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洋花]四季

作者:家有萌二猫 2020-07-27, 周一 05:24

 

春 • 樱前线

 

“九州南边的樱花已经要开了呀。”樱木窝在沙发里,一边嚼着饭团,一边看着电视里的气象预告。

洋平瞥了一眼电视,在樱木旁边坐下,“是啊,今年的春天好像来的特别早。”

“今天才是三月的第一天而已……”樱木小声嘟哝。

“大概这就是气候变暖吧。”洋平歪着脑袋想了想,“这么算起来的话,再过一个多礼拜,我们这里的樱花就会开了呢~”

“诶?!”樱木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怎么了,花道?”

“那样的话,等我生日的时候……”稍带委屈的语气,“樱花就已经谢了……”

 

洋平会意。

因着名字的缘故,樱木对樱花一向有着天然的偏爱。又因为他的生日在四月一号,往年的惯例就是带着蛋糕一起去公园赏樱庆祝的呢。

当然想要看着他在樱花树下大口吃蛋糕的样子,只是……

“算啦~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嘛。”天才的心一向大得很,挥一挥手,烦恼就飘走啦,“走,出去吃拉面,洋平~”

 

洋平犹自对着气象预告思考。

也许,预报不准呢?

 

天气预报平时纵有千错万错,但显然,在这种时刻,预告往往只会令人发指地准。

十天后——

 

“果然还是开花了呀……”樱木有点惆怅地看着窗外。昨天还是苞蕾的位置上,已经展开了一片片的花瓣。

还真是……洋平挠挠脑袋。

樱木调转回目光,“我去拿报纸。”

拿了报纸回来,随便翻了两下,樱木就被附近新开的一家烧肉店广告吸引住了,“看上去很不错呢!洋平,我们这周末去吃吧!”

洋平的视线却锁定在另一版面的图上。

“洋平?”手在脸前挥挥,“……洋平?”

 

“花道,我想到办法了……”

“诶?什么?”樱木的心思早就转移到烧肉上面了,茫然地看向洋平。

“就是怎么在你生日的时候看樱花啊~”洋平揉揉樱木的头,声音里掺着笑意。

“真的?”迅速跳起来,琥珀色的眼睛盯住洋平,“快告诉我!”

“你看,樱前线。”洋平指向报纸上的图,“虽然我们这里的樱花现在就开了,但是……”

 

“但是更北边的地方,花期就会晚一点!”樱木兴奋地截断了他的话,“太棒了!”

“所以只要我们在生日前往北选个好地方就行了。”洋平笑眯眯,“生日旅行,你挑地方,不错吧?”

 

“樱前线……”樱木转一转眼珠,“洋平,我们现在就走吧~”

“诶?”

“现在就出发,一路向北走吧!”他的眼睛亮晶晶,笑容大大的,“每个地方,都要比春天到得早,看着樱花盛开~”

洋平长长地凝视他。

 

“怎么了?”

“没什么。”

 

他们匆匆收拾了出门。洋平细心地帮樱木带好头盔,拍了拍机车后座,“快上来吧,要赶在樱前线的前面呢。”

 

——我只是很喜欢这个主意背后的意向

——你到哪里,哪里就是春天。

 

 

夏 • 蝉鸣

 

天气预报里的气温节节攀升,每日都在刷新新高。

蝉躲在浓密的树荫里,却依旧苦苦哀鸣。

 

“知了——”

“知了——”

 

即使夕阳西下,被烤得炙热的土地却依旧不断地散发着热气,久久不散。

 

樱木抱着半个冰西瓜吃的稀里哗啦,“夏天果然还是得吃这个……”,嘴里塞满了西瓜,声音就变得含含糊糊。

洋平吃着他那半个,好笑地看向他,“吃这么急,西瓜汁满脸都是。”

樱木风卷残云般地消灭了他的那份,扑向洋平,“还没吃够,洋平,再分我一点儿~”带点撒娇的意味。红发蹭着黑发,两个脑袋紧紧挨着,平白就觉得有股热气升了上来,洋平挖西瓜的手停住了动作,胡乱往樱木脸上抹了抹残留的果汁,把西瓜一推,“都给你了……”

“太棒了!”

洋平扶额,“话说回来,天也太热了。”

 

 

 

半夜突然惊醒,身下的汗已经浸湿了床单。

 

转过身,身边的人虽然也在冒汗,但睡得勉强还算安稳。

眉头微微皱起,却是一副孩子气的表情。

离得这么近,就连气息都能感觉得到。

 

洋平的视线下移。

同伴在这个夏天像是开始疯长一般,身高拔节,身量也褪去了不少青涩,肌肉线条开始棱角分明。

 

 

长大了啊。

 

虽然在从小一起长大的洋平眼里,对方曾经一直是圆乎乎的可爱模样,然而——

天知道这小子现在怎么会变得这么——

 

一滴汗珠从对方的脖子滑下,蜿蜒地经过锁骨,流向胸膛,消失在背心之下。

热……

 

这该死的天气,洋平心里暗暗咒骂,一旦醒来,就会热得根本难以再次入睡。

他再次看向身边的人。

红色的刘海被汗浸湿,凌乱地贴在额头。

忍不住伸出手去拨开。

 

“嗒”

 

樱木的额角落下一点汗珠,落在洋平正要撤退的手背上。

汗珠的温度分明比体温低,却腾地点燃了洋平身体里的一把火,热量叫嚣着在体内扩散,布及全身。

身体的变化突如其来,洋平的手一时僵在半空,不知道该前进还是后退。

 

该死!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洋平跌跌撞撞地跳下床,冲进浴室。

喷淋而下的冷水让火烫的身体打了个冷战,但远远不够熄灭已经被点燃的火。

洋平不得不在喷头下待了10多分钟。

 

再次回到床上的他打定主意不再去看身边的那个人,他迅速转过身,面对墙壁。

但终究还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夏夜的蝉依旧在重复同一句话。

“知了——”

“知了——”

 

真要命!你们又知道什么呀!

 

 

秋 • 红叶

 

故事总是以long long ago开头,以forever结尾。

 

“深体大?”洋平惊讶地看向兴高采烈的同伴,对方正挥舞着一张信纸。

“没错!他们写信来希望我能去他们学校!”樱木的嘴咧得大大的,兴奋地冲过来,“洋平,你看。”

 

洋平看着面前的信纸。信头和盖章无可置疑地证明信的来源。

非常诚挚的邀请。

对于日本的高中生来说,这是无论如何都想要去的dream school吧?

没错,花道,一定会去深体大的。

那自己呢?

 

洋平心知肚明,以自己的成绩来说,别说是深体大了,就算是同一城市的其他学校自己也几乎毫无胜算。

可是……

 

不再往下想,抬起头,洋平展开笑容,“真是太好了!花道!得好好庆祝一下呢!”

“去野餐吧,洋平~”樱木早有盘算,眼睛眨巴眨巴,“就去后山那里吧,现在正是赏红叶的好时间呢。”

“好~”洋平笑着答应,“等我先把你的信给收好。”

 

拉出书橱里的文件夹,不小心带出了另一本小册子。

小学毕业纪念册。

 

“哇,真是怀念呢。”洋平打开纪念册,想看儿时的照片,却被另一样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枫叶书签?”册子里的叶子巴掌大,薄如蝉翼,脉络精巧纤细,精致得像一件艺术品。

 

这是——

 

七岁的秋天的某个下午,天高云淡,洋平躺在树上小憩,就快要睡着。

 

隐约听到孩子们的喧闹声。

“妖怪!”“妖怪!”

“红头发的妖怪,滚出去。”

“我们不欢迎你。”

“是啊,妖怪。”

“妖怪,没有人会跟你做朋友的。”

洋平透过树叶看过去。

 

被围在孩子中间的是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男孩。

因为被孩子们推推搡搡的,跌坐在地上,衣服上沾上了尘土。

然而那一头红发在阳光下却异常鲜艳。

 

一个翻身,洋平跳下树,孩子们被吓了一跳,纷纷转头向他的方向。

洋平看到了红发男孩的眼睛。

琥珀色的,不服气的眼眸,阳光折射在瞳仁,像是焰火在燃烧。

洋平挤入人群,拉起红发男孩,挡在他身前。

 

“你什么意思?”领头的胖男孩是个火爆脾气,不由分说对着洋平就是一拳。

眼圈顿时青了,鼻血也淌了下来。

红发男孩瞪大了眼睛。

下一秒,洋平回敬了一记勾拳。胖男孩踉跄歪倒,多米诺骨牌似的砸倒一圈同伙,包围圈敞了个大口。

 

洋平转头,拉住红发男孩的手,跑了起来。

 

穿过街道。

穿过汹涌的人潮。

穿过天桥。

穿过惊慌的鸽群。

一直来到了后山的树林。

 

两个小人(儿坐在地上,背靠着树干,气喘吁吁。

洋平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笑着问,“你叫什么名字?”

“樱木花道。”红发男孩子在泥地上,一笔一画地写下自己的名字。“你呢?”

“水户洋平。”

泥土上并列的两个名字。

意外地登对。

 

“呐,你不用在意他们。”

“嗯?”

“被欺负了打回去就是。”

“……”

“我来做你的朋友。”

“诶?”

“有什么关系?我做你的朋友,花道。”

“可是……我……”

“是因为头发的颜色吗?那又有什么?”洋平不以为然,拾起一枚枫叶,托在掌心,“你看,就像这漫山遍野的红叶啊。”

 

雾气在眼底氤氲,“可……我最讨厌的,就是红叶了!”

“和我的头发一样,就像他们说的,是妖怪才会有的颜色!”

“所以大家都不喜欢我……”

“妈妈因为生我而去世了……”

”爸爸他,因为我的头发,被人指指点点,所以他恨我。”

“即便我努力做个乖孩子,可他还是走了……”

“就在一棵枫树下面。”

“我怎么叫他,都没有回头……”

红发的男孩说不下去了。

 

水滴下坠,落入泥土,悄无声息地被吸收。

 

黑发的男孩靠近身前,摸了摸他的头发,屈指擦掉他的眼泪,“可是——”

红发的男孩睁大了朦胧泪眼——

 

对上记忆中的树叶,洋平恍然,“这就是那天的叶子吗?原来你做成了书签啊?”

“是啊。”樱木举起叶子,透过孔隙看向洋平,“像一张网呢~”

洋平看着樱木耍宝,不由微笑,“只留下叶脉,比原来更漂亮了。”

“正因为刷去了容易腐烂的叶肉,才能保留这么久呢。”

 

时间也是一样,慢慢刷去不重要的,易腐朽的,会离散的。留下来的,是最长久的,最重要的,最珍惜的。

 

“那,能保存多久呢?”

“一直,永远都可以。”樱木把叶脉书签夹回书里,抬起头,笑,“洋平,出去野餐啦~”

 

故事总是以long long ago开头,以forever结尾。

 

第一次见面时,我说我最讨厌红叶,你回答了我一句话。

彼时的我,只以为那不过是善良的你安慰我的话语。

但从那一天起,我坦然接受了自己。

 

开始往往预示了结局。

——那个鼻青眼肿,却仍温和笑着的男孩对我说,“可是我觉得很美。”

 

 

冬 • 雪

 

“下雪了呢!”樱木打开教室的窗,伸出手。

雪花落在他的掌心,被温度融化,变成了一滴水。

“是啊。”洋平看向地上的草地,绿色间总有那么一两点的白色,不知何时何处飘来的种子,长成的小小野花。

 

即便是再小心地埋起的秘密,也会有长出地面的那一天吧?那到时——

 

看向身边红发同伴的侧脸,对方正专注地看着雪花盘旋下坠,“所以,决定要去深体大了吗?”

“诶?”突然转变的话题让樱木猝不及防,他转过头来,“嗯。”拖长的尾音,”不过……“声音越来越轻。

“不过什么?”

“没什么……”

 

洋平疑惑地看向同伴,对方却已经转头望向窗外。

草地上的雪开始星星点点地积起来,看不见野花了。

 

冬季的校园,被厚厚的白雪覆盖。

雪那么厚。

什么样的秘密都能被遮盖。

 

红发的男生走在前面,脚步大刀阔斧。

黑发的男生手插口袋,跟在后面,看似气定神闲。

仔细看,每一步都踩在前面的人留下的脚印上。

 

和你一样。

每一步,都走得和你一样。

如果每一步都能跟着你,跟上你,是不是就能永远在一起。

即使不是在身边,只是在背后的话,也没有关系。

只是——

这一次,还能跟得上吗?

 

前面的男生突然停下脚步。

洋平正想着心事,一个不防,来不及刹车,堪堪撞上樱木的后背。

“怎么了,洋平?”樱木扶住他的肩。

他抬起头。

距离五公分。

 

樱木琥珀色的眼睛凝视着自己。

 

“为什么洋平总是要走在我后面呢?”

那样你就可以一直在我的视线里啊。

“可是,我更喜欢洋平在我身边。”

在身边的位置会害怕失去,在身后的位置可以持续到永远。

更何况……

 

“看不到洋平的话,我也会很烦恼啊。”红发的男生皱皱鼻子,“所以深体大的事……”

洋平睁大了眼睛。

“深体大当然是我想去的地方。可如果洋平你不在身边的话……”肩上的手微微使劲,“我会难过的。”

 

我会难过的。

洋平胸口一滞。

秘密的种子破壳而出,藤蔓盘旋,缠绕得心脏涨痛,透不过气,出不了声。

 

“所以,你会来看我的吧?”红发少年显是有些不好意思,咳嗽一声,换上凶巴巴的语气,“反正如果你不来看我,本天才也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洋平没有回答,他只是拉过肩上樱木的手。

一列脚印变成了两行,并排着渐渐远去。

 

秘密破雪而出,长成参天大树。

雪化了就是春天。

 

fin

 

=====================

 

呜呜呜终于有完结的洋花了!

这篇虽然是四小段,但也隐约有着一根漫长的时间线。

跨越了多少个寒暑,从青梅竹马,到突然钟情,从秘密的单恋,到双向暗恋,即使是要别离,也最终明白对方的心意。

从春花到秋叶,从夏蝉到冬雪,一直有对方的陪伴,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冬天雪化就是春天,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要永远幸福啊。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20年花道生日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