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爱是件很小的事

作者:没水的水瓶 2020-10-10, 周六 16:50

 
词汇:洗脚水、指甲钳

卡文卡死了,1000多字写了10天,这是什么蜗牛速度?

==============================================
 
 
爱是件很小的事
 
 现年32岁的流川枫在东京一家职业篮球俱乐部打球。因为比赛的缘故,经常要去到各地。随队外出的休息时间,流川枫最常做的事就是给爱人寻找各式美味的特色点心,还有选购指甲钳。
 
 买美味点心原本是红发爱人喜欢做的事,两年前拿到全国冠军之后,花道从俱乐部退役了,这件事就由流川枫接手了。虽然不能和花道一起逛街有些小不爽,但是有更多的时间来挑选指甲钳,倒也算过得去。这是和花道一起逛街时,花道决不会允许流川枫去做的事。
 
流川枫非常喜欢买各式各样高档的、使用舒适的指甲钳,尤其是套装。用队友宫城和三井的话来说,指甲钳多得简直可以开展览会了。为此,流川枫经常受到他们的调笑。可流川枫却不为所动,碰到合适的指甲钳,依旧照买不误。
 
 也被队友兼老友的他们问过,买这么多指甲钳用来干什么,但都被流川枫一句多管闲事回答。其实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只是答应过害羞的恋人不把实情告诉别人,所以流川枫一概都不解释。
 
 事实就是流川枫一直都在给花道剪指甲,这是除了做爱以外,流川枫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指甲钳的好坏直接影响到流川枫剪指甲的技术,所以他习惯性购买使用顺手的指甲钳。这跟打篮球时用顺手的篮球是一个道理。
 
剪指甲的习惯是从花道背部受伤时开始的。篮球运动员如果手指甲过长,就容易指甲断裂和触伤手指的神经;脚趾甲过长,跑动起来就会很不舒服,所以要勤剪手和脚的指甲。
 
 剪手指甲还好,但因为背伤,将近一米九的花道想要剪脚趾甲变成了非常困难和痛苦的事。那时已经是恋人的流川枫看到花道因踡起身体而抽痛的背,很顺手地夺过花道手中的指甲钳,把他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替花道剪起脚趾甲来。
 
 流川枫的突然举动让花道一时无措,当流川枫笨手笨脚地剪着趾甲,花道才反映过来,红着脸大声说道:
“死狐狸,你干嘛啊?”
 “给你剪趾甲。”
“不要你帮忙,这种小事才难不倒本天才!”
“别乱动!”
流川枫一手按着花道想要抽走的脚,一手拿着指甲钳,研究着怎么下手。
 
给自己剪指甲跟给别人剪指甲简直就是两回事。帮别人剪趾甲这种从未做过的事,流川枫做起来也还算有模有样。只是男生做事都有点粗,何况剪趾甲这种细活。
 
 第一次帮花道剪趾甲,流川枫的劳动成果惨不忍睹。剪的趾甲有些太短贴着肉了,有些又长又尖比没剪还坏。期间还剪到脚趾头肉数次,最后惹得花道破口大骂,直言流川枫是故意的!
 
 第一次的剪趾甲经历让花道心生畏惧,流川枫却体验到了替花道剪指甲的乐趣。从那以后,花道的手指甲和脚趾甲全都由流川枫强行负责修剪。后来又听从医生的建议,增加泡脚按摩这一项。
 
 剪的次数多了,流川枫慢慢熟练起来。知道怎么把指甲剪得长短合适,怎么用指甲钳剪得舒服,并培养出对指甲钳的狂热购买欲。后来花道的背伤好了,这个习惯却留了下来。
 
 每天晚上流川枫都会准备一盆热热的洗脚水,搬个小矮凳坐在沙发边,给在看电视的花道烫烫脚,按摩一下足底穴位。流川枫知道怎样按捏、用多大的力度会让花道露出惬意的、舒服的表情。就像被顺毛摸的骄傲的猫,收起了平时的利爪,享受着爱人细心的服侍。
 
给花道按摩完脚后,如果趾甲有点长了,流川枫就会修剪一下,手指甲也会用专用的指甲钳修剪。像对待一件珍贵的宝物一样,小心的、认真的修剪着。剪完指甲后,还会用指甲锉仔细的打磨,把可能有的小尖刺磨平。
 
 花道一开始是红着脸强烈抗拒的,这种夫妻之间才会做的事,实在太不好意思了。可是看到平时啥都不在意的、臭屁的流川枫一脸认真的给自己洗脚按摩、剪指甲,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心也被有点烫的洗脚水温暖地软软的、热热的。
 
 就这样,在花道意识里夫妻间才会做的这件事一直持续了16年,流川枫和花道也由恋人变成了真正的“夫妻”。他们在成年以后就办了入籍手续,约定的结婚戒指也在两年前拿到了。虽然还是会斗嘴,甚至打架,但两人相伴到老的心意却是一样的。
 
 在回酒店的途中,难得思考问题的流川枫想起了刚才在商场看到的一句广告语:爱是什么?在没有文艺细胞的流川枫看来,爱其实是一件很小的事。就像自己喜欢给大白痴洗脚剪指甲,并且愿意一辈子做下去。流川枫想,这大概就是爱吧。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12春季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