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从离婚到恋爱

(1 次投票)

作者:yvaine 2021-09-05, 周日 16:57

 
“下训后直接回家,我在路口等你。”
花道看到这个短信时,离收到时间已经过去六个小时。他本想回个电话,意识到仙道最近总是早出晚归,大概率是不会从下午等他到现在的,等不到人自然也会回公司。
“今天赛前集训,等会儿我自己回去。”花道换好衣服后坐在衣柜前的长凳上,敲了几行字又删掉,最后回了这么一句,放下手机后觉得自己似乎回的没心没肺,便加了句。
“抱歉抱歉,回头补偿你啊!”
 
 
 
花道独自一人走到馆前大厅,正好碰到几个队友勾肩搭背走过来,笑嘻嘻询问花道是否赏脸和他们一起去小饮几杯。花道晃着头拒绝了,大伙儿起哄不乐意,说着明天开始就要有一场大战,今天是最后一天轻松了,三三两两簇拥上来,队里的中锋人高手长,一把捞过花道,单手圈住他肩膀,几乎是半抱着他往门口走去,嘴里不停劝他:“明天下午的航班,几天大伙儿被老头子训惨了,一起去放松下,知道小花你不喝酒,就去坐坐,成不?”
花道被推着走出大厅,一路上试图突破重围,奈何其他人也团在四周,他即使力气再大也没了法子,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抬起头,就看见仙道倚在馆前的圆柱旁边。
“他今天确实不可以。”仙道从暗处走过来,将花道从一群看戏的人中拉出来。
 
仙道是标准的篮球手身材,比花道还高小半个额头,如果不是家里的生意,他或许也会像花道一样,做个职业篮球手。花道刚进联盟时,他还没有这么忙,有空也会和这群职业篮球手过过招。大家都是熟人,都知道花道和他的关系。
既然正主都来了,他们还要拐走花道就显得太不懂事。花道被仙道环在胸前,他看着面前队友们一脸理解的起哄神情,觉得自己没了颜面,炸呼呼地上前给看热闹的人一人一拳,队友们夸张喊疼,调侃着大笑离去。
 
车驶上城际高速,朝着城南开去。
 
车里安静得不像话,仙道只要得空,是没少来接他。以往的每次坐上车,仙道总会问问他训练得怎么样,比赛行程如何,他也会偶尔提下自己的工作近况,说些花道感兴趣的新闻。但今天仙道上车后也没再多说,只是提醒他如果困了可以闭目眼神。
刚刚在馆外,光线昏暗,花道还是看清楚仙道等他时指尖夹着一只没有点着的烟,只是在看到他时不动声色的收了起来。
仙道以前是抽烟的,不过自从两人结婚后,仙道就没当着花道的面抽过烟。
 
花道望着车窗外不断流动的暗黄车光。
“奇怪,总不至于是我让他干等了这么久生气了吧。上次不是说过没回就是在训练,不用管我的。”花道心里嘀咕,“但是……好吧,也是自己不对。”
他清了清嗓子,调整好情绪,转过头对仙道说:
“我没想到你今天会接我,早上我离开时留言了。”他发现仙道对他说的话没有一点反应,胸口就突然有点闷闷。他停顿了一下,再次看向窗外,叹口气:“好吧,我预估错时间,本来下午就可以去你公司找池上律师把离婚协议签了。如果你明天上午没空,反正你已经签字了,我一个人去办,总之,在我出发去冲绳前……”
仙道猛地左转方向盘,车刺啦一声急速停靠在旁边应急通道上。
花道猝不及防往右倒去,额头磕到车窗上。他揉着脑袋,提高声量问:“仙道,你干什么啊!突然发疯!”
被吼的人只是侧过眼,身体前倾伸出手摩挲着他刚刚碰到的地方。车里光实在是太暗,花道根本看不清楚对面人的眼神。他只知道仙道一直看着他。
对面车道连续驶过好几辆车,一闪而过的灯光划过仙道的双眼,花道发现在他看见白光中仙道的双眼时,自己几乎在那一刹间没了呼吸。
仙道眉目深邃多情,里面包含太多花道析辩不出的东西。花道恍然间搞不明白仙道这是怎么回事。两人三年协议婚姻到期的事是仙道提醒他的,对方早就签好了字。虽然因为他赛前集训把原本定好今天下午签字的事情耽搁了,这也不过晚了一天。照理说,仙道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又要用这样不舍难过甚至其他花道不明白的情绪眼神看他?
花道越想越不自在,下意识低下头避开仙道。
 
“对不起,这几日会议有点多,刚刚在外面等你无辜遭殃,吹了许久的冷风,有点精神恍惚,看不太清了。花道啊,你说你该不该补偿我?”花道听到仙道恢复往常与他说话的口吻,顿时舒了一口气,听到仙道悠悠地继续说:“唉,也不需要太贵重的补偿,给我几张你们队的比赛VIP票。现在你们是夺冠热门,票不好抢啊!”
车缓缓驶进主干道,仙道打开车载音乐,车里的气氛也慢慢热烈起来。花道哈哈应承仙道,“那当然,给你最佳视角的票,让你感受下什么是天才风采!但是大忙人,你你哪里有时间去看!”
 
离婚协议书摆在客厅茶几上最显眼的位置,花道一进屋就发现了。他笑着说仙道是不是也太心急,再怎么说这也是重要文件,至少拿个文件夹装一下。
仙道垂眸看他一眼,淡淡笑了笑,转身换鞋进了屋,留他一个人在门口。
 
他们上个月提出的离婚,官方的冷静期早过了。这个月办完手续两人就算彻底解绑,从此嫁娶自由,再无瓜葛。
明天去哪里办,几点去,需要带哪些文件,流程怎么样,仙道都摸得门儿清。花道盘腿坐在沙发上,听仙道一板一眼讲明天要做的事情,他抱着枕头摇摇晃晃昏昏欲睡,嘴里抱怨个不停:“仙道你为什么这么清楚啊,怕是把律师的活儿都揽下来吧。啊啊,我不想听了,我好困,明早让律师来和我说吧……”嘀咕了没两句话,花道脑袋就搁在抱枕上睡了过去。
仙道理好文件,走过去蹲在沙发前。他理过花道额前碎发,轻轻叫他,花道迷迷糊糊应着,抬起来,微睁着双眼迷茫地看着他。仙道向前双手环住他,正想说什么,兜里的电话响了。他将花道靠在自己身上,接了电话。
花道知道仙道在自己身边,歪着头眼中无神地看着接电话的仙道。
这是一通不怎么愉快的电话,要不仙道为什么皱起眉头呢。花道此刻困得脑中都是浆糊,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抚平仙道双眉,仙道却突然挂掉电话,抓住他的手,弯腰把他抱了起来。花道太困了,他知道仙道把他带进卧室,低头用额头轻轻触碰自己的额头,他来不及给出反应,仙道就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花道发现床柜上照例有杯热乎乎的牛奶,他喝了口,发现口味不太对劲。光着脚下楼的时候,他喊了声仙道,没有人应他,他走了几步又喊了一声,得到是厨房里惠子阿姨的回复。
“惠子阿姨,今天的牛奶是不是少放了麦片,而且味道也不对?”花道走进厨房,笑嘻嘻问惠子阿姨。
惠子阿姨拍了下脑袋,从兜里拿出一张字条,呼叫一声:“啊,乖宝,是阿姨的过失。你看,仙道先生写好的,我给忘记了。我再给你调一杯好不好?”
“不用了不用了。”花道纳闷地凑过去看了看惠子阿姨手中的字条,“之前我每天早上的牛奶都是仙道调的?”
惠子阿姨睁大眼睛,不可思议:“是啊,仙道先生可疼你了,你爱喝牛奶,又嫌牛奶有味儿,仙道先生特意学了怎么调配,每天出门都会给你调好放在床边再走的。”
“这样啊……”花道拿着纸条走到阳台,慢悠悠喝完牛奶,把纸条在手中团了团,冲着空气挥了几圈,气哼哼骂了句。
“混蛋仙道!”
 
离婚手续办得很顺利,只是让花道很不爽的是仙道自始至终都没出现,甚至短信不回,电话也不接。尽管前来协助办理离婚手续的律师已经告诉花道,大总裁仙道大人昨晚急飞邻国谈事,也没法抵消花道心里的那一份失落和不快。
 
这次职业篮球总冠军赛对花道这支西部新兴球队来说是挑战也是机会,过程很辛苦,足足打满了七场。结果喜人,花道拿到三双的好成绩,获得了今天的MVP。几年前是体育界广受赞誉的明日之星的花道,经过两年的职业联赛打磨,不负众望成为联盟里的超级球星,他捧着总冠军奖杯,眼中溢满了星辉。
花道扫了眼人声鼎沸的球馆,他想和那个人分享自己的职业生涯的第一份荣誉,可是,那个人却不在这里。
 
庆功宴设在球馆附近的海滩,是一场轻松愉快的BBQ。
乐队在临时搭建的椰子树下歌唱,烧烤的火光映得来来往往的每个人都容光焕发。
仙道站在人群外,远远注视着被所有人簇拥着的花道,不管周围有多少人,他总能看到他。花道半长红发扎了个小尾巴,俏皮地搭在脑后,鬓边额前落下几缕不羁的碎发,开怀地欢笑。仙道发现,曾经对着漂亮女生都会脸红的花道,曾经冒冒失失跌跌撞撞的小朋友,在他看不见看得见时光里,成长为了一个独当一面的男人。仙道微微笑着,他的花道,不,是身为独立个体的花道,已经不是那个大大咧咧的少年,却还是那个心怀炙热孤勇向前的少年。
 
花道转过头,看见海边摇晃红酒杯的仙道。他远远冲他挑衅地昂起下巴,又觉得自己真的幼稚到家,借过周围不断向他搭讪敬酒的人,大步走到仙道面前抓住对方的西装领口。
“你没来看比赛,浪费了本天才特意留给你的VIP!”
仙道低下头轻轻说:“第一场第三节的越人暴扣帅呆了,第二场第二节的反转过人很有我当年的风采,第三场的第二节内线双杀倒是出乎我的意料,第四场最后力挽狂澜的绝杀风暴真是可爱,第五场……唔……”
花道捂住仙道的嘴不让他说下去。仙道反手抓住他的手腕:“怎么不让我说下去?”
“本天才宇宙第一帅的事情我知道,但是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就可爱了!太奇怪了!”
“有句话,说起来就不奇怪了。”仙道抽出手,整理花道晃落在眼前的碎发,然后端起酒杯碰了碰花道手中的杯子,“既然我们已经离婚,现在都是单身,所以,花道,和我谈恋爱吧。”
夜潮翻涌,涛声绵绵。
花道仰头喝掉杯中剩余的红酒,往左歪了下头,粲然一笑:“好啊,我的前夫。”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21花道生日24h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