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恶作剧之吻

(1 次投票)

作者:小春 2021-09-05, 周日 11:16

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恐怕就是两人中较为清醒的流川也说不清楚了。
现在是夜晚,屋子里关着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窗外斜斜射进的一抹皎洁月光能让这间屋子不至于落入完全的黑暗中。夜凉如水,可是屋子里头却如同六月的大暑天,温度节节攀高,直欲将空气里最后一点水分也蒸发了去,烦躁闷热得直让人心里发慌。
周遭很安静,安静得似乎能连一根针掉落在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也正多得这样的安静,流川才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喘息声有多么沉重,又有多么急促。
流川坐在床沿,沉默许久,这才转头看向那人酒醉酡红的脸,不同于流川内心的天人交战,樱木此时是撇着睡得正酣,呼吸绵长沉稳,与他清醒时张扬聒噪样子截然相反,睡梦中的樱木竟出人意料的显得十分安分,不时还像个孩子一样吧唧着嘴,发出梦呓似的闷哼。
今天晚上是篮球部的聚餐,为了送别因升上高三而即将退任的主力成员赤木和木暮,也为了庆祝他们在此次在比赛中取得的好成绩——虽然最终湘北篮球队没能如愿赢得最后的胜利,但能以险胜山王工高惜败爱和学园为结局,也总算称得上不留遗憾了,更是为赤木和木暮这两年来所有的汗水和努力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在聚会上大家都显得十分高兴,就连平时以冷面著称的流川也难得的在嘴上挂了一抹笑容。背伤好了之后的樱木在聚会上更是显得意气风发,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座位被安排在了流川旁边,流川对他十分具有鲜明特点的哈哈笑声表示十分嫌弃,不动声色的暗自挪了一挪位置,把嘴角一压,冷冷吐出一句,“大白痴!”
他这句话说得并不大声,却仍旧被耳朵灵敏的樱木捕捉到了,毫无疑问,樱木愤怒的导火索一下就被点燃,掰着手指眼冒怒火的盯着流川,似乎下一刻就能冲上去掐死他一样。
“臭狐狸!你说什么?!”
令人头痛的湘北特别节目狐猴大战眼见就要一触即发,但令人意外的是这次竟没有一个人出言阻止,反而看到这一熟悉场面都不约而同的会心一笑。
能像现在这样大家相聚一刻,已经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欢声笑语间,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这时宫城一副鬼鬼祟祟模样提议说不如点些酒来喝,这样才更合今晚的气氛。三井倒是没意见,毕竟以前也不是没喝过,酒精这东西对他来说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而赤木则是毫不意外的第一个提出了反对,理由是他们还都是未成年,不能喝酒。反倒是一向与赤木站在同一条战线的木暮表示了赞同。如果只是喝一点的话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他扶了扶眼镜,笑眯眯的说。
木暮一说,彩子立刻帮腔,就连妹妹晴子也都参入了同意的队伍中。寡不敌众,赤木最终也只好勉强的点了头。在一片欢呼雀跃声中,宫城一跃从座位上蹦起,不多时手上就拎了两瓶清酒回来。
原本只是助兴的,可事情到了狗头,不知怎的就愈演愈烈了,酒瓶子由一个变成两个,两个变成四个,直至满桌都堆满了酒瓶,现在连开始时持反对意见的赤木脸上都不可避免的带了醉意,而他们醉的最厉害的还要数樱木,仗着自己人高手长,每每酒一到了,就他抢的最快,生怕谁会抢了他的一样。
推杯换盏,聚会过后,他们也到了互相道别的时候。赤木虽然面带醉意,但始终脑子里还保持着一分清明,再者身边也有晴子照看,因此不用担心回不去的问题。
而反观醉得厉害的宫城已经是趴在桌子上走都走不动了,送他回去的这个任务则交到了三井身上。三井没有喝多少酒,按他的话来说他以后是要专注篮球运动的,所以不能多喝酒。
其它人员也都陆陆续续有了安排,剩下的就只有樱木和流川了,而流川刚才基本上就没沾过酒,所以送醉醺醺的樱木回去这个任务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他身上。
流川虽然颇有不满,但始终没有说什么,只低声嘟囔了一句什么,就将趴在桌子上醉得不省人事的樱木一把捞起,率先走了出去。
一路上,樱木虽然醉,却也没有发酒疯,只是会不停地自说自话,比如晴子小姐,我好喜欢你之类,又比如流川枫,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把你踩在天才脚下哈哈哈之类。
流川一旁听着,对此嗤之以鼻。
“……大白痴。”
这一路走得不快不慢,可就在一半的时候流川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他不知道樱木家住在哪儿。
此刻他们正巧停在一个十字路口,看着寥寥无几的街道,流川罕见的感觉到了头疼。
樱木平时比较要好的几个人没有一个他是知道联系方式的,而从这里回到聚会地点去问队友似乎也不太可能,毕竟他们走了这么长一段时间,赤木他们应该也早已经离开了。
怎么办呢?
流川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好。
说实话,樱木于他来说实在是一个大麻烦,不论是在现在,还是在以前。可流川心里的良知却不允许他做出把樱木直接扔在这里不管不顾转身离去的这种举动,于是他在沉默两分钟之后,艰难的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把樱木带回家。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
好不容易到了家里,已经是累得起了浑身大汗的流川以为自己终于能喘一口气的时候,在扶樱木到客房的时候,方才一路上还算安静的樱木像一下被开启机关了似的开始闹腾起来。
樱木两手叉腰,仰头大笑:“臭狐狸!刺猬头!你们等着吧!总有一天天才会把你们通通打败的!哈哈哈!”
流川脑门儿上顿时蹦起一个愤怒的井字架来,忙按住樱木准备要四处撒泼的身体,“别乱动!大白痴!”
“嗯?”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樱木拉长了这声尾音,忽然把脸凑近流川,眯着一双眼睛,“你是臭狐狸!”
他十分确定这个既定事实之后,又宣战似的说:“我要打败你!”
……刚才就应该把他扔在外面不管不顾的走掉才对!
流川开始深深自省懊悔自己为什么会做出把樱木接回家这一决定。 但现在说什么都迟了,流川强硬的把樱木朝床边拽去,预备将樱木甩到床上之后就迅速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好不容易他终于把樱木拽到了床上,准备转身走人了,樱木又忽然发了疯似的在他转身之际一把卡住了他。流川一时不防,樱木又是出了名的一身蛮力,这下他竟是脚下一个趔趄直接被樱木拽倒在了床上。
这下流川的耐心可以说是完全被消耗殆尽了,他再忍不住,抡起一拳就往樱木脸上揍。接下来的情形可以说是一发不可收拾,流川打了樱木一拳,樱木立即还以一脚,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的在床上角斗了起来。
若按照平时樱木的战斗力怎么也可以说的上是数一数二的,可现下因为他喝了酒的缘故,神志不清出拳也是颠三倒四的,是以在此次与流川的角斗中反而落了下风。好不容易最后一刻他终于翻身做主、将流川反压在身下了,举起的拳头正要落下,樱木却忽然一阵头晕目眩,竟是两眼一闭径自倒了下去。
他要就这样醉倒了也还没什么,要命的是樱木这家伙好死不死,倒下的方向正好砸向了流川的脸,砰的一声!更要命的是,他的嘴恰好正中红心磕到了流川的嘴。
两个人竟然这样世纪乌龙的来了一个亲吻!
流川在起初一瞬间的怔愣过后,很快反应了过来,立即将身上的樱木推开至一旁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上所有的感觉在这瞬间全部汇集到了唇边,他就是再对篮球以外的事不感兴趣,这时候也明白了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居然和大白痴……
流川抬手碰了一下磕碰得发麻的嘴唇,想起刚才跟樱木碰上时那一瞬微乎其微的触碰感,他脸上霎时就火烧似的红了起来。流川坐在床沿沉默良久,转头看了一眼对外在事物毫不知情的樱木后,起身迅速的离开了房间。
而对于这一晚发生的事,直到很多年过去后樱木才从流川的口中得知。
————
樱木生日快乐!!刚刚忙着课上没来得及把画的两张渣图一起发了(图临摹非原创),现在一并发上来。
说起来这是我第一次这生贺文哈哈,第一次给了樱木真的很高兴!起初我是三月初就自主报名参加了这次活动的,深知自己拖延症晚期,中间不出所料一直拖着没动次,直到三月最后一天了,也就是昨天三十一号晚上十点钟了才开始动笔(惭愧惭愧),好在的是写文过程中算得上一气呵成,没有太多停顿很顺利的就写完了。
总之,再次祝樱木生日快乐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21花道生日24h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