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喘息

作者:门斗库赛 2020-10-10, 周六 20:04

关键词:声音 玩具
 
【流花】喘息
 
“唔……嗯……哈。”
黑暗的世界里,她只能听到这痛苦的喘息,而不能去做什么。
她正是如此绝望……
 
——题记
 
副标题:牛小萌也穿越
 
据说在床上看漫画能穿越……
 
牛小萌看过很多小说里都有这样的情节,女主角A子迷恋着漫画中的人物小B,于是某一天阳光普照大地,她正和往常一样手拿着漫画,和小B隔时空搞着暧昧,这时奇迹发生了,A子也顺利变成了书里的人,穿越到了对于小B很重要的小C或C子身上,开始了货真价实的激情与烂漫,这其中更不乏一些恐龙穿越成变白富美的存在,更别提若是独立的存在那长串的名字甚至写上一千零一夜都写不完。
 
可牛小萌不介,人家从不拘泥于这等小事儿上,她的目标也从来不是穿越到女生身上,在牛小萌深爱着流川枫的同时,她也确实希望和流川枫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恋,但是作为新时代的腐女,光爱情是不够的,基友的存在就是在于搅基。
牛小萌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嗯,是的,没错——
她无时无刻不想穿越时空进入灌篮高手,然后附身到流川枫的劲敌——樱木花道身上,这样的话玛丽苏起来也是有理由和根据的。
没有吵架哪来的爱情,麻麻都说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成祸害。
 
于是她闭起眼睛,说着“让我穿越穿越吧”,而这时扯蛋的事情竟然发生了,和其他穿越小说差不离,只见从房间正中央劈出一道光芒来,投射在牛小萌的身上,穿越真的发生了……
 
牛小萌内心暗喜着,心想着马上就能变成樱木花道色诱流川枫了,她甚至已经开始幻想着和流川在床上翻云覆雨一番,发挥现时代最流行的互攻互受、来一个你X我来我X你的激情戏码,可是——
 
当她再次睁开心灵的窗口,望向周围时,牛小萌发现自己绝逼走了狗屎运了,她似乎有着飘逸的秀发,此时正坐在流川枫的单车上,能清楚看见流川枫的那张面瘫而端正的脸孔。
莫非在二次元这高深莫测的空间内,悄然发生了什么,可这天下有几个女人能入得了流川枫的眼睛啊,唯一有可能的就是赤木晴子,难道、难道她穿成了赤木晴子??
这换做其他人或许会狂喜不止,你得承认赤木晴子再二逼也算是个白富美了,但作为一个腐女,美女顶个鸟用啊,牛小萌顿时绝望了,她想起和自己闺蜜的约定,虽然那个闺蜜深爱着的是樱木花道,但她们的目标一致啊——
我们的目标是,没有BG。
 
但是,绝望不会因为你的痛苦而停止,反而逐渐趋向于极致,牛小萌渐渐发现了一个真相——
长发不一定是女生才有……
世界好大,流川枫的脸也不是巴掌脸……
最主要的是她怎么能坐在车前筐里……
 
而当那快速的自行车停了下来,当牛小萌被流川抱在怀里正对着街道时,沿途那美丽的风景就解释了这一切,也让她没有时间去为自己被流川抱住而花痴疯狂,透过那明亮的橱窗,牛小萌终于看见了自己的倩影,那短小的四肢是那样可爱,那绿色是如此昭示着生机勃勃,那半长不短的头发柔顺地贴合在耳际,甚至头顶上能够泛着光泽。
是的,牛小萌穿越成的从来不是什么白富美高富帅樱木花道,而是一个、一个……
这时迎面走过来一个人,一下子打断了牛小萌的思路——
那个人是她朝思暮想想成为的人,也是闺蜜朝思暮想的人,她看见那个人的那瞬间就知道自己的又一个幻想破灭了、也颠覆了她在二次元里的世界观。
之前的放大说在这里成了扯淡,因为那张脸孔不大不小刚刚好,拇指宽的下巴连接着筋骨清晰的脖子。
哦,那个人还留着一头火红的和尚头,前面两撮长长了郎当在剑眉上方几厘米处,然后牛小萌通过那琥珀色的瞳孔,再次将自己的身形看了个一清二楚。
那是得有多澄澈的眼睛,才能让牛小萌不得不面对这残酷事实——
是的,没错,她成为了一个玩具河童。
 
但现下牛小萌更加惊讶的是,樱木花道竟然是这样好看,让她不得不承认闺蜜说过的一句话,“和樱木花道比起来,其他人在井上眼里不算什么。”
 
因为——
不同于动画中**制作组所导致的崩坏、漫画中的单纯可爱,有着动态效果的樱木花道本人身上持续有着一种美感,或者说由于井上雄彦的偏爱,比起流川枫,他被创造得更加精致,一笔一画出来的那种喜爱和效果绝对不止于井上的初恋情人叫做枫。
牛小萌忽然想起了山王那场比赛中,樱木花道刹那间被赋予的美感,一下子就盖过了流川枫的风采。
 
“给你的。”和绿川光向往的小受声线不同,流川枫本人的声音气势十足、不愧有进攻之鬼的别称,牛小萌当即沉醉了去,不禁觉得喜欢流川枫没道理,这也让她无视了为何自己听得懂日语这明显的BUG。
而当牛小萌从花痴中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换到了樱木的手上,被宽厚却又柔软得和猫爪一样的手掌承托着,以45度斜角看向樱木花道的时候,正巧与那颈部的几滴汗珠打了照面。
“谢了,狐狸。”随着声带的震动,那小小的汗珠也抖动着,快要滴落下来,牛小萌这时才发现樱木花道有着可爱的声线,和流川枫的沉稳不同,也和动画中有些吵闹的声音不一样,那是一种很清澈的感觉,到了音调的尾部处被轻轻一挑,带有些十五岁少年的狡黠,也透漏出人物本身绝对的自信。
 
樱木是如此强气,牛小萌如果此刻眼睛能转悠嘴巴能动换,绝对要笑开了花,他太适合给流川枫做受了,这种强攻强受的组合简直是天造地设。
比起变成樱木花道去苏流川枫,牛小萌现在觉得亲眼看着樱木花道被流川枫压倒更欢快些,于是她满心满眼地揣测着如何撮合他俩,以至于这雀跃猥琐的心情蒙蔽了她的双眼,她一河童玩具要怎么撮合别人啊。
但上帝是仁慈的,在给牛小萌希望绝望以及关上一道窗户后,又开了个后门儿,事态居然就这么顺着她的心意一直走了下去。
“靠,这什么玩意儿啊。”樱木这样说着,从牛小萌的那个角度看去,也将少年脸上的红晕一览无遗,这让她原谅了樱木花道像是丢垃圾一样扔回给了流川枫,因为这就是小情人之间有爱的打斗啊。
恋爱讲究什么,就在于个你推我让啊。
这是多么纯爱的少年们啊牛小萌腐女的小心脏快要被萌得爆炸了,她顿时觉得自己责任重大,说不定就会发生什么一个河童引发的情色事件。
 
亲吻什么的,在阳光下最适合了。
当唇瓣碰触,冷热交融,电影里都是这么上演的戏码。
 
但是——
如果你认为仅止于此,你就会像牛小萌一样输了。
“去你家吧。”流川枫卸下自己的双肩背书包放到车筐里,又扯过樱木的书包背了起来,而这句话更是倾吐得中气十足。
这发生得快得如流水,让牛小萌抓不住。
可是接下来的情况是,她甚至来不及去窥伺那或许会发生的香吻就被流川枫塞进了书包里,那里面闷突突黑漆漆的,牛小萌绝对不承认流川的书包根本没什么香味儿。
曾几何时。
多少次在梦中扑入你的怀抱。
多少次在梦中闻见你的书包。
这种少女中二心的想法,牛小萌觉得过去自己真真二逼透了,尤其是当她在经过一路颠簸停下来后,这种感觉更是根深蒂固。
那个时候她似乎和书包一起被扔到了樱木家的木地板上,隔着书包皮儿,牛小萌还能听见外侧不小的动静,叮铃桄榔地就跟打架一样,可在牛小萌的世界里打斗能算什么,她现在满脑子遐想的都是这俩人在外面没干好事儿。
只可惜了一点,她听得见看不着。
然而这还不算什么,过了好一会儿这种厮打般的声响忽然停止了,房间安静了下来,随后又一个声音的响起打破了寂静。
 
“喂,狐狸。”再一次传入牛小萌耳膜的仍旧是樱木花道那独特的少年嗓音,嫩嫩的好似能瘙痒谁的内心,只是与先前稍稍不同的是,在那份干净中掺杂入了一些沙哑。
但到了此刻为止,一切还都只是假说,直到……
“还不够。”牛小萌似乎能遐想到流川枫的表情,或许会微微弯下上吊的眼角,露出温柔的神色。
“唔。嗯。”或许也只有樱木花道能将这种喘息声呼吸得如此性感,“你妈比给老子出来。”
 
于是,这一句话过后,傻逼都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了。
这同样也振奋了牛小萌的内心,原来在不知道的时候,这俩人已经搞基在了一起啊。
而后牛小萌就又苦逼了起来……?
麻痹老子想看啊,于是她奋力地动着她那嫩绿色的脑袋,心脏中就像是爬进了千万只蚂蚁。
 
而恰巧就在这时,又一道光芒斜射进来,拖拽着她离开。?
于是在出了书包的那一瞬间,就只几秒钟便将那情色的画面收入眼底。
 
这两个人都是赤裸的,樱木正被流川枫托在自己的肚皮上,他向后微仰着,舒展着骨骼,也将那美丽的后脊展现无余,而后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注视便回过头。
而就是那一回眸,彻底击垮了牛小萌的内心。
上挑的凤目中,因为流川的挑逗氤氲了瞳孔,眼神中好似延展出花蕊,吐出丝丝扣扣的艳丽来,但就是这般的艳丽中,竟然还有着不可磨灭的坚毅,闪烁在瞳孔中,散发着琥珀色的光芒。
这让牛小萌无暇去关注流川枫的现状,现在的这个时刻,她必须承认,自己只看得下樱木花道。
这个十五岁的少年,拥有着太多的颜色。
 
“真美啊。”牛小萌这样想着,在穿越至此的几个小时内第一次发出了声音。
而后当光芒散尽,她才发现自己仍旧躺在自家的床上,手中捧着那本灌篮高手。
 
原来是梦啊。
牛小萌的心中有一丝遗憾,就在这时身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您好,我是牛小萌。”
然后她习惯性地低下头,在她枕边残留的——
 
是一根艳丽的红发。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12春季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