道,已经很晚了。”仙道瘫倒在地上,转过头看一眼同样瘫倒在地上的樱木,“我送你回家吧。而且——”他心情大好,说话时不由带上笑意,“你已经欠了我二十三顿饭了。”

 

8.

第二天的仙道怀着无比期待的喜悦心情施施然地来到湘北的篮球馆。

 

红发男生发现了他,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

“花道,仙道又来请你吃饭啦?”三井笑嘻嘻地搭上他的肩。

樱木的声音像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是我得请他吃饭……”

宫城八卦地扑了过来,“怎么回事,花道?你这次赌输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樱木没好气地白他一眼。

“所以说,输了多少啊?”“对啊,你们赌什么了?”

“二十三顿饭……”

“夭寿了,你岂不是要破产了?!”

“赌博沾不得啊,痛心!”

 

“都给我闭嘴!”

 

训练结束后,樱木抓住仙道的胳膊,夺门而出。

仙道满怀期待,“所以花道要请我吃什么?”

“拉面~”樱木熟门熟路地带着仙道穿过小路,走到老旧的店面前,手一挥,“你随便点!”

 

偶尔换换口味也挺不错的,仙道兴致勃勃地浏览起菜单来。只见樱木已经快手快脚地在单子上写下了三碗不同味道的拉面。

真是个大胃王,仙道又一次由衷地感叹,难怪也是个体能怪物。

 

结帐时,樱木从口袋了掏了半天,却只掏出了三个十元硬币。

仙道哭笑不得,他现在才真正确信,樱木昨天一局球只赌一顿饭的想法,确实并不是为他自己考虑,而是替他的饭票考虑的。

 

看了一眼旁边满脸黑线的老板,仙道挣扎了一会儿,还是掏出了自己的钱包。

 

同样的故事发生了第二次,第三次……

在第七次吃完了店里所有品种的拉面后,仙道终于还是投降了。

“花道,我们下次去吃别的吧,你想吃什么?”

 

“嗯……大阪烧吧。”

难道真的开始为我省钱了吗?仙道正暗自思忖,樱木却开了口,“今天我还要赌一对一!”

所以原来是放长线钓大鱼吗?然而这正中仙道的下怀,“好啊,这次赌什么?”

“嗯冰淇淋章鱼烧关东煮棉花糖……”

 

9.

全国大赛前的日子就在反复的一对一,请客中飞速地过去。

自然,都是仙道付的帐。

从饭票升格为饭票+陪练,这个冤大头仙道却当得甘之如饴。

 

“节奏,这里的变向也要配合运球的节奏变化。”

“重心可以再压低一些。”

“以这只脚为轴心,倚住对方。”

……

 

一碗亲子丼见底,放下碗,樱木满意地舔了舔嘴。

“明天就要出发去全国大赛了……”

 

仙道听出他语气中细微的纠结,“是不是有点紧张?”

“才,才不是呢……”停顿了一下,“刺猬头,你,会来看我比赛吗?”

仙道心念一动,“花道希望我去吗?花道希望的话,我当然会去。”

“嗯……”声音轻的让仙道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不过啊,刺猬头,我觉得,我变强了。”樱木突然换了个话题,他的眼睛亮晶晶的,笑意漫上来,“而且,我今天差一点点就赢了。看来,要给你这个刺猬头记上一功。”

 

仙道盯着他眼里的星星,失了神,“花道,跟我打个赌吧。”

“赌什么?”

“赌你能不能……嗯进四强好了。”

“赌!”樱木想一想,“四强不过三场比赛,本天才肯定是妥妥的!”

 

“好,那我赢了,你和我交往。”仙道嘴说得轻快随意,“你赢了,我当你的男朋友。”

“成交!”樱木不假思索地答应。

看到仙道的笑容,才突然反应过来,涨红了脸。

“你这个混蛋!”

 

仙道这下虽然嘴上讨了便宜,心里却是十分地没有底,鉴于对方的攻击力,他硬着头皮闭上了眼睛。

意料之中的头槌却久久没有落下。

 

仙道睁开眼,眼前却没有了樱木。

 

10.

仙道在余下的一个月里经常会回想这一刻。

有时他后悔自己没有早点睁眼。

有时他又庆幸自己没有听到对方的回答。

究竟怎样才是正确的选择,他没有答案。

 

近乡情怯。

他甚至不敢去看樱木的比赛。

 

他听说湘北战胜了丰玉。

“看来湘北要止步于此了。”彦一拿着他的笔记本头头是道,“根据我的情报,山王在这几个位置的实力远胜……也许……被打爆……日本第一……”

仙道的眼前浮现出樱木的表情,他不由得微笑,“他不会那么容易认输的。”

“谁?”彦一迅速地报出一串名字,“流川枫?赤木刚宪?樱木花道?三井寿?”

仙道已经完全听不到彦一在说什么了,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算是输,也要咬下一块肉。”

留下一头雾水的彦一。

 

他听说湘北竟然赢了山王。

虽然代价惨重。

 

他听说湘北输给了爱和。

所以,还是没能进四强吗?

 

花道,应该快回来了吧。

可他还是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借口去见他。

仙道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是这么地怂。

 

陵南开始集训,他也正式升格为队长。

仙道却翘了训练,在惯常的地方钓鱼。

然而心思却如那夏日的蜻蜓,划着一道道捉摸不定的轨迹,无法捕捉。

 

太阳渐渐西下。

 

一道长长的影子走过来,停留在他身后。

仙道屏住呼吸,他不敢回头。

影子蹲下身,拨弄一下水桶里的水,“刺猬头,你搞什么啊?一条鱼都没有钓到吗?”

 

花道……

 

仙道回过头,看着樱木。

樱木的头发变长了,看上去毛茸茸的。

 

“而且你们不集训吗?还是你又翘了训练?”

仙道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本天才可是赢了山王的!”

“说了要来看我比赛的,结果也没有来,刺猬头根本说话不算话嘛。”

“而且,你老是逃训练的话,下次一对一你就会输给我了。”

 

“是吗,花道?”仙道旧日赌瘾重现,一时嘴快,脱口而出,“要不要赌一赌呢?”

 

话刚出口,就想起来上次打赌的事,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脸僵硬了。

 

对方也是愣了一秒,眼神变得不自然起来,沉默两秒后,咳嗽了两声。

“那个,刺猬头。”他咽了口口水,“关于上次的打赌……”

红色开始蔓延上他的脸。

仙道不敢打断他。

“我的意思是……”他捏了捏拳头,艰难地继续,“虽然天才一时不小心,中了你这个刺猬头的奸计,打了赌……”

“但……愿赌服输方是天才所为。”

“所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股大力扯向对面的怀抱。

 

噗通。

然而对方很蠢地因为太过激动以至于用力过猛。

加上被水弄湿的栈道。

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人悲剧地双双落入海中。

 

“刺!猬!头!”

 

11.

“我说,刺猬头,仔细想,你真的挺笨诶……”洗完澡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的樱木,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同情地看向仙道。

“为什么这么说啊,花道?”仙道一时摸不着头脑。

“虽然我们打赌有输有赢,但是,最后,好像都是你付的账诶。”樱木眼睛睁得大大的,“所以,那不是等于你每次都输了吗?真的很笨诶。”

仙道伸出手,将他揽入怀里,下巴搁在樱木肩上,在他的背后忍不住笑起来。

 

笨的人到底是谁呢。

爱情里的人,都是笨蛋吧~

 

Fin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18年匿名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