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从来未爱你

(1 次投票)

作者:绘心 2022-02-14, 周一 08:15

 

文章灵感来自陈奕迅《绵绵》

 

仙道彰高二的时候认识了高一的樱木花道,他所在的陵南篮球队跟花道所在的湘北篮球队打过几次比赛,虽然仙道觉得花道跟别人相比是有那么一点点特别,比如自从认识花道之后他就变得对红色很敏感,比如他不经意间就会想起那张看起来很凶狠实际很可爱的脸,然后就会笑,但是他没有想过在篮球场之外的地方跟他有交集,直到暑假里彦一在篮球队里说樱木在跟山王的比赛中受伤了,他发现他有点坐不住了。

 

他考虑了两天也没有决定到底要不要去看看那个…敌人还是对手呢,毕竟不过只是打过几场比赛的交情而已,贸然跑去好像有点尴尬,还有点唐突,而且,他是个怕麻烦的人。所以当他站在花道养伤的医院外面的海岸边时,他只能怪他那两条腿自作主张。

 

红色的脑袋实在醒目,他老远就看到了,头发长长了不少,看起来精神不错,拿着看起来像信的一张纸在看,脸好像还红了,是谁给他写的信呢,让他笑得那么开心,他停住了脚步,揪了揪被海风吹的有点塌的头发,就在这时他又看到一个穿着运动装的黑头发男生——流川枫走到花道面前,他没有继续待在那里看那两个人,把手插进裤兜原路返回了陵南。

                     ——仙道彰从来未爱过樱木花道

 

养伤的花道没有想到陵南的人会来看望他,虽然来的人只有彦一。

 

“大家都很担心你,但是球队训练太忙了,所以拜托我做代表来看你。”典型的外交辞令。

 

“那个钓鱼大王也这么刻苦吗?”

 

“诶?樱木君是在抱怨仙道学长没来吗?诶!不对啊,樱木君怎么知道仙道学长喜欢钓鱼?”

 

“我…我…你回去告诉他,本天才受了伤也一定会打败他的!”

 

“仙道学长最近训练很辛苦,不然他肯定会来的,他还跟我要了医院地址呢。”

 

“诶?哦。”

 

彦一看到花道的脸色好看了很多。

 

一直到一个月后,花道出院那天,这座医院也没有出现过一个刺猬头发型的男生的身影。

 

“本天才才不稀罕!”

                            ——樱木花道从来未爱过仙道彰

 

仙道彰高三那个夏天好像每天都在下雨,到处湿哒哒的。接近午夜十二点,他终于有了困意,正要睡去时电话铃响了。他直觉这是个让他期待的电话。

 

“喂,我是仙道。”

 

“谢谢你的伞,不过后天的比赛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我也不会。”

 

“哼,本天才一定会打败你的!”

 

“这句话你说过很多次了。”

 

“……”

 

“不如我们说点别的?”

 

“……好。”

 

因为仙道温和的声音和带动话题的能力,他们从篮球聊到学习,从喜好聊到憎恶,从学校聊到家庭,从家人聊到同学,然后一起狠狠调侃了田冈教练一番。

 

一个小时后,紧密的谈话开始慢慢稀疏,仙道听到外面的雷声,知道刚停了几个小时的雨又下起来了。

 

“樱木,最近天天下雨,你家的窗台看起来不太防雨,会不会漏水?房间太潮湿了对背部的旧伤有影响……”仙道突然停下来,他觉得他今天的话太多了。

 

“本来不打算修窗台的,但是这鬼天气实在太烦了,没办法只好修了一下,不会漏水的。”

 

“哦,我困了,要休息,再见。”

 

“再见。”花道不明白仙道为什么突然变了态度。

 

单细胞的花道忽略了另一件事情,仙道怎么知道他家的窗台可能漏水?

 

“我对谁都这么好的。”挂掉电话的仙道自语道。

                     ——仙道彰从来未爱过樱木花道

 

花道去看翔阳跟武里的比赛,在看台上他看到了仙道,他走过去坐在了仙道旁边的座位上。

 

“你了解翔阳跟武里的弱点也没用,我们湘北才是最强的。”

 

“其实我是因为不想训练才来的。”

 

“你……什么篮球天才,我看你就是个懒蛋!”

 

仙道没有反驳,他总不能对花道说,我是因为这个体育馆离你家比较近才来的。

 

比赛结束后,天又下起雨来。花道正想冲进雨里,被仙道一把拉住,随后把伞塞进花道手里。

 

“你们这些小老百姓才怕淋雨,本天才可不怕,所以来的时候没有带伞。再说,陵南离这里比较远吧。”

 

“我再去买一把。”仙道的语气不容拒绝。

 

花道回到家,看着仙道那把蓝色雨伞,笑意在他脸上荡漾开来。

 

“为什么是格子图案,明明刺猬图案更合适。”

 

晚上花道拿出以方便归还雨伞为由跟仙道要来的电话号码,在接近午夜的时候给仙道打了电话。很愉快地聊了一个多小时后,仙道没有预兆地说要睡觉,花道居然觉得有些委屈。

 

“该死的仙道彰,本天才再也不会主动给你打电话了。”

                        ——樱木花道从来未爱过仙道彰

 

仙道彰要上大学了,家里人希望他去英国读大学,他断然拒绝了。他跟家人表示他最想待在日本,如果一定要出国读书的话,也只能是篮球王国美国,他说到篮球跟美国的时候脑子里闪过一颗红头。

 

他不喜欢跟队友聊私事,但是这次他跟彦一说,他会去英国读大学,他觉得他做这么幼稚的事情是想逗逗那个一向崇拜他的学弟,想看看那个小广播一样的学弟会不会为他伤心难过,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想法,真的没有。

 

一周之后,外校的红头发学弟跑到他面前,他看着花道几乎快竖起的两条长长的眉毛,因为剧烈运动而起伏的胸膛,忍不住开始想象他会跟他说什么。

 

“你要去英国读书?”

 

“嗯。”

 

“混蛋!那我祝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花道飞快地跑来又飞快地离开,仙道把手放在心口上,他感觉要紧紧按住那里才能让自己好受些。

 

最终,仙道没有去美国,更不会去英国,他留在了日本,他觉得全世界还是日本最好。

                                    ——仙道彰从未爱过樱木花道

 

樱木花道高三的时候得了有生以来第一次重感冒,高烧39.6,他没去上课,也没去训练。

 

“感冒而已嘛,本天才才不需要吃药。”他躺在床上看着洋平给他买的感冒药暗叹洋平大惊小怪。

 

客厅的电话响了,他试着站起来,脑袋昏昏沉沉,浑身关节肌肉好像都在疼。他咒骂着拿起电话,顺势躺在电话旁的沙发上。

 

“喂!谁啊?!”

 

“是我。”

 

花道一下子就安静了,他觉得周遭空气都跟着他一起安静了,不再流通了。自从仙道去东京读大学后,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见面了,没有见面的理由,他说过再也不会主动给仙道打电话,他做到了。

 

“樱木,我现在在神奈川,你有时间跟我打场一对一吗?”

 

“本天才时间很宝贵,不过看在你这小老百姓大老远过来的份上就答应你吧。”

 

他吃掉洋平买来的感冒药,犹豫了片刻,然后拿起有解热镇痛作用的又吃了一片。

 

仙道还是很快发现了花道不对劲,他拉住正要突破的花道,把手放在他额头上,手心立刻感受到不正常的热度。

 

仙道拉着花道回了家,这是他第一次走进花道的家,地方不大但是干净整洁。他让花道躺到床上,给他盖好被子,然后去厨房给他倒水。

 

“老爹正在给我们联系美国的大学。”

 

仙道倒水的手抖了一下。

 

“哦。”

 

“我跟那只狐狸一起去。”

 

水洒到了杯子外面。

 

“哦。”

 

仙道把水杯递给花道,花道没有喝,随手把水杯放到一边。

 

“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花道本就还在发烧的脸更红了。

 

“……到了美国人生地不熟的,好好跟流川相处。”

 

花道本来落在别处的目光转移到了仙道的脸上:“你说什么?”

 

“在美国好好跟流川相处。”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不舒服,想睡觉,你走吧。”

 

“我等你退烧再走。”

 

“不用你管,走开啦混蛋!”

 

仙道关上门的瞬间听到了水杯砸到地上的声音。

 

花道离开日本的那一天,风和日丽,天蓝云白,这样的天气不适合悲伤,所以他没有悲伤。要跟他一起去美国的流川也很安静,两个人第一次这么平和的独处。

 

取登机牌,过安检,登机,花道一直没有回头,也没有张望。不能说日本没有他留恋的,只是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留恋。

                               ——樱木花道从来未爱过仙道彰

 

东京某大学教学楼的天台上,一个留着夸张刺猬头的高大男生眺望着美国方向的天空,今天阳光太好,灼的男生的眼睛想流泪。

 

“对不起,我爱你。”男生轻轻地说。

  H - 绘心

最近更新

[仙花/聪花]遥望   绘心
[仙花/河田花]弟弟   绘心
[仙花]SPY   hanakuma
[流花]花吐症   hanakuma
[流花]情书   hanakuma

随机文章

[流花]奇迹之隐   待天
[流花]鱼 1-17   最后的兔子
淡淡的麥香-讀《守望麥子》   流花猫猫
[流花]少年计划α   最后的兔子
[流花]温柔说晚安   Ap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