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曝光

作者:滚滚 2020-09-18, 周五 13:01

 

“他才不是变态!”

 

这句话稀里糊涂冒出来的话就像夏日里的一道惊雷劈开浑浊闷热的空气,让所有人一激灵。一口茶被喷到仙道脸上。

 

“樱木前辈,你在说什么,谁……谁是变态?”是彦一。

 

进攻方在他看守的禁区上篮他一定要盖火锅,那句话就像这种身体反应在第一时间冲出口,不需要思考。但是这不是在赛场上,樱木觉得尴尬,觉得气恼,觉得懊悔,于是他就赌气一般一动不动,低垂着眼睛,皱着眉头,谁也不看。

 

“反正他不是。”樱木继续莫名其妙地为“他”辩护,再不肯多说一句。

 

“是宫城前辈说了什么吗?”还是彦一。

 

宫城觉得委屈,嘴巴张开又闭上,最后什么也没说。他本不想参加这个赛后的聚餐,是樱木那小子一直叫嚷着什么“小宫,反正是那个刺猬头请客,不吃白不吃,非把那个刺猬头吃穷不可”,然后顶着心里的恶心被天才箍着脖子架到了这里。他只是在饭桌上创造了一个私密时间,悄悄地提醒自己的好兄弟“仙道是个恶心的变态,别挨他那么近。”

 

几小时前结束的那场篮球赛是三年级的宫城当上湘北篮球队队长,樱木背伤康复后的的第一场对陵南的友谊赛,陵南险胜。虽然湘北很不服气,但是大家都没想到樱木会用那种手段进行报复,对了,还要算上流川。

 

假装因为输球而开始表演闹别扭,然后流川假装失手把篮球砸向仙道,然后樱木假装救人,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扯掉仙道的裤子?!虽然肇事者是湘北的,但是起因可以归结为一个小意外;虽然扯掉了别人的裤子,但是也可以说是好心办坏事,仙道再怎么窝火也不能真正怪罪。真是太有默契,太好笑……也太幼稚了。

 

仙道仰躺在地板上,队裤的下摆可怜巴巴地蜷缩在樱木的手里,皮筋被拽到胯骨以下,黑色nike pro包裹下的山峦起伏一览无遗。与曾经也惨遭樱木毒手的赤木刚宪相比,仙道还是比较幸运的——至少他还有一条nike pro。

 

然后宫城再也笑不出来,并且觉得在这笑声的浪潮中,自己成了最寂寞的人。因为他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认错,仙道身上那条nike pro,不久前失踪的,以为被自己落在合宿时乡下旅社的,那条因为染上粉红色污渍而减价处理的黑色的nike pro短裤。

 

他不过是偷偷提醒樱木小心那个偷短裤的变态而已,为什么搞得好像是自己做错了?

 

这个诡异的状况太突然,仙道和大家一样是懵的。樱木就坐在他的左边,还是倔强地不解释,低着头连一个眼神都吝啬。他看着樱木涨红的脸,起伏的胸膛,原本想问点什么或者说些能圆场的俏皮话,最终嘴巴张开,只是句没头没尾的,

 

 

“你说不是就不是。”

 

你说不是就不是。

 

 

樱木花道,你说不是就不是。

 

仙道被喷的茶水还没擦干净,小小的水珠顺着眉毛落到睫毛上,然后摇摇欲坠,像是要掉下的眼泪,在仙道平静的温柔的脸上,看上去有些滑稽。

 

“哈哈哈,刺猬头,你的样子真衰!”终于肯抬起眼睛的樱木抓过一把纸巾扔给身边的人,然后大手一挥,把最后一块牛排放进了嘴里,夸张地大声咀嚼着,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众人觉得再追问下去就显得有些没意思了,因为樱木刚刚明明白白是生气了,莫名其妙的,后来又不气了,也是莫名其妙的,让人一头雾水,但这雾水里有模模糊糊的影子飘来飘去,看不清却刺激着窥探的欲望。

 

“樱木前辈,你和仙道前辈的关系很好吗?”依然是彦一的问题,所有人都听得认真。

 

“算好吧,你也知道平凡人对天才的仰慕,哈哈哈哈!”樱木大口吃着东西,仿佛对着盘子说话。

 

“有多好呢?”不依不挠。

 

“我们——”

 

“我对无聊的事情没有兴趣。”

 

“你说什么?”

 

“我说我对无聊的事情没有兴趣。”流川忍了很久了,输了比赛更应该留在学校好好练习,结果硬是被这个大白痴拖到了这里。这个该死的聚餐好像不会结束一样,他不想继续听那些无聊的事情,他受够了,只想赶紧回家找自己的大白枕头。

 

 

“那你走好了。”

 

这句话是流川不曾想到的。不是一直想走吗?天赐良机他却又稳稳地坐着,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习惯了和樱木在球场以外地任何地方对着干,樱木让他走,他就偏要留下来。但是留下来的他无法用熟悉的语句和樱木针锋相对,又觉得憋闷和气恼,又不知道自己留下能做什么,于是又开始后悔,后悔自己来吃这无聊的饭,后悔自己没有早早离开。

 

“这不是什么无聊的事情。”完全抛下食物的樱木平视着流川的眼睛。

 

老旧的空调机没完没了地发着牢骚,空气中除了食物的香气还有一些别的东西流转着,时浓时淡,让人心跳加速。

 

“这不是无聊的事情,因为这个刺猬头是本天才的人,本天才的事才不是无聊的事,他也不是变态!”

 

 

樱木觉得自己的脸颊火烧火燎,仙道也是。

 

后来 如流川所愿,该死的聚餐很快就结束了。因为脸红得像一团火的樱木抛下钱(仙道的钱)就把仙道拽回了家,扔下一片杯盘狼藉和一众目瞪口呆,可怜仙道满腔表忠心的豪言壮语都来不及当众挥洒。

 

 

“花道,小宫为什么说我是个变态?”

 

“你叫良田‘小宫’好恶心。”

 

“因为我是你的人啊,我就跟着你叫‘小宫’。”

 

“难道你也要叫流川枫狐狸吗?”

 

“对啊,因为我是你的人嘛!”

 

“不行!”

 

“那你不叫他狐狸,我就不叫。”

 

“好。”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小宫说我是个变态。”

 

“因为他看见你穿着他的nike pro短裤,以为你是个偷男生短裤的变态。”

 

“那为什么他的短裤会在我的身上?”

 

“因为上次合宿我和他住一个房间,收拾行李的时候我错拿了。”

 

“所以,为什么会在我的身上呢?”

 

“还不是因为……”

 

樱木看着那个故作天真的刺猬头,觉得十分可恶,准备给他一个头槌,在额头和额头挨在一起的时候,他只是吻了他。

 

回吻。

 

 

夜幕低垂,神奈川今晚的海风格外温柔,大概是因为一段恋情的曝光,让它感受到了浓浓的爱意。

  G - 滚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