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多愁善感的爱慕心

作者:夏十三 2021-09-05, 周日 11:20

早春时节难得的艳阳天,阳光将天台冰冷坚硬的水泥地照得温暖,躺在上面令人昏昏欲睡。
 
流川将头枕在樱木的腿上,在陷入沉睡前一刻喃喃道:
 
“大白痴,喜欢你。。。。。。”
 
樱木正想一把推开这个不由分说就枕在自己腿上的家伙,却因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而僵住了身子,只能兀自红了脸道:“混蛋狐狸。。。。。。”
 
流川枫,是一个极其寡言少语的人,与其说是沉默寡言,不如说他是根本懒得讲话。这一点樱木很早便知晓了——无论他如何惹怒流川,流川永远只有那么几个词“白痴”“大白痴”“蠢材”,而这反而更能激起樱木的怒火。
 
又因为此,樱木总是会被他突然的表白吓一大跳。
 
第一次听见流川说出“我喜欢你”这几个音节时,是在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午后,樱木边哼着自编的天才之歌边换上球衣,听见这句话后一时竟无法理解其中的意思,只能讷讷地回答一句:“啊。。。。。。?”边回答边心想:完了完了,肯定要被这只臭狐狸嘲笑了。
 
然而樱木没有听到预想之中的嘲讽,而是又一次,同样的:“我喜欢你。”
 
这一刻,樱木脑子里却只剩下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这个狐狸,声音还蛮好听的嘛。
 
流川说这话时的神情,自己之后又是怎么走到体育馆练习的,樱木竟都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的篮球队训练时,他满脑子都是流川那句“我喜欢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立体环绕式播放。
 
流川的声音一如既往冷冷的,语气格外认真,总是毫无起伏的语调竟然有些颤抖。什么嘛,就算是臭屁的狐狸,跟人告白也会紧张啊。
 
跟人告白。。。。。。告白!?
 
那是。。。。。。告白吧?是吧?
 
“嘭咚”一声,是篮球被大力灌入篮筐的声音。
 
樱木循声望去,正瞧见流川落在地上,场边的流川命爆发出一阵阵欢呼。
 
若在平时,樱木肯定会愤恨地骂一句“爱出风头的臭狐狸”,而后缠着彩子问什么时候能结束基础练习。但他此刻却只是呆呆地站着,望向流川的方向。流川似乎感应到他的目光,抬起头,与他四目对视——长长的刘海下,,流川的瞳孔是与发色一样的深黑,眼神中带着奇异的温柔,仿佛在回答樱木的心中所想。
 
那就是告白吧……
 
樱木慌张地低下了头,忽然觉得连跟流川在同一个体育馆里训练这样一件稀松平常的事都难以进行下去。
 
在不知第几次把球拍飞而被彩子施以纸扇攻击后,训练终于结束了。樱木慢吞吞地换着衣服,一直到更衣室只剩下自己和流川。
 
“流川。。。。。。”樱木低着头,边绞着衣角边开口,却怎么也无法说下去。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久到樱木疑心流川是否还站在原地。他抬起头,,看见流川已经换好了衣服,系错了的领口扣子,乱糟糟的鸡窝头,难得的一脸紧张的神色,心脏某个柔软的地方被击中了,不争气地狂跳起来。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很多次,透过教室窗户发现他正经过时,无意间与他四目相对时,训练时感受到他的目光时,还有。。。。。。他在篮球场上,以几近完美的优美姿态投入一个三分时。。。。。。
 
有些话呼之欲出,却又偏偏说不出口,只能徒然涨红了脸。
 
流川看着樱木的表情,露出一个浅浅的、志在必得的微笑:“大白痴。”他伸出手一把拉过樱木,嘴不偏不倚地贴在了樱木的唇上。樱木的双眼因惊异而骤然睁大,又因流川小心翼翼的浅吻而慢慢闭上。在将双臂环上两次脖颈时,樱木决定暂时将那句“我也喜欢你”咽进肚子里。
 
流川乱动着的手将樱木逐渐飘远的思绪拉回。那手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待触碰到樱木的手并将其紧紧握住后方才安分了下来。
 
流川的体温并不像他给别人的感觉一样冷冰冰,他的掌心温热,略有薄汗,因常年打篮球而磨出的茧子覆在樱木手背上,让他一阵心痒。
 
忍不住想起第一次牵手。
 
体育器材室后的香樟小路,天气热时,他们总是走这条路去体育馆,第一次牵手也是在那里。
 
阳光透过香樟树茂密的枝叶,在流川身上投下一片婆娑树影。他的手手指修长,有意无意擦过樱木的指尖,有零星的凉意。
 
樱木感受着流川的手一下一下短暂的触碰,忽然发觉自己和流川竟还没有牵过手。他试探着想牵上去,快碰到时流川的手却又晃向另一边。
 
“啊!”樱木有些懊恼地惊呼。“怎么了?”流川偏过头问到。“没、没什么。”樱木慌乱地回应着,庆幸方才自己的样子没被看见。而后,他又接连试了几次,皆以同样的失败结局告终。
 
在樱木快要放弃之时,流川忽的牵住他的手,手指插入他的指缝,是十指相扣的姿势。
 
樱木侧过头,正好瞧见流川嘴角噙着的笑意,让他不禁想起一遍遍逗弄着猎物知道玩腻了才将其吞吃入腹的,可恶的猫咪。
 
“这家伙肯定早就发现了吧!”心中升腾起一股被捉弄了的感觉,也许该像往常一样好好教训一下这只混蛋狐狸才对,但怎么也提不起劲头。
 
流川的手指与自己的紧扣在一起,有着不容忽视的存在感。炎热的天气,相触的肌肤紧紧贴合,并不是很好的感觉,却怎么也不愿意挣脱开来。
 
“坏心眼的臭狐狸。”樱木红着脸想道,“暂且放你一马吧……”
 
回过神来,樱木惊觉那些从前发生的事竟都历历在目。
 
他忍不住垂下头,看向枕在自己腿上的流川。初春的空气里都好似染上了樱花的粉色气息吧,流川的侧脸在阳光下更显帅气——
 
比常人略长些的眼睫毛;白净的,带着暖意的肌肤;薄薄的,总是温柔地亲吻着自家红发恋人的双唇;高挺的鼻梁,脸部线条干净利落。
 
与从前喜欢过的女孩子不一样,不仅仅满足于一起牵手上下学,想要亲吻、想要拥抱,想要一起做更多更多的事情,但有时候,却只是听到一句喜欢就会感到幸福。
 
这不是对可爱小动物一般的怜爱,而是真正的。。。。。。喜欢。却反而怎么也无法像以前一样坦率地把“喜欢”说出口,对着这只坏心眼的狐狸。
 
樱木不受控地用手抚上流川的黑发,触感和想象中的一样舒服。
 
“混蛋狐狸。。。。。。笨狐狸。。。。。。臭狐狸。。。。。。”他胡乱地骂着,声音却越来越低,最后只剩下呢喃般的低语,“我也喜欢你。。。。。。狐狸。”
 
忽然吹起的风吹乱流川的发丝,他缓缓睁开眼,发现樱木已靠着墙壁睡着了,一只手还被自己紧紧握着,粉红色的嘴唇微微张开,比起暑假时的寸头已经长长了一些的红发,柔软地覆盖在头上。
 
空气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流川忍不住微笑:“我知道,大白痴。”
 
“回想起来总是由你来握著我的手呢
 
这是因为我很胆小吧
 
沉默寡言的你偶然会将你的感情以言语告诉我
 
明明仅是如此我就会感觉到幸福
 
对不起
 
对不起
 
我很懦弱
 
但我还是喜欢你啊”
 
——《多愁善感的爱慕心》
 
 
 
(你们天天逃课真的大丈夫吗)

(虽然这首歌是be但流花果然还是要sweet啊)

(香樟树小径真是老演员了(草)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21花道生日24h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