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ALL花]听来的爱情

作者:未若即 2020-10-04, 周日 15:20

 
 
声音  站台  樱花

——————————————————————

 
 
 
母校校庆,理所应当的参加。规规矩矩的穿上西服,搭配颜色合适的领带,这些都是妻子一手打理的,一切看起来周正体面。
 
诸星大,今年还不到三十岁,至少看起来事业有成,成家立业了,是个好丈夫,好男人。
 
 
 
作为唯一一届在IH上取得冠军的领队并且曾经三年得过MVP的选手,诸星大在高中时期风头一时无二,爱和学院这几年的荣誉,上面有着他厚重的一笔。读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出于礼貌谦虚的向大家敬礼,余光可以看到周围人艳羡的眼神。
 
可心里有一个小小缺憾,像一根细小芒刺,没有人知道,没有人。
 
那根刺像扎在心脏上,平时并不显露出来,却在某些时候让自己的心脏微微的痛。
 
永远也拔不出来了吧。
 
 
 
 
 
过去的风光总是会过去,如今的自己只是一个看上去还不错的白领。只是那曾经的热血青春,怎能说忘就忘?
 
 
 
诸星大总是重复做着一个梦,梦里是自己在IH选拔赛,他被那个该死的一年级新生重重的撞倒,头晕眼花。
 
“阿星!”是谁在叫,啊,是牧。
 
睁开眼也看不清楚,只记得一片嘈杂声,脑中一片空白。
 
“什么爱知之星嘛,这么容易被撞散了,也不怎么厉害嘛。”带着孩子气的嚣张声音,让诸星大睁大双眼想看清楚,可还是一片模糊的红。
 
 
又是这个梦,每次到那里就结束了。
 
之后的比赛,怎么结束的,都快要忘记了。
 
只是山王和湘北的大战,不仅在现场看了,还特意的找了录相带收藏起来。在每次夜深人静或者无聊的时候一遍遍的看。
 
大家都知道他是篮球痴,只笑他太专注那场比赛。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那么想看清楚那个红头发的家伙。
 
因为跟湘北交手时毫无成就可言,每个人看起来都疲惫不堪,像是各有伤痛的样子。而且对手败也败得平淡无奇,一副预料之中心甘情愿的样子。
 
爱和只是拣了个便宜吧,拣了一次IH的冠军。
 
还有,就是那个红头发的。
 
始终没有跟他交过手。
 
就是这样的事,让他如芒在背。
 
好像永远也不会抹去。
 
 
 
 
 
牧跟诸星大同年,一直是很好的对手。
 
很巧的是,两人进了同一所大学。
 
都不是话太多的两个人,在打篮球年复一年的比赛中建立了友情,并在大学时成为了好友。
 
有时两个人一去起酒吧喝酒,但好像都对艳遇的兴趣不大。
 
诸星大一般不很八卦,但是觉得牧最近似乎有好事发生。
 
每星期几乎都要回家去,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谈恋爱了?”
 
“没,”牧正经的回答,但还是带点笑意,“是个太单纯的人,还不想太早表白。”
 
诸星大沉默的点点头,他很理解牧这样的心情。
 
直到有一个周末到站台等车,正好看到牧。
 
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看到他身边的一个男人。
 
 
 
牧背对着他,可以看见牧面前的男人身形高大,红色的头发十分醒目。说话的声音好像尽量压低,但还是很容易就听清楚了。而牧似乎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说出的话声音十分低落,无法听清楚。
 
“……对不起,牧。”
 
“可是我不能骗你,跟你在一起不讨厌,我想我喜欢你,但我想,那不是爱。”
 
“嗯……我想是的,我想我是爱他的吧,虽然我也不是很懂。”
 
“对不起……”
 
 
那个周末过完回到学校后,牧苦笑着说自己表白失败。
 
 
 
 
 
还没到四月,樱花就开了啊,走在街上这样想着。
 
大三的时候,也是这个季节,跟女朋友约好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公园去看樱花,虽然已经交往了一年,却也是平平淡淡的,经常牵手,偶尔接吻,再也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
 
那天他也是习惯性的提前出了门,慢慢地走到公园,一边看着樱花,一边享受春天的阳光,不知不觉的走远了,也没留意到什么时候悄悄的阴了天,等注意到时已经开始掉落了小雨,仍慢慢的走着,只是犹豫着要不要给女友打个电话,改天再来看樱花。
 
“别,仙道,会有人过来的。”一个男孩刻意压低的声音让他止住脚步,却忍不住悄悄藏起自己的身形,只因为叫这个名字人,他是认识的。
 
“别怕,花道,我很想你,”梳着尖尖头的男人挡着诸星大的视线,虽然只是背影也能认出正是自己的学弟,他背对着自己,向一个靠着樱花树站着的人絮絮的诉说着自己的爱意。
 
“你能来看我,我真是太高兴了。”一边说话一边亲吻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诸星大居然没意识到自己是在偷听人家的隐私,只是感觉心里有一种隐约的冲动,他在努力的压抑着。天空微微掉落小雨,周围显得又嘈杂又安静。
 
“别,别,仙道,别……”被亲吻的男孩声音压得很低,似乎在害羞。
 
仙道的手不停的在动,那个男孩被抚摸着,没有抗拒,却有些慌乱,声音也是发抖的,呼吸也急促起来,说话声音更小,诸星大只能听到仙道一个人的声音。
 
“不是因为想我才来看我的吗,你看你这里……”
 
“乖孩子,花道,来,很快会让你快乐的……”
 
“别怕,不会有人来的,这里很僻静。”
 
仙道突然蹲低身子,诸星大连忙躲起来,再也不敢看过去,只能听着。男孩小声的呻吟着,像羽毛一样撩拨着诸星大的心。
 
“呜,不,仙道……”
 
“乖,我爱你,花道,我想你……”两个人衣物的摩擦声,呻吟声,撞击声,好像从四面八方传来,诸星大觉得自己呼吸困难。
 
 
 
安静下来的两人似乎在整理衣物,过了一会儿,男孩犹疑着小声的说,“仙道,如果我要离开日本,你会怎么样?”
 
“什么?离开?去哪里?”
 
“美国,我想去美国看看。”
 
“去美国?跟谁?流川?”
 
“嗯,也不算是跟他啦,只是他也要去美国啦。老爹说他可以推荐我到美国留学,我一直想看看篮球之国到底是怎么样的。”
 
仙道突然激动起来,刚才的那么温柔的恋人似乎立刻不见了,只紧紧的抓着男孩的胳膊,低声的吼道:“不行,你跟流川去美国,那你就不会回来了,我怎么办,花道,我爱你啊。”
 
男孩有些慌张,“你别这样,仙道,我会回来的,我只是想看看美国的篮球到底是什么样的。”
 
轮到仙道的声音听不清楚了,只能听到像是呜咽的哭声。
 
“你别哭,彰,我不会的,我不会跟流川交往的……”
 
“你相信我,我真的会回来的,彰……我,我不会要求你等我,但是如果我回来的时候你还没有跟人交往,那我们就……”
 
 
诸星大悄悄的离开,这天晚上,第一次跟女友开房上了床。
 
 
 
 
 
通往神奈川的高干线上,诸星大一个人安静的坐在那里想事情。
 
是去拜访一个客户的,虽然并不是重要到一定要自己亲自去拜访,但听说了那个地址之后,就抑制不住的想要去看看。
 
心上的刺又微微的痛了。
 
 
 
对面有几个好像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人,大概是朋友,在随便的聊着天。
 
“话说回来,清田,你也真是的,一起到名古屋玩,居然也不带够钱,还要管我们几个借钱才能回来。真想把你扔到名古屋不管你了。”一个看起来年长些的人说道。
 
“哎呀呀,只是忘记了带卡了嘛,不要小气呀。我回去一定会还给你们的!”绑着发带的年轻人大嗓门的嚷道,诸星大无意的回头看了他一眼,明明是陌生人,却觉得似乎有点眼熟,一时也想不起来。
 
“说起来啊,我上高一的时候,有个傻瓜带了500日圆就敢去爱和……”突然噤了声,看起来有些聒噪的年轻人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闭口不说了。
 
“那个傻瓜是谁啊?清田,不会是你自己吧。”另一个调侃道。
 
“才……才不是呢。”叫清田的闭上了嘴巴,就这样失去了聊天的兴趣,望向窗外发起呆来。
 
整个车厢似乎也跟着安静下来,诸星大突然觉得心里有些烦闷,一直到下车。
 
 
 
 
 
 
拜访客户只用了不到一上午的时间,以还有别的工作为由拒绝了客户的午餐邀请。真正的理由自己也不想弄明白,像这样可以随心所欲的在街上闲逛,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事情了,对于一向循规蹈矩的自己,可以说是非常出格的事情。但今天就想这样做了,当作放松一下,或者放纵一下,都无所谓了。这样想着,看到路边的一所酒吧,就想干脆的喝一杯吧,抬步就走了进去。
 
白天到酒吧的人很少,灯光也是相对明亮的,放着舒缓的慢板。坐在调酒位置的,好像是老板一样的人,自己握着一杯红色的酒,慢慢啜饮。
 
 
“呦,真是少见好早的客人啊,想喝点什么?”温和的老板很随意的打着招呼,仿佛像是看到熟人一样。
 
“威士忌,加冰块。”诸星大没有想聊天的意思,他只是想喝一杯。
 
老板很是能看懂人心似的,不作声的倒了一杯酒递给诸星大。随后端起自己的杯致意一下,又慢慢的品起自己的酒来了。
 
喝掉一杯酒要多长时间,忘掉一个人要多少年。
 
“你好,”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酒吧老板拿起手机,“啊,花道。”
 
诸星大觉得这杯酒似乎度数特别大,一瞬间醉得头都晕了。
 
“……嗯,当然,晚上想吃什么?”
 
“好的好的,我一会儿去买。”
 
“不会,晚上大楠会来上夜班,”老板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用着对情人的语气低低的诉说:
 
“……当然,自从你回来,我就再也不用上夜班了。”
 
诸星大把一张纸币扔到吧台上,走出了这间酒吧,他出来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一眼酒吧的招牌:
 
樱之物语。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12春季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