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初拥

作者:yvaine 2020-10-12, 周一 15:26

 
 
 
小酒馆里昏沉沉的,角落的墙壁上挂着三盏煤油灯,没有灯罩,他在这里坐了很久,仍然没有人进来。他又看了眼窄陋的门口,回头要了杯苦艾酒。
“他今天不会来了吗?没有表演了吗?”
“这不好说。”酒侍的脸瘦瘦长长,带着一夜未眠的疲惫,他把酒递给眼前这个男人,“昨天您走后,修道院的副祭司领着几个修士来了一趟,他们和剧团发生了争执。不过花道每天都会来这里打酒,他的父亲是离不开烈性酒的,如果事情没有发生的话…您或许来早了,仙道伯爵。”
“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男人高高耸起的头发下,有张柔和平淡的面容,他呷了口酒,托着下巴,目光游离在嵌有红色丝纹的桌面上。?
“他在台上唱诗,背影中都溢满忧伤,但他跳下高高的舞台,身上的愁绪马上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和他们追逐打闹,你看见他的笑脸了吗?我看见了,并且记住了。”男人单指敲着自己侧脑门漫不经心说,“就像我会永远记住他唱诗时的忧伤和朝着太阳的笑容。”
真奇怪。酒侍擦着陶杯摇头想。这几天,这个一身深蓝绒衣高贵又年轻的伯爵殿下,总是坐在酒馆里,等待着花道的到来,但他只是远远看他,他好像在观察他,因为他不曾走进过一步,也未曾和他说过一句话。可从他看他的眼神,他读出了迷恋两个字。
眼前这个贵气的男人,是湘北郡南面那座古堡的新主人。他是原来古堡所有者仙道伯爵的外侄,他在他叔叔患上一种奇怪的病的第十五天回到这里。如今他继承其叔父的爵位,郡镇的居民仍叫他仙道伯爵,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
但事实上湘北郡已经陷入恐慌。
“他叫花道?真好听……”仙道伯爵呢喃两下,优雅挑眉,他的表情没有一丝好奇,如果他不问,你会有种错觉,他其实什么都知道,他问你,只不过是出于一种礼貌或者习惯。“你刚刚说道修道院和他父亲,是怎么回事?”
“他父亲在路上就生了病,很严重,靠喝酒麻痹自己。听说是在上一个集镇感染后被当地教会驱逐的。他们是个流浪的剧团。仙道伯爵您知道,团里的剧目充满自然神崇拜,您从非教会管制的东方来,可能不太清楚……这些行为在教会看来是异端,是恶魔的行径。又因为突如其来的怪病,像仙道伯爵得的那种怕光的病,我指的是贵叔叔。他们说他们是不信上帝的异教徒,是霍乱的制造者和携带者,是传说中吸血的妖魔……我不是一个全身心侍奉教会的人,所以……”酒侍突然停下来,望着远方绯红的天空,叹了口气。他张了眼坐在不远处的仙道伯爵,看见他同样目不转睛朝望着地平线处的火烧云,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听,但是他想继续说。这时,一个矮个子的男人绕过棚子慌张跑过来。酒侍认得,那是仙道伯爵的贴身仆从。
这个一向叽叽喳喳说个没完的小随从今天一反常态,他谁也没理,脸上流露出急色,他径直跑到仙道伯爵的跟前,低声耳语。仙道伯爵听完他的话,面容变得凌厉,他扔下杯子,离开了酒侍。酒侍从来没有见过人可以跑这么快,比风还迅速,像一道光闪了过去。
他脚下一软,靠在身后的桌子沿上,等他反应过来,只看到轻轻摇动的碎布门帘。果然道貌岸然的恶魔。他暗骂一句,但这并不是在说仙道伯爵,他将手中破烂的抹布丢在地上,再也没多想就跑了出去。
位于镇子左右两端的宏伟大教堂和修道院由中一条石头铺设的大道连通着,石块在当初修建的时候就有意被打造成各式各样有着宗教寓意的符号。它贯穿于镇中央的大广场,这里是教会举行集会和实施刑法的圣地。
酒侍气喘吁吁到这里时发现圣地上挤满了人,很多人在黄昏日落后也裹得严严实实,他知道这些是得了怪病的镇民。他甚至还看到外乡的人,那些每次到主镇来交易货品总会去他酒馆喝两杯的徒步商客,那些在主教日做完弥撒离开时会在他酒馆外的草棚歇歇脚的朝圣者。他看到每个人脸色凝重,甚至带着凶恶的表情。他跳起来,朝人群里面看,远远看见四个燃起的大型火把中间竖起了五根巨大的柱子。而正东方高高的石台上-这是平时重大节日时主教主事或者神父布道的台子,主教直直站在中央,他身后巨大的石质油灯盆中燃烧着蓝色的光焰,他穿着黑长袍,双手并拢放在胸前,一脸严肃。酒馆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于是他在人群外转了一圈,找到个合适的位置低下头奋力往里挤,走到一半,他听到主教老沉的声音。
“这群流浪的外乡人,他们是不信仰上帝的异教徒,他们居无定所,穿着破烂的毛毯四处流浪。看啊,他们所谓的精神首领,红发,暴怒,有着过淡的瞳孔,发怒时瞳孔紧缩,发出金芒。还有他的父亲,怕见阳光,看啊,他的皮肤出现斑痕,他的鼻子耳朵开始腐烂,他的牙龈大量出血。他们是该隐的后代,是莉莉丝的同伙。”
“他们想把这样的病传给我们所有人,把我们都变成吸血的怪物,他们想把我们拉下地狱,他是撒旦的化身,烧死他!烧死他!”人群里有人大声喊了起来,然后越来越多的人跟着喊起来。
主教出手制止他们,慢慢在胸前画了个十字。
一个声音颤颤巍巍插进这暂时的寂静中:“不不,我的主教,这只是一种病,一种对光线过敏的病……”
“你胡说,你藐视教会的权威,你要做叛徒吗!!!你这个胆小懦弱的术士!”
“不不,我是上帝最忠实的信徒,所以,我一定要说出真相!”这个声音突然高亢起来,“患这种病的人皮肤牙齿上存在一种一经阳光照射就会转化为毒素的东西,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他们一定不是吸血鬼,樱木的父亲很早就生了病,他比其他病患都坚持得久,我们应该合作,或许,啊……”酒侍在不断涌动的人群中突然听到一声尖锐的惨叫声,他周围的人都涌向另一个方向,他听到那边不断传出拳打脚踢的声音,还有人们的几乎丧失理智的骂声。
他逆着人流继续往前挤,又听到主教说道:“如果他们愿意受教会的熏陶,上帝会宽恕他们的无知…但是当我们奉行着上帝仁慈的宗旨,他们却残忍地想要颠覆教会!他们放弃做上帝的选民,违背上帝的意愿,他们是被上帝遗弃的该隐!”
“烧死他们!”所有人被主教最后几句所感染,他们高举胸前大大小小的银制十字架,激动又愤怒地吼叫。
喊声震动着酒侍的耳朵,他明白他从三天前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终于挤进去,抬起头一看,他被眼前的触目惊心的所见吓得差点昏倒在地。
昨天还在他酒馆外空地上的临时舞台上载歌载舞的花道和晴子,诙谐搞笑的四骑士团,高大威猛却正直的团长,亲切温和的副团长,昨天还活生生到他酒馆喝酒谈笑的人,现在正两两绑在五根白栎树的柱子上,周围堆满了干燥的树枝。他们低着头,已经昏死过去,四肢被木桩钉在柱子上,浑身鲜血淋漓。
酒侍咬着自己的拳头,两眼不断涌出眼泪。他知道,愚蠢的教会,不过是利用恰好是异教徒的这群外乡人来平息恐慌,以图达到稳固唯教会统治。他们不关心谁的死活,他们只关心教会的利益。而这些蒙昧自私的教民,却什么都不懂。
树枝被点燃了,清淡的松香四处飘散。酒侍的那张痛苦得扭曲的脸,突然间呆住了,不只是他,整个人群在片刻沉静后,发出惊恐的尖叫。
他们看到,正对着主教的柱子上浑身裹在淡淡的烟雾和撩舌般的火焰中的红发青年,挣脱了插在他四肢的木桩。他跑了出来,跑到每一根柱子前,双眼猩红,瞳孔聚成像金针一样的细点,他发出痛苦的吼叫,他伸出手,试图将每个人拉出火海……
 
 
 
仙道彰披了一件长绒斗篷,斗篷宽宽的下摆被风吹起,里面是件当今各番邦贵族都不一定有的华贵礼服。他站在大教堂的塔楼顶上。作为十三大氏族中仅存不多的第三代吸血鬼,同时又是魔党两族的祭司,仙道近乎神的目力能将镇上每个角落都囊括入眼,耳力也毫不费力能听分辨出每个人说出的话。
他支着手,看着广场中央由五根白栎树柱子组成的五芒星形状,露出讥讽的笑容:“相田,你知道为什么教会会把五芒星当做恶魔的符号吗?他真傻,明明知道透露自己真实的信仰会被镇压,却还是不管不顾。不懂得忍让一时,在这样的宗教氛围里,注定会被杀害。”
相对于仙道的淡然,小随从相田彦一显得异常急躁,他急得原地团团转,没有听清仙道彰的话:“伯爵殿下,您不是说要去救樱木的吗?你要是还不出手,他那就死定了。”
“我当然会救他,我还要拥有他。”仙道冲相田眨眨眼睛,看起来是多么的无害,他双手展开做出环抱的姿势,“他会成为我的接班人,我最爱的后裔。他的永生永世由我负责,他只能被我拥抱。”仙道彰说道最后,眼神敛去笑意,声音是有着强烈占有欲的肯定。
读了大量Tzimises氏族地下藏书的相田知道,这几句话来自神谕中有关祭祀的章节。但是他从来没想到过,这些话出自他们大祭司仙道彰的口却不由得让他浑身哆嗦。
“您的意思……”他小心翼翼问。
“神指引我来这里寻找下一任祭司,从第一眼看到他,我就知道神指的就是他,他是最合适的人选,要不你以为我会花这么长时间待在这个没趣的地方。”
“您之前还说这里有趣……”
“他来了以后,自然就有趣……”仙道说到这里,突然间从塔楼上跳下去,他背后的披风展开,如同一只深蓝色的大蝙蝠,朝火烟滚滚的广场滑翔飞去。
“哎!怎么又不说一声就飞走了。”相田喋咻抱怨,化身蝙蝠,跟着飞了出去。
红发青年安静地躺在花岗岩打造的石棺里的红色天鹅绒披风上。
仙道侧身靠在他身边,目光流连在他身上,从饱满光洁的额头,到被大火毁去的左脸。他嘴唇蘸满了鲜血,泛着鲜艳湿润的光泽,右侧脖颈上青色的经脉异常显眼,从两个深深的齿洞里渗出的血迹早已干枯。他已经换去不能蔽体的衣裤,穿上的是一件和仙道同等布料的背带裤和有着立花圈领的长衣。
仙道注视着他。他发现原来真正的近看和凭借异能远观带来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从眼洞窗透进来的白月光照在他红色的短发和倔强的脸上,铺洒在他还有余温却不再跳动的胸口上。仙道似乎可以感受到自己长久不用的心脏开始跳动,当时他抱起差点死于乱箭下的樱木,两人胸贴胸的瞬间,他也感受到了樱木的心脏急剧的律动,这种感觉带来的是久违的和他曾经真实活着时才能感觉得到的新鲜活力是一样的。
在等待樱木复活的这段时间里,仙道将自己冰冷的脸贴上他的脸,用自己的唇贴在他的唇上,他的手指头轻柔地摩挲着刚刚他的獠牙刺入的地方,樱木身体各处残有的温度让他叹息不止,他的双眼开始不受控制的地变红,獠牙慢慢变长。
他知道自己的欲望,但他并不打算抵制,于是他再一次吻上了樱木。
樱木整个人被仙彰抱在怀里,他能察觉到他的变化,他的身体终于冷透了,他就要苏醒过来,成为被他转化的第四代吸血鬼,他将完全为自己所有,让他吸食自己的血。他永远也不能离开我。这样想着,仙道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他重重吻了一下樱木,身体往外轻轻一跳,立在石棺旁。
樱木浑身颤抖一下后猛地睁开了眼,他的瞳孔从中间一点慢慢扩散开去,最后形成淡淡的金色,他像被异物哽住喉头导致呼吸不畅那样难过地咳了几下才完全清醒过来。他醒来说的第一句话是:“卑鄙无耻!放了他们!”然后他抬起头,看见旁边的仙道。
“你醒了?”
“你是谁?这是哪里?晴子呢?洋平呢?大猩猩他们呢?”
“这么多问题。”仙道弯下腰,笑着说:“我叫仙道彰,这是我的古堡,仙道伯爵的古堡,你听说过吧…你说的每一个人,都已经死了。”
“死了?你骗我!”樱木突然口干舌燥起来,他清楚感到一股压抑不住的血腥味从他胃里往上涌,他觉得恶心,可看到仙道脖子上血管纹路,却差点扑上去。他握紧拳头,将这股莫名其妙的念头生生压了下去。
“你亲眼看到他们死去,被烧得面目全非。”仙道眯着眼,“你自己又何尝不是?”
“你什么意思?”
“他们死了,他们的骨灰随风飞去,灵魂回归自然。樱木,你也死了,但是你从石棺里醒来。”
樱木的全身随着仙道每吐出一个字就僵硬一分,他眼里出现片刻的木然,随后又被复仇的火焰所掩盖,他的眼角急促抽搐,他低下头,不说一句话。
仙道看不透樱木的心思,石屋里的沉默让人窒息,他脑海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或许这个他转化的唯一后裔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好掌控。他又想起他在族里的墓地里,在根须繁茂的神树下静坐时,神告诉他,这个继承人是个流浪的孤儿,他是幽冥之域即将迎接的太阳,他会助暗夜生灵渡过下一次劫难,但是他也有可能是带来毁灭的起因。可世间万物都具有不确定性,如果不尝试,什么也不能改变。他皱了下眉头。又想,这样的话,会不会更有趣些?
“你在想什么?”仙道伸手捏住樱木的下巴,将脸凑得更近。他想刺激他。他故意露出吸血鬼的样子。他的眼睛周围浮现出错乱的细血管,露出两颗尖尖的獠牙。
樱木果然歪着头仔细看着他,他甚至用手去抚摸仙道的獠牙,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然后他放肆地大笑起来:“原来真的有吸血鬼。你们从来没出现,为什么现在会突然出来?教会把你们当做和我们一样的异端,可我们究竟有什么是一样的?他们给的判决之词,非把我们说成吸血鬼,是什么狗屁的该隐!那是你们教派的往事…我们崇尚自然神,我们只是路过,只是老头子生了病,一路上都有人生病,晴子喜欢这里野地的花香,老头子喜欢这里的苦艾酒,我们只想呆几天就离开,为什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樱木的眼角渗出泪花,他的眼神流露出迷惘不解。
“其实你都明白。可是你们太傻,没能看出教会的阴谋。但是我知道,哪怕只有一点点机会可以治好你父亲,多大的风险你都愿意去做。可是你不明白,如今教会已经称为最庞大的新兴势力,他们想要的是绝对的信仰和服从。你们流浪民族的古老崇拜将会被他们以各种借口铲除掉。你发现了,你们的崇拜符号被视为恶魔的符号。”而吸血鬼这类的话,只不过是个借口。在教会的书籍里,只有关于吸血鬼的传说,从来没有真实的记载。因为吸血鬼一直都恪守着远古留下的教条,我们是被上帝抛弃的,活在远离人类的黑暗里。
这些关于吸血鬼的事情,仙道并不打算现在告诉樱木,他知道他不是怕他无法接受,而且想留给他一些蛛丝马迹,一些未解谜团,让他肯自愿留下来一一探清楚。
“你什么都知道?你一直在监视我?”樱木流露出不信任的神色,他问这话的口气并不好,“你从火刑台上救走我,是早就计划好的?”他本来想问,你为什么不救其他人,可他心里很清楚,仙道并没有什么义务这样做。他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吸血鬼和教会的恩怨真的只是来自创世纪里的那个谋杀案?
“是。”仙道也不打算欺骗樱木,他眼睛里都是笑,温情脉脉地说,“我只需要你,所以只救你。”
樱木愣住了,他看着仙道的脸越来越近,仿佛明白了什么。他晃了晃脑袋,露出孩子气的笑容,咧着嘴:“本天才也需要你。”
仙道被他置气的话逗乐了,他咬破自己手腕,伸到眉头皱得紧紧的樱木跟前,说:“随君食用!”
樱木看着仙道手腕处不断淌出的血液,红色的,唯一与人类不同的是没有热气。看着这冰冷的腥气的红色血液,樱木却忍不住反胃起来。但仙道并没有放过他,他大力吸了口自己的血,朝樱木的嘴唇压了过去。
樱木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刻体会到仙道的血和他的血融合时那种奇妙的感觉。他还不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他将正式成为仙道的初拥者,他也将一脚踩进吸血鬼的幽冥之地--这座阴暗诡异的世界。
 
【完结】
 
 
解释几个词语:
1.初拥:就是初次拥抱,是指人类喝了吸血鬼的血后两者血液融合的过程,看了吸血鬼相关的影视作品的人应该都知道。
2.该隐和莉莉丝:圣经中说的,该隐是亚当的大儿子,因为杀了自己的亲弟弟而被上帝诅咒,莉莉丝是亚当的第一个妻子,后来和撒旦成为情人,在吸血鬼的传说里,他们两个被视为是吸血鬼的起源。所以这里也是这样的设定的。
3.十三大氏族和魔党和Tzimises氏族:这些都是看的关于吸血鬼传说里面提到过的。该隐创造了第二代吸血鬼,第二代吸血鬼有十三个后代,就是后来十三大氏族,其中七个氏族构成密党,两个氏族(Lasombra和Tzimises)组成魔党,剩余的四个是无党派。具体每个党派有些什么特征和理念有兴趣可以自己网上查查哈~~仙道所在的Tzimises氏族,是属于知识学派,同时可以变形,我用了蝙蝠的变形2333333

  Y - yv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