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情书

(1 次投票)

作者:hanakuma 2022-07-15, 周五 11:45

 

私设有,ooc有,有微小的一点仙花,慎入。
篮球白痴,见谅。



【1】
我叫藤井 树。也许你们可能一时想不起来我是谁。——赤木晴子的朋友A,现在想起来了吧!

 

1990年的春天,我进入了神奈川县立湘北高校。嘛,我的脑子确实没有那么好……


 

妈妈总是对我说,树酱是非常可爱的女生哦!女孩子嘛,以后找一个像父亲大人那样可靠的男人就好了!妈妈总是那么温柔呢,我知道她是想安慰我,毕竟我的成绩单确实很难看……不过,小时候的新娘课程我确实可以做得很好呢!像是插花或是茶道之类很难的课程,都能得到严厉的长辈的认可。

 

可是,昭和时代已经结束了。
从去年新年的钟声敲响开始,平成的时代就已经开启。上了高中,我一点都没有变成大女孩的欣喜,反而越来越焦躁不安起来,心像是被揉成一团的love letter,再怎么努力都抚不平上面的褶皱。期待是皱巴巴的,甜蜜和心酸藏在被揉地毛茸茸的纸面下。
我喜欢一个人……


 

上初中的时候,好像大家都变得富裕起来,我们家也换了一个新的西洋式小独栋。哥哥抽屉里藏的杂志上的封面女郎从古典精致的泽口靖子变成了牡丹花一样娇艳大气的宫泽理惠。他在上了高中以后好像变了一个人:对家人很粗暴、总带着一身伤回家,还有——总是换女朋友。我偷偷地看见过好几次他和不同的女生在家门口的转角忘情地接吻。拜托!这可是在大街上!

 

虽然很害羞,但我还是忍不住悄悄地去看那些男生喜欢的女生,穿着超短裙、踩着尖头高跟鞋,戴着夸张艳丽的耳环或墨镜,头发是漂亮的大波浪,我、我不好意思去看她们的胸部……


 

像夕颜花一样纤细端庄的女孩子,和昭和一起褪色了。




 

【2】
我是流川 枫,今年15岁,就读于神奈川县立湘北高校,爱好是打篮球和睡觉。

 

我不喜欢和别人讲话,因为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人都非常无聊。无缘无故来挑衅的男人也好,甩不掉啰嗦地叫个不停的女人也好,为什么总是来烦我,难道他们就没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吗?

 

我想要打篮球。我已经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打的了,反正从我的脑子里产生记忆开始,就只有这一件事情。我自己学着订《篮球周刊》、半夜起来看NBA、没日没夜地练习练习,我一般穿妈妈准备好的衣服,但是鞋子却很执着地想要AJ。哦,我从小也总是会加入学校篮球队。里面的人都好菜,不过也无所谓,毕竟比赛规则也不允许我一个人上场。

 

我总在骑车的时候听美国的摇滚乐,一方面是很吵让我很难睡着,另一方面是这些嘈杂的片段为我破开窥探美国的裂口。美国,篮球的国度。我的成绩非常烂,只有英语可以算得上不错。

 

我是为篮球而生的,我是一个篮球手。


 

我以为我会一辈子以一个这样的姿势朝前走,直到我来到湘北。这里的篮球队倒是还可以,就是人都很白痴。樱木花道是其中最大的白痴,我和他第一次见面这白痴就让我去了病院。他以前根本没有打过篮球,完完全全的门外汉,不过PowerForward(大前锋)本来就都是脏活累活,倒是很适合这个蠢蛋。队长的体格高大强壮,理所当然地成为Center(中锋);三井前辈的三分准头很足,他是ShootingGuard(得分后卫);而个头不高的宫城前辈速度很快技巧也好,冷静的大局观让他成为PointGuard(控球后卫)的不二人选。我倒是没有刻意要打SmallForward(小前锋),只是“一个人”比赛多了,最爽快打赢的方法就是得分,疯狂地得分。

 

虽然这些人都很白痴,但湘北总算也拼凑起一个像样的队伍。这意味着,我有机会去和更厉害的对手交锋,而不是又三年孤独地练习。


 

打比赛终于有了点意思。




 

【3】
我叫藤井 树。我和赤木晴子,还有松井玲奈是非常好的朋友。

 

我喜欢一个人,这个人叫做樱木花道。很不错的名字吧!
他长得也很威风喔!他有188公分,又高又强壮,看起来就是让人很有安全感的男人呢!虽然他染了一头像火焰一样的红头发,看起来有点吓人……但其实啊!他是非常好相处的人!性格也非常好!又善良又温柔,还非常的乐观呢!……
但是我不可以把这个秘密讲出来,哪怕是和晴子还有玲奈。因为,樱木君他喜欢晴子……不过,晴子喜欢的是酷酷的流川君,迟钝的她也完全没有注意到樱木君的心情,所以说,我这样,应该也没关系吧……

 

我会喜欢他,是因为有一次在电车上他救了我!很老土对吧,但是你自己经历过就知道有多浪漫了!高大的樱木君只是说了一句话,围着我的不良少年们就作鸟兽散。虽然他面对不良少年的时候很凶,但是我战战兢兢地跟他道歉的时候,他好像很尴尬的样子,结结巴巴地跟我说没关系,然后像逃难一样下车了——正好到站。樱木君原来不敢看女孩子!好可爱喔!虽然玲奈总是对晴子说要躲开他,把他说得像黑帮一样危险又邪恶,但是我那一天知道了,他不是那样的。

 

于是我开始和晴子一起去体育馆看篮球队打球。虽然我参加的社团是烹饪社,也像软体动物一样没有运动神经。
今年的湘北真的好强!他们一路打赢了三浦台和去年的县亚军翔阳,虽然在最后关头惜败给连续16年获得冠军的海南,不过他们后来还是打赢了武里和有着仙道学长的陵南,得到了进军全国的最后一张入场券。——我没有特别关注仙道学长啦!是玲奈说,比起臭脸的流川君和傻气的樱木君,总是温和地笑着的仙道学长才比较像样。


 

樱木君,他真的是一个闪闪发光的人!
他才打篮球三个月,就可以打得这么好!在角落里看着他充满自信地在球场上打球的时候,哪怕那一天的心情再低落,都会让人不由自主地从心底里乐观起来。虽然他总是耍宝,但是很可爱呢!虽然球队的大家一副嫌弃的样子,但我这个旁观者可看得很清楚哦,樱木君也是湘北的灵魂和斗志呢!在循环赛的后三场,最后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大哭起来,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尤其是在对海南的时候,看着樱木君强忍着眼泪像拉满的弓箭那样直挺挺地站在那里,让我连在晴子面前伪装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对他说,你已经做得够好了,你已经尽力了……


 

可我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

 

其他人知道我叫藤井树,是藤井先生的女儿、是赤木晴子的朋友(难过的是这还是樱木君这样叫的),未来,还会是某个男人的妻子。
可是我自己呢,我到底是谁,我的名字究竟是什么。
我没有办法给出答案。


 

如果,如果我可以和樱木君交往……





 

【4】
我是流川 枫。我喜欢樱木花道。

 

我不想去浪费时间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开始的,当我意识到的时候,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不是吗?我所能做的,不过就是用尽一切力气抓住他,让他永远留在我的人生里,和篮球一样。

 

仙道那样的混蛋自以为是地打着篮球,可是到最后他能拥有什么呢?篮球还是大白痴?
我从来不会输。


 

那个女人总是对白痴献殷勤。短头发的那个,后来又留了长头发。烦得要死,跟我人生里遇到过的其他女人一样,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他,要他去做自己生活的意义。


 

喜欢大白痴的女人也是白痴。
但是这个女人,让我明白了自己的心。


 

我们输给了海南,主要是因为我在下半场没有了体力。可恶,我从来不知道失败的滋味叫人这么痛苦,人生第一次坐冷板凳,我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们输掉。是我的错,是我的错!白痴哭得更加像白痴,到底在哭什么东西!我一晚上都没有睡着,15年来第一次,直接导致第二天部活前我一直在睡觉。我的胃里好难受,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难道胃也会抽筋吗?


 

他那一天没有来。


 

很在意,没有办法不在意。我每一天都在部活结束之后留下来练习,直到深夜。终于等到了这个逃避的白痴,我们打了一架,虽然我在这个打架怪物面前讨不到好,全身都痛,但是我的胃不再难受了。他根本不想打我,否则我根本没有力气好端端地骑车回家,他脸上的伤也比我显眼多了。

 

我离开了体育馆,我知道他明天会来参加部活了。


 

第二天出现的时候发现他把头发给剃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前辈们都在笑,他好像还是长那个样子。虽然无语,但是他终于结束那一副死样子了,一点都不像他。现在这个样子,反而比昨天晚上要好些。



 

那个女人是在他离开之后来到球场的。她根本紧张地不敢睁开眼睛,涨红了一张脸,僵硬地像一块石头。她鞠了个90度的躬把情书举到我面前:“樱木君……请你、请你……”
我一瞬间真的很想打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挡我的路,为什么要让我心烦。输了球让我烦、有人非要和我打架让我烦,可是这些烦恼都像刀子一样又快又狠,这算什么,黏黏糊糊得叫人恶心。


 

我揉碎了她的情书。“我喜欢他。樱木花道。”
她猛地抬起头来,眼睛里是震惊和羞恼。
“他也喜欢我。”我想起他贴了好几个胶布的脸,还有我自己早上起来洗漱时看到的脸,只是些许青瘀罢了。“我们会一起去美国。”


 

“你是谁?”我问她。
“……我、我是晴子的朋友……”又开始了,这种让人厌烦的样子。到底为什么大白痴会觉得这些女人可爱,哪怕我现在耐下心来,也还是无法理解。
“我说,你是谁?你的名字是什么?”这家伙也是,仙道那混蛋也是,都是一副讨人厌的样子。我已经没有耐心再看她的眼泪了。



 

“我是藤井!我的名字是藤井树!”在我要踏出体育馆的时候,这个女人突然大喊道。
今天的傍晚天好红,像那个白痴的头。
……


 

我们打进了全国。


 

……

 

山王当然是最强的对手。
泽北荣治,不管别人怎么给你冠上什么“日本第一的高中生”这种无聊的名头,我绝对不会放弃的。我还没有输。

 

我们,也还没有输。赤木队长、三井前辈、宫城前辈,还有大白痴,我们还没有输,也没有要让你们赢的打算。


 

——大白痴跳到裁判桌上对着观众呛声。
——他为了救球又一次摔出场外。他的表情不对,我意识到这一次他也许真的受伤了。
——他下场了。
——“是真的喜欢!这次绝不是谎言!”不知道那个女人脸红什么,你真的懂他这句话的意思吗?




 

我绝对不会逃避,我也绝对不要你像我输给海南一样咬牙切齿地看着湘北输掉,所以我故意犯了规。
站到我身边来!樱木花道!
……




 

【END】
我是藤井 树。
1993年的春天,班里转来了一个男生。虽然转学并没有那么少见啦,但是少见就少见在,他叫藤井 树。
没错,和我一样的名字。


 

真讨厌啊!现在周围人的嘲笑起哄还在我的耳边挥之不去,这些青春躁动的混蛋故意要我和这个家伙排在一起做值日,还在黑板上写 恭贺结婚!
难道说这些人看见女人只能想到结婚吗?现在已经是平成年代了!老古板!大白痴!

 

可是“结婚”这两个字,竟然叫我忍不住去想樱木君,虽然这让我的心疼痛起来,好像要去展平一团皱巴巴的情书。


 

——樱木君,你在美国生活得好吗?健气?
—— 和流川君,你们好吗?
——我啊,很健气呢。虽然我没有办法做像你一样耀眼炽热的人,但是我也会努力找到自己的名字。我叫藤井 树。不是赤木晴子的友人A,不是某某先生的妻子某某树,不是昭和的新娘。
我也会有我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故事。



 

“喂!你快点去扫地……”另一个藤井树说。   
(*梗来自:岩井俊二 《情书》)

 
 
  H - hanakuma

最近更新

[仙花/聪花]遥望   绘心
[仙花/河田花]弟弟   绘心
[仙花]SPY   hanakuma
[流花]花吐症   hanakuma
[流花]情书   hanakuma

随机文章

[流花]我们的终结   DVampire
[洋花] 脚步   深蓝的忧郁
[仙花]似曾相识   小宝
[流花] 流年误   夜樱
[流花]PINK   meixi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