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三花]黄色废料

(1 次投票)

作者:酸辣粉 2021-09-05, 周日 16:51

你是三井寿,一个曾经很操蛋的男人。
有一句被说烂的俗语——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以前你不拿这句话当回事儿,现在却觉得自己脑子里的黄色废料如果能具现化,能填满整个东京湾。
你很有些委屈。自从青春期第一次遗精开始,除了刚开始的不知所措之外,你就没为性欲发过愁——多亏父母给了你一张帅气的脸和出众的身高,除了五姑娘还有各式女孩主动投怀送抱,哪怕是你混不良社会的那两年。但你自认为不算滥情花心的渣男,总是结束了一段恋爱关系再开始另一段。而且每次都是你被甩,因为你很忙,不是忙着打篮球就是和狐朋狗友在街头晃荡。历任女朋友们甩你时的话语都差不多——三井君并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一开始你还很不理解,后来浪子回头,感情的事当然比不上篮球重要,也就没心思探究了。
刚回到篮球队的时候你还因为过往还有些尴尬,但是全队除了赤木都是傻瓜,莫名其妙就接纳了你。尤其是那一声声尾音上挑的“小三”,让你羞恼之际没两下就跟那个红头发的傻瓜学弟混熟了。不过当时你怎么就没想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跟傻瓜玩得好的多半也是个傻瓜。
时隔两年能再次在篮球馆里打篮球,甚至还有上场比赛的机会,让你既兴奋又忐忑,每天疯狂练球。这就导致他回家倒头就睡,欲望上来的时候随手撸两把,生活简单而充实。
就在你把历任前女友抛之脑后专心篮球的时候,你渐渐发现自己的视线开始聚焦于球队里的红发后辈身上。
一开始你是没有自觉的,直到有一次练习间隙休息的时候,樱木把脸凑到你眼前,疑惑地问:“小三,你老盯着我看干什么?是被我的英姿感动了吗?”说着他的脸就变成了鼻子翘上天的包子脸。你黑线满脸,吐槽道:“你是指把球扔到篮球馆门口,差点砸到人的英姿吗?”
樱木顿时不乐意了,跟他打闹起来,直接把你偷窥队友的尴尬给遮掩过去了。但你事后回想起来,自己也跟着疑惑起来。为啥自己老盯着红发的樱木瞧?
是因为他太耍宝吗?篮球练习通常是枯燥的,不管樱木多爱吐槽基础练习,实际上训练过程中还是很认真的,他耍宝的次数远没有自己关注他的次数多。是因为他是个天赋出众进步飞速的后辈吗?樱木的身体天赋确实让人眼热,但他毕竟是个初学者,真正占据他梦寐以求的王牌位置的是同为一年级的后辈,但流川枫就算帅出天际你也没有每天盯着瞧的兴趣。
当你意识到自己对樱木花道的关注后,你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视线总是不由自主得在寻找他的身影,
那时候你并不把这当回事,只是单纯地认为比起球队里的其他人,自己和红发后辈更投缘。在球场看到他就觉得开心,哪怕被那家伙伶牙俐齿地狂怼,羞恼过后仍然很开心。这种开心和在球场上打球一样,就像汩汩清泉在心底冒出来,滋润着你的生活。
然而,事情在逐步发生变化,你已经开始习惯走进篮球馆就寻找那抹红色的身影,在找到他之前,你的视线空落落地落不到实处,眼神中透露着茫然。很快你发现似乎在玩一个无尽循环的游戏——寻找樱木大作战——不止在篮球馆里,你在教学楼里,校园里任何他可能出没的地方寻找他。
这时你还没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但当你开始因为某次训练结束后,红发后辈因为淋浴喷头不出水,呱嗒呱嗒跑过来挤到你的隔间里冲洗头发上泡沫时,你发现事情大条了。你一边说着嫌弃催促的声音,另一边眼睛却是像长在了他那头因为浸润在水柱中而格外鲜艳的红发上。水流冲刷着他的红发,勾勒出一个饱满的后脑勺。他的一双大手在脑袋上没有章法地瞎胡噜着,明明是个比你还高的健壮男孩,你却觉得他就像一只橘猫一样可爱,可爱到你想把他抱在怀里好好揉搓揉搓。你一方面对自己这个想法感觉尴尬,同时却怎么也无法忽视心里的窃喜,以及……下半身某物事的抬头。
于是你来不及完全冲洗干净,就急匆匆地随便擦了两把,就换衣服出来,完全不顾身后学弟疑惑的问句,跟被狼撵着一样出了篮球馆。
你走在回家的路上,心脏砰砰地跳得很快,尽管被前女友们吐槽过无数次不懂恋爱,但你到底是百花丛中的过来人,对自己的反应心知肚明。你对自己的红发后辈有了性欲。
春夏相交的夜晚,微凉的轻风吹在你的脸上,你却后背冒起了汗。你赶紧回家翻开自己的私藏杂志和写真,还打开了你最喜欢的女优的影片。你撸着自己的烦恼根,随着屏幕上女优那嗯嗯啊啊的甜腻声音,急躁地想要证明自己还是之前那个正常的三井寿。但事实证明,好的不灵坏的灵。当人们担心事情向坏方向发展时,就已经不可避免地滑向了人们认为的坏方向。不管换了几个女优的影片,你始终释放不出来,反而因为太过急躁,那物事被你搓得发红,蘑菇头都快变肿了。
你晚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脑子里乱哄哄地,似乎想了很多事,也仿佛什么都没想。好容易在天快亮时才昏沉沉地进入梦乡,梦里具体内容是什么等你醒来时已经忘了,但你知道你梦到了谁,因为依稀还记得梦境里一团红色。真正糟糕的是你醒来发现自己的内裤脏了。
完蛋了!
第二天你不敢再像以前那样盯着樱木花道瞧,但你转移了视线,耳朵却在帮你倾听他的一举一动。除了练习时,能保持专注外,热身活动和中间休息时,你总是能听到他的动静,毕竟他是人缘相当好的一个人。当他没有发出声音的时候,你眼角的余光总会貌似不经意地扫过他的位置,然后像被烫到一样,转头过去。
你的异常看在樱木眼里,他以为你还在因为他抢你淋浴的事生气,跑过来揽着你的肩膀摆出一副“哥俩好”的姿态。他叫你“小三~~~~”,尾音的声调自然上扬,像是在跟你撒娇似的,你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与他紧密贴合的皮肤像是火燎一般,在你心里蹿起小火苗。当天你的表现其实证实了你对他的想法,但你仍然不觉得自己是同性恋,只是你的时间太宝贵了,你需要好好练习,帮助湘北赢下全国大赛的入场券。这是你短短十七年人生的最大梦想,也是你对湘北篮球队的最大亏欠。
其实你很清楚自己最开始被樱木这个看上去傻乎乎的家伙吸引是因为什么。人贵有自知之明,你十七岁之前吃亏就吃亏在对自己了解不深。木暮叙述中的你张扬自信,自大臭屁,你那时候也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然而,一次变故便让你现出原形。
你的自信其实是建立在自己拥有的东西上的。你有一张好面容,所以你很受女孩子们的喜欢;你家里有钱,所以你身边围绕了一群狐朋狗友(只是没想到他们是你的真心朋友);你有那么一些篮球天赋,球打得很好,所以是队里的王牌。一旦这些有朝一日失去了,你的自信就像沙滩上的沙子被浪花抹平了。所以你自暴自弃了两年。
然而樱木不一样,他是个真正的天才。他的天才并不在于自己拥有的超强体魄,还在于他有一颗很强大的心。他同样张扬自信,走到哪里都能带起一波浪潮。但他的自信却是来自于自己——他基础差,不懂篮球规则,总是在球场上闹笑话,但他始终相信自己是天才,终有一日会成为球队的王牌。你觉得这样的樱木花道耀眼而夺目,像小太阳一样,吸引着周围的人,你觉得你就是被这颗太阳捕获的行星,不由自主地绕着他进行圆周运动,不敢走远也不敢靠近。好在球队的最重要的还是练球,你能若无其事地按照平时的模式跟他相处。但终究是有些事情是不一样了。
随着连续几个晚上的春梦之后,你开始在心底萌发越来越多的龌龊想法。有时候你都佩服自己,怎么一边跟往常一样跟他拌嘴、打闹,一边在心里幻想,他的嘴唇怎么这么饱满丰厚,多么适合接吻啊。你想用大拇指摩挲他的唇瓣,感受一下是不是很柔软,然后用手按住他的后脑勺,将他的头按向自己的方向,含住他的唇瓣,用舌头撬开他的牙齿,探进他的口腔,勾弄他的舌头,将他嘴里的津液全部洗劫一空。
甚至在他仰头喝饮料时,你都会盯着从他嘴角滑落的水珠,顺着他的下颌,淌到脖颈上。此刻你脑海里的画面是他蹲在你身前,你按着他的头顶,将你的老二塞进那张适合接吻的嘴里,他眼皮一扬,用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无辜地仰视着你,用最纯洁的表情演绎最淫靡的性事。
当他和流川枫因为某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打得身上有青肿时,你特别想不管不顾地用舌头舔上去,接着吻遍他的全身乃至他的老二。你想在这张单纯地脸上,增添上你所控制的情欲色彩。
一开始其实你还是有所收敛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你不知道男人之间做到最后是怎么操作的。因此你很有些“欲求不满”,总觉得自己的想象还差点什么东西。直到你偷偷摸摸地借了一张同性恋动作片的碟子,你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顺便一提,同性恋动作片实在没啥美感,你纯粹去找答案了,对片子本身并没有啥兴趣。
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之后,就再也关不上了。你龌龊的想象空间一下子膨胀了指数级的倍数。跑圈的时候,你跟在樱木的后边,脸仰着,视线却低下来,在他的后背腰窝和臀上打转。你很想拽下他的运动裤,把他就这样按趴在地上,用自己的老二啪啪打在他饱满挺翘的臀肉上,然后再一杆入洞,骑在他身上纵横驰骋,就在释放前一秒,把老二拔出来,喷洒在他赤裸的后背上,最后在他的腰窝处集成一小滩。在你的想象里,你是国王,这座篮球馆就是你隔绝领域,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对他使用任何姿势。
然而,无论你脑子里有多少黄色废料,现实世界中,连他最好朋友的位置你都没有占据,你也不是他关系最亲密的队友,更不是与他相爱相杀的冤家,你在他的世界晃悠,却像太阳系里距离太阳最远的冥王星一样,随时有被剔除行星的行列。
终于你们的付出没有辜负你们的梦想,你们在最后一关闯进了全国大赛的门槛。在医院短暂庆祝后,安西教练自己出钱,让赤木带队去饭店里聚餐。神经绷了这么久,当天晚上有几个人一下子放松过度,都喝醉了。你其实酒量还可以,但你很想醉这么一场,便假装自己喝醉了,歪在榻榻米上。队友们横七竖八地挤了一屋子。樱木是个真正的一杯倒,直接趴在桌上睡着了。你躲在角落里,过了一会儿睁开眼睛,刚想起身走到他身边,却看到一个身影站起来走了过去。
那个人影是流川枫,他坐在樱木旁边,用对称的同款姿势趴在桌子上,跟樱木脸对脸。你心里咯噔一下,因为你从流川枫那专注的眼神中,看出了他隐晦的心思,最主要的是——他的视线集中在樱木的嘴唇上。你默然苦笑,多么熟悉的眼神啊,没想到流川枫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冰山,心里的黄色废料并不少啊。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21花道生日24h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