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似曾相识

作者:家有萌二猫 2020-07-26, 周日 09:30

页面导航
[流花]似曾相识
章 5 - 章 9
全部页面

1.

樱木看着玻璃窗中映出的自己的脸。

明明感觉已经过了好久好久,可脸上却一点也看不出时间的痕迹。

 

他把视线拉远。

圆圆的舷窗外,漆黑一片。

偶尔会有蓝色的光团出现在前方,颜色就像湘南的海那样纯净。璀璨的光点不时从光团中飞出,连成一条条线,划过漆黑的空间,向后快速掠过,从蓝到绿,最后变成红色,凝成一团夕阳。

 

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感受到这艘飞船的速度。

光速。

 

视线再偏一点。

舷窗上映出另一个男人的影子。黑发,白脸,面色沉静地看着樱木。

四目相交时,樱木转过头去,对着黑发男人一笑。

“狐狸。”

 

2.

最初的最初,到底是为什么,才会想当宇航员的呢?

在被流川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樱木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答。

是啊,到底是为什么,才会想要当宇航员的呢。

 

“……回到过去,大家心里应该或多或少都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吧……”16岁的春天,午后的教室里,阳光从窗户斜斜照进来。

樱木肘支着桌子,手托着腮,看着窗外。

楼下的操场边上,是一棵樱花树,这时春意正浓,花开得正好。然而微风一过,悉悉索索的,就撒了一地花瓣。

 

回到过去吗?

 

樱木第一次把自己的注意力拉回到了课堂。

老师看到樱木好奇的眼神,见到这个问题学生居然第一次对自己讲的课有兴趣,一激动,就不小心弄掉了手里的粉笔。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的话。

 

樱木浑然不觉老师的心情。

 

真想再仔细看看,那个叔叔,到底长什么样子啊。

 

“……可是很可惜,回到过去是不可能的事。”老师咳了一声,推了推眼镜。继续讲课,“因为在我们活在三维空间的世界里,而时间是一维单向的……”

“所以,只能一直往前走,回不了头,是吗?”樱木突然出声。

周围同学的眼神纷纷投向他。洋平也回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

 

老师则再次受到了惊吓,他掏出手绢,抹了抹额头,仔细看了一眼樱木。“是的,樱木同学理解的很对。好比一只生活在二维平面上的蚂蚁,他如果一直往前爬的话,是永远不会回到原点的。”

樱木的眼睛亮起来。“老师,你知道莫比乌斯带吗?”

“诶?”

“莫比乌斯带就是把一根纸条扭转180°后,两头再粘起来,这样就能做成一个纸带圈”樱木说着开始动手做了一个。“在这样一个纸圈上,蚂蚁依旧在二维平面上。然而——”樱木拿起笔画起来,“如果它一直往前爬,即使不回头,它也是会回到原点的。”

全班同学被樱木所震慑,一时整个教室寂静无声。

老师也被震动了,他回过神,鼓起掌来,“樱木同学说的很好!确实,莫比乌斯带有这样奇特的性质,然而——”

樱木瞪大了眼睛,听着他解释下去。

“莫比乌斯带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单纯的二维空间,而是2.5维空间。”老师讲得激动起来,粉笔在黑板上铿锵有声。“莫比乌斯带不能存在于二维空间,只能存在于三维或者更高维的空间。同样的道理,克莱因瓶也只能存在于四维以上的空间。”

老师虽然诧异于樱木突如其来的插曲,但是,学生对自己的课感兴趣,总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于是也就索性发散开来讲了。

“对于生活在二维平面上的蚂蚁来说,它并不会知道自己的空间是不是莫比乌斯带。同样的,我们也没有办法知道,在四维空间里,我们的三维空间是不是也被扭转了。”

“也就是说——”樱木感觉到他想要的答案尽在咫尺,心情澎湃起来。

“也就是说,如果有四维空间的话,就可以回到过去。如果有活在四维空间里的人,那么,他们可以看到所有的时刻,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同时看到过去,现在,将来,也可以随意进出。老师说着笑了笑,“但是,他们并不能改变过去。”

能看到就足够了!樱木对这个答案非常满意。

“那么,四维空间存在吗?”樱木认真的表情,让老师也略略感动了起来。

“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它们的存在或不存在。”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这些都是还在研究的课题。”

“如果有的话,真想进去看看啊。”樱木的眼睛亮起来。

 

“樱木同学,如果当了宇航员,身处太空,应该会有更多机会窥探到宇宙的秘密吧。说不定,会掉进更高维度的空间也有可能哦。”

 

是因为这堂课吗?

不,不对,自己为什么会对这堂课感兴趣呢?

为什么一定想要看到过去呢?

再往前追溯的话,应该……

“是为了想再见到那个叔叔吧?”

那个神奇地出现,又神奇地消失的叔叔……

 

3.

“哪个叔叔?”流川不忿的语气把樱木的思绪从遥远的记忆长河中拉回。

看到流川脸上的表情,樱木心里好笑,狐狸还真是会喝飞醋。

“我小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神奇的叔叔。”樱木想了想,开始回忆,“你知道的,我是个孤儿,那时候,其他孩子……”

流川没有说话,他轻轻覆住樱木的手。

“小孩子其实是很残忍的。他们那时候经常会合伙欺负我。”

“为什么不打回去?”流川皱皱眉。

 

樱木睁大了眼睛,看向流川,“你说的话,跟那个叔叔一模一样。”他想了想,笑着说,“不过也难怪啦,你这个直线条的人,那时候小三他们来篮球馆,也是你第一个动手的。”

 

“本来就是他们不对……”

“好啦,你不要打岔。”樱木笑着斜他一眼,“我那个时候还小,技术还不够好,他们身材也比我高大。虽然我确实每次都会还手,但总是我吃亏的多。”

 

“那是个圣诞夜,还下了大雪。”

“孤儿院里的孩子。有些有远亲的,都被接走去过节了。”

“留下的只有我和五六个平时就经常和我合不来的孩子。”

“为什么我们会打起来呢?”

“啊对了,是这样的……”

“当时开始下雪,我找了块雪积得比较快的地方开始堆雪人。”

“用树枝做手脚,用捡来的纽扣做眼睛。”

“可是那些孩子却来说,那纽扣是他们的,说我是个小偷。”

“还把我的雪人给砸了。”

“然后一拥而上,说是要教训我。”

流川的手一紧。

 

“我虽然也奋力还击,出手也很狠,放倒了几个孩子,但是,毕竟他们人很多。”

“我渐渐落了下风,被摁在地上。”

“那些小孩子真的很坏,抓起雪就往我脸上摁。”

“我差点没被呛死。神志都开始模糊了。”

 

“那时候,突然有个叔叔出现了。他狠狠教训了那些孩子一通。”

“他还教了我几招呢。”

 

“那天,他还带我去吃了好吃的!”

“就像是满足你所有愿望的圣诞老人一样。不过,没有圣诞老人那么胖啦哈哈哈哈。”说着不由笑起来。

 

“圣诞老人吗?”流川的眉毛皱起来,眼神定格在空中一点。

 

“而且,他不但是突然出现的,也是突然就消失了。”

“那天晚上,我看着他走开的背影,然后突然,我就看不到他了。”

“那天还下着雪呢,他消失的时候,地上的脚印也一下中断了。”

“就像是——”

 

“消失在另一个维度里了。”流川沉思着回答。

 

 

“可是,我都不记得那个叔叔长什么样子了。”樱木扁了扁嘴,有点沮丧。“都怪那些可恶的孩子,眼睛被打肿了,看不清楚。”

看到流川的眼神,白他一眼,“哼,肯定比你这只狐狸帅就是了。”

“我羡慕他。”

“诶?”樱木看向流川。

“可以这么早看到你,认识你,照顾你。”

流川认真的眼神让樱木突然在这无边无际的太空里感受到了久违的重力。不同于飞船自转所创造的人造重力,脚踏实地的安定感席卷上来,笑容就不由自主地展开,“那,狐狸,你又是为了什么当宇航员的呢?”

 

4.

16岁的夏天,篮球队员们在合宿集训后,参加了当地的夏夜祭。

在每个摊位上都看到新奇事物兴奋不已,随便乱转的樱木,最后发现自己和所有的队友都走散了。

他也不急,随便走到一处草坡上,就手枕后脑,躺了下来。

看着黑夜闪烁的星星,他开始发呆,直到身边躺下了另一个人。

他转头一看——

“狐狸?”

 

不知道是因为凉爽的夜晚,青草的味道,气氛正好,还是自从全国大赛之后两人有了奇怪的默契,这晚的相遇,并没有出现惯常的剑拔弩张的场面。

樱木拔起一根草,衔在嘴里,声音含糊不清,“狐狸,你看,天上好多星星。”

“嗯。”流川意外地配合。

两人静静无言,并肩躺着,看着同一片星空。

 

樱木突然再度开口,“狐狸,以后不打篮球的话,你想干什么?”

“唔……”流川倒是没料到樱木会突然这么问自己。

“我呀,”樱木没等到流川的回答,也不在意,自己说下去,“我想当宇航员。”

“宇航员?一直要一个人呆在太空里吧?”流川有点诧异,印象中,白痴是喜欢热闹的人呀。

“没错,虽然可能会很困难,可是,我希望能等到我想见的东西呢。”樱木转头看向流川,眼里有和天上同样多的星星。

这光芒一下刺进了流川的心里,最本能的回答就冲口而出,“那,我陪你。”看到樱木睁大的眼睛,又肯定地重复一遍,“我也当宇航员。”

 

 

“因为你想当宇航员,而我想和你在一起。”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樱木笑了起来,又像想起了什么,“那,为什么想和我在一起?”

 

流川枫愣住了。

对啊,为什么呢?

 

从第一次在天台见到你的那个午后起,我就再也没有问过自己为什么。

也许是你的红发,勾起了某个遥远而模糊的记忆。

也许是你的神情,让我再也挪不开眼睛。

 

可是,为什么,我会一直去天台呢?

好像曾经有个人那么和自己说过。

是谁呢?

 

他的声音如此清晰,贯穿了漫长的年月,一字一句环绕在耳边,让自己不知不觉就去了天台。

他的声音又如此模糊,弥散在稀薄的空气里,无法判断是梦境还是现实,只有伤口和脚印给出提示。

“小狐狸,你知道莫比乌斯带吗?”

 

5.

“莫比乌斯带……”流川轻轻念出记忆中的名词。

“咦,你也知道这个呀。”樱木兴奋起来,“没想到啊,你这狐狸,懂得也不少啊。”

流川皱着眉头,“曾经,有人这么问过我……”

“谁呀?”樱木好奇起来。“我看呀,估计是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吧。”

“应该不是你……”流川再度搜索自己的记忆,“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

 

“很久很久之前的事呀……”樱木突然想起了什么,“说起那个叔叔,你看。”他从脖子上捞出一个坠子,解下绳子,递给流川。

“他消失之前,还给了我这个。”

小小的银坠子,做成无穷的形状。

“这不是……”

“你也看出来啦?”樱木得意极了,“没错,仔细看的话,这其实是个莫比乌斯带呢!”

流川捏着坠子看了又看,心里泛起不知是嫉妒还是欣慰的情绪。

“你那个时候……还记得……”

话音未落,飞船剧烈地震荡起来。



  J - 家有萌二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