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花吐症

(1 次投票)

作者:hanakuma 2022-07-15, 周五 11:55

 

【1】
流川枫得了花吐症!
在又一个春天到来的时候,流言在神奈川县立湘北高等学校以惊人的速度传播着。
 
十五六岁的青少年本来就叫成年人头大。自尊心起来了不好太强硬地镇压,这世道不良又要命的疯行,一句话说不对本来规规矩矩的少年少女第二天就顶着奇形怪状的头发进学校,把裙子改到脚面那么长、把好好的裤腰快勒到胸上。桌椅板凳或者角角落落好好的墙面也要跟着遭殃,被迫画上或是刻上各种各样的外星人代号、见证无数段历时一星期的痴情绝恋。
 
哪怕是湘北这样对偏差值没有那么高要求的公立学校,课业的压力伴随着青春期的到来,蠢蠢欲动在空气里浮沉。一丝丝小小的风吹草动都叫这群青少年激动不已。在这个流言涉及到长着一张帅脸又高大强壮、在学校还拥有专属后援团的风云人物流川枫的时候,这种暗涌激流到达了沸点。
 
 
【2】
流川枫今天没有睡觉。
 
一年级的数学老师小池,在进入10组的瞬间,就意识到这了这点。小池是一个很有追求的数学老师,虽然他讲解的水平似乎并不那么高超。在他年纪见长之后,更加不适应追求高偏差值的高校要求,于是他来到了湘北。我们刚刚说了,小池是一个有追求的老师。所以即使面对的大部分都是呆瓜,他也不能忍受学生上课不好好听讲或是小测作弊,对追求时髦,偷偷化妆、折腾发型的可爱女孩子,他也没有好脸色。
 
流川枫在他的每一节课上都在睡觉。
而且从来不遮遮掩掩的,就大喇喇地趴着,口水流的一桌子都是。
 
虽然羞恼异常,但小池老师作为一个刻板印象里的日本男人,有着矮小和瘦弱的身材,虽然板着脸气势十足的样子,但在一个站起来搞不好有两米,脸上总是一副恶狠狠表情的高中男生面前,就显得很不够看了。在一次他差点被叫醒的男生当堂殴打之后,他学会了尽力无视这个学生,但是更加讽刺的是,他反而更加记住了这个人的名字,流川枫。
 
和红头发的不良少年樱木花道一样恶劣、一样高大、一样是篮球部的。
 
虽然在篮球场上,这两个人的名字经常被摆在一起,但在其他时候,会把这两个人放在一起认真地去喜欢或讨厌的,恐怕就只有赤木晴子和小池老师这两个人而已。
 
“现在开始上课,这节课我们来学习集合的性质。”小池老师看似不动声色地开始上课,但实则心已经提了起来,有个家伙的存在感强得不得了,小池老师莫名其妙地想起40年前面试东京圈私立高校时试讲的时候。
 
——“咳咳”那个家伙咳嗽了两声。
小池老师暗暗捏紧了握着粉笔的手,明明还是春天呢,就热得出手汗了。他在衬衫上擦了擦,背过身去画一个大大的圆。
 
——“咳咳咳!”那个家伙又大声咳嗽了起来,急促又短暂的。
 
小池老师感觉自己热得快要冒汗了,背后的学生也窃窃私语起来,他猛地回转过身。那个家伙还是没有睡觉,但很显然也不在听他上课。他好像很困惑地在看自己的手。
这双手很大也很有力气,曾经握住小池老师的衬衫领子,把他提到一个不属于自己的高度范围。
 
小池老师不甘心的移开视线,恶狠狠地扫视了一圈,却发现其实班里的学生们都低着头或是看着一处不知名的地方发呆,前排几个人倒是被他吓了一跳。
“……当你们思考时不清楚的时候,不妨画出韦恩图来帮助解题。”小池老师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生硬地用温和的语气说,“那么我们来看一个例题好了!”
 
 
【3】
流川枫觉得最近自己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他的脑子总是昏昏沉沉的,但是又完全睡不着。
他好像失去了味觉,虽然他对食物也没有那么大的兴趣。出于要训练的考虑,他每天依然不动声色地吃掉四碗饭,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食物都没有味道了。本来他很喜欢吃的奶油炖菜,也味同嚼蜡。
这个世界上他喜欢的东西又少了一件。
 
“春天很容易得流感呢,小枫最近要当心哦!即使打完球很热,也要好好地穿好衣服呢!”妈妈在门口把超级大的便当盒递给他,“路上小心哦!”
“我出去了。”流川枫老老实实地回应道。
 
虽然学校里的人都觉得他是脸臭但是打架厉害的酷盖,但在流川家,他只是呆头呆脑、老实得让人担心会被其他孩子欺负的小儿子。小枫不会说话呢,成绩也很不好,不知道其他孩子会不会讨厌他呢……好像看不见儿子187公分的身高,流川妈妈每天都要把儿子便当盒里的饭压了又压,直到它沉甸甸得像块砖头。
 
 
今天,这种奇怪达到了顶峰。
 
流川枫有生以来第一次非常清醒地从家里骑着自行车出门,一路上,他都没有打过一次瞌睡。他觉得喉咙痒痒的,胸口闷闷的,好像里面关着什么在拼命挣扎的东西。
 
难受得要死!可恶!
 
流川枫捏紧了拳头,恨恨地砸了一拳自己的储物柜,上面立刻陷进去一个拳头坑。旁边的几个人哇哇大叫着拔腿就跑。
活在湘北真不容易啊!无论是做个普通学生还是公共物品。
 
为什么总有这么可怕的人啊!那几个人边跑边哭着想自己哪里有惹到这尊瘟神。
“……快要上课了吗?”流川枫挠挠脑袋,不明所以地看着逃跑的人。怒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他好像忘记自己上一秒为了什么不痛快,甚至有点疑惑地摸摸柜子上的坑,“这个是原本就有的吗?”
 
 
可是数学课上他又开始难受了。为了纾解喉咙的酸痒,流川枫咳嗽了两声。可是这好像打开了一个阀门,他几乎是立即又不受控制地咳嗽起来,有什么被关着的东西好像要喷出来了,他本能地用手去捂。
 
是樱花!流川枫15年来第一次瞪大了眼睛感受到惊恐。
他肚子里长了樱花,是非常诡异的火红色,他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在吐血。
 
“咳咳咳咳咳咳!”
 
还没有等他惊恐完,第三波的咳嗽又开始了。这次像是洪水要冲破堤坝,他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充血,四周的氧气一瞬间好像被抽空了,他的视线也模糊了。
流川枫疯狂地咳嗽起来。
 
等他终于又能够呼吸的时候,迎接他的是一地的火红色的樱花。
神使鬼差的,流川枫突然想起了某个人的脑袋。
 
 
【4】
流川枫吐血了!!!难怪他今天奇奇怪怪的!!!!
 
小池老师被他吓得半死,几乎是吼叫着叫他赶紧去保健室,同时拿出手帕使劲擦着满脑门的冷汗,心里在盘算着这小子不会跟人打架斗殴到内出血吧,他应该不会死掉吧……
虽然这小子很讨厌上次还想要殴打老师自己是有偷偷这样骂他啦,难道说诅咒真的应验了吗?这应该不会要他来负责吧?!这样算是教学事故吗?!
比40年前面试试讲更可怕啊!
 
和60多岁惊慌失措的老爷子比起来,15岁少年们的反应则要镇定多了。在面色可怖的流川(其实对他本人而言是处于懵逼状态)离开教室之后,他们几乎是立刻炸开了锅。地上那一滩红色的,确实是樱花没有错。
 
“流川枫得了花吐症!”一个女孩子压低了声音说。
 
花吐症,这是一个中二时期的霓虹少男少女们的常见病症,主要的症状有:茶饭不思,寝食难安,头痛胸闷,以及最显著的,呕吐出鲜花来;不及时得到治疗的话就会死掉。
病因:有了暗恋的人。
治疗方法:得到暗恋的人的吻。
 
流川君有了喜欢的人!而且他要和那个人接吻!班里的女生都羞红了脸。
流川枫得了花吐症!无数个声音响起来,杂乱地交织在一起。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终于在午休时传遍了整个湘北。
 
 
【5】
“所以说,你是真的有了喜欢的人吗?”彩子第一个打破沉默。
虽然流言她也有听闻,但是主角是流川枫诶!别人不知道,但她真的是非了解这个直系学弟的呆逼——恐怕他现在都不知道晴子的名字!这么迟钝的人,怎么可能嘛!
 
但是就在今天下午部活的时候,流川枫本人面无表情地当着所有人的面吐了一地的花坐实了这个流言。他本人倒是不甚在意的擦了擦嘴,彩子却觉得脸上有点疼。
环顾了一圈,看到大家缤纷的脸色后,她作为伟大的球队经理,硬着头皮发问。
 
“什么?”流川枫颇为真诚地回答。
 
每个人的头上都爬满了黑线。
 
井上彩子以她的姓氏起誓,这个白痴绝对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当然更加不知道要怎么解决!头上的青筋直跳,她忍无可忍地抄起纸扇狠狠扇了这家伙的头,“大白痴!”
 
这个称呼好像有点耳熟,流川枫挠挠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死狐狸也有今天!你才是大白痴知道了吧!哈哈哈!”樱木花道第二个打破冰层,他两手叉着腰得意地仰头笑道。虽然他也不知道花吐症是个什么,但顾名思义应该就是会吐花吧,死狐狸得个病还娘里娘气的,男人就是要吐血!花算什么嘛!
 
“流川,你没事吧?明天就是和陵南的决战了,我希望你能以最好的状态上场。这关系到进军全国,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在这个时候乱来!”赤木刚宪一边脸红一边阴着脸,难道这家伙也喜欢自己的妹妹嘛,这两人什么时候进展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可需要你去——”
 
“既然这样的话——”樱木花道插嘴,自信地指着某个虚空,好像那里有一个笑眯眯的刺猬头,“仙道就由我来打倒!”
 
大白痴!——来自赤木、三井、宫城、流川和彩子。黑线再次爬满了每个人的头。
 
 
“喂!你这小子!难道说你喜欢队长的妹妹?”三井寿看不下去这群人不着调的样子,不知道赤木在装什么傻!
“如果是这样就赶紧去亲她!我可不想看你死掉。接吻之后你的病就会好!赶紧给我解决掉!”虽然是这样,但是曾经做了两年不良少年的三井学长在说到“接吻”的时候还是带着满脸可疑的红晕。
 
“啊!!!!!!!我就知道!!!!流川你这个混蛋!!你果然对晴子……”樱木第一个跳起来掐流川枫的脖子。
 
赤木的脸色更阴沉了,无论如何晴子是他的妹妹,他当然知道妹妹长久以来的心意,但是这种教唆队员去轻薄自己妹妹的行为还是令他火大。于是他愤怒地给了三井一拳,“给我闭嘴!”
木暮公延立刻扑上去抱住要暴走的三井。
 
“流川,如果你喜欢晴子的话——”赤木头皮发麻地、一字一句地、咬牙切齿地说。
 
“……你还有妹妹啊?”流川枫面无表情地捏着下巴脑补了一只戴着粉色蝴蝶结的大猩猩,虽然这个时候樱木花道还在摇晃他的脖子。
 
“大白痴!”赤木满头黑线地又给了流川一拳。为什么我能看到这小子在想象什么啊喂!我竟然还想着要不要同意!
 
宫城良田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说,你该不会对啊呀酱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吧!”越说越觉得自己有道理,他快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要上去揍这个一点也不可爱的一年级。
 
“Ryota!”彩子脸红地去拦宫城,却更加火上浇油地看到宫城加入了樱木花道,两个人一起抓着学弟的领子把他扯来扯去,“你们两个!快松手!他还在生病呢!”
 
流川枫难得地懒得去理樱木花道,他始终冷冷地看着两个大白痴对他动手动脚。
不知道这些人在闹腾什么,只是自己吐花这件事情好像很严重,他们站在这说了半天废话还不开始练习。
 
 
【6】
“你这死狐狸干嘛在这里睡觉!可恶!”樱木花道一打开天台的门就气冲冲地怒吼。
 
他从其他人凝重的表情里得知了这种看起来小打小闹的病症的恐怖,虽然天才他当然可以解决仙道那个笑嘻嘻的混蛋,但是球队还需要一个人去解决装腔作势的死阿福,眼镜哥哥这么弱气肯定不行啊!
没有死狐狸在球场的狼狈怎么能凸显本天才的了不起呢!
 
自顾自生气的樱木,在训练完后也没有回家,反而是在学校里找起被赶走的流川来。去10组看到他的衣服和书包都还扔在原地时,他就知道死狐狸也还没有回家。
他也没有意识到,就直觉地去了天台,那里是樱木花道第一次见到流川枫的地方,两个人还打了一架,双方挂彩。
没想到他还真的在这里。
 
自己出了一身汗爬上来这死狐狸却在这里呼呼大睡!我看他根本没有要死掉的样子!
樱木气呼呼地朝熟睡的流川走过去,一把揪起流川枫的衣领把他的头提起来,“给我起来!狐狸!”
流川皱起眉头,眯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在看他。显然他还属于半睡眠的懵懂状态。
 
——“咳咳咳!”
 
他又咳嗽了两声,没有他在篮球场那样猛烈得叫人害怕,但还是听得樱木心头一跳,火气顿时消了。
但他还保持着拎着流川领子的姿势,准备等这家伙起来。结果流川就是维持着要醒不醒的样子,害他一直要盯着这张可恶的狐狸脸。
 
女生都觉得流川枫长了一张帅脸。樱木花道神经再大条,在见识了流川命那一大帮女孩子的可怕后也后知后觉的意识到。
到底哪里长得帅啦?樱木花道有点恼怒的使劲看,他自己不知道自己在烦恼的时候还像小孩子一样会微微撅起嘴。
“我看你跟我长得没什么区别!这些女生都被狐狸精施法了!”樱木没头没脑地说,好像在掩饰什么一样,脸上有些红,不知道是不是气的。“你!你最好不要跟我说你喜欢晴子!”他发现自己突然没有勇气去再看流川枫的脸,于是闭上眼睛咬牙切齿地摇晃手里的狐狸脑袋。


 

……嘴上好像湿湿的,又有一点温暖的感觉。好像吃了口香糖,吹的泡泡破了之后黏在嘴上的感觉。
 
 
樱木花道睁开眼,看到了一双和自己长得一样的眼睛,只不过,好像这双眼睛的下睫毛更长些,都快戳到他的眼睛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面那个人的嘴唇离开了他的,樱木花道这才发现他刚刚也被人抓了领子,而自己的手,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松开了。
 
“不要吵。”
他盯着流川枫的嘴唇一张一合,然后那双下睫毛很长的眼睛就又闭合上去了。
 
 
15岁那一年的春天,樱木花道失去了自己的初吻。
虽然他有50次的告白经验,虽然他还是远近闻名的不良少年,可是在某些方面他还纯情得要死。
 
好像耳鸣了。脑子和身体都很僵硬,樱木花道脱力地坐到地上,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地上有很多花,火红的,像一滩血。
他挠了挠头。
 
 
【7】
“你如果不和自己喜欢的人接吻就会很快死掉。而且我们也不会让你明天出场。今天的训练你也不要参加了,不管你喜欢的是谁,总之解决了再回来!”队长这样跟他说,于是被扔出篮球馆的流川枫在校园里游荡。
 
什么啊……流川枫挠头,打算去天台睡觉。我怎么知道要怎么解决啊……
 
路过的放课后学生都自动给他让路,虽然不管男生女生都近乎直白的把眼珠子黏在流川身上,窃窃私语也变成光明正大的讨论。
但是当事人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样子,更加没有羞涩或是困窘的表情。
围观的人都有些遗憾。
 
好困……变得奇怪的这几天,从来都没有睡好过。
自己一直在咳嗽,哪怕走到天台了之后,他还是看到了那种花,火红的,从他的身体里冒出来的。
我肚子里要长出来的就是这种东西。
我不会真的要死掉吧?这样想着,流川枫进入了睡眠。

 

……
 
醒来之后,他的病就好了。
 
虽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但是回到家吃到妈妈做的奶油炖菜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又有味觉了。
奶油炖菜,喜欢。
 
他挠了挠头,准备今天吃五碗饭。
明天可以上场打球了!不,今天晚上就要去打球!
 
 
【8】
樱木花道得了花吐症!
在湘北篮球部获得了全国大赛入场券的一个星期之后,流言在神奈川县立湘北高等学校以惊人的速度传播着。
 
 
 
 
 
 
 
 
---------------------------------------------------------------------------------------------------------------------------------------------
【后记】

可能角色会有一定程度的ooc,毕竟是我人生第一篇同人文,难免做得不好,望各位见谅。
本来想写彩子按着湘北四虎的头叫他们排队跟流川接吻来着,哈哈哈。
超级感谢几位姑娘的鼓励哈!因为觉得自己没能力驾驭所以一直不敢动来着。所以写一个小甜饼吧,希望大家今天开心+1.

 
 
  H - hanakuma

最近更新

[仙花/聪花]遥望   绘心
[仙花/河田花]弟弟   绘心
[仙花]SPY   hanakuma
[流花]花吐症   hanakuma
[流花]情书   hanakuma

随机文章

[流花]喜宴 (搬家番外)   不系行舟
[洋花]以为幸福 1-10   mlumlu
[流花]不放手   饼干流口水
[洋花]晚霞   Kik
[流花]那些花儿   星之无双