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格兰芬多时间

(1 次投票)

作者:hanakuma 2021-09-05, 周日 11:09

祝最爱的花道生日快乐!HAPPY HANAMICHI DAY!

预警:
背景是hp,涉及少量hp人物。
无脑文,OOC属于我!烂梗出没,时间线混乱。
 
 
 
【1】魔力暴动
樱木花道11岁生日的时候发生了魔力暴动。
 
樱木花道是“非常嚣张的不良”,这种说法的起源是他那一头耀眼的红头发。他的朋友们对此有话要说:
 
“非常的碍眼”黄色头发的大楠说。
“像外国人”长小胡子的野间说。
“见了就想打”圆滚滚的高宫说。
“挺好看的”平平无奇的水户说。(——是古天乐的平平无奇)
 
总之,樱木的红头发使他承受了他这个年龄段的小鬼所不该承受的瞩目。
对10岁左右的小男孩来说,“出风头”已经开始成为他们人生中一项重要的KPI,这关系到“男人的自尊心”与他们的“江湖地位”。同样暴涨的还有他们对“出风头的家伙”的在意与不爽,非常合理的,我们由此可以得到:“樱木花道很欠揍”这一论点。无时无刻不被注意和小声议论的红脑壳简直就是无限在耳边循环的候选人宣传广播:“快来揍我呀~”“打爆我你就是全校最酷的小男孩儿~”
 
终于有一天,梳着卷毛小马尾的岸本再也无法忍受了。可恶的小子!非要染头发还死不悔改!害得他的班主任兼篮球队指导教练——伟大的北野老师,被学校的大肚子秃头四眼老混球处处刁难!他很快集结了其他七个很想揍这小子一顿的小男孩。
讽刺的是,长相最凶恶、嘴巴最贱的岸本反倒是怀着最纯良的动机。
 
在一个有着血红色夕阳的放课后,岸本与etc.堵住了回家路上的樱木军团,八个打五个——嗯嗯还是很有胜算的!同时,他们还带着棒球棍和篮球,请不要惊讶为什么打架要带篮球,男人们将不屑地扬起下巴:打架嘛,带个球很正常!
 
打架的艺术,第一步!就是要有把对方杀死的眼神!
樱木和岸本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
樱木军团瞪大了眼睛轮流看剩下的7个人。
第一个眨眼的人就是第一个怂蛋!
13个小男孩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樱木觉得自己的眼睛在充血,可恶,已经一分钟了,这小马尾怎么还不眨眼!
与此同时,岸本也在拼命地忍耐,他的眼圈红红的。一定要把这小子的头发全剪掉!
 
“啊啊啊!”樱木咬着牙,使劲地把眼珠子往外瞪,缺少适当润滑的眼球格外酸痛起来,累聚起来的液体堆积在眼眶边缘摇摇欲坠。樱木觉得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了,但又好像越来越明亮起来,仿佛有聚光灯打在自己身上。
 
岸本有点害怕的发现,红脑壳的眼神越来越可怕了。他从一只虚张声势的猴子变成准备猎食的饥饿狮子,开始丧失耐心地展示自己的獠牙。红血丝蜘蛛网一样布满了他的整个眼球,金色的妖怪一样的瞳孔在一瞬间缩小成一个点!
 
“我要死掉了!”这是岸本在飞到半空又摔下来晕过去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给我睁开眼睛!张开张开张开!你这混蛋!
樱木龇牙咧嘴地笑起来,他的头发触达静电一样脱离地心引力,像只海胆一样竖起来。这些庶民是多么的脆弱又愚蠢啊,而我作为天才,只需要……
 
一只苍老的手按在了樱木的肩上。
好像被人当头盖了一帽,樱木澎湃的心潮瞬间平静下来。他现在才能看清周围,原来不只是岸本,所有人——包括樱木军团都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是因为我吗?
樱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有点着急又有点害怕。眼睛使劲瞪了好久才闭上,大颗大颗的眼泪从他的眼眶里蹦出来。
搞得我像哭了一样,樱木想。
 
“别担心,花道。”按住他的人说,樱木隔着擦不干的眼泪,发现那是一个高大的歪鼻子老头。他看上去老得像神社里的树,有着很长很长的白头发、白胡子,和白眉毛。“你看,我今天穿了一身新衣服,你喜欢吗?”老头穿了一身亮闪闪的紫色星星长袍,戴着缀着一颗星星的尖尖帽子。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衣服,但是他身上的星星会跑来跑去!还对着樱木调皮地挤挤眼睛。
 
樱木冷静下来,他点点头。“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哦!我叫邓布利多,是一个巫师。而你呢,你其实是一个小巫师,本来猫头鹰在你今天生日过后就会给你送来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哦!霍格沃茨就是小巫师们上的学校!但是,你却突然发生了魔力暴动……”
邓布利多耐心地跟樱木一一说明了巫师的世界,还有巫师与麻瓜的不同。
 
樱木看着邓布利多不说话。
 
 
“花道,我想你早就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对吗?”邓布利多摸了摸他的红头发,“你的母亲是个非常优秀的傲罗,即使面对的是‘那个不能说出名字的人’,她也依然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她是一个可敬的女士,是我最亲爱的朋友。”
 
“花道,她非常爱你。但为了你的安全,她把你留在了麻瓜的世界里。你要知道,食死徒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在魔法界通缉你的家族……”
 
“花道,你的父亲是个可怜的麻瓜,他失去了你母亲的所有记忆…… 但你已经尽可能去保护他了,对吗?”
 
邓布利多蹲下来,现在这个高大的老人勉强可以和樱木平视了。
“哦!我想你一定会是一个勇敢的格兰芬多!”邓布利多非常赞赏地说,这个即将入学的小巫师长着一头非常耀眼的红头发。很久很久以前,邓布利多的头发也是红色的。
 
“那当然了!我可是一个天才!”樱木挺了挺小胸脯,虽然他还不知道格兰芬多是个什么东西,但从老头子语气来看一定是非常厉害的!
 
“不过我们现在要先想个办法。”邓布利多耸耸肩,示意他看地上躺着的一堆小男孩。“魔法部规定,不能让麻瓜知道巫师的存在。而你,樱木,我们马上就要前往魔法的世界……我很抱歉,花道,你得和你的朋友们说再见了,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我也必须清除他们对你的记忆。”
 
邓布利多清除了这些男孩的记忆,又在他们身上都附加了麻瓜混淆咒,一个会传染的小把戏。在4月1日结束前,它会让樱木居住的神奈川街道的居民都认为今天是一个大家互相开玩笑的日子,樱木军团和岸本及etc.只是在互相开玩笑,根本没有人晕倒或是打架,他们其实是聚在一起准备用棒球打篮球——一个新的恶作剧玩法!
 
再见了,正义的伙伴——樱木军团!在拉上邓布利多的手前,樱木最后看了一眼他的麻瓜朋友们。
 
 
4月2日午休时,高宫问洋平为什么他们要叫“樱木军团”而不是“水户军团”。
“你是我们的老大。”高宫说。
“大概是为了骗岸本那群傻瓜我们背后还有个叫樱木的老大。”水户说,“像山口组那样!”
“真是绝妙的恶作剧!”呆瓜三人组七嘴八舌起来。
“今天篮球部的田冈教练还把我们骂了一顿!说不能用棒球打篮球……”
“别在乎那个傻老头子了,好像学校决定要把原来那个更老的老头子叫回来……”
“好像是姓野北……”
“姓氏可真古怪啊……”
 
 
 
【2】分院
分院仪式是每年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新生都必须进行的重要仪式。在大礼堂全校师生面前举行,由分院帽负责将新生分到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拉文克劳以及斯莱特林四个学院之一。
 
新来的小巫师总是兴奋地叽叽喳喳讲个不停。
樱木的红头发让他出尽了风头,他高兴地快发疯了!
已经是第21个人对着他的红头发发出感慨:“梅林的胡子!你一定会是个格兰芬多!”
“那当然!我可是个天才!”樱木骄傲地说。
 
排在他前面的是个顶着歪七倒八的拖把脑袋的小个子,在忍受了21次樱木大言不惭地自称天才后,他勇敢地在麦格教授和斯内普教授严肃的表情和杀人的眼神镇压下暴跳如雷,让原本有秩序的队伍骚乱起来。
 
“有什么好得意的!你这只红毛猴子!”拖把头非常不客气地用手指着樱木的鼻子,他上蹿下跳地仿佛一枚炮仗,“霍格沃茨根本没有学院适合你这只猴子!我看你还是回去乖乖做个愚蠢的麻瓜好了!”
 
这话一说出来,勉强维持的秩序彻底乱了套。
虽然对麻瓜的歧视是纯血巫师间的普遍现象,但在魔法部改革后的十几年里,亲麻瓜派在逐渐壮大,纯血家族的小巫师数量稀少,新生中也有越来越大比例的混血。这样的想法变成一头房间里的大象,大家都秘而不宣。
 
现在还活跃着的巫师界的红头发只有韦斯莱家族,但这个男孩却是一张东方面孔。
他是一个混血,这显而易见。
 
回答拖把头的是一记非常响亮的头槌,这个小个子直接被撞飞了出去,和前面的几个小巫师滚做一团,摔了一嘴的灰尘泥巴。今天我可是穿了新衣服……拖把头嘴一撇,眼睛就开始发酸了。但他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嘴唇,让自己不要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嚎啕大哭。
 
“闭嘴吧你这个野猴子!你根本就不是本天才的对手!我才不跟你这种庶民计较呢!”樱木从小就是打架王,哪有忍下委屈的道理。他并没有很生气,虽然邓布利多跟他讲了一些魔法世界的知识,给他置办好了十英尺那么高的书籍,但他从来没打开看过。所以刚刚拖把头讲的话,其实樱木并没有领会到其中的歧视意味。
 
新生中的骚乱立刻引起了教授们的注意。
 
斯内普教授非常得愤怒,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愚蠢又粗鲁的新生,简直就像一头巨怪!尤其是红头发的小子,光看到这个颜色斯内普教授的眼睛就被聒噪到了。在他忍不住想要动手之前,一旁的邓布利多教授就大声地呵呵笑起来。他笑的时候身上花里花哨的巫师袍不停地冒出长着腿的星星,小巫师们这才回过神来,赶紧重新排好队伍。
 
护短的老家伙!斯内普教授恶狠狠地喝了一口南瓜汁。
 
“清田!信长!”听到自己的名字,拖把头用手胡乱地抹了抹自己的脸,哼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瞪了一眼罪魁祸首,昂着头出列——轮到他分院了!
 
从人群的空档看过去,樱木这才看到分院帽,那是一顶磨得很旧、打着补丁,而且脏得要命的尖顶巫师帽。像一块烂抹布。很明显这顶帽子对于清田来说太大了,他的半张脸都被盖在破破烂烂的布料底下。
感觉好像很臭……樱木嫌恶地吸吸鼻子,他想起了纳豆。
 
只过了一分钟左右,分院帽就大声地宣布:“格兰芬多!”清田一扫刚刚那个小插曲给他带来的阴霾,喜上眉梢地对着格兰芬多的长桌使劲挥手,一边小跑一边大喊:“阿牧学长!!!”
 
格兰芬多的长桌热情地接待了他!坐在最前面的一个中年人亲切地揉了揉野猴子的头。
难道是野猴子的爸爸……樱木想。
 
“下一个,樱木!花道!”分院帽大声叫到。安静的大礼堂又开始骚动。
 
“你们看他的头发!”
“一定是个格兰芬多!
“你认识他吗?”
……
“哇!他好高呀!”赫奇帕奇的小獾赤木晴子悄悄地和自己的朋友松井还有藤井窃窃私语起来。不光是她们三个低年级的女孩子,整个赫奇帕奇长桌上都在窃窃私语交头接耳。各种版本的谣言在典礼结束前就会传遍整个赫奇帕奇。
 
“哦?这一届的新生真有意思,是吧?福田。”拉文克劳长桌上,神游了很久了仙道用手肘捅了捅身旁的朋友,他本打算偷偷溜走。福田没有给自己的朋友任何回应。
——我觉得这一届的新生很没礼貌!但他细小的眼睛里看不出情绪。
 
“真是讨人厌的小鬼……”斯莱特林的越野低声咒骂,立刻收到了来自地下蛇王的一记眼刀。“别丢了斯莱特林的脸。”级长藤真平静地说,他的脸庞像大理石雕塑一样俊美冰冷,他的嗓音像丝绸一样优美高贵。无形的威压席卷了斯莱特林长桌,小蛇们都一个个挺直了腰板,没有一个人再发出一丝声响。
 
“清田,你认识这个家伙吗?”遥遥地扫了一眼斯莱特林的长桌,格兰芬多的级长阿牧叹了一口气,藤真还是老样子,难怪年年的学院杯都落入斯莱特林手中。
“谁认识这个红毛猴子!”清田感觉自己的屁股又开始疼痛了,他刚刚收敛起来的表情又张牙舞爪起来。
 
樱木硬着头皮往前走,他还从来没有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过呢!
 
“看来你有点紧张,小伙子。”分院帽低声对樱木说。哦,又是一个红头发!
“谁紧张了!你这个臭抹布!”被戳中了心事,樱木恼羞成怒,本来就红的脸更红了。他一把把试图往自己脑袋上套的分院帽扯下来就要给它一个头槌。
但是手里的抹布还没碰到他的头发丝就已经开始尖叫了,他不得不赶紧把它扔掉来捂住自己的耳朵。
 
“格兰芬多!”
 
樱木在小狮子们的欢呼中不出意外的坐在了格兰芬多的长桌上,中年人向他问好并自我介绍称自己是格兰芬多的级长牧。
“你到底是几年级啊?难道不是留校的教授吗?”樱木直白地问,他的声音和眼神可恶得真诚。
同时,樱木不计前嫌地一屁股坐在拖把头野猴子清田的边上。
“你这个白痴!阿牧学长是跟我们一样的学生!”看到敬爱的阿牧学长脸都黑了,清田第一个跳起来,这红毛猴子越看越讨厌,一点礼貌都没有!
 
不过韦斯莱兄弟则非常高兴,他们一开学就遇到了一个好朋友!一个真正的格兰芬多!他们的兄弟珀西是个傻瓜,而这个红头发的樱木比起家里呆头呆脑的鼻涕虫罗恩更像是自己的小弟弟。双子一左一右地跑去揉樱木的脑袋。
 
“你好樱木!我是弗雷德!”乔治在左边对着樱木的耳朵吹气。
“你好樱木!我是乔治!”弗雷德在右边对着樱木的耳朵吹气。
“欢迎你来到格兰芬多!”双子一起大声地说。
 
格兰芬多长桌上一片吵吵嚷嚷。
斯内普教授觉得自己要疯了!
 
 
 
【3】第一
樱木从来都是小区胡同第一的打架王,即使到了霍格沃茨也没有改变——只谈物理攻击的话。
但是,在枕头的战争中,他却一次也没有赢过流川。一次也没有。
 
流川是他的室友,是个面无表情只知道睡觉的小子,长了一张下巴尖尖的阴险狐狸脸,这让樱木怀疑他应该属于斯莱特林。臭抹布看起来就非常不靠谱,认错几个庶民也是情有可原!
 
流川很受女生们的欢迎。第一年的圣诞舞会,樱木一共邀请过50个女生成为自己的舞伴,但也整整被拒绝了50次!噢!梅林的胡子!
可是流川呢,他什么也不用做,就有各个学院的女生等在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红着脸请求他一起参加圣诞舞会——甚至还有可爱的、赫奇帕奇的院花晴子小姐!
 
但最可恶的是,流川一次也没有答应过任何女孩子!每次他都在寝室里睡觉!
 
真是可恶!
樱木一直都想和可爱的女孩子一起跳舞,一起在圣诞节穿上正式的闪闪发光的礼服,手拉着手一起去礼堂吃家养小精灵们准备好的无穷无尽的、好吃又漂亮的东西。最后,他们会在午夜的钟声敲响的时刻、在圣诞装饰的到处都是的槲寄生下,交换一个甜蜜的吻……
死狐狸真的很讨厌!
 
原本樱木还应该有两个室友,可是考虑到魔法界对麻瓜和混血的争议不断,邓布利多校长决定尽量安排低年级的混血学生住在一起。轮到樱木和流川的时候,就正好只剩下他们两个。
也许天才就是这样方方面面都与众不同,樱木不得不忍受这天才命定的烦恼。
 
流川有一只宠物黑猫,樱木不知道它叫什么,干脆就管它叫小狐狸。
本来,樱木也要说它非常的讨厌,但是小狐狸非常喜欢樱木,经常跑到他的床上用头顶和下巴蹭他、跟他撒娇。好吧,看来小狐狸打算弃暗投明,天才当然会接纳!
关于这一点,流川其实非常嫉妒和愤怒。自己的猫对自己爱答不理,却偏偏喜欢那个大白痴!流川开始在心里偷偷管自己的猫叫小白痴。
 
说到宠物,樱木本来想要一只蟾蜍做宠物。非常的恶心,但是对于这个年纪的男生来说,恶心就是一种酷!可当邓布利多带他去宠物店让他亲自挑选的时候,他又被满身粘液又长得像锅子一样大的蟾蜍吓得半死,糊了一脸眼泪鼻涕——有只小蟾蜍跳到了樱木的脑袋上。
最后,樱木选了一只普通的小猫头鹰做宠物,但是天才的小猫头鹰就注定不是普通的小猫头鹰,樱木给它取了一个威风的名字——“国王”。
 
樱木和流川打架从来不用魔杖,主要是因为他们俩的魔杖都使得奇烂无比,魔咒课的成绩也烂得半斤八两。不过这不是什么问题!男人本来就该真刀真枪!
 
最开始是为了争床位,流川先到,选好了靠窗的床位。流川喜欢在阳光下睡觉的感觉,暖洋洋的。樱木也想要靠窗的床位,这样他和韦斯莱兄弟夜游回来可以一头从窗户钻到被子里,不容易被费尔奇抓住。
是男人就该真刀真枪地解决问题。
——于是流川举起了自己的鹅毛枕头。
 
可是樱木总是输掉。
每次,他都被流川摁在床上动弹不得。狐狸压着他的腿又抓着他的手,把他捆成一只缩头乌龟。这是樱木人生最大的耻辱!
 
樱木涨红了一张脸,他的红头发在打斗中变得歪七倒八的,像一丛怒放的花炸开在洁白的床单上。樱木不觉得痛,但是失败的耻辱让他想哭。他总以为自己忍得很好,但实际上眼泪还是会在眼眶越积越多,从眼角贴着耳廓滑到头发里。他觉得自己来到霍格沃茨之后变得脆弱了许多。
 
“我一定要打倒你!”樱木说。
又哭了……流川看似面无表情实则满头黑线地继续用力把这个活蹦乱跳的白痴往自己床垫里面压。
他只会横冲直撞地使用蛮力,可是人体的骨骼有自己的机理,总有许多姿势下人是很难发力的——白痴就是白痴。
他一边享受着胜利的喜悦一边开始发困,消耗了体力之后更加容易疲倦。
 
樱木满头大汗地扭了一会后就扭不动了。又厚又多的头发丝儿黏在他的额头和脸上,他又热又累,干脆不去反抗这个像鬼一样束缚住他的流川。迷迷糊糊的,他听到狐狸恶狠狠地凑在他耳朵边上说:“我是霍格沃茨第一!我是霍格沃茨第一!我是霍格沃茨第一……“
两头小狮子就维持着这个姿势睡着了。
 
“喵喵喵喵喵”——明明这两个人关系恶劣但总是黏在一起呢!黑猫从主人挤成一团的床上巡视了一圈,没找到自己落脚的地方,干脆跳到樱木的床蜷成一团。
 
天上的星星眨着眼,霍格沃茨陷入了沉睡。
 
 
 
【4】冲突
三年级的三井寿来自历史悠久的三井家族,是一个相当有名的纯血贵族少爷,被分到格兰芬多的时候,整个大礼堂都炸开了锅。三井是继布莱克家的小天狼星后的第二个纯血叛徒,我们都知道,第一个已经被关进了阿兹卡班。
 
三井就像所有的纯血贵族一样骄傲。
三井的脾气很差。
三井留着中分的长发。
三井长了一张邪气又英俊的脸庞。
三井是个相当优秀的巫师——一年级就被称为是狮院本年级最有价值巫师MVW(Most Valuable Wizard)!
三井有一个自己的小团体并且经常找其他同学的麻烦。
三井是格兰芬多。
 
——三井寿比雷古勒斯·布莱克更像是跟西里斯·布莱克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兄弟。这让他在家天天被骂,哪怕是到了学校,每天的吼叫信也从不缺席。
 
三井的愤怒积攒了两年,在又一个新学期开始的时候,他开始在格兰芬多找麻瓜背景的学生麻烦。最近红头发的小子太扎眼了,三井迅速地决定了今天的目标。跟他住在一起的流川目中无人、沉默寡言、面目可憎、自大傲慢、不爱交际又嚣张,也是个麻种小子,一起收拾了。
 
夜幕降临之后,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门口,三井军团堵到了樱木和流川。这两个白痴正在抓耳挠腮地想进门的暗号。
 
“一年级的泥巴种,别在这里挡路!”三井冷酷地抬起下巴,他的魔杖从巫师袍里探出细长的一个尖尖。
 
“你说什么?!”樱木瞬间就被激怒了,他现在已经知道泥巴种是什么意思,也明白自己屡屡被针对和自己的血统有关。阿牧级长虽然严厉谴责在格兰芬多内部的霸凌行为,但异样的眼神和欲言又止却无处不在。
 
流川和樱木并排站着,他没有说话,却已经捏紧了魔杖。
 
“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巨怪!你的头发就像斯莱特林的老蝙蝠一样!哈哈哈!”樱木毫不客气地反击。
 
“你说什么!”
 
作为WVW,三井早就学会了无声咒,话音刚落,他手中的魔杖尖就冒出了一道蓝色的光芒,打在樱木的脑袋上。
 
流川立刻反击,但是他的魔咒实在学得太烂,连续两个除你武器都没有使出来,下一秒已经被三井一记速速禁锢撂倒在地上。一旁的德男顺势给他补了一记火焰熊熊,流川痛苦地在地上打滚,他的全身仿佛置身地狱,经受着烈火的炙烤。
 
而另一边的樱木被巨大的冲击打中脑袋,等他从剧痛的清醒过来,却摸到了一手红色的长发。樱木瞪大了双眼。
 
“哈哈哈哈哈哈!”三井军团大笑起来,“秃秃!”
 
樱木一把接着一把的告别自己的头发,最后他只能摸到自己脑壳上一层细小的绒毛。他失去了自己引以为豪的飞机头!
 
五六个精通魔咒的强大的高年级学长围着他,无能的狐狸被打地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抽气。樱木死死地握住自己的魔杖指向对方,但其实他的脑子一片空白,一个魔咒都没有!
樱木人生第一次后悔没有好好学习。
 
“可恶!”三井没想到坐在地上快哭了的红毛小子会突然冲出来,他还来不及挥舞魔杖,就被樱木压在了地上。
这小子重得要命……三井俊俏的脸上立刻挨了两拳头,还没等他还手,樱木直接对着他的脸给他了一头槌。
 
“三井!”德男立刻施了一个倒挂金钟,把樱木倒掉过来挂到半空。
三井的脸上全是鲜血,整张脸都因为疼痛而皱成一团。德男把伤势惨烈的三井扶起来,三井使劲咳嗽了几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好小子,有你的!”三井扯出一个阴狠的笑容,他原本三颗门牙的位置现在空落落的。
德男的心一下子沉下来,事情要闹大了……
 
 
“三井,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像是被施了一记清泉如水,三井原本肆虐的怒意和滔天的恶意都被当头浇灭了。他僵硬地转过头,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圆滚滚的老头,抱着教科书站在格兰芬多休息室的门口。
今天的值班老师,是黑魔法防御术的安西教授。
 
安西教授来自和三井一样古老又富有的纯血家族,但安西在新时代下属于亲麻瓜派,和传统的三井家族不大对付。
安西教授是第一个接纳他的人。
 
三井一年级被分入格兰芬多,家族的人跟外人一样骂他是纯血叛徒,口口声声说要和老布莱克一样把他从家族中除名。格兰芬多的人又害怕他的背景,没有人愿意和他做朋友。很长一段时间,三井都把自己泡在老宅地下的藏书阁偷偷地学习古老的黑魔法。他很聪明,他是MVM,强大的能力让他在学院横行,但是没有人接纳他,他们只是害怕。
 
可是安西教授告诉他,黑魔法不适合他这样的未成年小巫师。有一天下课,安西教授单独把三井留下来,他给了三井一张签了字的监护人同意确认表,笑眯眯地对他说:“三井,你是不是没有去过霍格莫徳村?那里是一个很优美的村庄。”
 
三井当然没有去过霍格莫徳村。
他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霍格沃茨了。他不愿意回那个冰冷的家,但是每周六的自由活动时间他又需要家长签字的确认书才能出去外面的村庄玩。三井无处可去,只好把精力都放在学魔法和用魔法欺负人身上。
“这周末,和你的朋友们一起去玩吧!”记忆里的安西教授和蔼地对他说。
 
可是现在他们再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却又在欺负菜鸟。
安西教练的影子和现实中的重合,三井发现这一次安西教授的脸上没有笑意。学生们私底下偷偷叫他“白发佛”,因为他总是一个乐呵呵的好说话老头。
 
安西教授把痛苦的樱木和流川救下来。流川的脸痛得惨白,樱木的脸充血得涨红,他们都像溺水的小动物一样岣嵝着小小的身躯大口大口地喘气。
 
“混蛋……”流川踉踉跄跄地冲过来,三井没有躲开,生生挨了这小子两拳。
到底怎么回事,现在的新生魔咒学得一塌糊涂,却一个比一个肉体攻击力强,真是一对巨怪小子!三井一边吐血一边吐槽,一个无声的障碍重重把流川格挡出去。他紧接着走到安西教授面前,泛着蓝光的像丝绸一样的长发一缕一缕地掉下来——三井对自己施了一个秃秃咒。
不过我不想变成海胆头!三井在心里回想了一下樱木的蠢样,悄悄给自己放了点水。
 
“我很抱歉,安西教授。”三井低下头看自己的脚尖,“我以后绝不会再惹是生非了,我向您保证。”
 
最后,安西教授一共给格兰芬多扣了200分。100分算在三井头上,樱木和流川各分了50分。
 
……
睡不着。流川无奈地睁开眼睛,他看见月光像牛奶一样铺满了地面。对面的床上有一个不停抖动的隆起,他的白痴猫蹲在那个小丘上蜷成一团。
你到底是谁的猫……
 
“喂!”流川对着那一团说,“别哭了。”
 
没人理他。
 
流川只好又无奈的说:“起来!我给你施生发咒。”
樱木立刻从床上弹起来,他把小狐狸从身上扒拉走,穿着七零八落的睡衣光着脚就往流川床上蹦。他的脸上全是眼泪鼻涕。
真脏。流川给了他一个清泉如水。
 
“哇!”樱木的半边身子都被浇了个透,但他来不及生气,只是把一身湿漉漉的水汽往流川干燥的被褥上擦,“你会生发咒?”
“……嗯。”大概吧,流川想,从床底下掏出一本破破烂烂的《魔咒大全》。
 
翻了半天书,又在心里重复了几遍咒语。大概是这样吧……流川面无表情地举起魔杖。
樱木吓得不敢呼吸,他赶紧闭上了眼睛。
 
“速速生长!”流川发出了几个怪异的音节,樱木立刻感受到自己的脑壳在发热发痒!他的心悬了起来。
 
完蛋了……
流川满头黑线地看着坐在自己床上的长毛怪,红色的毛发把自己的床都淹没了。樱木的头发、眉毛和胡子都长了大约有八英尺长。
 
顺便说一下,流川的魔咒课成绩是T。
1、优秀(O)Outstanding??2、超出预期(E)Exceeds Expectations??3、及格(A)Acceptable??4、不及格(P)Poor??5、糟透了(D)Dreadful??6、巨怪(T)Troll
 
11岁的樱木花道放声大哭起来。
流川不得不在半夜带着这个嚎啕大哭的家伙去医疗翼。更加倒霉的是,今天晚上是斯内普教授值班。他非常阴翳地给樱木喝了一罐非常恶心的药剂并且宣布格兰芬多夜游扣50分和打架斗殴扣50分。
 
也许蒲绒绒头也不错……
樱木呲牙咧嘴地喝着颜色诡异的药剂,盯着老蝙蝠油腻腻的长发想。
 
 
 
【5】魁地奇
樱木和流川的飞行课都表现的非常不错,这引起了拉文克劳的一年级魁地奇解说员相田的注意,他的姐姐弥生在《飞天扫帚大全》编辑部工作。他热情地向流川与樱木科普了魁地奇的打法,这可是让整个魔法界为之疯狂的运动!
 
“也许你会成为一个优秀的找球手!我们院的仙道就是霍格沃茨最厉害的找球手!”相田高兴地补充道,“赢了魁地奇杯可是有很多加分的!也许今年的学院杯就是拉文克劳的了!”——反正不会是格兰芬多的,韦斯莱双子和流川樱木是最主要的扣分选手,他们现在已经和第一名的斯莱特林相差1000分了!
 
“最厉害?”樱木和流川异口同声地说。
 
……
医疗翼的庞弗雷夫人又一次迎来了两个非常眼熟的格兰芬多二年级小鬼头,据说他们俩上飞行课的时候在高空中发生了撞击。
 
“请一定要给他们服用斯内普教授制作的外伤治疗药剂。”飞行课的霍奇教授郑重地嘱托,这是最难喝的。
 
 
 
 
【6】天才
樱木的占卜课成绩是O!
 
“流川会在吃巧克力蛙的时候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流川会在魁地奇杯被拉文克劳的仙道从9000英尺的高空撞下来摔死,不过了不起的天才还是抓到了狡猾的金色飞贼为格兰芬多赢得了胜利。”
“流川会被斯内普教授要求挤一个月的鼻涕虫。”
……
樱木总能从喝完茶叶的杯底还有水晶球中天马行空地预示到流川各种各样的悲惨未来和奇妙死法,这获得了特里劳妮教授的大加赞赏,她声称樱木是她见过最有天赋的学生!
 
“当然!我可是一个天才!”樱木骄傲地说。
 
 
 
 
【7】生日
邓布利多的人类混淆咒竟然让互相开玩笑的节日在麻瓜中迅速流行起来,作为一项文化输出甚至进入了巫师界。等到了三年级的时候,愚人节在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都已经非常的流行了。
 
4月1日,皮皮鬼非常兴奋,一上午他已经弄哭了十个格兰芬多的学生了!
但是樱木觉得非常丢脸,自己的生日竟然变成了恶作剧的节日,这可不想一个伟人应有的待遇。
 
不过关系好的韦斯莱双子分给了他一些恶作剧的小玩意儿,在成功地在清田身上使用了几个把他气得吱哇乱叫之后,樱木开心了一些。
但他今天的快乐才刚刚开始。
 
 
上午的魔咒课上,弗立维教授惊讶的发现以往的吊车尾樱木竟然非常快速的学会了今天教授的咒语并且把他的朋友流川变成了一只红色的狐狸!
 
“哦!流川!你真是一只格兰芬多的狐狸!” 弗立维教授赞赏地对流川的红色皮毛说,并且由于樱木的出色表现给格兰芬多加了20分!
 
“哈哈哈!我可是一个天才!”樱木开心地哈哈大笑。
 
红色的狐狸跳到他的脑袋上,又大又蓬松的尾巴在他脸上扫来扫去。“啊!……快放开我!死狐狸!啊啊啊!!”
 
虽然被抓的满头满脸都是伤口,但樱木还是觉得非常高兴!
 
 
……
中午,拉文克劳的仙道跑来邀请他一起玩。
 
 
仙道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人,他有一个非常奇怪却拉风的刺猬发型。明明没什么好高兴的,他的脸上却总是挂着恶心的笑容。最奇怪的是,他好像对樱木抱着无缘无故的好感,时不时来招惹樱木。当然,庶民对天才产生敬仰是非常合情理的,樱木愉快地接受了刺猬头的示好。
 
 
大中午的,两个小巫师骑着飞天扫帚在霍格沃茨城堡里飞来飞去。
 
在塔楼顶层的窗户上休息时,仙道对他说:“樱木,也许你可以把身体和飞天扫帚靠得更近一些,如果你想打倒我的话。”还没等樱木发火,不正经的外院学长就把他从窗户里拽进去。他们来回在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走了三遍,墙面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非常光滑的扇门!
 
 
这是一个密室!樱木瞪大了眼睛。
仙道调皮地对目瞪口呆的樱木眨眨眼睛:“这是有求必应室。”
 
……
 
从密室里出来,仙道又带着饥肠辘辘的樱木去了霍格沃茨的厨房,它就在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边上。这里有许许多多的家养小精灵,他们可以满足你对食物的一切要求!
 
 
“为什么你知道这么多地方?”樱木含着炸薯条咬字不清地问仙道。
“哈哈哈!因为我总是很无聊。”仙道笑嘻嘻地看樱木继续吃东西,放下了刀叉。
 
 
低年级的小鹰彦一告诉了他许多关于樱木的消息,他似乎很崇拜樱木。当然,樱木在一年级和纯血的三井打架的消息几乎闹得人尽皆知。
 
樱木真的很有意思。
 
 
“我听彦一说今天是麻瓜的节日……”
樱木吃得差不多了,虽然他的两颊还高高得鼓起。
“节日快乐,樱木。”
 
 
快乐你个头!樱木觉得仙道不怀好意,又要了两份甜点。不过他知道了厨房在哪!再也不用担心错过饭点饿肚子了!唔还有那个有求必应室……
 
……
 
下午,樱木哄骗流川替他伪造了一封去霍格莫徳村的监护人许可。
“难道你害怕被邓布利多发现?还是对自己的魔咒没信心?”樱木说,他知道这个白痴的死狐狸一定会上当。就算被发现了还可以赖给他……樱木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我可真不愧是天才啊!竟然能想到这样的妙计!
 
 
——没想到流川那个吊车尾的白痴魔法竟然骗过了邓布利多!!!
要知道,两年前他还曾经把自己变成一个长毛怪!
 
樱木目瞪口呆地看着邓布利多和蔼地向他们俩挥手告别并祝他们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
 
 
在霍格莫徳村,他们首先去了蜂蜜公爵糖果店。樱木选了两麻袋的糖果,是流川付的帐。
 
“不然我就向中年人举报你在宿舍里用飞天扫帚!”樱木说。其实他们俩都在宿舍里用飞天扫帚,单纯的床上枕头大战已经满足不了这两个立志要成为整个霍格沃茨最伟大的找球手的小伙子了。
 
 
不能让我的光轮2000被没收!
流川这样想着的时候,樱木扒开他的下巴往他嘴里塞了一把滋滋蜂蜜糖,这种糖一遇到高一点的温度就会立刻融化。现在流川整个嘴的上下颚都想被施了强力粘合咒一样糊在一起!樱木自己则抓了一只巧克力蛙,但是被它逃走了——你必须很小心地对待这种糖果才行。不过没关系!樱木大气地让它逃走了。
 
 
我还有一大堆!
麻袋里还有蟑螂堆——那是一种像蟑螂一样会爬来爬去的巧克力糖果,虽然看起来很恶心,但却是用上等巧克力做的;还有柠檬雪宝!邓布利多在放他们出来的时候特地向樱木推荐,这是他最喜欢的糖果之一!还有比比怪味豆——听宫城说他曾经吃到过鼻屎味的……
 
 
我还有一麻袋,吃完了还可以抢狐狸的吃!樱木觉得自己幸福极了。
——这还是白吃的。樱木觉得自己幸福地快要飞起来了。
 
 
 
两个小巫师回到霍格沃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流川直接回了格兰芬多休息室。他今天累得半死,走在路上都要睡着了。樱木则拖着自己的糖果麻袋溜到霍格沃茨的厨房,一大堆家养小精灵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他!他连续吃掉了3种口味的拉面、5种牛羊肉小排和一大堆中华料理。
 
都是他在神奈川街道最喜欢吃的!还不用赊账!
 
……
 
今天真是一个不错的生日!
 
 
樱木在第一次把流川用枕头摁倒在床上的时候想。
时钟指向了12点,新的一天到来了。
 
 
 
 
 
 
 
 
 
 
 
 
【后记的一些段子】
1.樱木四年级的时候,哈利波特入学了。他被称为是 “大难不死的男孩”和“救世主”,这让樱木非常的不爽,他坚持认为只有自己才能被称为救世主。


2.在斯莱特林的白孔雀德拉科·马尔福给他们的魁地奇球队全体都配了一把最新款的光轮2001后,伟大的三井少爷掏空了自己未来500年的零花钱给格兰芬多全队配上了火弩箭。


3.南烈对藤真斯莱特林地下蛇王的位置虎视眈眈。


4.拉文克劳的仙道比起成为一个魁地奇运动员更想做一个神奇动物学者。


5.罗恩在进入霍格沃茨后的第一次圣诞节回家非常严肃地询问父亲自己是否还有一个私生哥哥流落在外:“好像是你和东方女人生的。”——他被罚清理花园里的地精半年。


6.流川的守护神是一只黑豹,樱木的守护神是一头狮子。


7.流川和樱木都进入了格兰芬多的魁地奇校队,但在比赛时他们经常因为在空中互殴而双双住进医疗翼。不过幸运的是,在和拉文克劳的比赛中,拉文克劳的天才找球手仙道总能及时地把两人从半空中捞起来。
“一次救了两个!”仙道比了个V字笑眯眯地对校报记者相田说。


8.樱木在有求必应室的厄里斯魔镜里看到了自己的父母,和大难不死的男孩一样。
“也许这就是身为救世主的命运。”樱木后来对哈利说,“虽然我还是觉得你就是个庶民。”


9.樱木这一届的格兰芬多成绩都烂得惊人。


10.流川在斯内普教授的课上睡觉并因为试图殴打教授导致格兰芬多被扣了100分。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21花道生日24h活动

最近更新

[仙花/聪花]遥望   绘心
[仙花/河田花]弟弟   绘心
[仙花]SPY   hanakuma
[流花]花吐症   hanakuma
[流花]情书   hanakuma

随机文章

[ALL花]狂飙 1-9    风舞樱
[流+花]当时明月在   小漪
[流+花]骄傲   熠雨
[花受]第一时间   kongfp
[流花]那一夜   Ka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