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在这里,遇上你

作者:yvaine 2020-10-12, 周一 15:06

Start
 
它在商品街一个很不起眼的巷子里头,你会不经意间发现它,也会不经意间错过它。
 
 
仙道审视着眼前嵌在民楼中的矮檐窄门,将它与手中照片做详细比对。绿漆剥落的单扇推门,镶着斑驳色块的玻璃窗户,屋檐悬挂着招牌灯笼,透明的纱帐上写着汉字-“书"。
现实和照片不同的,除了此刻屋中留有光亮,还有很不起眼的一点,被因好奇而此刻特别心细的仙道看得真切。
刻在主灯笼骨上的两个小字,刷上了红漆,在灯笼随风轻转间,存在于忽明忽暗的光线里。那两个字,是线条歪歪扭扭的“天才”。
 
 
看来并没找错地方。仙道收好纸条,握住旋钮,轻轻推开门走进去。
“请问,有人在吗?”
听到“咕嗷,咕嗷”的尖叫,仙道惊了一跳,停下步子。
屋子正中,向门摆着一只红色耳朵的招财猫,它和每一只店里的招财猫一样,憨态可掬,笑眯眯举着爪子,向来客问好。旁边是在风车笼里奔跑的小仓鼠,有一头可爱的金棕色头毛,往边上,老式报时钟坐立一隅,一只苍头的猫头鹰目光炯炯,在黑黢黢在木屋里进进出出,不断发出极具穿透力的呼唤。
一种错觉,像是走进电影里说的奇妙世界。
这个时候,头顶上方,砰咚咚的空远声响,从阁楼深处转移到墙角旋转而上的木梯口。
木梯窄小,仅能容下一个成年男子缩手缩脚地爬上爬下。
“啊,欢迎光临!”
男子的光脚,穿着厚厚的白色运动长袜,先出现在木梯上。匆匆下了几个阶梯,变成两条看上去强健有力的小腿。然后它们的主人躲过木梯口,弯下腰,上下半身几乎重叠在一起。他裹着头巾,带着大方的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和半截饱满的额头。
那双眼睛辉映着壁灯橙黄的柔光,仙道心里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好意思,不能马上招呼您。请先随意看看,我马上下来。”他飞快地看了仙道一眼,客气招呼,声音穿过棉口罩,带上嗡嗡不明的回音。
“没有关系,您先忙。”仙道摘下手套拿在手中,指向桌上一连串正运动着的摆设,“这里很有趣!”他微笑着弯腰,十分友好地施礼。
这个动作让店主瞪大了眼睛,看起来既惊喜又不好意思。他啊了声:“不要客气!桌上有书目索引和书架的对应图,您可以先看看。”
他一面说着点头,一面转过身往上攀爬。
“请随意!”说完,他急匆匆地爬上阁楼去了,完全没有留给仙道再次搭话的余地。
真是个急切的性子啊!仙道路过招待桌,顺手拿了张对应图。
 
 
桌上的招财猫已不再摆手,仓鼠趴在风车笼里呼哧呼哧喘气,猫头鹰也回到了小木屋。店里十分安静。
这是一个不大的旧书店,角落里亮着几盏柔和的壁灯。几排双向的大书架摆成半椭圆形状,环绕一边,它们往上延伸至墙顶,书店多出四条甬道。招待桌上旁边是通向阁楼的木梯,墙上挂着一些有关神道教和日本历史的浮世绘。
仙道穿梭在一排排书架间。阁楼上,店主步履急促地来回走动,像是在搬运东西,一会儿放下一会拿起,反反复复折腾着。
一定是在整理书籍吧,来的不是时候,很忙碌的样子啊。仙道有些失望地想着,来到最靠边的历史区。
仙道是横滨国立大学的历史系老师(我查了下,好像这个学校没有明确标出历史系,算了,不想改了。假装有吧)。前不久,因为无意间在旧书网上看到一本待出售的孤本《绣像三国志》,信息上介绍说是清朝光绪年间的木刻版,日本仅此一本。他很感兴趣,和店主在网上简单谈了谈,决定亲自来店里看看。店主给了他地址,春假期间,他提前从东京赶过来。
仙道这人,平时看起来懒散随意,但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关键时刻又会表现得极度在意。这本孤本史书,罕见珍贵,对他而言,就是这样的存在。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店主和他想象的差得有点多。他本以为会是个鼻梁上挂着圆镜片的,喜欢越过镜片上沿看人的学究老头子,没想到,却是个看起来—虽然只看到眼睛和裸露的小腿--很有生气的年轻人。他的眼神,就算带着一丝歉意和羞赧,也让人感到很有力量。
还让仙道惊讶的,就是无论从哪个地方抽出哪一本书,都很难闻到灰尘的味道。书或许很陈旧,或许有损坏,看起来都一样的平整干净,从这点上看,这家店的书品可以打上满分。
绿漆的门框,黯淡的灯光,光影里游浮着的尘埃,昏沉沉的旧书店,这种氛围似乎不适合像他那样躁动而朝气的年轻人。 所以,总觉得和旧书店的气质不相符啊。仙道把手中一页没翻的《日本历史》放回架上,手指顺着书棱继续滑动。
 
 
“先生先生,您还在吗?”声音里已经不再嗡嗡响,变得爽朗直率。
“啊,我在这里!”
不知道何时已经下了阁楼的年轻店主,抱着一个大纸箱站在靠近木梯的那个书架旁--这个书架标号是打圈的1。他听到仙道的声音从另一边的书架后面传出来,放心地笑起来:“太好了!”然后,把大箱子放在很窄的过道上,跑到书架后面去了。
仙道大步走出来,从弧形的左顶点看过去,只看到留在外面的箱子和他扬起的后脚跟。
打了一声招呼,人又不见了?
仙道突然间有些哭笑不得。他刚要退回去继续找书,又听到他叫他。
“您在找什么书啊?”
“我来,嗯,找《历史研究》,英国史学家汤因比的书,我想要七二年的原版英文书。”仙道马上转身走出来,转念一想才回答道。
“这本书啊……”
“没有吗?”仙道询问着,朝一号书架走去。
 
 
店主蹲在地上,从纸箱中拿出一本本的书,正挨个往架子上码。他歪着头,他有一双生机勃勃的剑眉,眉心微微蹙着,在思考什么问题。
“有是有,这本书的观念有些过时了啊……啊!”他松开眉头,恍然大悟,从书架后方探出半个脑袋, “你一定是收藏家了!”
他跳起来,跑到仙道面前,手里还拿着大块头的书,目光有着好奇的光彩,胸有成竹地说:“你是旧书收藏家!”他上下仔细打量仙道,又不解地嘟哝:“咦,你看起来很年轻,为什么会有这种老头子的爱好!”
“大概是心理年龄比较老头子吧。”仙道眼里笑意很深很浓,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回答。
“这是什么回答!年轻人就应该有年轻人的爱好啊!”他又瞪大了眼睛。
“那你呢,你看起来还是个学生吧。为什么要经营这样一家旧书店,不也是老年人的事情吗?”对方义正言辞的口吻和责备的眼神让仙道觉得好有趣,他注视着他的眼睛,笑着反问。
“这不是我的书店啊,今天下午正好有空,来帮老头子打理一下。怎么样,干净吧,都是本天才的功劳,哈哈哈!老头子也真是的,淘回来的书都堆在阁楼上,那么乱,如果不是我,一定会被老鼠啃掉的……”
年轻的代理店主又蹲回了书架旁。
他不停地说着,虽说是在抱怨,口吻里却听不出一点的不耐烦。干着这样的事情,似乎也给他带来很多快乐,或者是,任何事情,只要他想要快乐,就可以从中得到快乐。
仙道低下头,看着他裹着白头巾的头顶左摇右晃,有些恍惚。
“最后两本!”他仰起头眨着眼睛,冲仙道晃了晃手中的书。
 
 
不经意间的四目交接,让仙道突如其来感到心动。一种很特别的感情,开始在仙道心底蔓延。眼神,还有脸上的表情,就是在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已经察觉出那份特别,仿佛是由来已久的存在,被突然间挑了开封盖。
 
 
“好了!你等等我。”
代理店主收起纸箱立在书架旁,起身抻了个腰。他的动作很随意,又总是自顾自地干着手中的活,之前对仙道客客气气的尊称现在也全没了。仙道忍不住想,这是有好好看待他这个来客,还是压根儿没把他放在眼里。
对方从木梯下搬出来一个折叠梯,拍着他的肩膀,指着对面,不好意思说:“因为你要的书在五号架的最上面……”
“没关系,我不着急的。”这样急切的解释让仙道很开心,他笑着打断他,伸手想要去帮忙。
代理店长不领情,连声催促他:“你快出去啊!挡着路了!”
仙道侧身进了旁边的通道,看见他双手轻轻巧巧抱着梯子走了过去。他过去一看,发现他已经架好手梯站了上去。他比仙道矮一点点,站在手梯上,哈着腰,从整整齐齐的书列中快速地抽出一本一本暗红色封皮的硬纸外壳的大书。
“接着!”他拿下两本,弯下腰递给仙道。
“你真厉害,对每本书的位置都很熟悉。”仙道腾出一只手接了过来,放在手梯空余的台子上,有些惊讶地赞叹道。
代理店长俯视着看他,大笑:“这书店里没有本天才不知道位置的书!”
口气真大啊。不知道为什么,仙道并不觉得他在说大话。也许不一定真的每本书都知道精确的位置。但若是要找,不需要借助索引,他相信他也会相当快地找到。
“嗯,我相信这一点!”
 
 
书很快找齐了,做好记录,计算完价格,代理店长用绳子细致地捆扎起来。
“哦,对了,老头子有个臭规矩,买书的顾客愿意的话,可以把名字和购买的书籍名记在这个本子。”他把书推给仙道的时候,上面放着一个笔记本。
这是个皱巴巴的格子本,看来一点都不受待见,上面记录很多购买信息,有很多人留下的各种各样的字迹。仙道拿起笔,迟疑了一下,然后看着他笑。
代理店长原本说这话有些难为情,现在看到仙道对着自己笑,就又有些生气起来了,他伸手去抢仙道手中的笔:“不想写也没关系,都说是老头子的臭规矩了!”
仙道手指一转,躲了过去,唰唰在纸上写下两行字。
“并没有说不写,为什么突然间就生气了呢!”他轻轻笑着,像是在自言自语,但又故意提高音量,让对方能听清楚。
代理店长这下可就真的火了,一把夺下笔和本子,看了一眼,快速收进抽屉里面,开始板着脸下逐客令:“好了好了,你也买完书了,我要准备关门了!”
他从桌子下面拿出一条运动长裤麻利地穿上,扯掉头巾扔在桌上,把搭在椅背沿的外套拿过来搭在手臂上,抱住那捆书往仙道手里重重一塞,推着他往外走。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地让仙道眼花缭乱。尤其是那头完全没想到的不同寻常的发色出现在眼前的那一瞬间。
仙道不停地往上托着突然间放在手里的一摞书,被代理店长推着,脚步不稳地走着。当他从灿烂发色的震惊中回过神后,一边享受着对方生气时完全没谱的动作,一边踉踉跄跄的走稳自己的步子。店里再次传来“咕嗷”的怪叫,他已经站在了门外。
 
 
天色向晚,书店已关灯上锁,此时的光景和照片里一模一样。
只是多出了一个人。
他和自己身高相仿,有一头红色的短发,生气时会鼓着脸颊,眼神装得很凶悍。
没有谁会赶走自己的顾客,除了眼前这个人。
 
 
“你怎么还不走!”代理店长锁好门回头,就看到仙道挺直地站在他背后,抱着一堆书在小巷子里笑。这个笑容是温柔的开心的,但在他眼里,就是挑衅和别有意图。
“你是横滨国立大学的学生。”仙道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你怎么知道!?”
代理店长一下子跃到仙道身前,指着他鼻子,“不许耍花样,否则……”
他想放出的狠话,被仙道拨了回去。
“横滨国立大学,篮球社,你运动服后面写着的啊。”仙道笑得好像一只招财猫。
“什么啊!还以为是那群混蛋……”
他泄气地放下手,脚尖踢了踢地上的石板。
“那群混蛋?”
“没什么!”他瞪了仙道一眼,似乎怪他多管闲事,然后不再理睬他,双手抱住后脑勺,往巷口走去。
仙道看了眼书店紧闭的门,好像感觉自己少做了点什么事情。回头又看见红头发的代理店长快要走出巷口了,他赶紧抱着书跟上去。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为什么要告诉你?奇怪的刺猬头!”
“礼尚往来,你知道我的名字,我也应该知道你的名字。”
“……”
“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去学校查一下就知道。”
“你敢查我!”
“不,我只是稍稍翻下学生档案而已。”
 
 
仙道最后还是以三寸不烂之舌套出了代理店长的姓名和身份,他是横滨国立大学体育特招生,大一新生,专业是世界史研究,现在正提前来学校参加春假集训。不过等他送他去学校的篮球馆,再抱着一堆书回到家时,才发现手快要断掉了,然后才想起来今天是去鉴别《绣像三国志》的。计划的书没取回来,买了一堆自己一定不会看的古董英文书。
但是……多了一个理由去书店找他,或者,也可以直接去篮球社找他,以询问书的名义。邀请他打篮球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自己读书年代也是有名的篮球手啊。
樱木花道啊,今后会很有多机会再见面的啊。仙道躺在床上,开始期待下一次的相见。
 
此刻,练习结束的代理店长樱木花道,在浴室刚刚打开热水器,突然间,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怎么回事?”
他揉着鼻子,赶紧用热水从头到脚淋了一遍。
“绝对不能感冒!”
  Y - yv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