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回答

(1 次投票)

作者:家有萌二猫 2020-07-26, 周日 10:01

把感情平均分给每个人的人其实最无情。
因为平均,就没有了亲疏远近。
也变成了对真正在意的人的亏欠。

不过没有关系。我没有真正在意的人。
女孩子们喜欢我。她们送我礼物,为我加油。
我对她们微笑,算是感谢。
不会再有更多的回应。

虽然只是高二学生,却被不止一次评论有超出年龄的成熟。
成熟的背后往往有着不为人知的代价。
父亲离家,母亲以泪洗面了整整一年,终于变得癫狂。
从此认定,越是浓烈的感情,越是伤人。
因此吝惜自己的感情。对每个人保持清淡的微笑。

但凡事总有例外。

第一次看见你是在练习赛上。
我因为迟到一路跑到赛场。还没顾得上喘口气,就有一个身影蹦了出来。
“你就是仙道吗?我要打败你。” 你有一脸孩子气的表情。
和一头火红的头发。
“好啊。”突然很想大笑。
我也这么做了。
你没有首发。也因为冲动易怒被绑在了椅子上。
我对位流川。他眼里有深深的敌意。也想打败我是吗。
我看向你。勾了勾手指。
你像个发怒的小兽一样挣断了绳索。站起来,眼里是满满的斗意。
回过头,瞟到了流川比之先前更杀气逼人的眼神。
突然明白了什么。
却又迷惘了什么。
不知怎么,我又笑了起来。

再次见到你是在和海南的比赛上。
你突然站起,大声吼着要海南打败我们。
然后转身离去。
下一秒,流川也起身,看了我一眼,离开。
我错愕地站在原地,回不过神。
忽然觉得篮球场很空旷。
太空旷了。

第三次见到花道是生死决战。
你剪了头发,更加清爽的发型。
却也更加的孩子气。
好想摸摸啊。
念头生出的霎那我被自己吓了一跳。
你进步了很多,变得更强。
直到教练痛骂“拜托你输了比赛还能笑得这么开心”之前,我都没有发现自己笑了。
转过头去,看到流川冷冷的目光。
我礼貌微笑。

我逃掉了训练去钓鱼。
我没有去陵南的海边。
我去了湘北的海边。
也许是为了看看海的颜色是不是一样。
也许是为了看看鱼的种类有没有区别。
可是我碰到了跑步的你。
你一如既往地咋呼起来:“刺猬头,你怎么会在这儿啊?”
“我在钓鱼啊。”
单细胞的你根本没有思考为什么我会在这里钓鱼,就大大咧咧地点了点头。坐在了我旁边。
“喂,刺猬头。你上次比赛的时候是不是对狐狸放水了啊。”
狐狸,这个绰号真形象。
“喂,刺猬头。你为什么总是笑得一副很欠扁的样子,好像什么都不在乎啊。”
没有啊,花道,其实我有认真的对你笑过。
“喂,刺猬头。你这样钓得到鱼吗?你完全没有在看浮标诶。”
因为我一直看着鼓着脸,不停讲话的你啊。
“喂,刺猬头。我好饿啊。”
我陪你去了你最爱的拉面店,看你熟练地报出一长串吃食名单。
然后笑着看你吃。
“喂,刺猬头。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你突然认真地看着我,目光里满满的关心。
我突然说不出话来。 定定地看着你。
“你在干什么,白痴,要训练了。”是流川闯了进来,把你拖走。
“你这个死狐狸,没看到我在吃饭吗?”虽然不情不愿,你还是跟着他走了。
踏出店门时流川回了头,眼里有疑问,敌意,和决心。
我笑得毫不在意,拿起你没有吃完的拉面开始慢慢吃。

你们快去参加全国大赛了,正在努力的训练。
被淘汰的我们也要刻苦训练,为明年做准备。
自从上次被中途打断的见面后,一直没有再见到你。
气一直不顺。
不是为了比赛。
一会儿觉得心里空空的。
想抓起什么来填补。
一会儿又觉得满涨着什么。
想要不顾一切地宣泄。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我也没有办法问朋友自己是怎么了。
大家都说猜不透我在想什么。因为我总是表情温和,微微地笑。
就连比赛输了,也可以一笑而过。
没有人知道笑容只是不甘心的伪装。
我不是不想赢,我只是装得不在意。
那么,输了也不会太过难堪。

全国大赛的前夕流川来找我单挑。
嗯,发泄一下也好。
却突然觉得他的目的似乎不止于篮球。
结束后我们在场边休息。
我突然开口。
“大家都说搞不清我喜欢什么,要什么。你呢?你知道吗?”
问完我就后悔了。我为什么要问他。流川能知道什么呢。
“大白痴。”一如既往的流川式吐槽。
果然没有人能明白啊。

其实没能明白的人是我。
当我看到受伤恢复后的你坐在流川的车后座上,脸有点红,手却不知道往哪儿放的时候。
当我看到他回过头,抿了一下嘴说:“白痴,天冷,手放我口袋里吧。”的时候。
当我再次回想起那个问题,那个回答的时候,我才发现,没能明白的人是我。

流川不是在吐槽。
他是认真的在回答我。
他比我更早发现那个回答。
因为他心里有着同一个回答。

有过那么多的机会可以发现的。
如果更早发现的话,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我不知道。
所以我输了。
而我的微笑,不仅迷惑了别人。
也迷惑了自己。

 

fin

标签:
  J - 家有萌二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