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清仙花]邻家的那个男孩儿

作者:yvaine 2020-10-13, 周二 15:19

 
 
 
狼狼窝集体脑洞:不设防的仙道同学被从来没放在眼里的清田小朋友抢走了花道。
我大概率写偏了。。写的不是标准意义的NTR,花道也没有真的被清田抢走2333
大部分是清田的视角。
 
 
1
信长窝在阁楼上打游戏。
掌机里的勇士一身铠甲,左躲右闪,还是顶不过怪物的连环攻击,扛了三个回合,血条掉到临界值,只得放弃,几个翻滚,躲到岩石后啃起蘑菇。
清田太太在楼下连喊了好几声,不见信长答应,她手里捧着的烤鱼还散发着热气,尴尬地对着门口的新邻居笑。
“我家小孩儿顽皮,我叫他下来,和小花道认识认识。”
帅气的邻居先生微笑点头,摸了摸一直躲在身后不愿出来的小脑袋。
一小会儿,客厅深处的楼梯传来咚咚声,还有男孩子稚嫩的凄惨嚎叫。
人外贤惠的清田太太,对家中小孩从不手软。揪着整天不务正业只喜欢打游戏的小儿子耳朵,将他拎到大门口。
信长一手捂着左耳朵,一手揉着屁股,嘴里直嚷疼。他半睁着眼,看清了半蹲在自己家大门口的男人,还有他胳膊下探出来的小红脑袋。
 
 
2
信长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头卷卷的红头发。
清田太太呼了他一后脑勺,让他和人招呼:“这是我们的新邻居仙道彰先生,还有他家的小朋友。是个比你小的弟弟,信长以后要照顾弟弟,知道吗?”
“花道,来和邻家哥哥打个招呼。”小红脑袋的主人被仙道先生哄着拉到身前。他双手背在身后,穿了件浅蓝色背带裤,裤子上缀了个张牙舞爪的小狮子。他回头不安地看了眼笑眯眯的仙道先生,终于下定决心,握着小拳头往前走了两步,小声自我介绍。
“我叫樱木花道,请多多关照。”
清田太太捂着胸口,被这个软软的小朋友萌得心肝儿乱颤,伸手捏了捏花道小脸蛋。
还在另一个频道的信长,直愣愣接过话,认真发问:“为什么你不和你爸爸一个姓?”
小朋友猛地抬起头,睁得大大的圆眼睛立刻湿润起来,他扑进蹲在身后的仙道先生怀里,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信长呆住了。
清田太太连忙道歉,一直和煦如风的仙道先生一句话没说,抱起花道转身离去。
 
 
3
这个春日下午,信长被清田太太揪着耳朵痛骂了一顿,并没收了游戏机。
 
 
4
清田太太喜欢在晚餐时间分享一些邻里间的趣事儿。信长嘬着手指上烤汁水,听着话痨的妈妈一脸心痛地讲着新邻居家的故事。
邻家的小男孩儿今年快满7岁了,却没了父母,被刚刚毕业的仙道彰领养。活泼可爱的小孩子心理受了伤,仙道彰带着他搬到湘南来,开始新的生活。清田太太一边感叹着仙道先生的好心和善良,一边慈母般说起花道的可爱。
“那卷卷的红头发哟,那红苹果香的小脸蛋儿哟,那肉乎乎的小胳膊小腿儿哟。”她再移眼,看到餐桌对面吃饭吃得乱七八糟的信长,怎么就觉得自家的小孩儿这么地不可爱了呢。
第二天,清田太太特意带上自己亲手准备好的海鲜乌东炒面,领着不怎么情愿的信长去到对门道歉。
 
 
5
再过两天就要开学了。
清田太太在楼上整理完信长的上学用品。下楼时听到窗外小孩儿的尖叫声,她一出门,草坪上聚集的孩子们一哄而散,抬头一看,自己顶楼的碎花玻璃被打破。清田太太快步走出去,正准备斥责这群调皮捣蛋的小混球们,就见信长从侧门出来,灰头土脸,笑呵呵说:“大家不要慌,我老妈不会知道的。”
信长被暴怒的清田太太拿着藤条追着满草坪乱跑。
隔壁仙道先生家的窗户探出个小脑袋。
花道站在仙道先生的大腿上,小口地啃着水桃儿,看着草坪上的你追我赶,笑眯了眼睛。
 
 
6
尽管信长早已经满了七岁,也只能在今年春天和刚刚七岁的花道一起报名小学一年级。两个人都分在一年十班。自从上次致歉过后,信长就没见过邻居家这个萌死一条街区的卷发小男孩出来玩。
开学第一天,清田太太对信长耳提面命,务必照顾好弟弟,还让他多带了一份午餐。
信长敷衍了事,又被清田太太揪了耳朵。
信长龇牙咧嘴出门,一眼就看见仙道先生抱着花道站在路口的大树下。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弟弟这么大一个人了,还总是喜欢被抱着,这样想着,心里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校车从街口缓缓开过来停在大树旁边,信长小跑过去。花道从仙道彰怀里跳下地,对着信长笑。信长转过脸去不理他,却在上车后,回身伸手拉了花道一把。
花道趴在窗户前,对着仙道先生挥手再见,信长盯着那个红彤彤的后脑勺,凑过去默默地给他系上安全带。
唉,算了,听老妈的话,谁让他比我小呢。
 
 
7
信长再次确认自己可能不是清田家亲生的孩子。
花道已经没有刚来时那么敏感爱哭,他特别爱笑,笑起来眼睛弯成小月牙,两颊奶膘往外铺展开,形成个小小的肉括弧,可爱值加倍,直接击穿了清田太太的心脏,甚至连不苟一笑的清田先生偶尔也会问起他。
两人放学回家,窝在阁楼上打游戏,被清田太太发现后,挨骂的是信长,心疼的是花道被信长带着打游戏没来得及吃饭。
两人放学不坐校车,偷偷一路踩水爬树,弄成个脏猴儿似的,天黑了才到家,被清田太太拿着藤条追着满草坪跑的是信长,而花道却是被仙道先生抱在怀里,拿着毛巾一点点擦干净脸上的泥印子。
清田太太向仙道先生道歉,家里的野猴子带坏了花道。仙道先生捏着花道小下巴摇了摇,笑笑回应,这也是只小猴子。
花道抓着疼得昂昂叫的信长,跑过去拉着清田太太的手晃呀晃:“阿姨阿姨,我们以后会很乖的。”
清田太太摸摸花道脑袋,叹气。
信长和花道扭头对视,嘻嘻笑了。
 
 
8
信长和花道打打闹闹,仙道先生静静看着。
花道一天比一天开朗活泼,他之前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现在他需要再努力一些。
 
 
9
信长从来不知道花道打架那么厉害。
他印象里,花道就是可爱的代名词,又黏人又爱笑,还总是不自觉地撒娇。他总觉得这么招人爱的小孩子,没有人舍得欺负他。
所以,欺负他的一定是坏人。
信长把书包丢过去,直接砸到对面一个高年级生的脑袋,下一秒又扑过去踢开想要捶花道背的人。花道一直按着地上一个高大个儿揍,根本不管旁边其他人。信长在他旁边,嚯嚯几声。
也许其他人被花道揍人的狠劲吓到,加上还有信长这个帮手,都只围在外圈不敢动。
高大个一直喊疼,信长怕出事儿,架着花道胳膊,费了好大劲才把他拉开,高个子爬起来,啐了口血,恶狠狠:“你就是没人要的野孩子,难道说错了吗!”说完,就跌跌撞撞跑掉了。
花道抹了把嘴角的血,一声不吭捡起书包往家走。
信长跟在他后面,几度想揽他肩膀,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花道长得比他还高一点点。他放下手臂,也一言不发了。
这些家伙怎么这么惹人嫌,像极了小时候的自己。
 
 
10
这大概也是唯一一次,信长没有被清田太太教训的一次晚归。
 
 
11
盘坐在沙发上恹恹的花道,被赶回家的大忙人仙道先生从清田家领了回去。
第二天早上,花道恢复了活力,如果不是脸上无法抹去的OK邦,信长都觉得昨天那场干架没有发生过。
信长这些天偷偷打听和花道打架的家伙是几年级几班的,得到的消息让他目瞪口呆。
“听说了没,刚刚六年级的长泽学长被学校劝退了哇。”
“那个家伙不是好人,没事儿总喜欢欺负别人,学校早该这么做了。”
“你们不知道吗,优子说她看到一个头发立起来的社会人去了校长办公室,紧接着长泽学长就被退学了。”
“头发竖起来?那得多难看呀。”
“不是哦,是个很帅很帅的男人啦。开了辆超级拉风的跑车,在校门口呢。”
信长丢掉手中的扫帚,匆匆朝校门口跑去。他看到同学口中很帅很帅的男人靠在车门口,接过花道的书包。花道坐在副驾驶上,男人倾过身帮一直喋喋不休的花道系安全带。
男人透过半开的车窗看见他,无声说了句再见。
信长恨恨地跺脚,这个樱木花道太过分了,有了亲爹忘了兄弟。
信长显然忘了,早上上学的路上,花道就兴高采烈地告诉他,今天仙道先生回家,并且请了年假,打算在花道国小毕业的这个冬天,带他前往马尔代夫好好玩儿一圈。
 
 
12
信长将手机扔向床尾,扑到床中央。他滚了几圈,忍不住又把手机拿过来翻出花道发给他的照片看。
蓝天白云,花道穿了条宽松的沙滩裤,奔向一望无尽的大海。
幽深的海底,护目镜后那双亮晶晶眼睛,从随着海水摆动的珊瑚丛中兴奋地望着前方。
“野猴子,你一定不知道,这里好多好吃的!酒店旁边的芒果果汁超级好喝……”
“仙道带我去潜水啦,到海底呀,那么深,本天才一点也不害怕,哈哈哈……”
信长敲了句:“有什么了不起,等长大了我带你去更深的地方潜水!”
花道又刷刷发了好几张照片,信长放大一看。
花道口中的仙道先生搂着少年的腰,周围是来回穿梭的五彩斑斓的鱼群,两人在大海深处亲昵地脸贴脸,一左一右比了个耶。
“吵死了,不知道现在日本是晚上吗?睡觉啦!”信长删掉原来那句话,气冲冲发了这么一句。
烦死了,关机睡觉。
 
 
13
四月,信长和花道将一起升到国中。
仙道先生拗不过花道,给他准备一辆酷毙了的山地自行车。信长从阁楼的小窗户望着家门前的街道上两个人,反戴着鸭舌帽的花道骑着自行车,仙道先生一身休闲装,张开双臂护在两旁,紧紧跟着。
信长哼了一声,扔掉手中的游戏机,叮叮咚咚跑下楼,从后院推出一辆老旧的女式自行车,蛮横地从自家草坪飞快骑出去,绕着还只能慢慢骑行的花道转圈。
花道见他得意洋洋的样子,气急了,推开仙道先生的手往前冲,两人你追我赶,双双摔在路边的绿化带上。
信长晚上被清田太太罚不许吃晚饭,坐在卧室窗台上,呆呆望着对面的房子,餐厅的窗帘还没有合上,花道趴在仙道先生背上,搂着他脖子左摇右晃,歪着脑袋嘀嘀咕咕。
信长闭上眼,突然觉得肚子好饿。他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恍惚听见花道在叫他。
信长立刻睁开眼,邻家二楼的窗户大打开,花道朝他挥手,扔过来两个三明治。
 
 
14
信长第二天打着哈欠下楼,客厅摆着一辆崭新的山地自行车。
清田太太揉着小儿子的脸蛋:“花道央求仙道先生买了一辆同款自行车送给你,以后上下学带着弟弟,不要瞎跑,知道吗?”
 
 
15
国中二年级,信长自认为十三岁的自己已经是大人了,头发就得有大人的模样。清田太太几次催他剪掉越来越长的头发,他死活不肯。
放学回家,两个少年骑着车从坡上一冲而下。信长瞄了眼张开双臂大叫的花道,他半长的头发往后飘起来,露出少年光洁饱满的额头。
花道也转过头看信长,哈哈大笑:“野猴子,你看的头发,被吹得好乱啊!”
信长闷闷不乐,如果不是没成年不被允许用发胶,他也不至于这样。到了周末,清田拿出零花钱,偷偷去商业街买了几个帅呆了的发带。
 
 
16
邻家的仙道先生和花道吵架了。
信长被清田太太拽到厨房帮忙洗菜。嘴碎的清田太太翻着锅里土豆牛腩,叹息不断。
仙道先生也是不容易,据说因为花道没长大不愿意成婚,父母收回了他在家族企业中的股份,还好这套别墅是他私下自己购买的,才保证花道能一直有个家。
“比起之前,仙道先生可以说是一贫如洗了。下午还看见他把车库里的几辆车卖掉。说是要自主创业。真是辛苦啊,可怜了小花道,唉……”
“仙道先生要出国谈融资,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法回家,拜托我们家照顾下花道,今晚上仙道先生领着花道过来吃饭,明天就要离开了……”
信长竖着耳朵听到这些事情,不安地同时隐隐有些期待。
哦,原来卧室隔壁的小房间收拾出来是给花道用的啊。
 
 
17
仙道先生将行李放进后备箱,半蹲下来,双臂展开,笑着,望着斜靠着清田家门框上的花道。
花道抠了几下门上的合页,飞奔过去钻进仙道的怀里。
信长站在不远处,听到仙道先生说:“我很快就回来了,你要听清田太太的话,饭要好好吃,衣服要好好穿,书,嗯,这个无所谓,反正有我呢。别人找你麻烦欺负你,你就打回去,我知道你打得过。但是,如果可以不打架,就不要打了知道吗,我不在你身边,打疼了没人给你上药,也没人给你出气。”
信长看到仙道先生朝他招手,他不情不愿地走过去,仙道先生把花道从自己怀里扒出来,握着花道的肩膀,“上下学注意安全,每天和信长一起,按时回家,不要骑着车到河堤附近玩儿,很危险知道吗?”
花道抹去眼眶里快要流出来的泪水,脸上还挂着泪痕,凶巴巴打断仙道先生:“好啦好啦,仙道你真的是越来越啰嗦啦,我是大人了,你快走吧。”
仙道先生笑了笑,附身轻轻触碰下花道的额头,转身上了车。
信长同花道肩并肩,看着计程车消失在街头。
“老妈说晚上吃寿喜烧,买了你最喜欢吃的神户牛肉。”信长抓着花道手腕把他往家中拉,半路,花道小声嗯了句。
 
 
18
仙道先生离开时眼里的笑意,年幼的信长只觉得复杂难辨,却也没法完全明白。
 
 
19
信长最近得到了清田太太的多次夸奖,比如,早上能按时洗漱干净吃早饭啦,每次换洗的衣服也好好放在浴室的收纳筐里啦,偶尔还会帮着清田太太整理后院草坪啦。
“信长这小子,是真的长大了呢,”
清田先生看着报纸,“明年就读高中了,也应该长大了。”
“是啊,两个孩子都要读高中呢。”清田太太捂着脸感叹,“刚见花道还那么小那么软,现在看看,个子比信长还高,你说信长这孩子怎么光吃不长,真是愁死了。”
清田先生忍不住笑了。
信长看着吃啥都特别香的花道,愤愤地多吃了两碗饭。
 
 
20
国中三年级的夏日,神奈川异常炎热,新闻里发了橙色预警,多次播告今年的气温平均值创世纪新高。向来好动待不住的信长和花道,也只得整天抱团待在阁楼,嘴里含着冰棍,肆无忌惮地打游戏。
清田太太担心两个小孩儿闷坏了,打了个越洋电话给仙道先生,想给小朋友们报个室内娱乐项目,电话那头的仙道先生沉吟片刻,“报个篮球班吧。”
起初几天,信长和花道因为剥夺了自由游戏时间而郁郁不欢。可不到一个星期,两个人央求清田太太可不可以在后院搭建个篮球框。
清田太太很为难,后院她养了好多小动物,舍不得的同时又不愿看到小朋友难过,到底怎么办才好。
花道晚上按照惯例,每日与远在国外的仙道先生视频通话。
仙道先生看出他的低落,问明缘由,提议在仙道家后院的大槐树下搭建个半场的篮球场。清田先生在旁听到,也颇为肯定地点了点头。
花道顿时欢呼起来。
信长趴在沙发后靠上,发现仙道先生隔着屏幕抬起手,隔空捏了捏花道的小翘鼻子。
 
 
21
年底的圣诞节,仙道先生回国了,据说是再也不会走了。他带了很多礼物送给清田家,昂贵的化妆品,奢侈品领带,就连信长,也得到了一套限量版的变形金刚手办。
信长心里一点都不快乐。
仙道先生回来了,花道将离开清田家,住进邻家去。清田太太一再唠叨,楼上的卧室永远为花道留着。仙道先生拎着花道的行李,礼数周全地表达了谢意。花道挨个拥抱了清田太太和清田先生,到信长这里,信长假装无所谓:“就住在对面,干嘛搞得像是生离死别。”
清田太太又呼了他一巴掌。
花道察觉不到信长的别扭的小情绪,他大大咧咧去和信长来个哥们儿好的撞肩仪式,然后被仙道先生牵着走回暗淡了差不多半年的别墅里。
 
 
22
高中没有国小国中那么幸运,虽然还在同一个学校,但信长和花道却没有分在同一个班级,一个在三楼最右边的一年级七班,一个在四楼最左边的一年级八班。
还好因为有篮球的关系,两人下课还是相约着一起参加部室活动,很快因为个人技术成为了正式球员。周末,信长也会邀请花道过来,两人抱着游戏机在阁楼上大杀一方。
开学没多久,信长发现花道总有些心不在焉。他很苦恼,就去向学长借了一箱录制的NBA球赛,邀请花道周五放学后一起研究。
放学一到家,花道勾住信长的肩膀,兴高采烈地跑到阁楼上看起球赛。
国外的球赛风格完全和两人接触的不同,那样强有力的对抗,夺人眼球的灌篮技术,现场热血沸腾的欢呼,在小小一方的阁楼里,彻底点燃了两个少年的情绪。以至于录像带自然过渡到下一面,无数人奔跑的球场画面转化成两具白花花的肉体交叠的画面,两人也没反应过来。
信长和花道,像是被定格了一样,呆呆地盯着液晶屏,一动不动。
 
 
23
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青春最焕然的时候,他们在球场上拼搏奔跑,挥洒汗水,无忧无虑的同时,也到了生理特征逐渐趋于成熟的年龄段。
信长忍耐着,偷偷撇过头看了眼花道。花道的脸和脖子,甚至无袖衫外的胳膊,已经红得不成样子。许是感受到了信长的视线,花道也缓缓转过头看着信长,张了张嘴,撑着那份不变傲气,眼里的湿润彰显着无法掩饰掉的慌乱:“野猴子,本天才……我,我感觉好难受……”
“那红苹果香似的小脸蛋哟。”
信长脑袋里强绷着的那根弦随着久远的一句话,咔地一声断掉了。他爬过去跪在花道两腿之间,盯着他眼睛,双手向下握住花道开始起变化的东西。
花道迷茫地望着他。
信长一咬牙,昂起头擦过花道冒着细汗的额头,“不要怕,我帮你,帮你……”
 
 
24
两人最后齐齐倒在地毯上,喘着气。
清田太太在楼下大喊了声:“花道,仙道先生来接你啦!”
花道猛然跳起来,拉好裤子急匆匆地往外跑,险些踩到躺在他旁边的信长小腿。信长翻过身喊他,慌慌张张的花道没有听到,光着脚丫子跑下楼了。
信长又趴在阁楼的小开窗往外看。
花道拂开仙道想要抱他的右手,飞也似地跑回了家。
 
 
25
不止清田太太发现邻家的一大一小发生了矛盾,迟钝的信长也明显感觉到花道的伤心和愤懑。
信长心揪着疼,比清田太太揪他耳朵还疼,考虑到可能是自己上次的冲动给花道造成了伤害,总想着怎么样道歉才好。
他故意下课从一年级七班路过,发现花道趴在桌子上睡觉。部室活动结束后,一年级的信长和花道被留下打扫篮球场。信长拖着地蹭过去,吞吞吐吐说:“红毛猴子,上,上次在我家,我是不是弄疼你了?你最近好像很不开心,我……”
花道红着耳朵,“野猴子,乱说什么啊!”
信长抓了把头发,又想说话,被花道抢过话去。
“和你没关系的”,花道数着球馆上钢筋交错点,小声囔囔,“野猴子,对不起。都怪仙道那个混蛋。”
“啊?”
 
 
26
六月份,县大赛的第一批有种子球队参加的比赛就是信长的学校。信长和花道第一次参加大型比赛,异常兴奋。尤其是花道,还没上场,就已经拿出来要把对方打爆的气势。
比赛几乎是一边倒的,明明能顺顺利利拿下比赛,花道却在最后一分钟发生意外。
一个场外球,救与不救根本无关胜利,花道飞扑过去,救回了球,额头撞到钢制的椅子角,磕破了。
血不断浸出来,湿透了毛巾。
信长吓死了,抱着花道大喊医生,医生还没赶过来,信长就被人拉开了。
仙道先生抱起花道,花道不愿意,挣扎着要下来,额头上毛巾掉在地上,血又慢慢冒了出来。
信长站起来想要接下花道,被仙道先生一个眼神钉在那里不敢动。
花道紧紧抓着眼前笔挺的西装,仙道先生也紧紧抱住安静下来的花道,仔细看了花道几眼,就面无表情穿过人群,从球员通道走了出去。
信长想起来,球赛开始前,花道扫了整整一圈看台,最后盯着西南角呆了好几秒。
那个地方,从一开始就坐着西装革履人模人样的仙道先生。他旁边,也坐着个亲密和他交谈的漂亮女人。
 
 
27
信长打电话给清田太太,从清田太太口中得知花道住院的地点。
比赛一完,他蹬着自行车直奔医院。
他迫不及待想知道花道的伤势,手放在门把上,听到里面激烈的争吵。
仙道先生和花道,真的吵架了啊。
“为什么要去救那个球,这有多危险,不知道吗?”
“仙道,我长大了,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本天才想要的,就会去努力争取,哪怕只是一个球。”
“不要命吗,花道,如果是这样,你让我怎么放心你?”
“你已经不要我了!”信长听到花道低下去的声音里带着哭腔,语无论次地说着,“你要和别人结婚……本天才只不过告诉你,我的事情我能做主。仙道,我不想你结婚,但是你都这么大了,要是再不结婚就成老头子了,没有人会要你了。可是可是,就算那样又怎么样,等你老了,本天才养你啊。小时候,你不是说要养我一辈子吗,就算我不好好读书也没关系……”
“花道啊,我该拿你怎么办呢?你到底是明白还是不明白?”
信长缓缓低下头,放开搁在门把上的手,耳边已经听不到病房里令人耳红心跳的亲密声音,他慢慢走了两步,忍不住狂奔起来。
 
 
28
医院小道两旁种植着梧桐,葱葱郁郁,笼罩着这个道路,信长望着头上绿叶间的缝隙,不让眼泪流下来。
 
 
29
隔壁换了新邻居,是一对新婚夫妻。
信长趴在阁楼窗户边,目睹那对夫妻请来工人,将后院的篮球架拆除掉,弄成了个小小的花园,两只长毛边牧在里面横冲直撞。
清田太太又在楼下喊他,十六岁的信长慢悠悠走下去,没心没肺地和新邻居打招呼。
“令公子真是俊朗啊!”
“相田小姐过奖了,熊孩子一个。”
“没有没有,打篮球很棒,可惜樱木小朋友转学了。”
信长这才注意到,新邻居夫妻中的妻子,是球馆里和仙道先生一起来的漂亮女人。
 
 
30
清田太太一如既往在晚餐时说些邻里的趣事儿,这次事儿有点多有点碎,她从饭前说到饭后。
新邻居夫妻俩儿是媒体行业的,在神奈川也是挺有名的人物。仙道先生自己创办的公司本部在太平洋彼岸,他带着花道去了那里。
也许有一天,花道会出现在NBA的赛场上。
信长悠悠啃着烤鸡腿,如是想着。
标签:
  Y - yv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